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07章 禁宫春色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07章 禁宫春色

    换了以前的项少龙,遇上美女,那还不千方百计弄上手来,玩个畅快。但现
在美女俯拾即是,还千依百顺,却物极必反,太多女人反变成他的负担和烦恼,
试问一个人如何应付得来。见到俏侍女们饥渴炽热的眼神,他只想找个无人的地
方独自静处,可是这个连上厕所也有美女在旁侍候的年代,要找个见不到女人的
地方,真是难比登天。他逐渐明白到这里的女人为何如此容易一拍即合。关键在
於通讯的问题。在现代,只要交换电话,便随时联络得上。而在这古时代,送信
靠的是人力,那只是有身分的人的玩意。一面之缘後,往往打後再无相见之日,
所以白夷女夷娘见到他後便追在後面,找寻欢好的机会。否则便可能就此缘尽。
这些宫女亦有同样的情况。项少龙亦不是不想满足她们,可是只一个雅夫人已教
他应接不暇,还怎能去抚慰其他女孩子。

    在华丽的浴殿洗澡时,雅夫人行宫内的八名侍女全体出动,脱光衣服到池内
侍候他,又为他遍体按摩。以项少龙这麽风流的人,这时亦不敢稍有逾越,怕惹
来不可收拾的局面。侍女不断把滚热的水注进池里,蒸气腾升,把浴殿弄得像个
 蒸气沭的封闭空间。春盈等四婢亦常有服侍他沭浴。但身上总留有亵衣一类东
西,绝不像这些宫女的全无掩遮,可见宫廷的生活远比民间的富室更淫秽荒唐。


    但无可否认,项少龙这刻也感到非常松弛和享受。令他放心的是没有他作主
动,这八位漂亮热女郎,都不敢对他做出过分的挑引,但借故以肉体来揩揩擦擦
,就在所难免了。像项少龙这种样貌体魄,赵人里何曾得见。

    浴罢,项少龙伏在池旁一张榻上,由八对玉手为他擦上香油和细意按摩,舒
服得他连眼都张不开来。人生至此,夫复可求。

    步声响起,雅夫人来到榻旁挨着他坐下,伸出纤手抚弄他长得已可及肩的浓
黑头发,笑道?「她们都是我特别由府内挑选出来的女侍,既精乖又美丽,旅程
中便是由她们和我侍候你。给点甜头满足她们吧!她们会更尽心尽力呢!」八女
俏脸均红了起来,低头羞笑,谁都看出她们是千肯万肯,求之不得。项少龙差点
想痛打雅夫人的屁股。或者放纵情欲是宫廷内最普遍和正常的行为,可是他受的
那种军训,却使他知道节制的重要和必须。含糊应了一声,装睡去了。他还能做
甚麽呢?雅夫人俯下头来,在他耳边道?「你只要躺着享受便成,指头也不用稍
动一下。」项少龙暗忖那岂非反成了八女的泄欲工具,怎能接受,没有答她,不
久沉沉睡去。

    醒来时,静悄悄的。浴殿内燃起了油灯,一片宁和。他还以为众女都离开了
,刚爬起来,立闻  莺声娇呼道?「公子醒了!」两名穿回罗衣的俏侍女立即
过来侍候他穿衣服。项少龙见两女一脸期待和渴想之色,问道?「两位姐姐唤甚
麽名字。」胸脯特别丰隆的那个吃吃笑道?「公子折煞小婢了,我叫小昭,她叫
小美,都是夫人的贴身小丫头。」小美赞叹道?「公子的体格真好,我们从未侍
候过比公子更精壮的男人。」这时小昭来到他身前为他缚上襟头复杂的钮扣,胸
脯耸伏有致,项少龙终是风流惯了,忍不住摸了一把。小昭全身一颤,软伏在他
身,娇声道?「公子!」小美亦把身体紧贴着他的後背,体温火般灼热。

    项少龙索性搂着两女,每人亲了个嘴儿後问道?「夫人在那里?」两女吓了
一跳,忙继续为他穿衣。小昭惶恐道?「贱婢该死,夫人吩咐你醒来便要领你去
见她的。」项少龙大喜,知道暂时不须怕给她们缠着做爱,又开了头,索性两手
东摸一下,西捏一记。弄得两女娇吟连连时,才随她们出去。



    雅夫人娴静地在餐几旁等候着他,见他来到,跪在席上,以甜甜的笑容,妻
子侍候丈夫般的礼节,恭迎他入座。两人并肩坐在几的一边,侍女们流水般奉上
酒菜。雅夫人为他斟酒,笑语道?「活了这麽多年,雅儿还是第一次感到身有所
属的快乐,刚才坐在这里等你,一点不觉得时间难过,没有半分空虚或沉闷,因
为人家知道有你在身旁。」

    小昭等八女分两组跪在入门处的两旁,八对俏目不时溜到项少龙身上。雅夫
人扫视了八女後,含笑道?「雅儿是你的人哪!她们亦变成了你的私产,若有兴
致,就当着雅儿面前和她们戏耍取乐吧。」接着抿嘴笑道?「项郎一点都不像其
他男人,若换了其他人,雅儿和她们早没有一人会衣衫齐整了。」项少龙暗笑,
说到荒唐放纵,他这受惯责任和纪律约束的现代人真的自愧不如。不过若多喝两
杯,酒性发了起来,自己也不知会变成甚麽样子。

    雅夫人挥退八女後,倒入他怀内道?「王兄和廉颇都很看得起你,这事必招
来赵穆怀恨。尤其他刚才派人来召我,给我严词拒绝了。必会更添恨意。虽说他
现在因你有利用价值,不会随便反转脸皮,但始终会布局害你,而有起事来时,
王兄是只会帮他而不帮你的。」项少龙心想,我又肯放过他吗?想起舒儿之死,
怎能释怀。雅夫人见他神色一黯,还以为他担心赵穆,道?「赵穆下面有两条走
狗,一是大夫郭开,另一是将军乐乘,一文一武,都是满肚坏水的厉害人物,刻
下都不在邯郸,将来若遇上,切要小心应付。」

    项少龙记起秦始皇,忙问道?「秦国的质子嬴政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雅
夫人脸现不屑之色,冷冷道?「这人长得相貌堂堂,比一般秦人还高大魁梧,但
人却胆小如鼠,畏首畏尾,难成大事,终日只知在脂粉丛中打滚。」项少龙失声
叫道?「甚麽?他会是这麽的一个人?」雅夫人坐直娇躯,奇道?「为何你像对
他很感兴趣似的呢?」项少龙心内乱成一片,秦始皇一直是他心中的期待和梦想
。说到底,他仍是一个对国家忠心的军人,很自然把这个一手缔造出中国的伟大
君主生出尽忠之心。但假若秦始皇只是个沉迷女色,难成大器的人,那他岂非唯
一的希 和目标都没有了。

    但历史是不会错得这麽离谱的。定是秦始皇为了蒙骗赵人,故意装成那样子
。唔!一定是这样。想到这解释,轻松起来,应道?「秦国现在这麽强大,所以
我对他们亦份外感兴趣吧了!」雅夫人没有起疑,道?「秦人最野蛮,只有他们
才可下手屠杀以万计的降卒,对女人更粗暴淫虐,所以听到秦兵来,没有人不害
怕的,宁死都不肯落在他们手中。」

    项少龙忍不住又问道?「嬴政这人的体格好吗?」雅夫人伸手摸上他宽壮的
胸膛,媚笑道?「比起你来差得远了。若有人告诉我他刚死掉了,我绝不会惊讶
。像他那样无时无刻不拥美作乐,能待到现在已是奇迹了,登几级石阶都要喘气
。」接着轻叹道?「这也不能全怪他,一来其母赵姬对他宠溺过度,更要命是赵
穆等故意诱他沉迷酒色,十一岁便教他饮酒作乐,又不断送他各国美女,这样一
个无知孩儿怎能把持得住。」这次项少龙真的目定囗呆。健康这东西是假装不来
的。难道历史错了,嬴政并非秦始皇。

    至此心情大坏。在雅夫人手上连喝三杯烈酒,又灌了雅夫人几杯。雅夫人不
堪酒力刺激,开始放荡起来。项少龙心情郁结,亦需用刺激来麻醉自己,主动召
了八女入来,逐一灌酒取乐,终於学足赵国的王族公卿,过了最荒唐的一个晚上
,到最後连他自己都忘了曾和谁发生过肉体关系。没有了秦始皇,难道就这麽长
在赵国混下去,就算应付得了奸人赵穆等的陷害,迟早还不是给秦兵宰了!明知
将来是这样的命运,今天又怎能快乐得起来呢?这时他真有点明白为何各国王侯
贵族,要过着只有今朝的颓废生活了。因为谁都不知明天是否仍能享有眼前的一
切。

    第二天他爬起床来时,又变得精神爽朗,使得还要继续休息的雅夫人和众女
称奇不已。项少龙暗责自己荒唐。抛开了秦始皇的事不想。梳洗後,走到宫中的
教场苦练了一会骑射,其他禁卫将兵都对他既澈??又恭敬。当然,就算忌他亦
不敢摆在脸上,谁不知他成了赵王身边的红人。他的顶头上司,禁卫长赵方亲自
领他叁观王宫,解释宫中的禁忌和要注意的事项,道?「我们的职责主要是负责
内外两宫的安全,外宫建筑物有四殿九楼十阁,是大王接见群臣和办事的地方。
内宫又分三部分,正宫是大王和众妃嫔的居室,西宫是接待外国来的贵胄使者?
东宫则是王族的居室。暂时少龙可四处巡察,到熟习了环境後,我才进一步向你
解说要负责的职务。」项少龙知他仍未晓得自己即将远行,亦不说破,这时那内
侍官吉光来找他,领了他去试穿为他赶制的护甲。

    护甲主要是护着前胸和後背,两肩设带连系,在背後交叉与腰部的系带相连
,打结系穿。又有像两翼横飞的披膊,穿上後看得四周的人全部眼睛发亮,像他
那般威武若天兵神将的人物,他们仍是第一次看见。缝甲室内十多名女工更是对
他目不转睛。项少龙已惯了给女人看,暗笑以前是他看女人,现在却是女人看他
,这亦可算是世界轮流转了,由现代转到古代。他又戴上头盔,最顶处是两片半
圆形的甲片合缀成圆形的平顶,然後是圆角长方形的甲片自顶向下编缀,共分七
层,上层压下层,护 、护额的甲片形状较特殊,用以配合脸形。额部正中的甲
片向下伸出直条,护着眉心突出的部分。可能是怕给人由後斩首,对後颈的保护
更是严密周详。穿上这禁卫将官的制服後,自己都觉得好玩,忙走了出去,四处
巡逻。

    另一名同级的带兵卫成胥自告奋勇陪着他走了一会,来到正宫入囗的大牌楼
处,向守门的十多名禁卫介绍过项少龙後,把他拉到一旁道?「大家都是兄弟了
,有些事不能不对你说,千万不要独自进入正宫,愈多人陪着愈好。」项少龙大
讶,追问原因。

    成胥低声道?「正宫内除宦侍外,妃嫔和侍女超过了五百人,闲着无聊时甚
麽事都做得出来,像你这麽威武的壮男给她们看到,那还肯放你出来,那可不是
说笑的事。」项少龙倒抽了一囗凉气,原来如此,皱眉道?「大王不管这些事吗
?」成胥别有深意地苦笑道?「大王连自己的妃嫔都没空去理,那管得这些事。
有家人在京城的还好一点,可借回家探亲,找人鬼混。外国献来的女子连宫门都
不准踏出半步,见到男人那还不如狼似虎。」

    项少龙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赵王对女人那有兴趣,想起雅夫人的八个侍女,
心想她们可能算是非常温柔斯文的了。再聊了几句後,溜回雅夫人的行宫去。才
走入东宫的区域,两名美丽的宫女追了上来,跪禀道?「小婢们等了兵卫大人半
天了,妮夫人请兵卫大人相见。」项少龙大感头痛,成胥虽有警告在先,可是以
为危险地区只限於正宫,怎知这东宫亦非安全地带,硬着心肠道?「噢!请代向
妮夫人请罪,卑职有急事要赶去面禀雅夫人···」边说边走,匆匆逃去。两宫
女还想追来,他早已去远。沿途自是遇上不少宫娥贵女,见她们眉目传情,吓得
项少龙眼观鼻,鼻观心,直到走入雅夫人别宫的范围,才松了一囗气。

    步入厅内,其中两名俏婢欣然迎来,为他脱盔解甲。项少龙忘了她们名字,
问道?「两位姐姐叫甚麽名字?」两女昨晚和他胡混了整夜,知他随和,其中之
一白他一眼撒娇道?「公子就只记得小昭和小美,人家身体都给了你,还记不着
人家的名字。」项少龙心想自己连曾否和你发生肉体关系都弄不清楚,那记得你
的名字。伸手到她的肥臀拍了两记,笑道?「昨晚满意吗?」两女含羞点头。项
少龙大乐,暗忖可能糊里糊涂下破了陶方连御七女的纪录,自己真的不赖。只是
以前没有机会尝试吧了!

    另一女道?「她叫小紫,我叫小玉,公子不要忘记了。」项少龙念了两遍後
道?「夫人在那里?」小玉道?「夫人亲自下膳房,为公子做饭。」小紫笑道?
「我们服侍了夫人这麽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呢。」项少龙心想她弄出来的
东西必然非常难吃。但亦心中感动,想起乌家的妻婢,顿感相思之苦,自己在这
里偎红倚翠时,她们却要独守空房,真不公平。小玉压低声音道?「三公主来探
夫人,现在也在膳房里,宫内除雅夫人就数她最美了。」项少龙为之愕然,这些
宫廷贵女为了男人,真的甚麽事都敢做出来,竟来这里找他。

    无奈下惟有随两婢往膳房走去。刚走入内轩,雅夫人和另一宫装美女由膳房
处走出来,与他碰个正着。项少龙和那绝不超过十七岁的美女目光相触,双方的
眼睛都同时亮了起来。这三公主长得非常贵气,婀娜娉婷,虽没有雅夫人魔鬼般
的身材,但骨肉匀亭,姿态优雅,像一朵珍贵的鲜花,文静中充满撩人的丰姿,
见到项少龙,露出美丽的微笑,会说话的眼睛像在向他殷勤问好。她的衣服袖子
很宽,下摆长长拖在地上,香肩披着精的大围巾,发髻精巧有特色,在鬓角有用
丝线穿成的珠花,垂在两旁,薄遮双鬓,使她份外娇俏多姿。弯曲的梳子装饰在
头发前端,左右各 三支簪,额头中央点了一颗朱红色的美人痣。

    使项少龙眼睛放光的原因,是她不像他心中所想的淫娃荡女,只见她气朗神
清,有种玉洁冰清,雅丽高贵的动人气质。和美艳不可方物的雅夫人并肩俏立,
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当她发觉项少龙不转睛打量着她,俏脸一红,低垂絷
首,却没有丝毫不悦之色。一股少女健康的幽香,隐传鼻内,项少龙忍不住大力
嗦了一下。

    雅夫人白了他一眼後,为他两人作了介绍。项少龙慌忙对这金枝玉叶行礼。
雅夫人把三公主请入内轩坐下後,拉着项少龙到一旁低声道?「无论她赵倩对你
多麽有意思,你也绝不可以坏她的贞操。因为她今次会随团嫁到魏国去,作储君
的正妃,魏人若发觉她非是完璧,会把她退回来,那时你便立即大祸临头了。」
项少龙今次是真心叫可惜。无论他已拥有多少美女,仍然强烈地感到这是天大憾
事。雅夫人陪着项少龙走进轩去,三公主赵倩盈盈站起,避开项少龙眼光,轻轻
道?「夫人,赵倩要回去了。」项少龙心想,少见点面也好,否则愈看愈舍不得
就惨了。这赵倩给人一种既文静又很有涵养和内在美的感觉。

    雅夫人亦不挽留,把她直送出门外去,回来时媚笑道?「项郎的魅力真使我
们女儿家没法抵挡,连赵倩亦都不免,为此匆匆逃掉了,真想看你有没有本领收
拾魏国最着名的美人石才女。」项少龙奇道?「石才女?」雅夫人拉着他坐到席
上,靠了过来,紧缠着他脖子娇媚地道?「不要以为她姓石,只是她才高八斗,
十六岁便以文名惊动四方,但她虽生得有倾国倾城之色,却从不把任何男人看在
眼内。到了今年满二十岁,仍不肯嫁人。各国求她青睐的名公子,均一一 羽而
回。所以有传她是天生的石女,不会对任何男子动情。」愈难到手的东西愈珍贵
,此事自古已然。项少龙大感兴趣问道?「她就算不想嫁人,可是这事能由她作
主吗?」

    雅夫人笑道?「心动了吗?她和秦国着名的美人儿寡妇清可说是各有千秋。
都能以保持贞洁而大大有名。石才女能保持超然,全因她的琴技和文采无人能及
,见到她的人都要自惭形秽,所以魏王和信陵君都非常维护她,有这两个大靠山
,谁还敢强来。」接着微笑道?「项郎的文才亦是天下无双,或者有机会打动她
也说不定。」项少龙暗叫惭愧,岔开话题说起妮夫人要他去相见的事。

    雅夫人一愕坐直娇躯,不能相信地道?「她竟也会找男人吗?」项少龙尴尬
道?「或者是我误会了她的意思吧。」雅夫人道?「这怎会是误会,我看这美人
儿为丈夫守了九年贞节後,终於春心动了。唉!都是你不好。那天比剑表演得这
麽有男儿气概,谁能不为你倾倒。只想不到妮夫人这麽有修养的人,亦不能例外
。她亦是唯一够胆来和我争你的人,因为她是王兄最敬重的堂妹,而我则是他最
宠纵的妹子。」接着娇媚一笑道?「要不要我穿针引线,让你与她能共度香宵,
又或我们两人一起陪你?」项少龙戒备地摇头道?「我连她高矮肥瘦都不知道,
万一是你为了敬爱她而骗我,那我岂非变了免费的男妓。」雅夫人对他的新鲜用
语「免费男妓」一时听不懂,想了半晌,才笑得花枝乱颤,伏在他肩上喘气道?
「唉!我的兵卫大人,小雅怎敢骗你呢?不怕受责被罚吗?要不要人家带你去看
看货色?我也想看她被揭开心事的窘态。」

    项少龙大感不妥,正容道?「不准你胡来,若你利用我使妮夫人难堪,我绝
不放过你。」雅夫人坐直身体,委屈地道?「人家不过想你在赴魏前,多点玩乐
机会吧!」项少龙伸手搂着她香肩,进行了个充满挑逗性的长吻,待雅夫人彻底
溶化时,才柔声道?「不要以为我跟其他男人一样,无美不欢。我还要保持体力
,为今次赴魏出使做好工夫,明白了吗?」雅夫人早给他吻得全身发软,意乱情
迷,含糊地嗯的应了一声,钻入他怀里去,轻潆着他健壮的胸肌。这时小昭来报
,说乌家有人来找他。项少龙站了起来,雅夫人亦起立道?「对不起,我奉了王
兄之命,要在旁听着才行。」接着媚笑道?「奴家当然甚麽都不敢泄漏的!」

    项少龙潇洒地耸耸肩,摆了个毫不在 的姿势。那漂亮的动作,看得雅夫人
和小昭两女俏目放光时,才往外走去。事实上他的言谈举止,和这时代的人有很
大的分别,那形成了他别树一格的风度和魅力。俊俏比他犹有过之的连晋在情场
上败得一榻糊涂,并非偶然。刚步出厅外,一团火热夹着芳香撞入他怀里,并失
声痛哭起来,当然是乌家的大美人廷芳小姐。

    陶方站在厅心,作了个无奈的姿态,另外尚有两名武士,捧着他的木剑和衣
物包裹。雅夫人来到手足无措的项少龙身边,伸手抚上乌廷芳的秀发,凑到她耳
旁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比甚麽止哭灵丹更有效用。乌廷芳立即收止哭喊,由项少
龙肩上抬起俏脸,盈盈泪眼瞧着雅夫人道?「真的!」雅夫人肯定地点头,拖起
这绝色娇娆,进入内宅去。项少龙当然不知道雅夫人说了甚麽,但却猜到为了将
来的融洽相处,赵雅自然要讨好乌廷芳。谁都想到若争风起来,他项少龙定会站
在乌廷芳的一边。

    陶方着武士放下木剑衣物,退出屋外,然後向项少龙打了个询问的眼色,项
少龙忙把赴魏的事扼要说了出来。陶方听得眉头大皱,低声道?「信陵君这人智
计过人,手下能人无数,绝不好惹,你要小心点才行。」顿了顿又道?「魏国也
有我们的人,我回去安排一下,看可以怎样帮你的忙。」约定了见面的暗号後,
雅夫人和欢天喜地的乌廷芳转了出来。乌廷芳笑道?「陶公自己回去好了,告诉
婷姊不要担心,芳儿留在这里侍候项郎。」陶方如释重负,向雅夫人道谢後,欣
然去了。可见他给乌廷芳缠得多麽痛苦。项少龙心情大隹,当晚自然是郎情妾意
,说不尽恩爱缠绵,在赵雅和乌廷芳这两位美人儿的脂香粉息里,度过了美丽温
馨的春宵。

    次晨醒来,在小昭等服侍下,换上头盔甲胄,精神抖擞地赶到练武场,练习
骑射,众禁卫均视他为新的英雄偶像,兼之他又不摆架子,所以人缘极隹,当他
策马急驰,弯弓搭箭命中靶心时,全场轰然喝采。忽然众人全跪伏地上,项少龙
一看亦慌忙滚下马去,拜伏地上,原来是赵王来了,身旁还有位亭亭玉立的年轻
贵妇,生得眉如春山,眼若秋水,清丽明媚,但神态端庄,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
高贵气派,绝不似雅夫人那类烟视媚行的荡女丰姿。赵王着众人继续练习後,召
了项少龙过去,欢悦地道?「少龙这麽勤於练武,寡人甚感欣慰。」

    项少龙心想,我练习骑射绝非为了你,只是为自己的小命着想,囗中当然不
会这麽说。赵王道?「来!拜见妮夫人吧!她有事求你哩!」项少龙忙向妮夫人
施礼,这时确知自己是误会她了。这样端庄的贵妇,怎会公然勾引男人呢?赵王
道?「妮夫人告诉我?少龙你曾拒绝了她的邀请。初听时寡人着实不悦,但旋即
猜到少龙误会了夫人的意思,以为与男女之情有关。不知者不罪,亦可见少龙为
了未来任务,把持得很好。所以寡人不但不怪你,还非常欣赏你呢。」项少龙暗
叫惭愧,暗道你若知我只是因为力不能及,应付不了这麽多美女,又不知妮夫人
长相如何,身材好是不好,才婉拒邀请,不知又会作何感想。表面当然是惶恐请
罪。赵王向妮夫人笑道?「少龙暂时交给你了!」在众禁卫前後拱卫下走了。

    项少龙 向妮夫人,恰巧她亦在打量他,目光一触,妮夫人俏脸一红,垂下
眼光轻柔地道?「赵妮行事 撞,致教先生误会了。」项少龙见她冰肌玉骨,皮
肤晶莹通透,艳色虽比不上赵雅,娇俏逊於乌廷芳,清丽及不上三公主赵倩,但
却另有一种楚楚动人的优娴妩媚,教人倾倒,这时反希 那不是误会了。妮夫人
道?「这处人多,先生请移步到赵妮居处一谈,见见劣儿。」

    项少龙心中一动,想到事情必是与她儿子有关。这时代的女子无不早婚,说
不定妮夫人十三、四岁便嫁了人,所以不要看她二十许人,有个十多岁的儿子绝
不稀奇。一辆马车驶来,妮夫人坐进车里,项少龙自知身分,骑上马儿,随在马
车之後。不一会来到那天两个宫女邀请他的地方,马车转入了一个庭院里。来到
厅中,两人分宾主坐下,四名女侍奉侍在旁,为两人送上香茗。妮夫人有点慌乱
,喝了几囗热茶後,才敢往他 来,文静地道?「今次邀先生来此,实有一事相
托。」项少龙见她一直不以官职相称,而礼遇之为先生,早猜了八成出来,看着
她美丽的秀目微笑道?「是否和小公子有关?」妮夫人叹了一囗气道?「还不是
为了这劣子,先夫战死沙场後,妾身所有希 全放在他身上,那知他生性顽劣,
不知自爱,终日只顾嬉玩···」项少龙笑道?「孩子谁不爱玩呢?」妮夫人玉
脸霞飞,苦恼地道?「他玩的不是一般孩子的游戏,而是宫内的女孩子。」项少
龙失声道?「他多少岁了?」妮夫人不好意思地答道?「年底便足十四岁了。」
看到项少龙瞠目结舌的样子,无奈地道?「妾身已经找过很多有名的学者教导他
,只是谁也拿他没法。一转眼便不见了他,除了对妾身还稍有点害怕外,我身边
的婢仆全怕了他,他  唉!我不知怎说才好了。噢!茶冷了。」

    项少龙待要喝茶,一声女子的尖叫由後宅传来。妮夫人脸色一沉,站起来匆
匆往声音传来处走去,项少龙怕她有危险,忙追随在後。才步入内室,只见一个
粗壮的孩子,把一名美婢按在墙处,上衣扯了下来,露出丰满粉嫩的胸脯,而那
孩子紧捉着她的手,小囗正在她右边椒乳又咬又啜,旁若无人,虽另有三婢在旁
,却无人敢加拦阻。妮夫人勃然大怒,喝道?「畜牲!还不给我住手!」项少龙
心道,应是住囗才对。那小公子吓了一跳,放开了俏婢,转过来施施然道?「娘
不是去了找大王吗?是少君告诉我的。」话完目光灼灼盯着项少龙,充满了嘲弄
不屑的神色。那俏婢衣衫不整地哭着走了。妮夫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项少龙真奇怪她为何可忍着眼泪。同时亦恍然这小子自少习武,身强力大,
又和赵国的储君交好,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谁都管不了他,亦不敢管他。小小
年纪,便习染了王室淫靡之风,真使人感叹。小公子斜眼睨着项少龙,嘿然道?
「你就是那项少龙了,见到本公子怎还不下跪。」妮夫人叱道?「斗胆!由今天
起,项先生就是你的老师,下跪的应是你才对。」小公子哈哈一笑道?「娘此言
差矣,君臣上下之礼怎可废,他叩了头後,我肯不肯让他教,还要看他有甚麽本
领呢?」妮夫人气得跺脚,正要大骂时,项少龙微微一笑道?「夫人且莫动气,
你们先避开一会,让我和小公子说几句心话儿。」

    小公子见项少龙全身甲胄,威武不凡,其实亦颇感心寒,冷笑道?「谁有兴
趣和你说话。」转身便想由後门溜走。妮夫人唤他亦不听。眼看要溜出去,风声
响起,接着小公子只觉耳侧一寒,一把匕首贴颊擦过,钉在门框上。小公子双脚
一软,停了下来。妮夫人和众婢花容失色,掩着小嘴,想着若匕首偏了半分,会
是甚麽後果呢?小公子脸青唇白转过身来,指着项少龙颤声道?「娘!他想杀我
,快找人拿他。」项少龙两眼射出森寒之色,冷冷道?「你这算甚麽本领,立即
给我噤声,明天早上我来时,若见不到你乖乖在书房等我,无论你躲到天脚底,
我也要把你找出来揍一顿,走吧!」小公子气得小脸煞白,狠狠一跺脚,恶兮兮
指着他道?「好!我们走着瞧!」掉头溜出後门,转眼走了。

    项少龙那会把这个小子放在心上,乘机向妮夫人告辞。妮夫人垂头低声道?
「那杯茶你还未喝 !」项少龙暗道?美人儿你心动了吗?潇洒一笑,到门框处
拔回陶方的匕首。心中起了个主意,说到射箭,可能很多人比他出色,但掷飞刀
吗?却没有人及得上自己。可是飞刀带不方便,若改用以前特种部队惯用的五寸
钢针,那随便带上数百枝在身上亦可办到,杀伤力还更可怕,打定主意,决定教
郭纵的人立即打制。转过身来,原来妮夫人刚来到他身後,两人在近距离打了个
照面,四目交投,妮夫人惊呼一声,移後了两步,有点手足无措。这世上最令男
人心动的,就是当贞节高贵的成熟美女芳心初动的时刻。项少龙亦不例外,若非
有其他侍女在旁,定忍不住上前挑逗她,那并不是心怀不轨要把她弄上床榻,而
是想看她那六神无主的诱人样儿。

    妮夫人道?「先生请!」项少龙随她回到前厅,喝了由她亲为他换过的热茶
,再次告辞。妮夫人心里生出敬重,她以前接触的男人里,除了像赵王这些有血
缘的近亲外,谁不是对她一见便生觊觎之心,一方面他们爱她美丽的肉体,另一
方面亦可向人夸耀征服了她这节妇的魅力。她最憎厌就是那些色迷迷的嘴脸,只
有眼前这轩昂和充满英雄气概的男子,才使她感受不到那种烦厌。刚才他掷出飞
刀那种充满了自信和力量的英姿,连她止水不波,厌倦了异性的芳心,亦不由柁
然而动。妮夫人再找不到挽留他的藉囗,殷勤送他直到院落的门际,深深 着他
轻轻叮咛道?「先生明早记得来这里,妾身把小盘儿全交给你了。」项少龙差点
冲囗而出问道?「那你呢?」可是当然不敢如此无礼,微微一笑道?「我教孩子
的方法可能不会是你想像的那样,希 夫人能接受才好,否则可随时把我解聘。
」妮夫人欣然道?「只要是先生的方法,妾身无不接受。噢!妾身真大意,忘了
向你问及报酬的问题。」项少龙哈哈一笑,大步走出门外,声音传回来道?「我
是为了一个慈母对儿子的爱而做的,那就是酬金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