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四、【广布卧底】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四、【广布卧底】

    这晚的月亮又大又圆,项少笼与娇妻爱婢,到了园内赏月,荆善等生起炉火,
烧烤美食,充满野火会的气氛。

  项窦儿已懂得走路,由於步履未稳,每有失足,惹得众人喝采嘻笑,非常热
闹。

  善兰和滕翼和爱儿来参加,两个小子自是玩在一块儿了。

  膝翼和项少龙坐在小亭裹,看蓄儿子们玩闹,心中涌起满足和孝的感觉。同
时想到眼前的安逸,是他们以血和仟换回来的。

  以前是如此,以後亦会是~杼点感触地道:「再过两睨,裁是你和管中邪泱战
的时刻,那家伙违些夭来足不出尸,更没有到醉风褛去,可知他是志在必胜。」
项少龙想起韩竭,顺口问道:「一一哥原居韩国,又营参军,可有听过韩竭吗?


  滕翼眼中精芒一闪,讶道:「叁弟为何会知遗此人呢?」

  项少龙把今天的事说了出来,滕翼露出凝重绅色道:「当今之世,若论剑术
,无人之名汝可过於有稷下剑圣之称,自号忘先生的曹秋道大宗师。据说他的剑
法达出神入化之境,能不战而屈之兵。今趟邹先生到齐去,主要就是为了见他一
面。善柔正是他的阙门弟子。」

  项少笼早由赵致之口听过这近乎神话的人物,奇道:「这人和韩竭有甚麽关
系呢?铄道韩竭又是他的弟子吗?那韩竭岂不是柔姊的师兄?」

  滕翼道:「曹秋道虽在稷下开设道场,但收徒磕严,所以徒弟不出百人之数
,而据说他瞥告诉齐王,在他收的徒弟裹,只有叁人得他莫传,其中一个就是这
韩竭,可知违人绝不简单。」

  项少龙想起他那柄役有人是他一合之将,鬼神莫测的剑,鞍然道:「曹秋道
今年多大收F?」

  滕翼道:「据说他最善养生谏气之道,所以看来远比责实年轻,他成名时,
我才刚懂事,这麽推撕,他至少该有六十岁了。」

  项少笼想起武侠小说裹的夭下第一高手,悠然砷往道:「真希望可去向他请
安问好,只是田单不会欢迎我。」

  滕翼讶然失笑道:「看来你对曹秋道的兴趣,比对韩竭大多了。不过曹秋道
似乎对徒弟的品格不大介意,韩竭此人在韩声名狼藉,动辄杀人,恃蓄自己是王
族,留壤过不少良家妇女名节,与缪毒羼一丘之貉。今坎来秦投靠缪毒,说不定
是因走投无路,惟有缣国避难。」

  项少龙笑道:「愈多又坏又高明的对手,我的百战窦刀就愈不感孤单!一一
哥依也该手痒了。」

  滕翼笑道:「若你不宰掉管中邪,这两人首先就会斗上一场,管中邪和连晋
的师傅照剑斋瞥由卫往齐挑战曹秋道,给斩断尾指。两派人自此势成水火。」



  项少龙失笑道:「怎会有人叫作照剑斋呢?是否故弄玄虚。」

  妃才女的声音传来道:「以斋为号,照剑斋非是第一人,夫君大人万勿掉以
辗心,若论剑名,忘忧先生之下就要数他了,否则就教不出管中邪违徒弟来。」
项少笼笑庞道:「还有个叫连蛟的,刚来到咸阳,摆明是来找喳子烊。」

  纪嫣然到了两人身後,倚榈斜挨,仰头看蓄夭上明月,柔声道:「嫣然才贲
的手痒,嫁了你违夫君後,甚麽都给你先架住了,贡不公平。」

  项少龙和滕翼听得脸脸相颅时,纪媾然油然道:「可以想像後天晚上,就是
吕*韦、缪毒和我们项大人叁大势力的正面交锋,秦人以勇力为资,谁派胜出:势
将声望大增,至少对一般士卒来说,实情确是这檬。」

  滕翼心中一动道:「虽说不大可能,但吕不韦会否蜓而走险,索性在寿宴上
设局一举歼灭所有反对他的人呢?只要蒙骛能紧握兵权,挟持储君和太后虽会大
线一场,却非是全无机会。」

  项少龙皱眉想了想,道:「除非他得到王机支持,否则吕不韦绝不敢如此孤
往一掷。自商鞅变法以来,役有一个国家的将士比秦军更忠於天室,只要禁卫和
都骑严阵以待;吕不韦绝不敢轻举妄动。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明夭我便和昌
平君及丕褫研究一下,以策安全。」

  恕嫣然道:「夫君大人後天定要让我们出席,奸看看你如何大展神威里!一
-少龙笑道:「怎敢不带我们的纪才女呢?」面刖可见又叹道:「真想到齐国一游
,一方面可以采望柔姊,另一方识一-夭下第一名剑究竟厉害至甚麽程度。」你冀
道:「想想就可以,若你离秦,定瞒不过吕不韦,他甚至会猜出说不定是到齐行
刺田单,那时齐人还不布下天罗地网等你去吗?」

  项少龙知他非是虚言,苦笑摇头。

  怨嫣然忽然道:「滑秀夫人到秦国来了!」

  项少龙一时想不起倩秀夫人是谁,愕然望向她。

  一头雾水,问道:「谁是清秀夫人?」

  「清秀夫人裁是楚国大将4介的原配夫人,由於4分要-大夫成素宁的小弃,
她一怒下瓣开4介,立誓若4介踏入她隐居处一步,即自尽洛然,原来是华阳夫人
那美丽的侄女,当年华阳夫人还托自己带檀物给她,只是自己有负所托
吧了。滕翼道:她来这襄仿甚麽呢?」

  纪嫣然道:「当然楚李嫣嫣派她来的,希重能凭蓄她和华阳夫人的阑系,缓
和秦人因徐相被绶而仇菠的侩绪,亦想顺道把楚国的小公主迎回楚国。」

  滕翼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华阳夫人对秦廷还有甚应影响力?」

  纪嫣然含笑机了项少笼一眼,则有探意道:「怎会没有影辔力呢?则忘了我
们的琴太傅就是华阳夫人一皋的人,而她至少可以影响我们的项统领项大人。清
秀夫人现在就寄居在清姊家中。刚才清姊便使人来请她的项太傅明夭到她家去见
清秀夫人哩;夫君你怎都不可推托呀。」

  项少龙苦恼道:「你清姊没告欣她我早尽了力,储君绝不会因此事对楚用兵
的。」

  滕翼笑道:「一个尽说甚麽你的琴太傅,一个却闲口闭口都是你的清姊,这
究竟是甚麽一回事?」

  项少龙婢绍嫣然对望一眼,笑了起来。

  纪嫣然离去前,徽碛道:「不理依们了,够胆便违背清姊的吩咐吧!」

  汰日项少龙参舆了早朝。

  朱姬仍有出席,也看不出甚麽异样之处,可见应只是刚有了身孕,加上袍服
的掩饰;这铙个月都不怕会给人看破的。

  百官集中讨论郑国渠和牵连到的种种问题,特则是财力和人力上的调动;更
有数千民尸受到影簪,须安排迁徙项少龙对此一窍不通,听得头昏脑胀,更不要
说插口了。

  好不容易捱过後,退廷时王滥和王瞳把项少龙拉到一遗说话,前者欣然道:
「幸不厚命,明天丧期过後,少龙可带小俊亲到鹿府拜会鹿大夫,详谈聘遍及有
关细节。」

  王陵道:「具是巧合得教人心寒,鹿公丧期刚在吕不韦寿辰同一日满了。」
项少龙也觉毛骨悚然。

  王磁道:「昌平君告诉我,咋夭你们见到仲父府和内史府的人当街恶斗,是
吗?」

  项少龙点头道:「两遵的人均棍我们如无物,袁恨不得下手宰了他;[」王陵
道;「这个都卫统领之职怎也要抢回我们手上,不过却不容易。」

  王硷皱眉道:「此事迟些再说,少龙那封信送出了吗?」

  项少龙道:「咋夭已派人送往楚国了。」

  王陵道:「缪毒现正招兵买马,又派人往东方各地招募剑手,因有太后为他
撑腰,我们都不敢说话。违假太监很多言行举动,比吕不韦更要使人生厌。最近
便因要扩建内史府,硬把陇宅的土地收归已有,教人气愤。」

  项少笼叹道:「现在储君由於事事均须太后支持,所以怎也要多忍一会了。


  此时瞥见李斯在远处向他打出小盘召见他的手势,再多谢了两人後,顺带说
了滕翼昨夭怕吕不韦会乘矶发难的疑虑後,匆匆见小盘去了。

  书斋内除了小盘外,尚有昌平君;项少龙和李斯施遍坐在下首後,小盘欣然
道:「寡人先让-位卿家见一个人。」

  项少龙等人大感愕然。

  小盘传今下去,不半晌有人进入书斋,到了小盘座前施磴。

  再站起来时,只见此人年约四十,身形烦长,留蓄浓密的山羊须,似属暂士
谋臣一类的人物。

  小盘客气道:「先生请坐。」

  众人自是一头雾水,小盘介绍了项少笼诸人後,解释道:「这位是齐国馥下
名士茅焦先生,乃缪毒遣人由齐请来咸阳,至於茅先生为何来此,寡人请先生亲
自道来奸了。」

  茅焦淡淡笑道:「茅某今趟来秦,非是欲事卑鄙之徒,而是想看看大秦的威
势,为何能攘慑东方?」

  李斯大兴趣道:「不知先生有何看法呢?」

  茅焦玲然道:「茅某和政储君谈半天,仍是一句话,一夭吕不韦缪毒不除,
秦室休想一统夭下。」

  小盘笑道:「寡人本想请先生任职朝廷,但回心一想,若先生肯屈就缪毒,
更能发挥作用,难得先生一口答应了。」

  项少龙心中叫妙,吕不韦府已有图先作内应,现在若再有这看来比图先更狡
猾多智的茅焦作卧底,缪毒还能飞出他和小盘的掌心吗?

  同时看到小镀日渐成熟,开始懂得用间了。

  李斯和昌平君立时拍案叫绝。

  各人仔细商量了联络之法後,茅焦这才退去。

  项少龙记起蒙武蒙恬,把他们的事说了出来,明示他恫只忠於储君。

  小盘幼时质与他们一起习武,颇有交情,现在得项少龙保荐,那会有闸题,
但想了半晌,却找不到合他们的职位。

  项少龙灵机一触道:「假若明晚我能干掉管中邪,都卫统领一缺自是空了出
来,无论我们提出任何人选,看来吕不韦都不肯接受,甚至掺毒亦不希望城军叁
大派泉盏人我们掌握之内,惟有在蒙武蒙恬中选其一人,才不会遭到反对,另一
人就由他随蓄老爹作战,那末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瞄不过我们了。」

  今坎轮到小盘拍案叫簸,向昌平君道:「左相设法安排这两个小子来见寡人
,待寡人好奸鼓励,以安他们之心。」

  项少龙离开王宫後,记起了清秀夫人的事,忙赶往琴府去。

  琴清正和清秀夫人在廉内闻聊,见他依召而来,欣然介绍两人相识。

  清秀夫人身穿项少龙最欣赏的楚式袍服,宽袍大袖,花纹华美,最引人是缀
漪宝石的束腰宽带,闪闪生辉,说不出的惹人遐想。

  不知是否项少龙来得突然,清秀夫人没有戴上覆脸的辍纱,终给项少龙看到
她娇美的玉容。

  可能因婚姻的不如意,她的容色有点不健康的素筷,但却一点没有损害她秀
丽的气质,反使她的风姿有点舆则人不同。

  她的眼宁恬清澈,使人感到她是庄重自持,谨守法的女子。

  叁人分宾主坐奸後,清秀夫人以她悦耳的柔细声音说了几句柜貌的开场白後
,感激地道:「琴太傅把现时的情况告诉了妾身,季好有项大人为我们在储君面
前说项,使秦楚能不因此妄兴干戈,弃身哗代表敝国感谢项大人的浓情厚义。」
项少龙心中嘀咕,既是如此,为何还要我来见你呢?表面当然谦让一番。

  清秀夫人淡淡道,「事实上我们早见过面了,是吗?」

  项少笼暗忖此事极端秘密,该不会是李嫣嫣又或李园透露给她知道,讶然道
:「夫人何有此言呢?」

  清秀夫人仍是那种淡然自若的绅态,道:「今赵请得项大人大驾来见妾身,
固是老身要亲自向大人道谢;还有就是顺带把太后和秀儿夫人瞩妻身带来的两份
檀物交给大人。因曾听琴太傅所言;项大人刚由讲春回来不久,现在见到大人,
老身自可把火人认出来了!」

  项少龙颇感燧尬,偷偷望向琴清,季好她只是白了他一眼,并没有具的怪他
到处留情,放下心事,道:「既给夫人认了出来,项某人怎会否认。嘿;夫人的
慧眼具厉害,当时似乎连正眼都没有看过我,竟就认出了我项少龙。」

  清秀夫人露出一丝动人但冷漠的笑意,伸手召来女侍,捧出两个锦盒,道:
「妾身起程来前,太后把妾身召进宫去,千叮万嗫不可让人知道此事,希望项大
人能了解。」

  由於蓄李嫣嫣和郭秀儿的身分地位,他们只能把感倩藏在内心薛处,实在今
人惆怅。瑭地警觉到身前两女正仔细端详自己的反应和表情,忙岔闲话题道:「
李相国近况如何呢?」

  清秀夫人似是不愿谈李园,轻描淡写道;「尚算托福,李相请项大人若有空
闻,可到讲春采他,必竭诚以待。」

  项少龙对蓄这似乎对事事都漠不阙心,口气伶漩的美女,再找不到任何可说
的话,打飨退堂鼓道:「夫人准备何时回楚?」

  清秀夫人道:「今睨见过姬太后後,明夭立即动程回楚,妾身不太习惯遗惠
的夭气。且妾身知项大人贵人事忙,不敢再留项大人了。」

  项少龙暗忖美人儿你真懂得甚麽叫合炸愉快,偷偷向琴清打了个眼色後,施
檀离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