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风雨来前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风雨来前

  项少龙回到席位时,受到娇妻和众人英雄式的欢迎。

  但他却知道自己的双腿仍在不受控制的抖动著,而无论体能和剑法,均逊管
中邪半筹,之所以能一直领前,皆因战略合宜和得重剑之利,换了使的是血浪,
此仗必败无疑,所以心中绝没有丝毫欢欣之情。

  对面的燕太子丹向他颔首示意,对他出手挫了管中邪的威风,表示感激。

  回到吕不韦一席的管中邪木无表情,默默接受吕不韦诸人的道贺。

  不过他虽然自感颜脸无光,但实质上他巳戍了王翦之外,第二位能与项少龙
撷抗的高手,使他的身价顿然不同,有增无损。

  此时挤在四方的人仍是议论纷纷,不肯离去,朱姬见宴会的气氛乱成一片,
便宣布宴会结束。项少龙待小盘、朱姬离席後,返回营帐。

  纪嫣然等为他检视腿伤,发觉渗出血水,忙为他洗涤伤口,换药敷治。

  荆俊仍兴奋地和赵致及乌廷芳讨论著刚才惊心动魄的一战。

  项少龙向纪嫣然问起滕翼,知他在宴会刚开始时起程了,叹一口气道:「管
中邪确是高手,韧力惊人,我不是不想杀他,只是办不到。」

  荆俊笑道:「但他也奈何不了你。」

  纪嫣然摇头道:「小俊错了,管中邪今晚落在下风的原因,只为开始峙他没
有痛下杀手,以为项郎横竖活不过明天了,他怎肯甘冒众怒杀死项郎呢?」众人
都听得心情沉重起来,这麽说,管中邪虽未必可胜过项少龙,但至少该可与他平
分秋色了。

  赵致道:「别人却不会这麽想,我看包括吕不韦和管中邪在内,都以为我们
夫君大人因不想娶吕娘蓉,才在占尽优势时改攻为守,所以到现在仍摸不清项郎
的虚实。」

  纪嫣然欣然道:「致致言之成理,总之这一仗对双方既有利亦有害,项郎要
努力了,管中邪迟早会借吕娘蓉再向你挑战,假设你那种既怪异又快速的打法能
更发挥威力,说不定管中邪终要败下阵来的。」

  项少龙心中大动,暗忖假若能铸制一把东洋刃,那就更有把握了。

  此时在外当值巡视的桓骑匆匆回来,到了项少龙旁低声道:「高陵君的人开
始移动了。」

  在小盘的王帐内,桓骑报告了高陵君叛军的情况後,正要说出自己的判断时
,项少龙截断他道:「储君对敌人的调动,有甚麽看法呢?」李斯露出赞赏之色
,暗忖秦廷之内,恐怕最懂揣摩储君心意的就是项少龙了。



  项少龙却是心中好笑,他对小盘实在有双重的感觉。

  一方面,他是看著小盘由少长大的人,深明他的个性,更清楚他因母亲妮夫
人受辱自尽,性情大变,心中充满仇恨和怀疑,明白到生存之道,就是要掌握权
力。即使是他最信任的项少龙,若事事都为他代劳作主,迟早会生出间题。

  另一方面,是项少龙更知小盘将会是未来一统天下的秦始皇,威凌天下,故
不期然地信任他的能力,不会像其他人般当他只是个未成熟的孩子。

  道两个因素合起上来,使项少龙对小盘既疼爱又尊敬,尽量予他更多发挥的
机会。

  小盘闻言欣然道:「桓卿家对敌情的掌握非常翔确,应记一功,事後寡人当
重重有赏。」

  桓骑大喜叩头谢恩,暗想跟储君做事确是不同,若同一番话向王翦说出来,
能换来微微点头巳喜出望外了,那有甚麽功劳可言。

  小盘略一沉吟道:「高陵君既把人马沿河下移,看来仍不出火攻水淹两种手
段,由於我们军力在叛军三倍以上,故他必须制造种种形势,使我们陷进乱局裹
,才有可乘之机。」

  桓骑见这未成年的储君分析起来头头是道,禁不住生出遇上明君的感觉,折
服不巳。

  他那叹服祟敬的眼光,比任何拍马屁更有效力。纵是对他关怀爱护的项少龙
,亦从未以这种目光看过他。

  小盘信心大增,沉吟片晌後道:「可推知高陵君发动时,必是先使人烧自己
的营帐,由於风势关系,且火又是往高处蔓廷,首先波及的就是木寨後的营帐,
那时只要再对木寨内发射火箭,为了寨内太后和王眷的安全,必会仓忙往泾水撤
去,以为渡过泾水之後,就可安全。」

  今次连项少龙都露出欣赏神色,这未来的秦始皇确是厉害,若有先见之明般
可洞悉一切。

  在发动火攻之时,高陵君只要使人在寨後的营帐和草地浇上火油,火起後就
休想可扑熄了。

  假若完全不知道祸之将至,高陵君确有很大的成功机会。

  小盘续道:「高陵君的目标主要是寡人,所以他必使人扮作禁卫,隐在附近
,暗中找寻下手的机会,那他就必须制造第二个混乱。」

  李斯和桓骑均知趣地没有答口,好让他把心中所想到的说出来。

  项少龙故意道:「储君认为高陵君会运用甚麽手段呢?」

    小盘兴奋地道:「当然是水攻,那时高陵君将会在火势上风处虚张声势,好
迫使我们仓皇率众逃过对岸,当人时,再在上游放下储满的水,夹杂著巨木,一
举把四道桥梁淹没撞毁,假若寡人刚在桥上,那高陵君更立可奸谋得逞;如若不
然,也可把我们的军力破成两截,首尾难顾,那时只要叛军顺流而来,以火箭同
时往两岸发射,便可趁混乱形势登岸来行剌寡人了,裹应外合下这计策不可谓不
既毒且绝。」

  桓骑忍不住赞叹道:「储君英明,小将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小盘立即飘飘然起来道:「那时只要吕不韦派几个像管中邪那样箭术高明的
人,又使人潜伏水中,要射杀那个人不是易如反掌。更由於项卿家其时该是刚毒
发身亡,都骑军群龙无首,於是吕不韦和管中邪更可在事後以护主立功,从於叛
乱中身亡的鹿公、徐先等人手上把军权接掌过去,那时我秦室天下,就要落入吕
家之手了。哼!」三人当然明白小盘意思,吕不韦因为深悉高陵君的计画,届时
自可要杀那一个人就杀那一个人,要提拔谁人就提拔谁人。

  功劳和权势全属他们的,罪衍就由高陵君这被人利用了也不知是甚麽一回事
的糊涂鬼承受了。

  莫傲想出来的计策,确是高明得教人心寒。

  幸好他明天就要死了,否则项少龙迟早都会给他害死。

  这也是命运。

  否则就没有秦始皇了。

  天尚未亮,田猎的队伍出发了。

  队伍裹少了太子丹的人,不知是否因被吕不韦故意羞辱,故没有颜睑参加田
猎,又或借此以作抗议。

  吕不韦神采飞扬地主动向项少龙示好和打招呼,当然因他诏定了这是项少龙
最後的一天了。

  管中邪与项少龙碰头时,少了点往日信心十足,稳吃住对方的神气,却多了
两分尊敬和三分惋惜。

  剑术到了管中邪这种境界,确是难寻对手,而像项少龙这旗鼓相当的对手,
今晚便要「一命呜呼」,试问管中邪怎能不心情矛盾,为自己永无击败项少龙的
机会而「惋惜」。

  朱姬、琴清和纪嫣然诸女都在这早猎裹缺席,由小盘之下至昌文君等人无不
心神悠闲,虚应故事般打了些飞禽走兽,就收队回营。

  至於其他人不知就裹,仍是在大草原上尽情放猎。

  回途时吕娘蓉故意策骑来到项少龙身旁,瞪了李斯一眼,吓得後者忙借故後
退时,才道:「项少龙,你是否故意不取胜,免得要娶你心内讨厌的人为妻?」
项少龙大感头痛,这仇人之女的脾气既刚烈又反覆,既说明了不愿嫁给自己,更
明知自己过不了今晚;偏又执著於自已是否讨厌她,但无论如何也可由此清楚她
对自己非是全无爱意了,否则何须斤斤计较。

  苦笑道:「非不愿也是不行也,严格来说我还算是输了。因为管大人确迫得
我腿上伤口复裂,只不过我因怕失去争逐三小姐的资格,扪著良心不说出来吧了
!三小姐可满意了吗?」吕娘蓉给他盯得俏睑微红,闻言先露出些微喜意,旋又
神色一黯,垂下头来,咬著唇皮,欲言又止,说不出话来。

  项少龙明白她正饱受良知的煎熬,更怕她忍不住告诉自己被下了毒一事,正
要岔开话题时,吕不韦在前方挥手唤吕娘蓉过去,旁边还有莫傲,显是和项少龙
有著同样的恐惧。

  吕娘蓉瞥了他一眼,轻叹一声,赶了过去。接著轮到昌文君来到他旁,叹了
一口气苦笑道:「嬴盈的事,项大人不须再放在心上,我昨晚向她提及与你的亲
事,她却诸多推搪,唉!这种事看来都是勉强不得,但我两兄弟对少龙仍是非常
感激。」

  项少龙不但没有受伤害的感觉,还轻松了起来。暗忖管中邪必然在肉体上予
赢盈极大的满足和快乐。所以她在未试过自己的能耐前,怎都不肯就此以身相许


  真想不到和管中邪既要在战场上分出高低,遗要和他在情场上见过真章。

  唉!坦白说:自己那还会是以前般喜爱争风呷醋的人呢?她嬴大小姐爱嫁谁就
嫁谁好了,他项少龙才不放在心上呢。

  回到营地,项少龙刚安排了亲卫保护诸位娇妻,鹿公就遣人来找他了。

  到了鹿公帐内时,徐先、王陵和几位心腹将领正在密议,那败在周子桓手下
的白充亦在其中。

  鹿公欣然著他在身旁坐下,亲切地拍他腐头道:「昨晚少龙的表现确是精采
绝伦,杀得管中邪那家伙全无还手之力,又先发制人阻止那自居仲父的老贼中断
比武,著著均占在先手。教人大为叹服,若你能领军沙场,必是无敌的猛将。」
王陵皱眉道:「少龙昨晚为何不趁机把管中邪干掉呢?若他今晚躲在暗处以冷箭
伤人,恐怕我们这裹有很多人会没命。」

  项少龙明白管中邪那两箭四鹏的绝技,已震惊大秦。而自己昨晚更成功营造
了剑压管中邪的伪象,所以目下亦不宜说出自己根本没有本事杀死管中邪的真相
,苦笑道:「我皆因腿伤复发,才不得不反采守势,至於管中邪无论箭术如何高
明,都休想有发放冷箭的机会了。」

  当下顺便将小盘对高陵君的估计说了出来,同时道:「今趟应敌之策,全由
储君一手策画,我们只是遵令而行吧!」庞公叹道:「老夫总共先後侍奉过我大
秦五位君主,却无人及得上政储君般以弱冠之年,便显露出一代霸主的识见、手
段和气魄。我大秦有望了,只不知老夫能否在有生之年,见到天下统一在政储君
手上。」

  项少龙听得心中欣慰,知道小盘由於这一段时日表现出色,又经证实了非是
吕不韦的贼种,巳嬴得了秦国以鹿公为首本地传统和保守的军方将领竭诚效忠,
只是这些筹码,巳可保他稳坐秦君之位了。

  徐先也赞道:「以政储君的年纪,不但事事合度,最难得是有胆有识,深藏
不露,能在两位君主连续被人毒害的危急之时,我大秦出了如此明主,确是我大
秦的福气。」

  王陵加入赞了两句後,道:「对付高陵君还容易,但由於有莫傲为吕不韦暗
中策画,到时可能使出我们意想不到的手段来,确是防不胜防,为何少龙却不太
把吕不韦放在心上呢?」项少龙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现在既对高陵
君的布置动静了若指掌,吕不韦有多少人手,又全在我们的掌握内,到时莫傲更
要毒发身亡,我则安然无恙。那在政储君的领导下,纵使孙武复生,亦难以为吕
不韦挽回颓局了。」

  徐先沉声道:「我们应否布下陷阱,让吕不韦露出狐狸尾巴,好把他乘机除
掉呢?若证据确凿,蒙骛也要无话可说。」

  项少龙正大感头痛时,幸好鹿公道:「若要同时对付吕不韦,会把事情弄得
非常复杂,我们恐亦应忖不来。现在蔡泽、王绾那批家伙,都靠往这他娘的甚麽
仲父,一下吃他不住,给反咬一口,又有太后站在他那边,好事恐怕要变成坏事
。老徐你最好多点耐性,莫忘了杜璧那方的势力亦是不可小麒呢。」

  王陵道:「现在蒙骛领军在外,他对吕不韦是死心塌地,若闻变造反,又或
拥东三郡自立,我们便麻烦了。」

  徐先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坚持下去。

  项少龙愈来愈明白甚麽叫命运了。明明眼前有个可杀死吕不韦的机会,偏是
动弹不得。

  众人再商量了一些细节後,鹿公、徐先和王陵三人齐往谒见小盘,而项少龙
为了怕惹人注目,没有随行,迳自离开。

  刚出了营地,迎面过上鹿丹儿和嬴盈二女,两人应是今早田猎时大有所获,
故趾高气扬。

  见到项少龙单身一人,俏目都亮了起来。

  鹿丹儿顽皮地施礼道:「大剑客你好!」嬴盈因拒绝了他的提亲,神情有点
尴尬道:「我正想找你。」

  转向鹿丹儿道:「丹儿!先让我和大剑客说几句话好吗?」鹿丹儿不依道:
「你不能把他霸著哩!」又捂著了小耳朵瞠道:「快说吧!」嬴盈拿她没法,拉
著项少龙走开两步,耳语道:「人家不是不想嫁给你,只是事情来得太快了,给
点时问人家想想好吗?」项少龙暗忖你想给点时间管中邪才真,没有好气地盯了
她一眼。

  嬴盈顿足道:「不要歪想,我总非你想像中那回事哩!」项少龙叹道:「你
若要拒绝一件事,自然可找到借口,以後我若不再理你,嬴大小姐最好莫要怪我
无情。」

  嬴盈吃了一惊,仔细看他时,鹿丹儿早冲了过来,扯著项少龙道:「来!我
们到河边钓鱼,今天不知是否所有人都失常了,连小俊那头顽猴都说没空陪我们
,由你项大人来代替他好了。」

  项少龙纵是有闲,也不想和她们鬼混,何况现在情况是每过一刻,就多分紧
张,说尽好话,才脱身逃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