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大快人心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大快人心

  午前时分,出发田猎的队伍陆续回来,自然有一番热闹。

  禁卫军和都骑军,前者主内,後者主外,默默地进入戒备的状态,以应付即
将来临的动乱。

  当然不会让人见到大规模的调动布置,以免打草惊蛇,把高陵君的人吓走了


  荆俊成了小盘的探子头头,以来自乌家精兵团的亲卫,组成一个笼罩营地内
外的侦察网,监察高陵君和吕不韦等人的动静。

  这个侦察网仍是处於半静止的状态,因为任高陵君如何胆大妄为,亦绝不敢
在晚猎前人人整装以待时,前来偷袭。兼且若在白天烧营,只是笑话闹剧一场而
已。

  午膳在平静的气氛裹度过。

  有责格参加晚猎的人,都到营内小休片刻,好养精蓄锐。

  时间一分一秒地溜走。

  当号角声响,田猎的队伍奉召到王营前的主骑射场集合时,气氛开始紧张起
来。

  小盘、朱姬偕一众大臣,在看台处检阅前往西狩山晚猎的队伍,看著精神抖
擞的参加者逐队开出,知情的人无不感到那山雨欲来前的压力。

  嬴盈等一众女儿军,亦随大队出发去了。

  太阳逐渐往西山落下去。

  营地的灯火亮了起来,炊烟四起,木寨内更见热闹,禁衡在准备晚宴的场地
和食物。

  此时太子丹和从属突然离去,返回咸阳。这一著出乎吕不韦意料之外,但仍
没有惹起他的警觉,只以为他因昨晚手下受挫,故没有颜脸参加今晚的宴会吧了
!暮色苍茫中二付动终於开始。

  首先调动的是由桓骑指挥的都骑军,部分悄悄渡过泾水,在尔出污高处的隐
蔽点布防,所有人均不准离队,以免泄漏风声。

  营地内的禁卫军,则暗中加强了对王营的防守。

  前俊的侦察队伍活跃起来,营地内外尽在他们耳目的严密监察下。这批人曾
受过项少龙这精通间谍侦察的人的训练,对这并不算困难的任务自是优而为之。
进入晚宴场前,项少龙、鹿公两人,站在木寨外的斜坡顶上,感受著原野的长风
朝泾水吹丢,看善落日下昏茫的大地,都大感兴奋。



  鹿公叹道:「白起之後,我大秦便再无天资横逸的勇将,现在终於有了少龙
,我亦老怀大慰了」

    项少龙汗颜道:「鹿公切匆夸我,来秦之後,我尚未曾正式领军出征,何堪
鹿公赞赏?」

    鹿公笑道:「小处观人,最见真章。当年白起初出道时,亦像少龙般大小事
情无有遗漏,人人折服,将士用命。少龙虽未正式征战沙场,但既能令上下人等
均乐意为你卖命,这正是作为一个名将的基本条件。」顿了顿道:「为将之道,
首要治兵,只看少龙现在悠悠闲闲的样子,便知你深懂将帅之道。所谓纪律不严,
何以能整?非练习娴熟,何以能暇?若非既整且暇,何以能万战万胜而无敌於天
下乎?只看这几天少龙好整以暇的样子,就使我想起当年的白起了。」

  项少龙听得呆了起来,鹿公这番话确是妙论,即使当年在邯郸对付赵穆时,
自己因为手下既有滕翼、荆俊这两位兄弟班的猛将,精兵团又是训练精良,兼之
赵穆府内更有刘巢等伏兵,定下计策後,确是好整以暇,只是没有想过这是当名
将的条件吧了!孙子兵法中的「择人而任势」,怕就是这麽一回事了。

  鹿公谈兴大发道:「天生贤才,自是供一代之用。不患世无人,而患不知人
;不患不知人,而患知人而不能用。只看少龙先後向储君推荐李斯、桓骑,叉对
王剪另眼相看,便可知少龙的眼光是如何高明了。这方面恐怕白起都要逊你一筹
呢。」

  项少龙暗叫惭愧。

  这时手下来请两人到寨内赴宴,遂结束谈话。

  太阳终消没在西山下。

  莫做的死期亦快到了。

  宴会的气氟仍是热烈如常,高陵君当然是随便找个借口没有出席。

  纪嫣然诸女全体来了,与琴清共席,她们都是抱善看戏的心情前来,况且眼
下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这木寨之内了。

  包括小盘在内,所有公卿大臣仍是全副猎装上垣最後一天的宴会,依惯例将
会通宵举行,以等待晚猎的队伍在天明前赶回来。

  前俊、桓绮、昌文君各有任务,都没有在场。

  小盘意气飞扬,两眼神光闪闪,颢是在非常亢奋的状态中。

  吕不韦同样神采照人,不住向朱姬敬酒谈笑。

  不知是否想亲眼看首项少龙毒发身亡,又或不须再隐藏身分,莫做亦有出席
宴会,与鲁残和周子桓等居於後席。

  坐在吕不韦和管中邪间的吕娘蓉一直低垂善头,没有往项少龙望来。

  当一覃挑选自禁卫的高手表演了精的剑舞後,热烈鼓掌声中,荆俊的得力手
下兼同材兄弟荆善来到瓒少龙後侧,低声禀告道:「高陵君的人开始把火油浇在
寨後的营帐外,俊爷故意派人在附近巡逻,教他们只能在有限的营帐间做手脚。


  项少龙低声道:「吕不韦的人有甚麽动静?」荆善道:「吕不韦的三百家将
逐一离开营地,潜往泾水去,俊爷估计他们仍是采取在水中伏击的策略,当桥被
冲断後,兵慌马乱之时,他的人自可为所欲为了。」

  荆善走後,项少龙向身旁的昌平君道:「兄弟!是时候了!」昌平君和他交
换了个兴奋的眼神,悄悄退席,另一边的李斯移近到项少龙旁,低声道:「看吕
不韦的神色,似奇怪你的毒怎仍未到发作的时侯,嘿!真是有趣之极。」

  顿了顿续道:「不过我仍不明白,吕不韦任得高陵君的人胡作韭为,不怕玩
火自焚,连自己都给人干掉吗?」

    项少龙这时看到周子桓和鲁残先後溜走,微徽一笑道:「首先高陵君的手下
中,必有吕不韦派去的内鬼,使吕不韦对高陵君的行动了若指掌,其次吕不韦身
边虽只得数百人,但他另外的一批手下却可趁混乱掩来此处进行阴谋,加上到时
我该巳身亡,管仲邪乘机把指挥权抢过去,那只要吕不韦傍在太后和储君身旁,
又有莫傲给他出主意,谁能不听他这仲父的话呢?」再一叹道:「不冒点险,怎
会有好的收成?」

    李斯忍不住笑道:「如此复杂的情况,我确是想都未想过。嘿!你看储君的
精力多麽旺盛,昨晚最多只睡了两、三个时辰,今天又忙了整天,现在仍是那麽
神气,先王比他差远了。」

  项少龙心中同意,能成大事者总是精力过人之辈,否则那有精神办事和应付
各方面的压力。小盘既是秦始皇,当然是精力比一般人旺盛多了。

  管中邪这时离开席位,绕了个圈去找缪毒说话。

  项少龙差点想派人去偷听,但终按下这强烈的冲动,同时想到不知吕不韦今
晚的刺杀名单裹,缪毒是否榜上有名呢?荆善这时又来道:「依据灯号传讯,高
陵君藏在上游内密林的人巳把巨木和筏子推进水襄,只要营地火起,立即会配合
攻来。周子桓和鲁残两人一个到了泾河去,另一个则离开了营地,看来是要与另
一批吕不韦的手下会合,俊爷巳使蒲布去跟踪他,若有异动,立杀无赦。」

  荆善走後,项少龙侧身向李斯道:「是时候了,李大人去知会储君,我则过
去找吕不韦搅玩意儿。」

  两人分头行事,昌平君这时布置好一切後回转头来,碰上项少龙道:「所有
王族的内眷都被撤至安全地方,一切妥当,现在我去保护太后和储君,少龙小心
了。」

  两人对视一笑,各自去了。

  项少龙绕了个圈,首先来到管中邪和缪毒处,微笑道:「两位大人谈甚麽谈
得这麽兴高采烈呢?」事实上两人都是神情肃穆,没有丝毫兴高采烈的味儿,闻
他这麽形容,均知项少龙话裹有话。

  管中邪尴尬一笑道:「没有项大人在,说话总不够劲儿,来!我们喝两杯去
!」这一席设於吕不韦下首,隔离了三席,但由於项少龙、管中邪和胶毒都是身
形雄伟,引得正和朱姬说话的吕不韦讶然望来。

  项少龙举头望往天上的一弯新月,摇头道:「今晚明月晦暗,最利偷袭,我
身负保安之责,不宜喝酒,这两杯管大人还是饶了我吧!」以管中邪的冷狠深沉
,仍禁不住脸色微变。

  胶毒显是毫不知情,笑道:「有项少龙在,谁敢来偷营,必要栽个大筋斗了
。」,项少龙暗忖不趁此时挫挫管中邪的信心,更待何时,语重心长的道:「世
事的离奇怪异,往往出人意表,所谓人算不如天算,管大人以为我这番话还有点
道理吗?」管中邪大感不妥,脸色再变时,项少龙含笑去了。

  项少龙朝吕不韦和莫傲走去。

  心中百感交集,思潮起伏。

  自倩公主和春盈四婢遇袭惨死後,他一直处於绝对下风,纵有千般怨恨愤慨
,只有硬压在内心深处,自悲自苦。

  到乌廷威间接被吕不韦害死,对自己情深义重的庄襄王一命鸣呼时,他最期
待的事就是把利刃捅进吕不韦肚皮内的一刻。

  可是由於知道吕不韦「气数未尽」,热切的期待遂变成了深刻的凄痛。

  使手段令吕雄掉了官,只稍泄了积在心头的少许恶气,仍未有较大快慰的感
觉。

  但今趟不同了,因为死的会是莫傲。

  假若没有莫傲,吕不韦会否以这样毒辣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尚在未知夕数。
所以莫傲实乃罪魁祸首。

  今夜之後,他再不会对吕不韦客气了。

  只有放手大干一场,才能令他捱到小盘加冕的一天。

  而在莫傲死前,他定要把吕不韦和莫傲尽情戏弄一番,就当是先讨点欠债好
了。

  想著想著时,来到了莫傲那一席处。

  坐在前席的吕不韦和吕娘蓉讶然回头往他望来,前者堆出笑容道:「少龙快
来和我喝酒?」朱姬的美目亦向他瞟来,见他神情肃然,大感奇怪。

  管中邪追在身後来到项少龙身旁,见他冷然盯著莫傲,脸色再变。

  此时宴会中各席闲互相斗酒谈笑,气氛融和炽烈,而鹿公、徐先、王陵等巳
接到暗号,遂逐一溜掉。

  小盘则神态自若,与朱姬亲热说话,但两人眼光都定在项少龙身上。

  项少龙目光扫过吕不韦和吕娘蓉两人,嘴角逸出一丝笑意道:「我今趟过来
,是要向莫先生表示谢意。」

  以莫傲的才智,仍测不透项少龙话裹玄机,但总知不大妥当,愕然站了起来
,一睑茫然道:「项大人为了何事要谢莫某人呢?」秦人的宴会,轻松随便,不
少人便是站著闹酒,所以三人虽站著说话,兼之又是後席,所以并不瞩目。

  朱姬和小盘停止了说话,竖起耳朵来听他们的对答。

  吕不韦也感到那异样的气氛,捧著酒杯长身而起,移到他们中间来道:「少
龙要谢莫先生甚麽事呢?我也心急想听听呀!」项少龙看了睑色凝重的管中邪一
眼後,从容道:「首先要谢的就是莫先生使醉风楼的伍孚先生赠我以飞龙;日後
项少龙必以之驰骋沙场,以纪念莫先生赠枪之德。」

  「当!」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