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11章 攻守兼资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11章  攻守兼资
                     
    尚未来到刘宅,项少龙等便吓了一跳,原来宅前车马不绝,此来彼往,
来送别者的座驾排满街道的两旁,还有闻风而至的平民百姓,把对著宅门
的一截街道挤得水泄不通。

    项少龙出现时,人人争相指著他低议道:「那就是董马痴了。」

    亦有人高呼道:「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好汉呢。」

    项少龙摇头苦笑,领著众人跳下马来,今次善柔先发制人道:「我才
不在外面等候你,说甚麽都没用的了。」

    项少龙那斗得过这刁蛮女,吩咐乌困在宅外维持秩序後,与善柔挤了
进去。

    刘府的仆人早得吩咐在此迎他,把他引进内宅,正等候出发的田氏姊
妹,见他来到,大喜过望,投进他怀里,放声大哭。

    项少龙手忙脚乱地安慰二女时,纪嫣然不知凭著甚麽仙法,竟成功溜
了进来见他,抱怨道:「真烦死人家!」见到三人旁边站著个亲兵,定睛
细看,才认出了善柔。

    田氏姊妹不好意思地离开了项少龙的怀抱,但两对俏目早哭肿了。

    善柔表现出她温婉的一面,拉著田氏姊妹到一旁加以劝解抚慰!

    项少龙笑道:「你怎麽脱身来的?」

    纪嫣然没好气道:「让乾爹去应付他们好了,人家才没有那个精神。」

    接著低声道:「韩闯刚才告诉我,李园领著五百多名家将,要送我到
魏境去,他们刻下正在城外等候人家,怎样应付才好呢?」

    项少龙冷笑道:「放心吧!他只是借送你为名,趁机离开邯郸,好与
今晚城内发生的事分清界线,事後才返来查看结果。」接著迅说出了严平
一事。

    此时手下来催,起程的时间到了。

    纪嫣然先使人带田氏姊妹秘密登上马车,始由项少龙、乌田等领著数
百名城卫前後护驾,开往东门去了。

    午前时份,车马队穿门出城,朝西面韩境而去。城卫的人数则增加至
千人之众。

    项少龙吩咐了乌困如何应付李园後,与善柔躲上了田氏姊妹的马车,
随队出发。

   

    才走了半里许路,守候在西门的李园率著五百多名家将,旋风般赶了
上来。

    纪嫣然吩咐车队停下,等李园策马来到车旁时,不悦道:「国舅爷追
来有何贵干?」

    李园跳下马来,到了车窗旁道:「这一条路上常有毛贼出没,李园放
心不下,想亲送小姐一程,咦!小姐不是要返魏国吗?方向有点不对呢?」

    後一架马车内的项少龙偷看出去,见到李园一脸愤愤的神色,显是认
为妃嫣然 在骗他。

    纪嫣然甜美的声音温柔地在车内响起道:「国舅爷误会了,嫣然先要
送邹先生到韩国,才再由那里取道回魏,国舅爷请回去吧!嫣然懂得照顾
自己的了。」

    李园冷笑道:「纪小姐此去,目的地真是大梁吗?」

    纪嫣然声音转寒,冷喝道:「纪嫣然的事,那到你来管。人来!」

    乌果高应一声,拍马而至。

    纪嫣然平静地道:「若有人敢跟来,给纪嫣然立杀无赦。」

    李园色变道:「小姐!」

    乌果一声领命,打出手势,著车队继续上路,自己则领著一队人马,
拦著李和他的家将。

    李园飞身上马,勃然大怒道:「即使是你们大王见到本人,亦要恭
恭敬敬,谁敢拦我。」

    乌果那将他放在心上,冷笑道:「国舅爷管试试,若再跟来,休怪
末将手上兵器无情。」

    李园气得俊脸阵红阵白,只是见对方神情坚决,人数又比自己多上
一倍,动起手来何来把握。

    纪嫣然等逐渐去远,乌果一声呼啸,护後的数百名骑兵随他往车队
追去,剩下李园和手下们对著马蹄踢起的烟尘,呆在当场。

    忽然间,李园知道自己将永远失去了这绝代佳人。

    半个时辰後,往韩的官道偏离了草原,进入了林木区处,项少龙搂
著田氏姊妹道:「路途上乖乖的听邹先生的话,很快你们便可回到咸阳,
那时我们又可以在一起生活了。」

    两女含泪点头。

    此时马队速度转慢,最後停了下来。

    项少龙和善柔离开马车,扮成亲兵的纪嫣然早在乌果等掩护下,落
了马车。

    项少龙来到邹衍的座驾旁,道:「先生珍重了。」

    布帘掀开,邹衍哈哈一笑道:「天一间,怕没有你做不来的事了。」

    马队开动,改由一名精兵团的头领率军,同行还有另五十名精兵团
的成员,以护送他们到咸阳去。

    项少龙早为他们预备了通行赵境的文书通牒,不用进入韩境,便可
大摇大摆去到赵秦两国交界处,那时只要避开关塞城堡,将可轻易回到
咸阳。

    就算在二十一世纪,要越过边界亦非难事,更何况在这地大人稀的
时代?

    护送的千名城卫留了下来,在乌果一声令下,隐伏入密林里,占据
了各战略要点。

    项少龙等藏身到密林顷刻,乌卓找了上来,道:「三弟猜得不错,
嫣然公然由东门出城,大出严平意料之外,现在他们全速赶来,快要到
达了。

    纪嫣然笑道:「任他们怎麽想,也猜不到赵人竟会对付他们,还得
到孝成的同意。」

    善柔道:「李园这小子有没有回城?」

    乌卓笑道:「他自己往齐人营地去了,只派了十多人来追踪嫣然,
都给我们宰掉了。」

    此时蹄声隐隐从草原的方向传来,项少龙沉声道:「我们要杀他们
片甲不留,绝不留情。」

    乌卓道:「放心吧!千多人去伏击三百人,又是出其不意,他那有
活命的机会,就算有人逃掉,回城亦只是送死。」

    善柔低呼道:「来了!」

    乌卓移了开去,指挥大局。

    项少龙等纷纷取出强弓劲箭,埋伏在丛林间,静候严平和他的墨氏
行者。

    纪嫣然凑到他耳旁,喜孜孜道:「嫣然的苦难终於过去了,由今天
开始,和夫郎并肩作战,同进共退,生死不渝。」

    项少龙得佳人垂青,说出绵绵情话,心头一阵感激,忍不住亲了她
一下脸蛋。

    太阳高挂中天,把林间的官道照得晰若一个梦境。

    尘头滚起,大队人马风驰电掣而至。

    当整队骑士进入了伏击的范围中,号角声起,千多枝蓄势以待的劲
箭由强弓射出,雨点般往敌人射去,一时人仰马翻,血肉横溅,大半人
摔下马来。

    到第二轮劲箭射出时,再没有一个人留在马上了。

    严平和他的手下,甫接触便死伤过半,乱成一团,仓皇四散。

    项少龙知是时候了,拔出血浪,往敌人杀去,善柔和纪嫣然变了两
头雌虎,傍在左右,见人便杀,挡者披靡。

    本是平静安详的林野,变作了血肉屠场。

    这批赵兵,最近均被滕翼日夜操练,加上赵人向以勇武名震当世,
人人一手持盾护住身形,另一手以长矛重剑等兵器猛攻敌人,赵墨的人
虽是人人武技强横,但一来早泄了锐气,又兼负伤者众,人数更不成比
例,那还有招架之力。

    项少龙闪身避过敌剑,振腕砍翻了一名敌人後,见到严平在十多名
行者护持下,硬往林中抢去,意欲逃生。

    想起元宗的仇恨,项少龙雄心陡奋,向两女打个招呼,猛虎般扑了
过去,往最外围的一人举剑疾劈。

    那人勉力挡格,只觉敌剑劲道强绝,一条手臂被震得全麻木了,人
亦被剑势冲得跄踉横跌,善柔冲前乘机一剑了结了他。

    另一边的纪嫣然一改平时的温文婉约,娇叱一声,人随剑走,精芒
连闪时,又有两个敌人中剑倒地。

    项少龙飞脚踢飞另一名被他硬斩断了长剑的敌人後,刚好与回过过
头来与他打了个照面的严平四目交触。

    严平厉喝道:「董匡!这算是甚麽一回事?」

    说话间,严平身旁再有三人溅血倒地,可知战况之烈。

    项少龙大笑道:「钜了不知自爱,竟与赵穆合谋作反,大王命本将
军来取尔之命。」

    严平挡开左右攻来的两剑後,才发觉己方再无一能站起来的人,四
周给重重围困,知道大势已去,暴喝道:「董匡!是英雄的就凭手中之
剑来取本人之命。」

    项少龙正中下怀,把手下喝退,仗剑欺前喝道:「钜子既有此意,
让董某人来成全你。」剑芒闪动,狂潮怒涛般涌过去。

    严平早力竭身疲,那能抵挡得住,剑刃交击中,节节後退。

    项少龙忽地凝立不动,血浪微振,但人人都感到他人剑合一,透出
一股森寒冷厉的杀气。

    严平终是高手,借此喘过一口气的良机,改退为进,一剑扫来,带
起呼啸风声,劲厉刺耳。

    项少龙早清楚了他的剑路,夷然不惧,竟使出墨氏三大杀招里最厉
害的「攻守兼资」。

    上次比武,严平就是在这招下吃了大亏。

    不知是否元宗显灵,严平见他出这招,心头泛起熟悉的感觉,心神
剧震,蓦地认出眼前的董马痴就是项少龙,张口欲叫时,眼前剑芒烁闪
,项少龙的剑势有若铜墙铁壁般当头压来。

    严平那还敢开口,使出巧劲,勉强拨开敌剑时,小腹一阵剧痛,原
来给对手膝头重重顶撞了一记。

    他马步沉稳,没有跌退,咬牙回剑劈敌,再不顾自身安危。

    项少龙一声长笑,运剑架开敌刃,「当」的一声大响,震耳欲聋。

    就趁刹那的空隙,血浪奔雷掣般插入了严平的胸膛里。

    严平长剑脱手堕地,全身剧震,不能置信地看著,胸前直没至柄的
敌刃,鲜血正由血槽滚滚流出,呻吟道:「你是……」

    项少龙那容他叫出自己的名字来,低声道:「这一剑是元宗送给你
的。」

    猛地抽出长剑。

    林内欢声雷动,士气大振。

    项少龙看著仇人仰跌身前,抑天默祷道:「元兄!你在天若有灵,
也该安息了。」心中却在若笑,这麽把墨门在赵国的势力连根拔起,也
不知元宗究竟是否真的高兴。

    项少龙回到城内指挥所时,离太阳下山只有个把时辰,一切平静如
昔,表面上丝毫看不出正在在暗里汹涌澎湃的怒涛。

    众人来到幽静的宗卷内,听取滕翼的最新报告。

    滕翼首先提起蒲布,说巳联络上他,届时自会依计行事,接著道:
「今天城卫大批调动,我故意弄得乱成一团,其实乱的是赵明雄他们的
人马,我们的人都迅速聚集到指定的地点。更由於我故意把大批兵调往
城外,除我之外,没有人可弄清楚真正的分布。」

    纪嫣然笑道:「有二哥指挥大局,没有人会不放心的。」

    滕翼道:「天一入黑.我们立采行动,把叛党所有将领擒下来,又借
口三弟来了,实施全城戒严,以免发生事时伤了无辜的老百姓。」

    项少龙皱眉道:「为何尚未有我出现的消息传来呢?」

    众人都笑了起来。

    滕翼笑道:「荆俊巳摸清楚北面秘道的情况,赵明雄把出口所在官
署的人全调了出来,改己的亲兵把守,他本人则坐镇北门兵卫所,就算
我们把赵明雄宰了来吃,他在官署的手下亦懵然不知呢。」

    举凡这时代的城市,城门处均是军事重地,设有兵卫所以及各类供
将领住宿办事的官署和兵营一类的建筑,长期驻有重兵。

    邯郸最大的兵卫所设在东门,便是他们现在身处的指挥所了。

    项少龙道:「小俊有甚麽消息。」

    滕翼道:「午後开始,齐人开始穿过背风山的洞穴,悄悄潜入林区
,小俊不敢冒险入林探查,但可以想像入黑後他们会在赵明雄的掩护下
,渡过护城河,由秘道潜入城内。」

    纪嫣然失笑道:「若齐人发觉掩护他们的竟全是我们皂人,不知会
有何感想?」

    项少龙道:「定然深感荣幸!」

    乌果这时推门入来,大嚷道:「赵偏将传来消息,发现项少龙的踪
迹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