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六章 青楼争风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六章  青楼争风

  开完了这历史性的会议後,昌平君硬把项少龙由绝不情愿的纪嫣然和琴清
两女手上抢了去,到了昌平君在宫内的左水相官署时,昌文君早在恭候他的大
驾。

  关上门後,昌文君拍案骂道:「管中邪这小子真是可恶,迷得大妹神魂颠
倒,政储君借李长史之囗知会了我们,著我们管束大,这事如何是好呢?」

    昌平君伸手搂上项少龙眉头,笑道:「看来连琴太傅都对少龙你动了春心,
区区一个嬴盈你还不是手到拈拿来。少龙定要给我们由管中邪手上把大抢回来:」

    善柔的生离,赵雅的死别,加上徐先和鹿公先後过世,对项少茏造成了连
串的严重打击,此时除了一个琴清外,他对女人确是心如止水。

  嬴盈的任性和善变,若放在他刚到这个时代起始的一段时间,会是刺激有
趣的事,但自妮夫人香消土殒和赵雅的背叛後,他需要的只是深厚的感情。

  昌平君道:「听说吕娘蓉自己坚持要管中邪和你再拚一场,胜了後才肯嫁
给他。」

    昌文君道:「少龙你怎也要帮我们兄弟这个忙,否则若管中邪将来谋反,
恐大妹都脱不了关系,那可不是说笑的一回事。」

    项少龙苦笑道,「这种事可是勉强不来的,你想我怎麽办呢。」

    昌平君道:「现在我们摆明是要和吕不韦对著干了。不若大干他一埸、先
挫掉管中邪的威风,大妹怎也不会和败军之将相好的,那就一切均可迎刃而解
了。」

    项少龙淡淡道:「若要我打败管中邪而去娶吕娘蓉,我情愿输掉算了。」

    昌文君笑道:「放心吧,就算杀了吕不韦他都不肯把宝贝女儿送你,其实
也不用公开和管中邪比武决胜,只要在某方面硬压下管中邪的气焰,增加少龙
的声势,大妹便该知谁才是真正的威风人物了。」

    昌干君以哀求的语气道「现在咸阳最霸道的人,就是仲父府的人,人人都
敢怒不敢言。少龙顺带一挫他们的威风,亦是大快人心的事。事实上我们这批
人,无不等待你回来为我们出一囗气的。」

    项少龙勉力振起精神,想了想苦笑道:「好吧,今晚你们给我在醉风楼订
个酒席,指明要单美美和归燕两人陪酒,我们就去大闹他娘的一场,顺便讨回
我应得的飞龙枪好了。」两人大喜,忙去安排一切。

  项少龙乘机脱身回府,问起周良,才知他去了找心目中的鹰王,尚未回来
,算算日子,这家伙去了足有半年担心起来,找了周薇来问话。不知是否受到
乌果的爱情滋润,周薇神飞扬,美艳惊人,见到项少龙,颇有点不好意思。

  项少龙嘱她坐好後,问道「周良兄为何去了这麽久呢?」

   

    周薇道:「大哥为了找寻最好的猎鹰,必须远赴北疆,来回至少要四个月,
尚要费时寻找,还要看看有没有运道哩,」

    项少龙苦恼道:「我正要找他帮忙,这怎麽办才好呢。」

    周薇精神一振道:「家兄晓得的事,小薇亦懂得一二,不知是那方面的事
悄呢?」

    项少龙怀疑地细察她充满信心的神情,道:「你懂得造船吗?但那非是造
船那麽简单,而是……我不知怎麽说才好了。」

    周薇欣然道:「大爷放心说出来好了,我们周家世代相传,男女均熟知水
性和造船之事,小薇不会差过家兄多少呢。」

    这回轮到项少龙精神大振,把做假黑龙的计画说了出来。

  周薇听得眉头大皱,好一会才道「若是由人在水底操纵,此事并不困难,
难就难在如何在水底换气,若冒出头来,岂非要立即给人揭穿了。」

    项少龙道「我早想过这问题,但却是不难解决:若使操龙的人头脸全给龙
体罩著,只在龙身开个呼吸的气孔,加上远离岸边,任谁都难以识破,但这龙
必须有很好的浮力,能在水中组合和拆除,那就可不留痕迹了。」

    周薇奋然道:「这事就交给小薇去办吧:啊,真好?小薇终可以为大爷出
力了。」

    项少龙欣然道「乌果不是待你更好吗?」

    周薇玉颊霞飞,跪伏地上道:「一切全由大爷作主。」

    项少龙笑道!「那就成了,乌果好该成家立室了。」

    回到内堂後,向乌廷芳说了乌果和周薇的事,乌廷芳欣然领命,负起安排
两人嫁娶的重任。

  项少龙逗著项宝儿玩了一会,又去夸奖了纪嫣然,才由田氏姊妹侍候沐浴
更衣,赶回官署去。

  此时都骑军上下均视项少龙为英雄偶象,见到他态度极为恭敬。

  到了办公卫署,却见不到荆俊。

  滕翼道:「小俊去了找鹿丹儿,噢:差点忘了,小俊央我求你为他说亲,
今赵看来他是非常认真哩!」

    项少龙喜道:「只要鹿丹儿不反对,一切都应没有问题,不过最好由王陵
提亲,比由我去说更是适合。」

    滕翼道:「鹿丹儿现在爱小俊爱得疯了,怎会有问题,但我认为最好由你
和王陵一起去向鹿丹儿的父母说,那才是给足女家脸子。」

    项少龙坐了下来,点头答应了。

  滕翼道!「我给赵大他们安排了优差;昌平君已批了下来,幸好是他当左
丞相,否则恐怕没有一件事是可以顺利获准呢。」

    项少龙笑道:「我们还有更厉害的手段去削吕不韦的权威。」接著把假龙
的事说了出来。

  滕翼赞叹道:「这一著比硬桶吕不韦几刀更厉害,自吕不韦悬金市门,我
便担心他会公然谋反。此事宜早不宜迟,你打算何时进行?」

    项少龙道:「一俟黑龙的事解决後,立可择日进行,看来都是春祭时最适
合;所以定要在这两个月内炮制一条黑龙出来。」

    滕翼道:「都卫控制在管中邪手上始终不大妥当,最好能把他扫了下来,
听小俊说仲父府的人愈来愈霸道,不时有欺压良民的事,管中邪当然包庇他们,
想想就教人气愤了。」

    项少龙想起以前在二十一世纪闹事打架的日子,笑道:「他们硬吗?我们
就比他们更硬,今晚二哥有没有兴趣陪我到醉风褛闹事呢?」

    滕翼哈哈大笑,欣然道:「我正手痒得很,这半年来我比你勤力多了,正
想找管中邪来试剑,只怕他作缩头乌龟吧。」

    项少龙一看天色,道,「一个时辰後,我们在醉风楼见面,现在我想找蒙
骛谈谈心事,只要能令他对吕不韦生出半点怀疑之心,我便算成功了。」

    遣退下人後,蒙骛定神看了项少龙一会,叹道,「若项大人是来说仲父的
不是,最好免了。」顿了一顿,眼中射出歉然神色,淡淡道「我蒙骛本是齐人,
昭王时入秦,一直受秦人排挤,受尽辛酸悲苦。至仲父主事,才有出头之日,
仲父可说待我恩重如山,他纵有百般不是,且就算要了我父子三人之命,我蒙
骛也绝不会皱上半下眉头。若非念在少龙曾舍命保著武儿和恬儿,我今天绝不
肯让你跨入我将军府的门槛,但也是最後一次了。」

    项少龙愕然道,「大将军原来早知那件事了。」

    蒙骛眼中射出悲痛之色,缓缓点头道,「当日我曾反覆问起武儿和恬儿洛
水旁密林遇一事,自然知道其中别有隐情,不过事情已过去了,现在亦不愿重
提,项太傅请吧!」

    项少龙想不到他对吕不韦愚忠至此,不由心中火发,长身而起,淡淡道:
「人各有志项某人难以相强,只望大将军分清楚侍秦和侍吕不韦之别,免致祸
及子孙亲族。告辞了!」言罢大步往正门走去。

  蒙骛暴喝道:「留步!」

    项少龙停了下来,冷笑道:「大将军不是想留下我项少龙的人头吧!」

    蒙骛霍地起立,沉声道:「我蒙骛一向恩怨分明,更不惯使卑鄙小人的行
径,仲父虽是热中权利,说到底仍是为了保命。试看历代入秦当权之士,谁能
有好的下场。仲父只是迫不得已吧了!若少龙肯捐弃前嫌,我可代少龙向仲父
说项……」

    项少龙摇头苦笑道,「太迟了,自倩公主等给他害死开始,我和他之间只
能以鲜血来清洗血债。而他後来毒杀先王,使人害死徐相,气死鹿公,更与储
君和秦国军方结下解不开的深仇,蒙大将军现在只能祈望他能成功谋朝篡位。
否则就是株连三族的大祸,话至此已尽,本人以後也没有兴趣再提此事了。」

    蒙骛显然不知吕不韦毒杀庄襄王和害死徐先的事,色变道:「你说些甚麽?」

    项少龙哈哈一笑,透出说不尽的悲愤,再不理蒙骛,大步走出厅外。

  人影莲闲,蒙恬蒙武两兄弟左右扑出,跪在他身前,齐声道:「太傅!」

    项少龙愕然道:「你们在门外偷听吗?」两人双目通绽,愤然点头。

  项少龙扶起两人,低声道:「千万不要让你爹知道,迟些来找我吧!」这
才走了。

  项少龙踏人醉风楼,一泣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在四名悄婢的簇拥下迎了上
来,谀笑道:「奴家春花,欢迎项大人大驾光临!」四婢拥了上来,为他脱下
外衣,服侍周到。

  项少龙淡淡道:「伍楼王是否急病去世了,为何见他不到呢。」

    项少龙心中暗笑,知道伍旱放意避开,同时知他必会通知吕不韦,求他保
住自己这绦小命,转头向众铁卫道:「今天伍褛主请客,你们可到褛下尽情玩
乐,但却千万不要吃下有毒的酒菜。」

    荆善等那还不会意,齐声欢呼,拥入褛内,累得春花慌忙遣人招呼,又惶
恐地道:「项大人说笑了,酒菜怎会有毒呢?」

    项少龙好整以暇道:「那就要问你们的归燕姑娘才知道了,她不也是病了
吧?」

    春花垂头低声道:「管大人包了归燕姑娘,今晚只陪他一个人,奴家已将
此事通知了上头。」

    项少龙徽笑道:「那单美美是否由仲父包了呢?」

    春花惶然道:「包她的是缪大人。」

    项少龙听得呆了一呆,冷哼道:「这事我自会问他们两人,不过你最好与
伍褛主说一声,若我在半个时辰内见不到他,他的醉风褛以後就不用开了而明
年今日就是他的忌辰,哼!」心中暗笑下,大步往前走去。

  春花玉容失色,抖颤颤的在前引路。

  今趟晚宴的地方,是醉风楼主楼二楼的大厅,也是醉风楼最豪华热闹的地
方,不像後院独立的别院,二十多席设於一厅之内,有点像二十一世纪的酒楼
,只不过宽敞多了。

  项少龙登楼时,围坐了十多组客人,芒影衣香,闹哄哄一片。

  在厅子四角,均设有炉火,享内温暖如春。

  见到项少龙上来,近半人起立向他施礼。

  项少龙环目一扫,赫然发觉管中邪和胶毒都是座上客,而不知有意还是无
心,两席设於昌平君那一席的左右两旁。

  但最今他生气的是嬴盈竟在管中邪那一席处,舆归燕左有傍著管中邪。

  嬴盈显然想不到会在这种场合遇上项少龙,手足无措地低垂俏脸,不敢看
他。

  项少龙心中暗恨,知是管中邪故意带她来,好今昌平君兄弟和自己难堪。
项少龙哈哈一笑,举手边向各人打招呼,边往自已那席走去,此时才看到荆俊
也来了,正向他挤眉弄眼。

  缪毒舍下身旁的单美美,迎上项少龙笑道,「稀客稀客!想不到竟会在这
里碰上项人人哩!」

    项少龙亲热地抓著他手臂,拉到一角的炉火旁,笑道:「待我先猜猜,胶
大人必是忽然接到单美美的邀请,才到此赴会的,对吗?」

    缪毒愕然道:「项大人怎会猜到?」

    项少龙轻松地道:「怎会猜不到呢?因为小弟今晚来就是要找伍孚晦气,
单美美和归燕都脱不了关系,自是要找人来护花了。假若我和胶人人公然冲突,
就正中隐身单美美幕後的吕不韦下怀了,胶大人明白了吗!」

    缪毒发了会怔後,咬牙切齿道:「美美这臭婆娘竟敢玩我,我定要她好看。」

    项少龙拍了拍他肩头道,「切勿动气,只要胶大人明白就成了,我今晚就
看在胶大人脸上,暂不与单美美计较,大人放怀喝酒吧!」经过缪毒那一席时,
单美美螓首低垂,眼角都不敢瞧他。

  同席的还有几个看来是刚加入缪毒阵营的幕僚食客一类人物,人人拥美而
坐,见到项少龙态度都非常恭敬,其他姑娘对他更是媚眼乱飞。

  项少龙停了下来,一一与各人打过招呼,含笑道:「不见半年,原来美美
忘掉了我哩!」

    缪毒此时一脸不快之色,席地坐回单美美之旁,冷哂道:「美美就是这事
不好,记性差透了,所以无论对她做过甚麽好事,她转眼就忘掉了。」

    这麽一谈,项少龙立知缪毒不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单美美把和吕不韦相
好的事瞒著他。

  单美美娇躯轻颤,抬起俏脸,厘惶地看了项少龙一眼道:「项大人大人有
大量,不要和我这等小女子计较,美美真个感恩不尽了。」项少龙虽明知她在
演戏,但仍难以明著去欺压她,潇洒一笑,往隔邻的己席走去。

  管中邪霍地起立,笑道:「项大人怎能厚此薄彼,不来我们处兜个圈儿,
闲聊两句?」

    项少龙目光往他那一席扫去,除了嬴盈、归燕和侍酒的姑娘外,还有荆俊
的手下败将周子桓,另外就是鲁残芷二个面生的剑手,该是吕不韦这半年来招
揽回来的新血。

  只观他们气定砷闲的熊度和彪悍的身形,便知是高手无疑。

  嬴盈的头垂得更低了,反而归燕泛起迷人笑容,一点都不似曾向他下过毒
手的样子。

  项少龙与滕翼等打了个眼色,来到管中邪一席处。

  男的全站起来,朝他施礼。

  管中邪笑道:让我为项大人引儿三位来自各地的著名剑手,这位是许商,
来自楚国的上蔡,有当地第一剑手之称。」上蔡乃楚国酉北的军事要寒,能在
这种地方称雄,便绝不简单。项少龙不由留心打量了这年在二十许问,生得颇
为轩昂英俊的年青剑手几眼。

  许商抱拳道「项统领威名闻之久矣,有机会定要请项统指点一二。」

    另一位矮壮结实,浑身杀气的粗汉声如洪钟地施礼道:「本人连蛟,乃卫
国人。」

    项少龙淡淡道:「那就是管大人的同乡了。」

    连蛟眼中掠过森寒的杀意,玲冷道:「连晋就是本人族弟。」

    管中邪插入道:「项大人切勿误会,连蚊虽是连晋族兄,但对项大人剑败
连晋,却只有尊敬之心。」

    项少龙眼中寒芒一闪,扫了连蛟一眼,没有说话。

  剩下那貌如猿猴,身形高瘦的人,三人中数他最是况著,只听他冷漠地道
:「在下赵普,本是齐人,质在魏国信陵君门下当差;那是项大人到大梁後的
事了。」

    归燕笑道:「项大人为何不坐下再谈呢?好让归燕有向大人敬酒的荣幸哩!」

    项少龙哈哈笑道:「归燕姑娘说笑了,所谓前事不忘,後事之师,在下怎
敢造次。」

    转向管中邪道:「管大人的时间拿捏得真好,一知道在下今晚要踏足醉风
楼,立把归燕姑娘包了下来,不过我看管兄最好拥美归家,藏於私房,那小弟
就真的争不过你了。」以管中邪的深沉,归燕的演技,听到项少龙这麽充满威
吓味道的说话,亦不禁色变。

  赢盈这时才觉察到项少龙和管中邪、归燕间的火药味,娇躯剧颤,仰起俏
脸往项少龙望来。

  项少龙合笑道:「赢小姐你好!」赢盈秀目射出惶然之色,香肩徽颤,却
是欲语无言。

  项少龙那有兴趣理她,向管中邪笑道:「为何不见娘蓉小姐陪在管兄之旁
?回来後尚未有机会向三小姐请安问好,惟有请管兄代劳了。」哈哈一笑,不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