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四、【正面挑战】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四、【正面挑战】

    缪毒皱眉道:「究竟是甚麽急事呢?可否派遗下人去做?眼下鲭髁还未陈上,
何现还有我特则为大人安排的歌舞表演呢。」

  蒲鹃也道:「项大人身子都未坐暖,就赶蓄要走,我们怎都不会放过你的。


  项少笼暗骂自己糊涂,违事确可差人去办,乌吉著就是最佳人选,只要由他
通知滕翼,再由膛翼找昌平君商议便成了。陪笑道:「是我一时急得糊涂,这就
去吩咐下人,请各位原谅。」

  缪毒等这才释然,放他离去。

  项少龙步出大堂,来到外进的小厅堂处,荆善等正在大吃大喝,又与侍候他
们的俏妓打倩骂俏,乐不可支,伪是见不到乌言著。

  问起时,乌光惶恐道:「言著大哥溜了去找他的老相好,项爷莫要见怪他。


  项少笼怎会见怪他,本想改派荆善,但想起叮趁机到外面松弛一下,问明了
乌言著要去的地点,想出去时,犁卫慌忙站了起来。

  项少笼早厌了终日有人跟在身後,又见他们正吃喝得木亦乐乎,劝止了他们
,一个人溜了出去。

  踏步林中幽径,立时精绅一振,想起家有娇妻爱儿,却要在这种勾心斗角的
场合与人虚与委蛇,只好大叹何苦来由。

  不一会转上通往主褛的大道,一来夜幕低垂,一一来他只是孤身一人,故虽
不时碰上提灯往其他则院去的婢仆客人,都以为他是一般家将从卫之类的人物,
没对他特别留心。

  快到主褛时,忽然见到伍孕匆匆赶了出来,没有提灯,就在他身旁,不远处
低头擦身而过,转入一条小路立,一点不知他的存在。

  项少龙心中一动,闪入林寰,逮远蹑在他身後。

  若非见他是朝醉风四花居住的那片竹林奔去,他绝不会生出跟嫁的兴趣。

  因为四花现在全体山席了缪毒的晚宴,伍旱叉该忙於招呼宾客,实在没有到
那裹去的理由。除年是有人在等候他。

  能在任何一花的闺阅等候伍李去说话的,苔不是吕党裁楚缪党的人,其他人
怎敢和这两党的人争竞。

  眼下缪毒等全在别院裹,那岂非是吕不韦方面的人在那禀等蓄吗?

  项少龙展开特种部队的身手,紧蹑在伍竿身後,不片晌抵达了竹林处。



  只见入口处人影僮憧,把伍孚迎了进去。

  须少龙生出望洋兴叹的颓丧感觉,上坎是因有韩闯掩护,才能历入这咸阳所
有好色男人都渴望能留宿一宵的「竹林藏幽」内。

  现在自己连一条攀爬的勾索亦欠奉,要潜进去只是痴人说梦吧了!

  正想离闲时,脑际灵光一闪。

  伍旱不是说过可以偷听醉风四花的说话,而她们却懵然不知吗?

  想来遗该不会是假话,因为只要项少龙加以追查印证,立可揭破伍李是在说
诚。

  这种监听工具,极可能是像在倌瞳君卧房内那条能监听地道内声息的辋管一
类的设备,自不应装在林内四座小楼任何一憧内,否刖早就给识破了。

  但亦该装设在附近,否刖距离过远,传真度会大打折扣。

  项少笼那还迟疑,浴蓄竹林搜寻过去,不一会在竹林另一方发现了一排囚间
摆放杂物的小屋,後面就是高起的外墙了。

  庠,--~驰洋千,(御~〔~-上了锁。

  项少笼急忙取出飞针,不片刻便把其中一个简陋的锁头弄了开来,拉开柜门
分~(~踝)延伸上来,尾端像个小喇叭,刚好让人站蓄时可把耳朵凑上去。

  总算伍旱这小子没有在这装设上散挽他。

  不过这根铜管显然不是通往伍孚要到的那座小褛去,因为听不到半点的声息


  项少笼再试蓄弄开其他柜门,到第三个时,其中一根隐闻声气,忙把耳朵凑
上去。

  声响传来,似乎是酒杯相碰的声音。

  好一会後,一把男人的笑声响了起来。

  由於人声遇过违长达十多丈的铜管,不但声音变质,还不太浚晰,所以一时
无法辨认出遗是伍孚还是甚麽人。

  接蓄一个男人说话道:「仲父的炒计真厉害,项少龙虽然其奸似鬼,仍给小
人窃得桦信不疑。」

  项少笼那还认不出这是伍旱在说话,恨得牙都痒了起来。

  另一把男声笑道:「主要还是靠伍褛主的本领,仲父这条连环妙计才可派上
用场,异日储君若出了事,谁都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去了。」

  只听语气,便知说话的是管中邪。

  项少龙暗叫好险。

  若非神差鬼使,教自己听到他网的说话。这个筋就栽得重了,可能会永不超
生呢。

  由此可见小盘确是责命夭子秦始皇,故能鸿齐夭。

  而吕不韦输的却是运气,又或可能存在於虚缈中的夭命。

  同时也感心中烦厌。

  吕不韦的阴谋毒计不但层出不穷,还要不停接踵而来,自已何时才能有点安
闲日子过?

  惟有寄望黑龙的出世了。

  吕不韦的声音由铜管传入他耳内道:「美芙仍在陪那反骨贼子吗?」

  伍旱答道:「仲父请放心,项少龙给我吓得三魂不聚,很快会找借口离开,
好去通知储君。而且小人早告欣了缪毒,美美今晚只可留到戌时末,届时小人会
去把美美接回来的。」

  吕不韦冷哼一声,不屑道:「这假阖贼子竟敢和我吕不韦争女人,敢倩是活
得不耐烦了。」

  项少龙听了一会後,知道再听不到甚麽柬酉,把柜镇还原後,匆匆溜丫出来


  回到缪毒等所在的则院,赫然见到邱日升和渭南武士行绾的三大教席;:国
兴、安金良、常杰全来了,坐在新设的囚席处,同时多了四位陪酒的美妓,姿色
又稍逊於侍候韩竭和今齐的丹霞和花玲。

  见他回来,首先发难的是杨豫和单美美,缪毒和蒲韵等则同声附和,贲他藉
词逃席,否则怎会这麽久才回来。

  项少龙比之刚才可说是判若尔人,心情大异。先与邱日升等客气打招呼,接
蓄洒然自罚一杯,终平息了「公愤」。

  邱日升与他对饮时,神态出奇地冷娱,安金良和常杰则仍带有敌意,反是国
兴这既得利益者执足下属之粮,虽仍稍欠热情,但项少龙已感觉到他有感激之心


  缪毒对邱日升等人的态度显然并不满意。频频以眼色示意,邱日升却装作看
不见,气氛登时异样起来。

  项少龙这时又发觉单美美看自己时俏目隐含猓刻的仇恨和憎恶,暗忖心理的
影响竟是如斯厉害,因再不相信伍孚的话,所以观感完全改变过来。

  现时大堂八个酒席,就只项少龙一人没有侍酒的姑娘。

  肴脏此时闲始端上,用的是银筷子,以防有人下毒。

  缪毒笑道:「蒲箭一向不会空手访友,今趟来咸阳,就带来了个集夭下美色
的歌舞姬团,以供我等大闲眼界,其台柱三绝女石素芳,更是声、色、艺三绝,
显倒众生。」

  项少龙心中大讶,听缪毒这麽说,这显然是个职业的巡回歌舞蛮,并不附属
於任何磺贵。在此处处强权当道的时代,石素芳如何仍能保持自由之身,能够随
处表演呢?

  在这古战国的时代裹;无论个人或圃体,除一般平民百姓外,都含有某种政
治意昧或目的。照理违个歌舞团亦不例外。只就它舆蒲鸥拉上关保,就大不简单


  蒲骗得意洋洋道:「本人费了两个月时间,亲到耶鄱找著团主金老大,甘词
厚币,才说得动他带团到咸阳来,已安排奸在春祭晚宴上表演助兴;今晚可说是
先来一场预演。」

  邱日升插口道:「听说」三绝女-石素芳与那晚在仲父府技慑全场的齐国「柔
骨美人-尔宫媛,以及燕国有」玲珑燕「之称的凤菲,合称三大名姬,想不到今夭
的咸阳一举来了两姬,我等确是眼褐不几。」

  项少笼这才知道那晚行刺自己的柔骨女名叫尔宫媛。

  三大名姬内,至少有一个是出色当行的女刺客。

  其他两个又如何?

  项少龙不禁生出好奇之心。

  缪毒邪笑道:「仲父想必尝过柔骨美人的滋昧,不知蒲爷可瞥试过石素芳的
房内三绝,又能否透露一一一。」

  所有男人都笑了起来,众女则娇硕笑骂,她们都习惯了男人这类露骨言词,
亦知道怎样作出恰当的反应。

  项少龙却是心中暗笑,缪毒重用遗种只懂风月之挂,实已种下败亡之因。

  蒲鹃先陪泽人笑了一会,才道:「假若这麽容易可一亲香泽,石素芳恐已给
人收於私房了。石素芳每到一地,均要有人保证不会被逼实身,今赵的保家就是
蒲某人,试问蒲某岂能作监守自盗的卑鄙之徒?」

  坐在邱国升下席的安金良正嚼蓄一片难肉,含糊不浚地咕哝遗:「那就太过
可惜了!」

  登时又引起一阵哄笑。

  杨豫此时站了起来,提瞽酒壹来到项少龙旁,双膝先触地,再又坐到他小腿
上,笑骋如花道:「项大人,让奴家敬你一杯!」

  项少笼潇洒举杯,让她斟酒。

  缪毒笑道:「豫姑娘既对项大人有意,项大人不若就把她接收过去吧!保证
她的榻上-绝,不会比石素芸逊色。」

  众人再汝起哄,推波助澜,只有邱日升等脸露不屑之色,对项少龙仍是根有
井蒂。

  项少笼见追风韵迷人的美女赧然垂首,不胜娇柔。就算当作她是在演戏,仍
感一阵强烈的冲动。这是男人与生俱来对美女的正常反应,尤其想到她可能毒如
蛇蜴,更添另一番玩火般危险刺激的滋味。

  哄笑声中,杨豫仰脸模了他千娇百媚的一眼,又垂下蝼首,樱历轻吐道:「
若须大人能腾出少许空闸,杨豫愿荐枕席。」

  这两句话,由於音屡袜细,只有项少笼得以耳闻,倍增暗通款曲的缠绵滋味


  项少龙目光落在她起伏有致的酥胸上;差点脱口答应。孝好最近每犬鸡呜前
便起来练剑,把意志练得无比坚毅。咬牙低声道:「心结难解,请豫姑娘见该。


  杨豫以幽怨得可把他烧熔的眸子睹了他一眼後,退回缪毒一席去。

  项少龙主动举起酒杯,向各人劝饮,众人哄然举杯,但邱日升方面除国兴外
!其他人的神态就勉残多了,只是恳街了事,热情欠奉。

  接蓄邱日升和蒲骗对饮了一杯。

  项少笼正奇怪为何缪毒似乎一点控制不了邱日升时,刚巧见到蒲邱尔人交换
了个大有霖意的会心徽笑,灵光一闪,想通了缪毒和邱日升的阑系。

  邱日升以前是阳泉君的人,倾向小盘之「弟」成槭。现在他仍是成蟒派,但
却改为舆杜璧和蒲鹃勾结。

  杜璧和蒲鹃系力虽大,却是集在东三郡方面,那亦成了成摒的根婊地。

  遣可是吕不韦一手做成,故意留下这条尾巴,使朱姬和小盘不得不倚仗他去
对付。

  但杜璧等亦希望插足到咸阳来,於是才有邱日升诈作投靠缪毒,使吕不韦亦
碍蓄朱姬奈何不了他们。

  奇怪复杂的关系就如此形成了。

  他当然不会把观察得来的宝贲资料透霹给缪毒知道。

  吕不韦在玩权力平衡的游戏,他也只好奉陪。

  有了这种体会後,项少龙登时知道自己成了蒲、杜璧和邱日升一方的首要攻
擎对像。

  去他项,便可立即咸阳各大势力舀是险象机生的均衡局面。

  对蒲杜等人来说,自然是愈乱愈好。

  现在秦国军方反对吕不韦的人簸非少数!只要杜璧能联结其中最大的几股力
量,例如王机、王陵。王菌,又或昌平君、安谷筷等!成螃便大有把握与吕不韦
表面支持的小盘争一日之短长了。

  只要去了小盘遣最大障碍,成轿就楚大秦的当然任者了。而这首要蔷手之务
裁是斡掉他项少龙,使咸阳陷进乱局中,他们才可混水摸了小盘违绦大鱼。

  就在此时,他看到邱日升频频用眼色向国兴示意,好一会後,国兴才不大情
愿地道:「大将军遗尔夭不知是否有闲倩到我们行馆表圹一汝刀法让我们大闲眼
界呢?」

  同一样意思的话,比起泱战前那晚国兴在醉风褛说出来的,已完全役有了那
种剑拔弩张的味道了。可知纪嫣然的感之以义,小盘的诱之以利,已多多少少打
动了他。

  说到底,以小盘为首的政治集团,始终是当时得势,国兴以前因先依附了杨
泉君,才苦无门路加入项少龙的一方。现在得此良机,要他再为邱日升牺牲实是
何其难矣。

  项少笼尚未说话,缪毒故作讶然道:〔大将军如有神助的刀法,国大人不是
曾亲眼目睹吗?为何仍要多此一举,再见识多一坎呢?「这镌句话极不客气,显
示缪毒非常不高兴。邱日升哈哈一笑道:「正因为项大人刀法如神,我等才要请
大人到行馆抬点一下手下儿郎,内史大人误会了。」

  项少笼徽微一笑道:「若邱绾主答应明天亲自下场,我项少龙怎也会到行馆
去领略教益。」

  此语一出,包括蒲鹃在内,众人同时色变。

  这残句话虽是客客气气道出来,但摆明项少龙有簌死邱日升之心,而且事後
谁也不敢追究,因这是邱日升咎由自讨的。

  蒲鹞和邱日升色变的原因,就是感到项少龙已看穿他们和缪毒的贡正关保,
才如此不留情面。

  缪毒等色变的原因,就是项少龙此语既出,以邱日升的身分地位,就算明知
必败,也只有挺身应战,再无转圆余地。

  单美美等诸女却是被项少龙不可一世的英雄气概所震撼,芳心悸动。

  果然邱日升仰夭长笑,裹气干云道:「近年来从没有人像项大人般肯与本馆
主玩上两手,明夭午时,邱某人就在馆内恭候大驾。」

  话毕霍地站起来,向蒲鸥和缪毒等人略一施柜後,拂袖去了。

  国兴等只好扣匆施擅,随他离去。

  大堂的气氛一时尴尬之极。

  众人脸脸相颅,想不到邱日升气量如此残窄时,伍孚一脸疑惑地走了进来,
遗频频回头朝邱日升消失的方肉望去。

  顷少笼笑道:「伍楼主是否要来接美美去舆仲父相见呢?」

  缪毒和伍孚同时剧震变色。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