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六、【风虎云龙】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六、【风虎云龙】

    醉风褛今晚分外热闹,大门外车马络绎不绝,人们要排着队进去。

  项少龙和小盘研究过後,决定只带十八铁卫和另十八名御前高手入内,免致
人们只看阵势,便知有异平堵。

  好不容易进入高墙内;这未来秦始皇见到偌大的主楼和别院蕈无不灯火挥煌
:一片盛世之象,登时心花怒放,与众人指指点点,好不高兴。

  刚巧一座则院处正有姑娘和客人在放烟花取乐,弄得满天斑搁彩花;色光迷
人,更舔炽烈的气氛。

  褛主伍孚正在大堂入门处迎宾,见来的竟是昌平君和项少龙等人,虽是分身
不暇,仍抽身迎上,一揖到地道:「大人莫记小人过,小人有时虽是口不对心,
只因身不由己,请左相、项大人和诸位达官贵人,原谅则个。」项少龙等心中叫
绝,伍孚这麽来个「坦诚相对」,他们难道还要和他计较吗?此时十多名姿色可
人的俏婢拥了上来,笑语盈盈中,为众人脱去御寒的外衣,又奉上热巾拭脸抹手
,服侍周到。

  趁此空裆,伍孚谦卑地逐一招呼拜见。

  此人显是对朝廷人事了如指掌,听到李斯、桓骑之名,立即肃然起敬,说了
番得体的场面话。

  项少龙介绍小盘时,这家伙听到「秦始」之名,显是一头雾水,摸不着脑裳
。不过见他既能和昌平君和项少龙等权贵一起来寻欢作乐,众人又对他态度恭敬
,兼之这突然冒出来的人样貌虽老嫩难分,但方面大耳,虽不英俊,却自具一股
威慑众生的气度,且双目瞪来:自己便涌起下拜的冲动,那敢怠慢,忙恭敬道:
「秦大官人一表人材,世所罕见,必非地中之物,请多多关照小人。」这几下马
屁拍得恰到好处,小盘本对他只有恶意而无好感;闻言立即改观,哈哈一笑道:
「伍褛主客气了,今晚寡……哈,今晚秦某远道而来,就楚要见识一下贵褛醉风
四花的色艺,褛主给我好好安排吧!」他们说话处乃醉风褛的迎客大堂,由於项
少龙等人多势众,十八铁卫和十八名贴身保护小盘的御卫又散布开来,形成了个
保护罩,登时占去了半个大厅。

  刚进来的客人,见到是项少龙、昌平君这种当权的猛人,大多「安守本分」
,俏俏饶道而行。只有一蕈彪悍武士进来後,见到伍孚只颅侍候众人,停了下来
,脸现不满之色。

  十八铁卫还好一点,那十八名御卫一向服侍的是秦国之主,那会把任何人放
在眼内,均虎视眈眈,对这十来个武士毫不客气。

  伍旱听到小盘的要求,脸露难色,可是小盘自有种教人不得不听他那种理所
当然的话的威势,忙不迭道:「这事有点困难,待小人安排一下,怎也设法让她
们抽身来侍奉各位大人一会。」

  荆俊瞥了那蕈武士一眼,心中大乐,凑近领少龙道:「「疤脸」国兴来了,
还有常杰。哈!这覃混蛋定是活得不耐烦了,竟在挣眉突目呢。」项少龙回头望
去,首先认出了国兴来,当然因他额角和面额均有疤痕,而事实上他亦生得比其
他人壮硕,气度沉凝,一看便知非是易与之辈。国兴虽与俊俏无缘,但却颇有男
性的魅力。



  国兴等显亦认得项少龙,见到是他,均感意外,但仍毫不畏惧地舆他对望。
小盘感到气氛有异,则过头来朝他们望去,见到国兴等嚣张的态度,冷哼道:「
这些是甚麽人物?」昌平君忙恭敬道:「是渭南武士行馆的教席国兴和常杰。」
伍孚何曾见过昌平君对人说话时恭敬至此,眼中闪过惊异之色。

  小盘正要使人把他们拿下来,项少龙凑到他耳旁道:「今晚是来作乐啊!」
小盘惊醒过来,他仍有点小孩心性,哈哈笑道:「对!对!我们进去耍玩吧!」
尚未举步。

  把门的唱偌道:「屯留蒲大爷到!」项少龙、小盘等兴趣大生,立时停下脚
步;回头往入门处望去。

  开道的是十二名同样装束的轩昂武士,接着是个袋冠博带的中年汉子,这人
比常人足足高出一个头有馀,及得上项少龙的高度,宽大的锦袍更衬托出他不凡
的气势。

  最厉害是他那对眼睛,淡淡一扫大堂,便似成竹在胸,对一切有会於心。

  他不但没有半分商家的俗气,相貌还高古清奇,只是神情倨傲,对正在旁相
迎献媚的鸪婆春花爱理不理的。

  伴着他的尚有两名衣服华美的年青武士,看来都是第一流的剑手。

  伍孚大感为难,这蒲鹃乃秦国东方举足轻重的地方名人大豪,一时间可不知
逢迎招呼那一方才好,何况还有正等他等得不耐烦的国兴等人。

  项少龙乃挑通眼眉之人,笑道:「伍褛主即管去招呼贵宾,我们自行上褛便
成了。」这番话怕只有项少龙敢说出来,换了即使贵为左相的昌平君,仍不敢堆
伍孚不招待储君而去侍候其他人。

  伍孚如获王恩大赦,一边打恭作揖,一遵召来另一手下,引领众人上褛。

  项少龙等举步往内进走去,准备登褛时,国兴排众而出,大步追来道:「诸
位大人请留步!」

  小盘双目厉芒一闪,掠过杀机,停下步时,项少龙伸手过来轻拍了他一下,
示意他勿要动怒,才与众人转过身来,面向正大步走过来的国兴。

  众御卫一字排开,阻止他走得太近。

  远处则是伍孚殷勤地招呼着蒲鹃。

  国兴停了下来,施礼道;「小人谨在此祝项大人明晚旗闲得胜,盛名不坠。
」项少龙自知这只是开场白,冷冷道:「国兄究竟有何指教?」国兴扫了搁在身
前的众卫一眼,脸容上怒意一现即收,昂然道:「撒馆上下对项大人的剑术非常
欣佩,若改天大人有空,请到敝馆一行,好让小人例有矶会受大人指点。」项少
龙暗忖这等若公然烛战了,只不知是否出自缪毒意思,还是渭南武士行馆馆主邱
日升想把领导地位争取回来的私下行为。

  昌平君等无不冷哼连声,表示不悦。

  「疤脸」国兴却是一无所惧,眉头都不动半下,一派硬汉本色,静待项项少
龙的答覆。

  项少龙淡淡笑道:「贵馆一向这麽关心我项少龙,我早便想登门拜候,这样
吧,看看我的心情那一天比较坏一点,就来找你们见识见识吧!」国兴听他说得
这麽不留情面,双目闪过森寒的杀气时,小盘鼓掌道:「说得好,到时项大人勿
漏了我。」国兴愕然望向小盘,当然不知他是何方神圣,厉喝道:「阕下何人?
」「锵!」十八御卫一起拔剑,却只发出一下声响,可知这些人能荣任贴身御卫
,不但武技高强,还训辣有索。

  其中一御冷喝道:「竟敢对……嘿!对公子无礼,给我跪下。」那鼙武士行
馆的人见势不妙,拥了过来,还是国兴知道除那「公子」不知是甚麽人外,其他
人都是惹不起的,忙把众人拦着。

  蒲鹑和伍孚等均愕然瞧来。

  项少龙哈哈笑道:「秦兄何须为这等人败了雅兴,我们还是寻乐去吧。」再
不理气得变色的国兴等人,引着小盘登褛而去。

  同时心中暗笑,他等若救了国兴等的小命,否则踪是缪毒亲来,朱姬驾到,
他们也难逃腰斩之厄。

  步入楼上宽敞的大厅时,众人显是早得风磬,知须少龙仍有闲情来喝酒,一
时全场肃静,所有目光均集中在这明天即要决战管中邪的人身上去。

  小盘怕给人认出,堕後走在众人之间,由滕翼和桓龉等挡着别人视线。

  杨端和、白充两人早到了,一时仍未看到小盘,欣然起迎,频说:「稀客」


  换了任何人,明天对着管中邪那样的可怕对手,今晚岂敢出来胡混?荆俊先
一步抢前,低声告诉他们储君来了,但干万不要下跪见礼,两人脸上的肌肉完全
不受控制的透出惊愕神色,手足无措,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

  他们的席位设於大厅一边临窗处,只有十个席位,小盘含笑亲切地和杨端和
这两名将领打过招呼後,便背厅而坐,免得给人看到他的脸孔。

  众人纷纷坐下。

  由於今晚特别热闹,座无虚席,先前又想不到小盘会来,叁十六个铁卫御卫
都没有坐位。幸好每个席间极为宽敌,赶上来的春花早得伍孚授以竭力相待,尽
心服侍的吩咐,忙急就章的使人在旁加设两席,扰攘一番後,才回复先前热闹酣
畅的情况。

  侍女穿花蝴蝶的上来奉上美酒。

  小盘点了果鲭後,笑道:「各位兄台随便谈笑,就像平时那样好了。」话虽
如此,却没有人敢透出一口大气,情况异样之极。

  项少龙见状笑道:「杨将军和白将军早来了,为何却不唤姑娘陪酒?」杨端
和乾咳一声,尴尬地道:「项大人上来前,酒褛内人人都在谈论大人明天一战的
胜负,有人甚至吵得脸红耳赤,我们听得入神,其他的事都忘了。」白充垂头不
敢看小盘,低声道:「当有人传来项大人已抵迎客厅的消息,攘内便哄动起来,
有人说项大人必是稳操胜券,又有人说项大人不知……嘿不知……唉!都是不说
了,总之现在没有人敢再说半句话了。」滕翼笑道:「是否不知自爱呢?」白充
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项少龙此时正游目四颅,发现了几席熟人,一席是吕府的着名高手,除了周
子恒、鲁残外,新来的许裔、连蛟和赵普都在,出奇的竟是图先陪着他们。

  许商、趟普、图先见项少龙往他们瞧来,都含笑打招呼,但周子桓、鲁残这
两个旧人,和连蛟这个连晋的族兄兼师兄,均表现出不屑理会的神态。

  他们身旁各有一名姑娘侍酒,却没有像美美、杨豫、归燕、白蕾那种顶级的
红阿姑。

  另一席是缪毒的人,离他们只隔了叁席,除英伟轩昂的韩竭外,还有两个人
,经荆俊指点後,才知就是缪毒最得力的缪肆和令齐。

  那缪肆外型和毒差远了,又矮叉肥,不过双目灵动,显是狡猾多智的人物。
令齐则一表人材,外貌儒雅风流,是个典型的谋士类型。

  此时国兴等走了上来,加入到他们那一席去。

  小盘亦在偷偷巡视厅内诸人,见到一些平时道貌岸然的大官,正拥美调笑,
大感有趣,对众人道:「各位可随便召姑娘陪酒,不要因我而扫了兴。」风流如
荆俊也惟有报以苦笑,有小盘在,能呼吸畅顺已是本事,谁还敢召妓相陪,若那
些不知情的美人儿,爆出自己平日的风流行径,那才累事呢。

  伍孚此时登上褛来,显是亲自招呼了蒲鹃到其中一所别院去,一路和各席客
人打哈哈,走了过来,毕恭毕敬道:「杨豫姑娘唱毕一曲,立即过来相伴,她听
到项大人来了,甚麽客人都忘记了。」项少龙暗忖这等小人,憎厌他都属浪费精
神,遂抛开旧事,笑道:「今晚主客是这位远道而来的秦公子,杨豫是来陪他,
而非陪我。」伍孚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哈哈笑道:「大人放心,小人已分别通知
了美美、小蕾和燕燕,她们分得身时,立即会来见秦公子,任公子罚酒罚唱。」
伍孚不愧欢场中吃得开撑得住场面的人,这麽一说,众人都不好怪他。

  骛地一声冷哼来自国兴那席,只听有人冷言冷语道:「官当得大确是不同凡
响,无论多红的姑娘都要委屈相从。」这句话明显是对对众人而来,各人无不色
变。看来缪毒的人要比吕不韦的人更有所恃,嚣张得教人难以相信。

  要知项少龙此席他们认识的无一不是当朝红人,昌平君更贵为左相国比缪毒
高了数级,而他们仍敢出言嘲讽,自是由於有朱姬作他们的靠山之故。

  众御卫人人手按剑柄,只等小盘一声今下,就过去斩人。

  小盘终亲身体会到缪党的气,龙颜寒若冰雪,两眼厉芒闪烁,看得众人和伍
孚均心生寒意。

  在这剑拔弩张,千钩一发的时刻,李斯含笑站了起来,朝韩竭、国兴那席走
过去麽全场静了下来,观望双方形势的发展。

  这时不但国兴等不知李斯过来干甚麽,连小盘和项少龙等亦大惑不解。

  李斯到了国兴那席处,俯身低声说了一番话後,只见国兴、韩竭等人人色变
,噤若寒蝉,才潇潇地走了回来。

  厅内立时响起嗡嗡细语,当然是各人均在猜测李斯究竟变了个握麽把戏,竟
能使气冲天的缪党立即收敛。

  李斯坐下後,在众人询问眼光中,若无其事的道:「在下只是如实告诉他们
,储君下了严今,在决战前谁若斗胆干扰项大人,立斩无赦,故特别派出御卫贴
身守护,负责执行命今。」伍孚亦在俯身聆听,阁言与众人一起拍案叫绝,他尚
以为李斯只是假传圣旨呢。

  小盘龙颜大悦,一方面是李斯急智过人,更因国兴等终慑於他的威势,不敢
逾越。

  就在此时,有人隔远笑道:「本来还不相信,原来真是少龙来了,我们两个
老家伙没有白走一赵。」众人望去,颖来到的是王玑和王陵,显是正在其中一所
别院作乐,现在阀风而至。

  众人暗呼不好时,两个秦国重将来至近俞,一见小盘,同时失声道:「储君」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