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三章 历史重演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三章 历史重演

  「铿锵」之声响个不绝。

  项少龙、纪嫣然、赵致和一众铁卫,加上尢氏姊,看著滇国小王子庄保义和
荆善剑来剑往,打得倒也似模似样。

  众女当然频频为这小孩子打气,荆善则凭其灵活的身手,只守不攻。

  「当!」

  庄保义终是人小力弱,一下握不住剑柄,掉在地上。

  可是他毫不气馁,滚身地上,拾剑再打。

  项少龙心中暗赞,喝停了练习,传了他几个基本功。让他自行练习,便到尤
氏姊妹处让她们为他化妆,纪嫣然等亦避返内堂,以免给人见到她们的绝世姿容


  尤氏姊妹昨天目睹他大展神威,更是倾慕,热情如火,幸好项少龙昨晚与纪
赵两女连场大战,根本有心无力,否则说不定会闹出事来。

  项少龙始终是个受严格军事训练的人,知道在行动之际,若荒淫过度,对精
坤身体均有害无益。

  而两女亦由庄夫人处明白了项少龙的苦衷,所以只止於一般的亲热和言语上
的示意。

  化好妆後,两女仍不肯放他离开,硬迫他躺在卧几上,为他按摩推拿。

  只推了几下,项少龙舒服松弛得睡了过去。

  醒来时,两女正在一左一右约为他推拿脚板,使他如在云端。好不自在。

  尤翠之笑道:「睡得好吗?」尤凝之道:「龙阳君来找你,在外面等了整刻
钟哩。」

  项少龙吓了一跳,坐起来道:「为甚麽不唤醒我?」尤翠之过来服侍他穿上
外裳,柔情似水地道:「不舍得嘛!今晚项爷沐浴时,由我们再给你推拿吧!」
项少龙习惯了她们无微不至和毫不避男女之嫌的悉心侍候,点点头便要起来。

  尤凝之扯著他衣袖幽怨道:「项爷不给点奖赏我们姊妹吗?」项少龙想起这
时代的男人谁不是随处攀折美女,自己的行为已近似异类了,盛情难却下,搂著
两人痛吻一番後,才一步高一步低的出去见龙阳君。

  不知是否因重会项少龙,今天这美丽的男人特别容光焕发,坐好後接过手下
奉上的香茗,呷了几口後,龙阳君道:「田单的事非常棘手,因为田单现在住进
楚宫里,与李园为邻,所以守卫森严,我看除非把握到他离开王宫的时间,否则
休想行刺他。」



  项少龙大感头痛,通:「有没有方法弄张王宫的地形图来呢?」龙阳君为难
地道:「假若多点时间,说不定可以做到,但依我看於孝烈王大殓後,田单会立
即起程返齐……唉!」

  项少龙道:「楚宫有甚麽防卫呢?」龙阳君道:「这个真的不大清楚,不过
只是环绕王宫的护河、高墙和哨楼,就是不易解决的难题了。何况现在连田单真
正住在宫内甚麽地方都未晓得。」

  项少龙道:「凡是王侯巨宅府第,必有逃生秘道……」

  泷阳君打断道:「不用想这方面的可行性了,像我们的魏宫,便有人十二个
时辰轮番监听地底的动静,否则掘条地道进宫,不是要宰谁谁就没命吗?」项少
龙道:「田单总要参加宴会吧?只要知道他何时会到何地赴会,不是可在中途截
杀他吗?」龙阳君颓然道:「楚人虽被称为南蛮。但比之我们北方诸国更是守礼
,楚王大殓前,理该禁止一切宴会再庆之事,所以你这一著仍是行不通。」

  项少龙苦恼地道:「那谁可以把田单由王宫引出来呢?唉!只要知道田单住
在王宫何处,说不定我便有办法了。」

  这时他脑内想的,自是通往赵穆宅中的下水道,不过由於楚宫大多了,又没
有内应,楚宫的下水道又不知是否那麽方便,所以此法仍是行不通的居多。

  龙阳君忽压低声音道:「那滇王妃是否非常美丽?」项少龙奇道:「确是非
常动人,右上难道……」

  龙阳君「俏脸」微红,「娇」道:「不要误会,只是昨晚我到春申君府上时
。李园和春申君都大赞滇王妃,说这样狐媚的女人确是万中无一,当时田单、韩
闯和郭开都在座,人人动容,所以找才想到滇王妃说不定可以美色引诱田单上当
呢!不过想具体些又很难行得通。」

  项少龙道:「他们有说起我吗?」龙阳君「横」他一眼道:「怎会漏了你,
他们对你的身手和果断的行为均大感惊异。不过任他们想破脑袋,也不会联想到
项少能来,连奴家都认不出你,其他人更休想了。」

  项少龙最少把龙阳君当了半个女人又因著相互间「深厚」的交情,无论他作
甚麽女儿娇态,都只觉亲切,而不会生出反感。

  笑道:「李园说起万瑞光时有否咬牙切齿呢?」龙阳君道:「这倒没有,照
我看李族内争夺势亦非常厉害李园昨晚便大骂李闯文不知进退,活该给人打断腿
骨。」

  项少龙糊涂起来,问道:「春申君和李园又是甚麽辟系?」龙阳君道:「好
到不得了,李园见到春申君时像老鼠见到猫,逢迎恭敬得过了分。我看李园暗中
必有对付春申君的阴谋,否则不须如此卑躬屈膝。」

  龙阳君又道:「你可见过李嫣嫣?我看除了纪才女,没有人比她更秀明丽了
,不过她眉眼间总有股化不开的哀愁,教人心痛。」

  项少龙苦笑道:「可惜她全无见我的意思,否则我可和君上分享这观感了。


  龙阳君沉吟片晌,通:「我派了人去侦查徐先的行踩,不过我恐怕已迟了一
步,急死奴家了。」

  项少龙轻拍他肩头道:「放心吧:只要有我项少能在,定不教秦军入侵魏境
。」

  龙阳君大喜道:「那这事就拜托你了。」

  两人又商量丁一会,发觉一时间很难找到行刺田单的方法,龙阳君惟有先行
告退了。

  龙阳君前脚刚走,李园便和春申君相偕而至。

  项少龙当然由得庄夫人去应付,不过还末回到纪赵二女的院落,庄孔来请他
出上府见客,他惟有硬著头皮去了。

  由後进举步走入主厅时,他故变了一向行路的姿势,迎面走向正和庄夫人分
宾主坐下的春申君和李园,厅的四周均守立著两人的亲卫。

  果如龙阳君所料,李园没半点怀疑地站起来迎接他这个万瑞光,春申君则自
重身分,安坐如故。

  李园施礼道:「万将军果是非常人,难怪一到寿春,立时成为家傅户晓的人
物。」

  项少龙还礼後,以改变了声调和带著浓重滇音的周语道:「比起君上和大国
舅,我万瑞光只配作提鞋抹席的小厮吧:大国舅客气了。」

  庄夫人见李园毫不怀疑,放下心来,欣然道:「太国舅今天登门造访,就是
要来见瑞光你哩!」

  项少龙暗忖这两人是找借口来与你这万中无一的女人亲近才真,含笑坐在居
左的李园下首处。

  李园深深望了庄夫人一眼後,别过头来封顶少龙道:「万将军乃滇南名将,
不知对复国一事有何大计?」项少龙正在注意庄夫人的动静,见到李园她时,有
点慌乱和下意识地垂下目光,心中叫槽,知道李凭著俊朗的外型,充满魅力的谈
吐和风度,巳搅乱了庄夫人的芳心,所以她才有这种失常的举止。

  口中应道:「这正是我们到寿春来的目的。若王上能拨一批单马让小臣指挥
,可望一举破贼,收复滇地。」

  春申君乾咳一声道:「此事还须从长计议,由於先王新丧,储君年纪尚幼,
一切也该待大殓後再作决定,希望王妃和万先生能体谅个中情况。」

  项少龙暗忖这样就最好了时,又见李以眼神去挑逗庄夫人,但春申君却没有
见到。

  李园向庄夫人展露一个连项少龙亦不得不承认非常好看的笑容,柔声道:「
太后对滇王妃一见如故,加上先王大殓前心情困苦,著我来邀请王妃和小储君到
宫内小住,也好让我们一尽地主之谊。」

  项少龙大吃一,大叫不妙。

  若让庄夫人和庄保义住到王宫去,再要出来便不是自己可以作主丁。况且凭
李园的手段,庄夫人又是久之躯,要得到她真是易如反掌,那时会有甚麽後果,
确是鸡以逆料。

  忙向庄夫人打了个眼色。

  庄夫人会意,垂首黯然道:「太后心意,青娥心领了,青娥乃亡国之人一天
滇国未复,都难消愁虑,青娥怎敢以愁容侍奉太后,希望国舅爷能向太后陈说青
娥的苦衷。」

  李园登时语塞,惟有点头表示同意。

  春申君显然亦在大打庄夫人主意,柔声道:「王妃不若到我府小住两天,免
得在这里触景伤情,只要先王入土为安,一切复常後,本君定会全力支持小储君
复位。」

  庄夫人当然明白春申君说话背後的含意,想起项少龙所说的欲拒还迎,先幽
幽地横了春申君娇媚的一眼,才垂下螓首轻轻道:「过了大殓之期後好吗?奴家
在来京途中小病了一场,到今天仍末康服,希望能休息数天,养好身体再说。」
看著她我见犹怜的神态,想起昨晚的热吻,连项少龙都脑袋发热,春申君和李园
自是露出色授魂与的表情。

  美女的魅力确是没有男人能抵挡的。

  特别是尚未到手的美女。

  李园关切地道:「待会我找宫内最好的御医来给夫人看病吧!」

  庄夫人推辞不得,只好道谢。

  春申君和李园都找不到再留下的藉口,惟有站起来吐辞。

  项少龙正松了一口气时,李园亲热地拉著他衣袖道:「还未曾好好与万将军
说话,不若到敝府吃一餐便饭吧!」

  项少龙一则以喜,一则以惊。

  喜的当然是有机会到宫内去,的却是怕没有了庄夫人照应,会露出马脚来。
但无论如何,都知道是难以脱身了。

  只是不明白李园为何要笼络他吧了。

  项少龙和李园坐在马车内,春申君则自行回府去了。

  李园微微一笑道:「万兄对复国一事心中成数如何呢?」项少龙苦笑道:「
滇地叛乱时,我们庄家和万家能逃出来的就那麽多人,虽说滇地各族都希望我们
回去,但由於李令得到夜郎人撑腰,假若没有外援,我们成功的机会仍然不大。


  李园狠狠道:「李令此人我早看善不顺眼,虽说同族,我却和他没有半点亲
情。此人自得国後,便举兵四处占地,然狼子野心,不过若要太后点头派出大军
,却绝不容易,何况滇地实在太远了,若不能一下子攻克滇京,战事蔓延,形成
乱局,恐秦人会乘机来侵,那於我大楚就非常不利了。」

  项少龙恍然大梧,明白到即管李族里也分成至少两个派系那麽斗介和成素宁
,就该是支持李令的一派了。

  由於李园也没有把握说服乃妹李嫣嫣,可知李嫣嫣正秉承孝烈王的遗旨,希
望通过李令把诸侯国收服,重新纳入楚国版图。

  但李园却看穿了李令的野心,知道李令只是想另树势力,这对李园自是构成
威胁。

  其中情况可能更复杂,不过那可是项少龙想像力之外的事了。

  项少龙愈来愈深切体会到表面看去的外象和真正的事实,可以是完全不同的
两回事。

  李园见顶少龙呆若木鸡,还以为他正为复国希望愈来愈少而神伤,抓著他眉
头,装出恳切的神色道:「说出来或者万兄不会相信,反对出兵滇国最主力的人
物就是春申君黄歇。一项少龙失声道:「甚麽?」李园道:「所以我说万兄很难
相信吧:现在的形势大大不同了,诸侯国拥兵自重,王令难行,朝廷又鞭长莫及
。难以讨伐。所以春申君才会反对贵国的复辟。」

  项少龙苦笑道:「大国舅真是坦白。」

  李园道:「我却有完全不同的看法,诸侯国已是既成事实,若要去之只是徒
增乱事,最後不但劳而无功,还会培殖出更多像李令这种新势力,所以找对滇国
复国一事,是完全支持的。」

  项少龙反相信了他的话。

  因为正是春申君的食客方卓把庄夫人母子到寿春的消息通知成素宁,若说没
有春申君在背後首肯,方卓这麽做对他有何好处。

  春申君表面做足好人,暗里却在扯庄家的後腿。

  政治本就是这麽卑鄙的一回事。

  李园也非心肠特好,只是因著某种原因,李嫣嫣现在似乎较倾向於春申君。
甚至李族里也有人站在春申君的一方,使李园大感威胁,又因见到他英雄了得,
所以才想拉拢,加入他的阵营,背後当然还有更厉害的阴谋。

  项少龙把心一横道:「其实我对大国舅的话深信不疑。因为我们在来此途中
,差点为奸人所害。」

  遂把成素宁使人假扮船夫,意毁船杀人的事说了出来。

  李园大喜道:「如此我就不必多费唇舌了,万兄如肯与我合作,包保你可以
复国只不知万兄有否那种胆量?」项少龙那还不心知肚明是甚麽一回事,故作昂
然道:「只要能还我滇上,我万端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园沉声道:「那就必须先杀死春申君。」

  项少龙立时联想起信陵君曾哄他去行刺魏君的旧事,想不到历史又在重演了



             《寻秦记》卷十五终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