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春宵苦短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春宵苦短

    四人在正反空间的间层内茫然翻腾不休,全身疼痛欲裂,正咬牙苦苦忍受时,
奇异的尖啸由远而近,震着四人的耳鼓。是甚麽东西竟能在真空发出声音昵?除非
是能激正反极子的东西吧。

    四人循声望去时,只见那本属天美的降器,正急雷掣电般往他们激射而来,後
面的是美雅女、封和北保司这叁大黑狱巨头。在这情况下,根本避无可避。

    巴斯基等魂飞魄散时,方舟放开了叁人,斜冲而上,运拳全力往降器轰去。

    姬慧芙等骇然大惊,要知降器本身就是无坚不摧的终极武器,又集中了美雅女
叁人的力量,方舟这样螳臂挡车,岂非白白送死。

    眼看拳头要与降器相触刹那前,方舟肚内的晶石闪电飞出,先一步猛轰在降器
上,双拳这才再击中降器。

    “轰!轰!”

    先後爆起两团光雨。

    降器倒飞回去。

    方舟则断线风筝似地往叁人回撞过来。

    姬慧芙一把搂住方舟,乘势借力飞退,以传感召唤两人逃走。

    巴斯基和舒王智联手幻起光盾,往敌人印去,并急掠而退。

    岂知降神器到了美雅女叁人头顶时,竟下弯绕过了他们身後,又由脚底下斜射
而上,把舒玉智两人幻起的光盾撞成碎粉。

    美雅女叁人则像与降器连在一条无形的线上,疾追正要逸逃的敌人。

    姬慧芙低头察看方舟时,赫然发觉他正陶醉万分地埋首在自己的酥胸之间,还
略仰头朝她眨了眨眼睛。

    姬慧芙对他的关切,远胜过被他占了便宜之气恼,大喜下还把他搂紧了点,一
种醉人的感觉,传遍她每一道神经线。

    心内响了方舟的声音道:“我现在要诈死,由於我体内有直接由天美输入的反
极子能量,故此比他们更有资格操控降器,虽然明抢不得,却可暗抢。最紧要我的
姬慧芙宝贝把美胸慷慨点,不要把我推开。”

    姬慧芙暗忖我怎舍得把你推开时,千万道由降器发出的光线,赶上了四人。

    光线由四人上下四方绕过,在四周和前方织成一个把他们完全笼罩住的光网,
像个袋子般把他们装进去。

    舒玉智和巴斯基激光电闪,射向拦在前方光网处。

   

    “砰!”

    光网丝毫无损,反撞得四人往降器和美雅女等倒飞回去。

    美雅女叁人狂喜,加速摧动降神器,射出叁道激芒,分袭搂着方舟的姬慧芙和
巴、舒两人。

    眼看得手,方舟已作临危反扑,猛运全力,汲取边界正极子。

    要知正反极子在这能量层恰好处於一种相对和平衡的状态,忽然一方的力量减
弱,另一方自然此消彼长,出现一边收缩,另一边扩张的情况。

    就在激芒击中叁人前,反极子暴涨开来,七人齐声惨哼,与降器同时迫到了正
空间去。

    七个人分作叁组,在水云星系的外空处翻腾不休,降器则绕着敌我两方疾旋不
休。

    下方万许公里处,是庞大若星球魔王堡。

    方舟乘机大力拍了姬慧芙的粉臀一记,同时以传感着她放开自己。

    姬慧芙给他乘危轻薄,不但没有大发娇嗔,还以万年罕见的媚眼壮他行色,这
才放开了他。

    方舟呼的一声,掠空而去,目标是刚到了他们那一方的降器。

    只要取得此宝,彼消我长下,就可教一直占尽上风的美雅女等吃尽苦头了。

    方舟运集心志和反极子的精力量,试图遥控降器。

    美雅女叁人立时生出警觉,见降神器不但减慢下来,还隐有脱离控制的倾向,
骇然下倏地聚成一个叁角阵,凌空转动起来,情况诡异莫名。

    方舟眼看得手,与降神器的联系蓦然中断,心叫不妙时,降神器再电射而来,
毫无友善之意。

    方舟想不到自己占了距离的便宜,仍敌不过美雅女的“叁角异力”,心念电转,
潜入了边界去。

    降器掠空而过。

    方舟下一刻出现在美雅女、封和北保司形成叁角正中处,一个正反极子形成的
金轮,往叁人横割过去。

    叁人大吃一,忙掣起光盾,全力挡格,暂时忘了催动降器。

    方舟哈哈大笑,又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刚好截住降器。

    一这时他已认识到有美雅女叁人在,想可以控制降器。但弄点手脚总仍办得到,
一指点在降器上。

    与美雅女等叁人暂时失去了联系降器,呼的一声改变了方向,往下方的魔王堡
投去。

    舒王智等与方舟拍档惯了,见他翘起尾巴,那还不知他心意,奋不顾身往美雅
女叁人攻去,务要她们不能再联手破坏方舟的好事。

    美雅女叁人早不成其叁角阵,全力抵挡舒玉智、巴斯基和姬慧芙排山倒海的攻
势,再无力争回方舟对降器的控制。

    降神器冲了五千多公里时已达至光速,化作长芒,穿入了魔王堡去。

    “轰!”

    光激溅!

    碎屑漫飞!

    魔王堡像被一个超臣型能量弹击中了般,硬给炸开了一个大缺,失去了近七份
之一的体积。

    降神器亦给弹了回来。

    方舟本以为可直穿入魔王堡的能源中心去,把魔王堡彻底毁灭,那知道巨型战
堡坚强至此。

    美雅女此时刚把巴斯基震飞开去,知道若让方舟以降器对魔王堡作第二次攻击,
说不定可把魔王堡劈作两半,权衡轻重下,分别发出两道激电,迫开舒、姬两女,
颔着封神和北保司两人,往方舟掠去。

    方舟先作出战斗状态,然後潜入边界,转移到姬慧芙旁,招呼一声,四人再钻
进边界,在美雅女叁人眼睁睁下溜之大吉,同叫谢天谢地。在乐土星星河都南郊临
时居内,躺在沙发上的方舟不住叫痛。

    姬慧芙明知他是半真半假诈颠纳,但苦思了他这麽多年,只会视这为乐趣,嗔
骂声中,仍服侍周到为他按摩和输入能量,舒缓他的神经。

    舒玉智则坐在对面隔了张小几的沙发上,竖起拇指赞道:“兄弟你真行,果然
出现了这种令女皇难以守身的情况。”

    姬慧芙和舒王智均花枝乱颤地笑了起来,弄得满厅春意。

    舒王智看看天色,叹道:“的确该赞方舟,虽然他自夸自擂的正反极子帝后号
报销了,但却重创了魔王堡,连爆炸附近的数千门大炮都弄弯了,我看整个魔王堡
的结构还会有更严重的暗伤情况。”

    姬慧芙爱怜地爱抚着方舟的脸颊,点头道:“至少摸清楚了敌人的虚实,但最
大的遗憾是被黑狱人识破了能量边界的秘密,至少他们可立时由那处抽取反极子能
量,说不定很快就可以让晶石船在间隙内飞行了。”

    巴斯基道:“主席不用担心他们会去进攻新太阳系,只要我们让他们知道我们
要到大叁角河系去,保证他们要立即赶回去。”

    舒玉智看着舒服得闭目呻吟的方舟,狠狠在他大腿了一记,痛得方舟由姬慧芙
怀坐了起来,茫然看着舒玉智。

    舒玉智凑上去,轻捏了一下他的脸颊,笑道:“我们在动脑筋,你在享受,快
给我想办法对付黑狱人和巨魔族,否则我就不让你和姬主席有独处的机会。”

    方舟笑嘻嘻地伸手摸她美丽的光头,得意地道:“这个容易,只要像初见面时
那麽吻我,保证可想出办法来。”

    舒玉智一边任他轻薄光头,一边嗔道:“我最憎人摸我的头了,为何你和巴斯
基偏要做人不喜欢的事?”

    方舟仍爱不释手地抚个不停,向巴斯基道:“原来你也有我这偏好吗?”

    巴斯基巨目闪闪道:“那可比其他甚麽地方都性感。”

    方舟奇道:“你不是说不追求肉体的接触吗?”

    巴斯基微笑道:“神归精神,但当可以拥有肉体所有的感觉时,那才是真个销
魂哩!”

    舒玉智“噗哧”娇笑,横了仍对她无礼的方舟一眼,淡淡道:“这是最後一次
警告!”

    方舟和巴斯基相视大笑,前者收手倒回姬慧芙的怀内,轻松地吹起哨来。

    舒玉智霞烧玉颊,嗔道:“主席和大亨替玉智作主,刚才这小子力图挑起我的
原始情欲。”

    巴斯基开怀道:“那他成功了没有?”

    舒王智再在方舟大的腿扭了一记,柔声道:“当然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姬慧芙看蓍她红霞未褪的玉颊,笑得娇喘连连,辛苦地道:“玉智不用硬撑了,
是怕大亨吃醋吗?”

    巴斯基然笑道:“活了八万多年,还有甚麽事情看不开,何况还是我的好兄弟
方舟。生命无限地延长下,缘来缘去随缘变化,乃自然不过的事,只要我愿意,甚
麽滋我是体会不到的。像主席七万多年心中仍只有方舟一个人,实是宇宙的奇迹。”

    姬慧芙芳心一颤,俯首望往方舟,见他眼睛正朝自己射出海漾深情,忍不停俯
下去吻在他肩上。

    巴斯基和舒玉智对望一眼,会心而笑,站了起来,手牵手飘然去了。

    四片嘴难分难解地离了开来。

    姬慧芙轻吟道:“方舟!你知不知道我很怕想起你,每次都心痛极了。”

    方舟坐了起来,把她拥个结实,痛吻一番後道:“我何尝不是这样。黑狱人实
在罪大恶极,害找们分开了这麽多年,姗娜又生死未卜,死在他们手上的同胞更是
不计其数……”

    姬慧芙伸手掩住他的嘴,娇羞不胜道:“今晚我们不要想那些令人愦怨的事。
唉!想不到我竟会为男人动情,当年我一直在欺骗自己,到认为你死了时,才知错
失了何等珍贵的东西!现在对我来,宇宙虽有无穷尽的事物和经验,但仍及不上男
女间的真情!只愿我们能热恋至宇宙的尽头,噢!你的手守规矩点好吗?我还有很
多心事要告诉你哩!”

    方舟停下了爱抚她臂背的手,奇道:“这时还有甚麽说话比交配更重要昵?”

    姬慧芙见他又故意提起这七万五千年来多番引起争议词语,娇嗔地横了他一眼,
甜笑道:“当然有,你不是对姗娜说过,有方法可使她怀孕吗?”

    方舟大喜道:“姬主席肯为生孩子吗?”

    姬慧芙羞得耳根都红了,但却千肯万肯地点头。

    方舟心中暗喜,故作为难道:“这事并不容易,不过仍有方法做到,但一定要
绝对的合作才行。”

    姬慧芙无奈点头。

    方舟瞪眼睛着她轻轻道:“不但身体要合作,心也要合作。”

    姬慧芙跺足道:“全听你的话好了,但不是今晚,也不是明晚。要在杀了天美
和撒拿旦之後才成。因为假若你有不测,我再没有活下去的意志了。”

    又垂首凄然道:“若非对你的生存仍有一线希望,人早自杀了,总好过被心中
的痛苦不断折磨。”

    方舟感动道:“不得了!我们要立即交配才成。”

    姬慧芙拉着他站了起来,往登上二楼的旋梯走去,柔声道:“你这小子听好,
今晚我姬慧芙甚麽都交给你,任你处置,但明天水云系太阳出来时,一切将重新开
始,你可不能恃宠生骄,再诸多无理的要求哩。”

    方舟把她拦腰抱起,呵呵笑道:“那就要走着瞧了。”

    姬慧芙还想说话,早给方舟封了香,迷失在滔天掀起的情浪爱涛里。

    黑夜更温柔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