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六章 身世凄凉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六章  身世凄凉

  刚踏入府门人刑善迎上来道:「滕爷来了!」

  项少龙大喜过望,冲进内堂去,滕翼正和纪赵一一女在说话。

  滕翼跳了起来,真情流露,与他紧拥在一起。

  坐下後,纪嫣然笑道:「原来我们与滕,一哥失诸交臂,丹泉和乌达只尔
天马程便遇上滕二哥了。」

  滕翼道:「我们先後七次冲击旦楚的军队,都给他挡善上暹人的智谋兵法
均不可小龃。现在蒲布和徐夷乱负责把他们拖善。我怕三弟不够人用,带了三
百人来,他们都扮作由魏境来的商贩,分批入城,都是我们精兵团最好的人手
。」

  项少龙大喜道:「找本来正为剌杀李令的事头愈,现在好了,二哥先挑选
数十人出来,扮作滇王的旧部,到来寻找他们的主公,负起保卫滇王府的责任
。」

  滕翼忙召来荆善及刚到的鸟达和丹泉去负责安排。

  项少龙遂向,滕翼解释当前形势,当滕翼知道大仇家李园竟成了战友时,
眼都睁大了,到项少龙说出给李嫣嫣识破身分,赵致骇得伏在杞嫣然背上去了


  这时李园来了。

  三人进入静室商议。

  李园见来了援军,叉素知鸟家精兵团的厉害上二百人足可抵数千军力,自
是精神大振,充满信心。

  摊开圆卷商议时,春申君派人送来请柬,请庄夫人、庄保义、和万瑞光三
人到舂申君府赴晚宴。

  三人都眉头大皱。

  李园遣人回府,看看自己有没有在被邀请之列,再接下来道:「宴无好宴
上垣事该怎样应付呢?」项少龙道:「我可肯定李兄亦是被邀请者之一。因为
经过今天要刺杀我失败後,春申君巳失去了耐性,尤其李兄因屈士明之去而势
力暴涨,所以他决定一举把我们两人除去。」

  滕翼笑道:「那就不如将计就计,顺手在今晚把春申君干掉。」

  李园见他说得轻松上首笑道:「但我们总不能带数百人去赴宴,若不去的
话,又似乎不大妥当,直至现在,表面上我和春申君的关系仍是非常良好的。


  项少龙道:二垣个宴会我们是非去不可上退才使他们想不到我们竟会偷襄
夜郎王府,李兄手下裹,有多少可称得上是真正高手的人呢?至少也该是言复
、柬闾子那种级数。」



  李园道:「该可挑十至十一一人出来。」

  项少龙道:「那就成了。由我手下裹拨多十一一个人给你,我们各带一一
十四人。另外李兄再命手下在府内严阵以侍,若见有讯号火箭发出上1即杀往春
申君府去,素性和他们一决生死。」

  滕翼道:「要防李令会派人来偷袭镇王府呢?」项少龙道:「正怕他不来
哩!这裹面……嘿!由嫣然负责指挥大局,由於错估我们的实力,保证来犯者
活善来却回不了去。」

  滕翼道:「李令的小命就交给我负责。照我看四十八个人实力仍是单薄了
点,最好再多上十来人,负责在外看管车马,有起事来时,就里应外合,那会
稳妥多呢。一按善一拍择管,笑道:「我裹面暗藏的「摺弩」,将会是能决定
胜败的好帮手。」

  这时楼无心来报,李园果然也收到今晚春申君府宴的请柬。

  三人商量了行事的细节後,李园问清楚「招弩」的性能用法後,才和滕翼
联袂去了。

  项少龙则去找庄失人。

  到了庄夫人的北院时,庄孔迎上来道:「清秀夫人来了,正在厅内与夫人
叙旧。」

  话犹未巳,环佩声响。

  两名小婢开路下,庄夫人和另一丽人并眉行出磨来。

  由於戴了面纱,他看不到清秀夫人的样貌,但只瞧其纤合度的身材,袅袅
动人的步姿,就可知她是不可参得的美女。

  斗介倒是艳福不浅,不知他会否因恋上成素宁的小妾致失去了这美人的事
而後悔呢?项少龙忙和庄孔退往一旁施礼。

  庄夫人道:「夫人!这就是舍弟万瑞光了。」

  清秀夫人透过极纱的目光瞥了项少龙一眼,施礼道:「万将军你好!」

  再没有另一旬说话,莲步不停的由庄夫人送出府外。

  瓒少龙见对方对自己毫不在意,并不介怀。因为没有男人可妄求所有女人
都会看上他的。

  庄夫人回来後,拉r他进内堂去,还掩上了门,神色凝重道:一清秀夫人来
警告我,春申君、李权、斗介、成素宁、李令和夜郎王结戍一党,准备除去我
们和李园,首我们立即逃走呢。」

  项少龙皱眉道:「她不是和斗介分开了吗?怎会知道这件事?」庄夫人道
:「她的侄女是黄战睢妻子,黄战此人最是日疏,在家中大骂你和李园,泄出
了秘密。」

  项少龙伸手搂酋花容惨淡的庄夫人,笑道:「就算他们不动手,我也会迫
他们出手的了。」

  接著抛要的说清楚了现在敌我的形势。

  庄夫人吁了一口气道:「原来你们早巳知道,那今晚我和保义应否去赴宴
呢?」项少龙道:「当然不该去,到时我随便找个藉日向春申君说好了。我看
他早顶计了你们不会去的了。」

  庄夫人担心地道:「人数上我们是否太吃亏呢?」项少龙道:「人数的比
例确大大吃亏,实力上却绝对是另一回事,我的人都精通飞檐走壁之能,当夜
郎王府起火时,保谧春申君等手足无借,那时我们将有可乘之机了。我决定在
今晚与春申君摊牌,若能一并杀死田单,就最理想了。」

  庄夫人纵体入怀道:「少龙!,我真的很感激你。但甚麽是摊牌呢?」项
少龙解释了筏道:「怕就怕春申君今晚的目标只是你母子两人,那我们就很难
主动发难。皆因出卿无名,那时惟有将就点,只把李令和夜郎王宰掉就算了。


  庄夫人「噗嘛」娇笑道:「你倒说得轾松容易,李令和夜郎王身边不乏高
手,切匆邮敌啊!」

  项少龙见她一对水汪汪的眸子亮闪闪的,非常诱人。凑过去轻吻了她一口
道:「甚麽高手我没见过?最厉害处是攻其无备,他们的注意力必集中到李园
的家将处,怎想得到我另有奇兵,知已不知彼,乃兵家大忌,夫人放心好了。


  庄夫人道:「有项少龙为我母子袒戴,选有甚麽不放心的?人家只是关心
你吧]」项少龙见她楚楚动人,忍不住又痛吻一番,才去瓒备一切。

  谁都想不到这麽快就要和敌人正锋了。

  精兵团的队员来了七十一一人,都是攀墙过树的秘密潜入滇王府。

  纪嫣然知获委重任,大为兴奋,指挥若定,先把庄夫人等妇孺集中起来,
再在府内各战略位置布防,连树杪都不放过。

  赵致成了她的当然跟班兼勤发兵了。

  这时楼无心奉李园之命而来,向项少龙报告形势道:「现在全城都是春申
君和李权的眼线,严密监察在相府和渍王府的动静,防止有人逃走,反是夜郎
王府非常平静,闭户不出,看不到有甚麽特刷的举动。」

  项少龙道:「闲户不出,便是不同寻常,也叫欲盖髑彰,他们今晚必会来
袭滇王府,只有通过外人的手,春申君等才可在太后前推卸责任。」

  楼无心道:「据我们布在春申君处的眼线说,今晚不会有甚麽特别的行动
,但黄战却夸下海口,说要在宴会时迫你比武,叉说会痛下栽手,我们全体兄
弟都等善看好截哩!」

  又沉声道:「春申君府以黄战剑术最高二有能把他杀了,对春申君会是很
严重的打击。」

  项少龙淡淡道:「只要把他打成残废或重伤就足够了。」

  楼无心捧腹笑道:「为项晕办事,确是不同,i:」

  还要说下去时,荆善来报,太后召项少龙入宫。

  项少龙心中大喜,知道李嫣嫣终於意动了。

  宫娥奉上香茗退下後,脸容探藏于轻纱内的李嫣嫣默然无语,使得坐在她
下首右席的项少龙,只好自喝闷茶。

  这是後宫一座幽静院落的厅堂,关上院门後,院内庭园杳无人述,天地间
似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想起李嫣嫣刚成年时所遭遇到的趾辱和不幸,现在又要为了畸恋善的亲兄
和楚国的大局,与敌人虚与委蛇,不由对她生出怜惜之心。

  她虽贵为太后,却一点都不快乐。

  只要想想她要迫自己去曲意逢赳春申君和孝烈王这两个老丑的男人,便知
她的辛酸和痛苦。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却叉受到权臣制肘,事事都抬出先王遗命来压制她这
弱女流,强她去做违心的事少想到这襄不由叹息了一声、李嫣嫣冷冷道:「先
生为何叹气?」项少龙听出她语气裹有戒备之意,知她由於过往的遭遇,特别
敬感,绝不可把她当作一般人应付,低声道:「我平时很少静心去听某种柬西
,但刚才我的注意力却集中到院内风拂叶动的声音去,发觉其音千变万化,悦
耳若天籁,只是我干时疏忽了。於是幡然而惰,狠翕美好的事物一宜存在於身
旁,只不过因我们忘情在其他东西上,方失诸交臂,错过了去。」李嫣嫣娇躯
轻颤,没有说话,由於面钞的遮盖,项少龙看不到她的神情反应。

  好一会後,李嫣嫣低声道:「太国舅是我同父异母的兄长,爹就只得我们
两个,由少到大他都很维护我,我……我选记得十四岁时,在一个本族的宴会
襄,有李小霸王之称的李令夥同其他人在园内调戏我,大哥与他们扛了起来,
一个人抵善他们十多人,虽被打得遍体鳞伤,仍誓死相抗,最後骛动了大人,
才解了围。事後我服侍了他七天七夜,他才醒了过来。」

  项少龙可以想像到其中的悲苦,献不已,也想到她们的「兄妹之情」,不
是没由来的。而李嫣嫣後来的惨祸,说不定就是由那时种下来的。

  李嫣嫣梦呓般道:「在李旅内,一向都没有人看得起我爹,累得我们兄妹
常受人欺负,幸好大哥从不气馁,每天太阳出来前就昔缣剑衔和骑射,又广阅
,在我心中,没有人比他的剑衔更高明,比他更博学多才的了。」

  项少龙知道她因为已下了非常重要的决定,所以才会提起这些往事,好加
对这决定的信心。现在她虽似是以他为倾吐的对象,事实上只是说给自己去听
的。

  李嫣嫣徐徐吐出一口气,吹得轻纱飘开了少许,柔声道:「知否哀家为何
向你说及这些事吗?」项少龙柔声道:「因为太后信任在下,知道我项少龙不
会是那种拿这些事去作话柄的卑鄙小人。」

  李嫣嫣缓缓道:「这只是部分原因,当大哥由抑郸闹得灰头土睑的回来後
,我才由郭秀儿口中知道了原来他竟是败在董马痴之手,当我问清楚了情况後
,又派人调查真正的董马痴,才知道大哥给你愚弄了,到今趟大哥由咸阳回来
,才证实了这猜涮,还告诉了秀儿。那时我就在想,项少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
人呢?为何能以匾区数百人,把大哥、田单这等厉害人物,玩弄於股掌之上,
还败得不明不白。以吕不韦那种权倾秦廷的人物,仍奈不了你的何?今天终於
知道了。」

  项少龙苦笑道:「在下只不过是占有点运道吧!」

  李嫣嫣低垂臻首,轾轻道:「你坐到哀家身旁好吗?」项少龙楞了好辛晌
後,才来到她右侧旁三尺许处坐下。

  李嫣嫣低头解下面纱,再仰起绝美的俏睑时,原来已满颊热泪。

  项少龙心神激荡,失声道:「太后!」

  李嫣嫣闭上眼睛,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语气却出奇的干静,一字一
宇地道:「项少龙!替哀家把李权、李令和春申君全部杀了,他们都是禽兽不
如的束西。」

  项少龙心痛地道:「少龙谨连太后懿旨!」

  李嫣嫣缓缓张开秀目,那种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美态,看得项少龙忘了
上下男女之防,伸出衣袖,温柔地为她拭去吹弹得破的粉脸上犹挂善的泪珠。
李嫣嫣视如不见,一动不动的任他施为。

  项少龙收回衣袖後,沉声道:「太后放心,我定会保酋太国舅爷,不使他
受到伤害。」

  心中不由升起荒谬绝伦的感觉,当日在邯郸时,李园可说是他最想杀的人
之一,那想得到现在竟全心全意去与他并病作战。

  李嫣嫣秀眸射出柔和的神色,凝注在他睑上,以静若止水的声音道:「武
瞻刚有报告来,说斗介私自调动外防军,把一支宜属的军队由淮水上游移近了
寿春城十里,又命一组由二十艘战船组戊的舰队开到寿春城旁,摆明是威胁我
不得轻举妄动。故我除了苦忍外,却是别无他法,若非有武瞻在撑持大局,我
和大哥早完蛋了,而大哥选似是不知我的苦衰。」

  项少龙微笑道:「攻城军队的人数,必须在守城的人数两倍以上,才有点
威胁,假若要攻的是自己王城,叉出师无名,只会累得军队四分五裂,斗介攸
强实弱,太后不用介怀。」

  李嫣嫣白了他一眼微喷道:「你倒说得轻松,只恨我们城内亦是不稳,现
在外城军都集中到外围的防守去,禁卫军又调回来守护宫禁上右春申君等发难
对付你们,教哀家如何是好呢?」

    项少龙哈哈笑了起来,透露绝大无伦的信心,再从容道:「兵贵精而不贵
多,要担心的该是李权和李令等人才对。」

  李嫣嫣狠狠盯善他道:「项少龙!你是否另有人潜了进来寿春呢?」项少
龙微笑道:「太后请恕我卖个关子,明天天明时,李令该已魂兮去矣,便当是
先为太后讨回点公道。」

  李嫣嫣娇躯剧颤,厉声道:「是否大哥把我的事向你说了,否则你怎会说
这种话。」

  项少龙想不到她敏感至此,讶然道:「太后刚才不是说过李令欺负你们兄
妹吗?还打得你大哥昏迷了七日七夜。」

  李嫣嫣高耸的胸脯不住急促起伏,泪花又在眼内滚转,宜勾勾看善项少龙
的眼空空洞洞的,忽地「哗」一声哭了出来,扑入了项少龙怀内。

  项小龙极抚她的香肩和背脊,感觉襟头酌湿润不住扩大:心中凄然,知道
她多年来苦苦压抑的情绪,终冲破了堤防,不可收恰地爆发了出来。他没有出
言安慰,只是像哄婴孩般爱抚她,其中当然波有半点色情的味道。

  这时他的心湖被高尚的情操和怜惜的挚意填满,只顺能予这一向被侨装出
来的坚强外壳掩饰的弱质女子一点慰籍同情。

  好半晌後,李嫣嫣收止哭声,在他帮助下坐宜矫胆,任他拭掉泪水後,垂
头靼轻道:「今晚哀家等待你的好消息。」

  项少龙一盲不发站了起来,倘悄离开,整个撩头全被她的珠泪湿透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