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田猎大典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田猎大典


    其中一人道:「这四个妞儿确是花容月貌,又够骚劲,连我们的管大爷也
动了心,留宿在那杨豫的小楼里。」

    另一人道:「听说还有个白蕾,不知她今晚是否也要陪人,若没有的话,
就由我两兄弟招呼她好了。」

    先前的大叹道:「你付得起渡夜资吗?何况听说纵有银,她都未必肯瞅睬
你哩!」

    直至他们去远,项少龙心中一动道:「白蕾陪的该是韩闯,说不定会有机
会。」

    话犹未已,人声由前院方向传来,其中一个隐隐认得是老朋友韩闯,还有
女子的娇笑声,不用说该是白蕾了。

    滕翼大急道:「怎样瞒过那白蕾呢?」

    此时一群人已转入了这条花间小径里,领路的是两个提著灯笼的美婢,接
著是四名韩闯的近卫,然後是搂搂抱抱的韩闯和白蕾,最後是另八名亲兵。

    看到这种阵势,项少龙亦是一筹莫展。

    荆俊忽地凑近滕翼道:「白蕾并不认得二哥的!」

    项少龙灵机一触道:「二哥可冒充太子丹的人,韩闯刚和他喝完酒。」

    这时韩闯等刚路过他们藏身处,转上直路,朝竹林方向走去。

    滕翼先解下佩剑,硬著头皮窜了出去,低嚷道:「侯爷留步,丹太子命小
人来有要事相告。」

    韩闯等整队人停了下来,近卫都露出戒备神色。

    滕翼大步走去,众人虽见到他没有佩剑,仍是虎视眈眈,手握剑柄。

    韩闯放开了白蕾,冷冷道:「丹太子有甚麽说话。」

    滕翼心知韩闯的手下绝不会任自己靠近他们主子的,远远立定,施礼道:
「小人龙善,乃丹太子驾前右锋将,韩侯这麽快就忘了小人吗?」

    龙善是当日滕翼在邯郸时用的假名字。

    韩闯呆了一呆,醒觉过来,哈哈笑道:「记起了记起了!右锋将请恕本侯
黑夜视力不佳。」

    转身向白蕾道:「小蕾儿先回房去,本侯立即就来。」

   

    白蕾那会疑心,叮咛了韩闯莫要教她苦候,偕两个丫环先去了。

    在韩闯的掩护下,三人换上他手下的外裳,无惊无险地进入了守卫森严的
竹林里,到了与归燕闺楼只隔了一棵香桂树的白蕾居所处。

    韩闯向三人打了个眼色,迳自登上楼上去。

    白蕾的四名贴身美婢,分了两人来招呼他们。

    项少龙、荆俊和滕翼怕给小婢认了出来,早向韩闯的手下关照了,其中两
人匆匆把两婢拖了到房内去,不片晌已是娇吟阵阵,满楼春声。

    在韩闯布在楼外的亲卫放哨把风下,三人先後攀上桂树,到了归燕的小楼
瓦顶处。

    房内传来鼾声。

    若论飞檐走壁的身手,项滕两人都及不上荆俊,由他觑准机会穿窗进房,
顷刻後莫傲的鼾声变成了沉重的呼吸。

    项少龙示意滕翼留在屋顶,自己翻了进去。

    荆俊正蹲在榻旁,向他打出一切顺利的手势。

    项少龙心中大喜,窜了过去。

    在几头的油灯映照下,荆俊已捏开了莫傲的大口,项少龙忙取出毒丸,以
铜枝送入他的喉嘴里,肯定黏个结实後,正要离去时,足音在门外响起。

    项少龙和荆俊大吃一惊,同时跨过榻上两人,躲在榻子另一端暗黑的墙角
里。

    敲门声响,有人在外面道:「莫爷!吕相有急事找你。」

    莫傲和归燕当然全无反应。

    项少龙人急智生,伸手重重在莫傲脚板处捏了一记。

    幸好荆俊的迷晕香只够让莫傲昏上一阵子,莫傲吃痛下,呻吟一声,醒了
过来。

    那人又唤道:「莫爷!」

    莫傲刚醒过来,头脑昏沉地道:「甚麽事?」

    叫门的手下道:「吕相刚接到了紧急消息,刻下正在楼下等候莫爷。噢!
吕相和管爷来了。」

    项少龙和荆俊暗叫不妙,却苦在莫傲已坐了起来,想冒险逃走都办不到。

    幸好吕不韦的声音在门外道:「我们在外厅等你。」

    莫傲推了推归燕,见她毫无反应,在她雪白的胸脯捏了一把,才起身穿衣,
脚步不稳地推门外出。

    今次轮到项少龙和荆俊两人喜出望外,忙蛇行鼠步到了房门处,贴耳偷听。

    吕不韦首先道:「刚接到消息,短命鬼项少龙竟去了找徐先,商量了整个
时辰,才返回乌府去。哼!莫先生认为他们会弄些甚麽阴谋出来呢?」

    莫傲显然因曾受迷魂香的影响,脑筋远及不上平时灵活,呻吟道:「不知
是否因太高兴下多喝了点酒,我头有些痛。」

    管中邪道:「莫兄先喝杯解酒茶,定定神就没事的了。」

    接著是斟茶递水的声音,听声息,外面应只有吕不韦、莫傲和管中邪三人。

    好一会後,吕不韦道:「莫先生能否肯定那狗杂种会在最後一天晚猎时才
毒发呢?没有了高陵君袭营的掩饰,则谁都会猜到是我们动的手脚了。」

    莫傲舒了一口气,道:「吕相放心,我曾找了十多个人来作实验,保证时
间上不会出差错。」

    管中邪笑道:「没有了项少龙,他们必然阵脚大乱,而我们则是准备充足,
到时我们先护著储君和太后渡河,等轮到鹿公和徐先时,就弄翻木桥,再在水
底把他们刺杀,乾手净脚,谁会怀疑我们呢?」

    吕不韦道:「最怕是徐先和项少龙等先发制人,提前在这两天内动手,我
们就要吃大亏了。」

    莫傲胸有成竹道:「放心好了!一天没有弄清楚高陵君的虚实,他们那敢
动手,以免徒便宜了高陵君。谅他们的胆子仍没有这麽大。」

    吕不韦道:「现在最头痛就是政儿,他似是一点都不知道自己乃是我吕不
韦的亲生骨肉。唉!都是朱姬那贱人不好,我多次催她去和政儿说个清楚,她
都一口拒绝了。又不肯接受封我为摄政大臣的提议,哼! 毒恁地没用,连这
些小事都办不到。」

    管中邪道:「我看关键处仍是项少龙,有了他,太后就不用完全倚赖吕相
了。」

    莫傲哑然失笑道:「我忽然想出一计,既可讨太后欢心,使她接受封吕相
为摄政大臣,又可掩人耳目。」

    正在门内偷听的荆项两人好奇心大起,暗忖这莫傲果是诡计多端。

    吕不韦大喜追问。

    莫傲笑道:「只要让太后知道吕相和项少龙再无嫌隙,就可消除了她心中
疑虑。所以只要化解了她这个心结,她对吕相自会言听计从了。」

    管中邪微带不悦道:「莫兄不是又要娘蓉佯作嫁给项少龙吧!」

    莫傲失笑道:「管兄不是要和一个只有三天命的人争风呷醋吧!」

    接著压低声音道:「吕相明天可请太后亲自宣布三小姐和项少龙的婚事,
同时把吕相封为摄政大臣;把这两事合而为一,等若明示太后只要肯让吕相坐
上此位,就拿最疼爱的女儿出来作为保证项少龙的安全,在这种情况下,太后
为了项少龙,自然会让步的,当然还要著 毒下点工夫。」

    室内的项少龙到这刻仍未弄得清楚摄政大臣和宰相有何分别,但照想该是
进一步削去小盘的自主权了。

    管中邪再没有出言反对。

    吕不韦欣然道:「这确是妙计,中邪!由你对娘蓉做点工夫吧!这妮子最
听你的话,上趟你教她来大闹一场,她的表演真是精采绝伦了。」

    室内的项少龙这才知道吕娘蓉进来大吵大闹,破坏婚议,竟是有预谋的行
动,不由心中大恨。

    吕娘蓉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自己也不用再对她有怜惜之心了。

    正如荆俊所说,玩玩她也好,等若向吕不韦和管中邪各捅一刀。

    吕不韦道:「事情就这麽决定,快天光了!」

    项少龙两人那敢再听下去,慌忙离去。

    想不到神推鬼使下,竟得到了这麽关键性的情报。

    整个局势立时不同了。

    天尚未亮,韩闯被迫拖著疲乏的身体,好掩护项少龙等离开醉风楼。

    到了街上,两批人分道扬镳。

    回到乌府,天已微明,项少龙三人那敢怠慢,匆匆更衣,滕荆两人先返衙
署,准备田猎大典的诸般事宜,项少龙则赶赴王宫。

    途中遇上徐先的车队,被徐先邀上车去,原来鹿公亦在车内,当然是在商
讨应付吕不韦的方法了。两人虽全副猎装,却无盛事当前的兴奋。

    鹿公见他两眼通红,显是一夜没睡,点头道:「少龙辛苦了。」

    项少龙欣然道:「身体虽累,心情却是愉快的。」

    徐先讶道:「少龙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不知又有甚麽新的进展呢?」

    项少龙压低声音,把昨晚夜探青楼,听到吕不韦三人阴谋与密议的事说了
出来 。

    两人大叹精采难得。

    鹿公拍腿叫绝道:「黏到了喉咙的毒丸都教少龙弄了出来,可见老天爷对
我大秦确是另眼相看。」

    徐先道:「既是如此,我们就依少龙之议,以 毒制吕不韦,实行以毒攻
毒。说真的,吕不韦治国的本领确是不错,就让他得意多几年,到将来储君登
位,再把他收拾好了。」

    鹿公道:「但在这期间我们须牢抓军权,用心培养人材,对付起这家伙来
时,就更得心应手了。」

    项少龙道:「小将有一建议,就是王翦。」

    徐先笑著打断他道:「这个不用少龙提醒,我们早留心此子,让他再历练
多点时间吧!唉!王 老得有点糊涂了,好应由後生小子取代。」

    鹿公显然心情大佳,笑语道:「少龙是否准备接收吕娘蓉这个女妞,好气
死吕不韦和那管中邪呢?」

    项少龙失笑道:「为这事头痛的该是他们了。」

    徐先道:「但摄政大臣的权势非同小可,那时他等若储君,没有他点头,
甚麽政令都批不下来。」

    项少龙道:「徐相还记得我提过那『仲父』的虚衔吗?就拿这来骗骗吕不
韦,三天後莫傲归天,那时轮到他阵脚大乱,加上 毒又当上内史,吕不韦到
时才知是甚麽一回事呢。」

    此时车队进入王宫,三人都心怀大畅,恨不得立即过了未来的三天,好看
看恶人有恶报那大快人心的结果。

    项少龙原本沉重紧张的心情,已被轻松欢畅的情绪替代。

    好!

    就让老子拿这些人开心一下,连鹿丹儿和嬴盈这两个靠向了管中邪的丫头
也不放过,如此生命才更多采多姿哩!

    王宫教场上旌旗飘扬,人马荟聚。

    有份参加田猎者,若非王侯贵族,就是公卿大臣的亲属家将,又或各郡选
拔出来的人才,人人穿上轻袍带革的猎装,策骑聚在所属的旗帜下,壮男美女,
一片蓬勃朝气,人数约在五千人间。

    一万禁卫,则分列两旁,准备护卫王驾,前赴猎场。

    昌平君、昌文君和管中邪三人忙个不了,维持著场中秩序。

    项少龙离开马车後,骑上疾风,领著十八铁卫,以闲逸的心态,感受著大
秦国那如日初升的气势。

    其中一枝高举的大旗书了个「齐」字,使项少龙记起了「老朋友」田单,
不由心中好笑。若吕不韦告诉田单已经收拾了他的话,田单不但白欢喜一场,
还会疏於防范,教自己更有可乘之机。

    徐先、吕不韦、鹿公等宿将大臣,均聚集在校阅台的两侧,贵客如田单、
太子丹等亦在该处,却见不到韩闯,想来他该是起程回国了。

    最触目的是嬴盈等的女儿军团,数百个花枝招展的武装少女,别树一帜地
杂在众男之中,不时和旁边的好事青年对骂调笑,带来满场春意。

    但最惹人注意的却非她们,而是他自己的娇妻美婢和琴清,她们没有旗帜,
在数十名家将拥卫下,站在一侧,使得远近的人,不论男女都伸头探颈地去看
她们过人的风采。纪嫣然和琴清当然不在话下,乌廷芳和赵致亦是千中挑一的
美女,而田贞田凤这对连他也难以分辨的姊妹花,也是教人叹为罕见,议论纷
纷。

    项少龙那按捺得住心中的情火,策马来到众女旁,笑道:「你们这队算作
甚麽军哩?」

    纪嫣然等纷纷奉上甜蜜的欢笑。

    琴清反神色冷淡道:「太后特别吩咐,要我们这三天陪她行猎,项大人说
该算甚麽军呢?」

    项少龙见她神态冷淡,猜她是因自己上次恶作剧讨她便宜,惹怒了她,又
或对自己这登徒浪子生出鄙视之心。暗叹了一口气,淡淡一笑,没有答话,来
到乌廷芳和赵致间问道:「宝儿呢?」

    乌廷芳兴奋得俏脸通红,娇笑道:「真想抱同他去打猎,却怕他受不起风
寒,只好留在清姊处由奶娘照顾了。」

    赵致道:「项郎啊!让我给你介绍两位新奶娘好吗?」

    後面的田氏姊妹立时玉颊霞烧,不胜娇羞,看得项少龙心头火热、想入非
非时,乌廷芳在马上凑过来道:「项郎啊!今晚到我们帐内来好吗?人家想得
你很苦哩!」

    项少龙食指大动,忙点头答应。

    此时鼓声急响,只见小盘和朱姬在禁卫簇拥下,登上检阅台。

    全场登时肃然致礼,齐呼我王万岁。

    田猎在万众期待下,终於开始了。

    田猎的队伍,连绵十多里,声势浩荡。

    沿途均有都骑兵守护道旁高地处,防范严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