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九章 冤家路窄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九章 冤家路窄           

    解子元坐在榻旁的软垫上,搔头道:「你怎会忽然病得脸无人色似的,小弟还想找你去
逛逛呢。」

    项少龙愕然道:「你的事解决了吗?」

    解子元道:「就算解决不了,小弟都要为兰宫媛写成最后压轴那一曲,今次糟了,最怕
大王怪责我。」

    项少龙为他着急道:「只有五天时间了,怎办才好。你自己去不行吗?」

    解子元苦笑道:「内人只信任你一个人,我若不带你回家给她过目,甚么地方都去不
了。」

    项少龙献计道:「你说要去仲孙龙处商量要事不就成嘛。」

    解子元叹道:「仲孙玄华那家伙怎敢瞒她,只一句就知我在说谎。」

    项少龙推被而起道:「那小弟只好舍命陪君子,抱病和你去胡混吧。」

    项少龙其实并没有甚么事,只因失血太多,故而脸色苍白。但经过半晚一天的休息,恢
复了体力,只是伤口仍隐隐作痛。

    到了解府,善柔见到他的模样,吓了一跳,支开解子元,私下问道:「发生了甚么
事?」

    项少龙苦笑道:「给你的师傅捅了一剑。」

    善柔失声道:「甚么?」

    项少龙以最快方法,扼要地把昨晚的事说出来,善柔尚未来得及说话,解子元回来了,
两人只好改说其他事。



    离开解府后,解子元有若甩绳野猴般兴奋道:「我们到兰宫媛的玉兰楼去,这妮子对我
应有点意思。」

    项少龙心想兰宫媛应比凤菲和石素芳更认不出自己,点头道:「今晚全听解兄的吩
咐。」

    解子元雀跃道:「只要我告诉这柔骨美人今晚是为了作曲而到她那里去,怎样没空她都
要来向我献媚的。」

    项少龙提醒道:「别忘了初更前定要回家,否则没人可救得了你。」

    解子元正容道:「小弟到青楼去,只是想感受那种烟花地的气氛,用以提起心思,绝非
有甚么不轨企图,有这么的两个时辰尽可够乐了!」



    项少龙笑道:「原来如此,我就放心了。」

    解子元忽地叹了一口气,瞧往车窗外雪后一片纯白的世界。

    项少龙了解地通:「还在为政事心烦吗?」

    解子元苦笑道:「说不心烦就是违心之言,今早我见过二王子,唉!这些都是不该对你
说的。」

    接着精神一振道:「到了!」

    在从卫前呼后拥中,马车驶进临淄声名最着的玉兰楼去。

    在热烈的招待下,两人被迎入楼内。

    际此华灯初上的时刻,玉兰楼宾客盈门,非常热闹。

    两人被安排到二楼一个布置华丽的厢房,婢女自然是侍奉周到。项少龙奇道:「为何楼
内的人都像对解兄非常熟络和巴结的样子?」解子元自豪道:「别忘了一来小弟的作品乃这
里必备的曲目,二来我昨晚特别请仲孙龙给我在这里订房,在临淄谁敢不给他面子。」

    此时那叫兰夫人的青楼主持来了,未语先笑又大抛媚眼道:「嫒嫒知道解大人肯来探
她。开心得甚么人都忘记了。刻下正沐浴打扮,立即就来,解大人和沈爷要不要点多两个女
儿来增添热闹?」

    她虽是徐娘半老,但妆扮得体,又有华丽的罗裳衬托,兼之身材保持得很好,故此仍颇
为惹眼,最厉害是她纵情言笑,自有一种娇媚放荡的神态,最能使男人心猿意马,想入非
非。使项少龙亦不由赞一声齐女不论老嫩,都是非同凡响,善柔和赵敏正是其中表表者。

    解子元闻言笑得合不拢嘴来,忙说:「不用了!我们是专诚为媛小姐来的。」

    兰夫人带着一股香风到了解子元身旁,在两人席间坐下,半个人挨到解子元身上,把小
嘴凑到解子元旁咬着耳朵说起密话。

    项少龙见解子元陶醉的样子,便知兰夫人说的必是男人最爱听和受落的说话。

    接着解子元和苗夫人齐声笑起来,后者这才有闲把美目移到项少龙身上,媚笑道:「媛
媛今晚是解大人的了。沈爷要不要奴家为你挑个女好儿呢?」

    项少龙忙道:「在下今晚只是来作陪客。」

    兰夫人也不勉强,烟视媚行的去了。

    解子元却真个精神百倍,由怀中掏出一卷布帛,令侍婢给他取来笔墨,就那样
即席作起曲来。

    项少龙不敢扰他,半趴在软垫上,闭目假寐。那两名善解人意的年青美婢,不用吩咐便
来为两人推拿揉捏。项少龙心中却有另一番感触,至此才深切体会到身分的重要。

    自己仍是那个人,但因身分的不同,再不若以前般无论到甚么地方,都成了众人注意的
核心人物。像兰夫人便显然对自己不在意。

    想着想着竟睡了过去。

    朦胧中他似是听到一把柔软得像棉絮的女子歌声,从天外处传入耳内。

    他虽听不清楚对方在唱甚么,但却感到她吐字之间流泄出无限的甜美,彷佛飘逸得有若
轻烟迷雾,使曲子似如在忧伤的水波中不住晃动,清柔得像拂过草原的微风。

    项少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睁眼时才发觉兰宫媛来了,正伏在解子元背上轻轻咏唱他刚
出世的曲子。

    对面席上还多了个挺拔雄壮的年青男子,见他醒来,隔席向他打了招呼,又全神贯注到
兰宫媛和解子元处。

    一曲既罢,那年青男子鼓掌道:「曲既精采,媛小姐又唱得好,玄华佩服佩服!」

    项少龙心中一震,这才知道此人就是仲孙龙之子,名震临淄的剑手仲孙玄华。

    解子元倒入兰宫媛怀里,斜目往项少龙瞧来,喜道:「沈兄醒来了,我们喝一杯,今晚
不醉无归。」

    兰宫媛的美目落到项少龙身上,转了两转,又回到解子元处,不依道:「不准解大人提
这个『归』字,今晚让人家好好侍候你嘛!」

    解子元和仲孙玄华对视大笑。

    项少龙坐直身体,不好意思的道:「小弟睡了多久?」

    仲孙玄华笑道:「我来了足有整个时辰,沈兄一直睡着。若非媛小姐肯开金口,否则怕
谁都唤不醒沈兄。」

    兰宫媛亲自为三人斟酒,有这柔骨美女在,登时一室春意,整个气氛都不同了。

    酒过三巡后,兰宫媛挨回解子元怀里,对他痴缠得令人心生妒意。

    仲孙玄华向解子元叹道:「佳人配才子,小弟从未见过媛小姐肯这么顺从人意呢!小弟
便从未试过媛小姐这种温柔滋味。」

    解子元一副飘然欲仙的陶醉样儿,不知人间何世。

    仲孙玄华将承继自乃父的窄长睑庞转往项少龙,双目寒芒电闪道:「家父对沈兄的飞剑
绝技念念不忘,不知小弟能否有一开眼界的机会?」

    项少龙心叫来了,微笑道:「至少要待小弟病愈才成。」暗道那时我早就溜了。

    仲孙玄华点头,语带讽刺道:「这个当然。哈!沈兄该正是鸿运当头,有了解大人这位
好朋友。」

    兰宫嫒讶道:「甚么飞剑之技?仲孙公子不要打哑谜似的好吗?」

    解子元笑道:「只是一场误会吧!媛小姐知否沈兄是凤大小姐的团执事。」

    兰宫嫒愕然朝项少龙望来,秀眸明显多了点不屑和看不起项少龙的神态,「嗯」的一
声,却没有说话。

    项少龙却浑身不自然起来,正打算托病脱身时,兰夫人来了,亲热地挨坐忡孙玄华身
旁,呢声道:「奴家想借媛嫒片刻光景,请三位大爷给奴家少许面子,万勿介意。」

    兰宫媛娇嗔道:「他们不介意,奴家可介意呢!不过兰姨这么疼媛媛,媛媛怎么介意,
亦都要勉为其难!」

    项少龙心中叫绝,这些名姬无一不是手段厉害,这么和兰夫人一唱一和,他们有甚么可
以反对的。

    仲孙玄华亦非易与,淡淡道:「是否齐雨兄来了?」

    兰夫人娇笑道:「仲孙公子一猜就中,来的尚有秦国的大人物吕大相国。」

    仲孙玄华双目电芒闪动,冷哼道:「若论秦国的人物,首推项少龙,吕不韦嘛!哼!」

    兰宫媛忽然有感而发的叹了一口气,从解子元怀里站起来,柔声道:「妾身打个招呼,
立即回来。」

    解子元忙起立恭送,并向项少龙打个眼色道:「媛小姐不用介怀,在下亦到回家的时
候。」

    兰宫媛不知是真情还是假意,不依道:「妾身怎都不会让公子走的,若是这样,人家就
留在这里好了。」

    转向兰夫人问道:「仲父那边来了多少人?」

    今趟轮到项少龙大吃一惊,忙道:「嫒小姐不去招呼一下,那可不太好吧!」

    兰夫人笑道:「仲父闻得解大人和仲孙公子在这里,正要过来打招呼!」言罢去了。

    项少龙那敢犹豫,施礼道:「小弟有点头晕脚软,想先一步告退,三位请了。」

    不理三人奇怪的目光,大步朝门口走去,刚把门打开,只见兰夫人挽着神采飞扬的吕不
韦,迎面而至,后面跟着齐雨、旦楚和韩竭三人。

    双方打个照面,吕不韦雄躯猛颤,愕然止步,不能置信地瞪着项少龙这宿敌。

    韩竭,齐雨和旦楚显然尚未认出项少龙,均讶然望着两人。

    兰夫人更不知甚么一回事,笑道:「真巧呢!奴家是刚好碰见仲父和*?淮笕*
走过来呢。」

    项少龙心中叫苦,进退不得,硬着头皮微笑施礼道:「沈良见过仲父!」

    吕不韦眼中掠过复杂无比的神色,旋即恢复常态,呵呵笑道:「沈先生像极吕不韦的一
位故友,真给吓了一跳。」

    韩竭则闻沈良之名,眼中掠过杀机。

    项少龙却知吕不韦已认出自己,只是不揭破吧!退入房去,免得拦在门口。忽然间,他
涌起滔天斗志,再没有任何顾忌。

    说实在的,他已非常厌倦伪装别人的把戏。

    吕不韦带头进入房内,仲孙玄华等忙起立致礼。此子刚才还表示不把吕不韦放在眼内,
但看现在连大气都不敢透出一口的样子,便知他给吕不韦的威名和气势震慑了。

    解子元让出上座,自己移到项少龙那席去,因这一个房只有四个座席,故此解项两人共
一席。兰夫人见兰宫媛仍缠在解子元旁,遂亲自侍候吕不韦。

    兰宫嫒挤在项少龙和解子元中间。忽然挨到项少龙处,低声问道:「沈爷为何又不
走?」

    项少龙苦笑道:「这么走太没礼貌了。」

    吕不韦先举杯向各人敬酒,接着的一杯却向着项少龙道:「凤小姐有沈良兄为她打理团
务,实是她的福气!」

    项少龙知他看穿自己暗中破坏他对凤菲的图谋,微笑举杯回敬道:「那里那里,小弟只
是量力而为!」

    众人大讶,若论身分,两人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是吕不韦进来后,注意力似乎全集中到
项少龙身上去。

    齐雨、韩竭和旦楚等三人与项少龙接触的机会少之又少,当然无法像吕不韦那样一个照
面就认出项少龙来,无不心中纳闷,为何吕不韦竟像是认识和非常重视这个小人物呢?

    兰夫人边为吕不韦斟酒,边讶道:「仲父和沈先生是否素识?」

    吕不韦眼中闪过深沉的杀机,淡淡道:「确曾有过来往,异地重逢,教人意想不到。」

    众人听吕不韦语气里充满感慨,显是非常「看重」这沈良,无不对此人刮目相看。

    项少龙心知肚明吕不韦现在脑袋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如何杀死自己,心念电转道:「今趟
来临淄,那想得到会见到这么多老朋友。」

    吕不韦闻言大感愕然,更且沉吟不语。

    项少龙当然明白他的难题,就算给他以天作胆,亦绝不敢公然行凶杀死他这上将军。因
为只要小盘事后知道吕不韦曾在这里见过他,然后他项少龙又忽然给人杀了,他吕不韦就休
想脱罪。

    所以只有在谁都不知项少龙就是沈良的情况下,吕不韦方可逞凶。

    他甚至不会向任何人透露此事,以免日后会泄出消息。尤其是齐人,因他们绝不想负上
杀害项少龙的罪名。

    仲孙玄华对顶少龙的态度完全改观,试探道:「沈兄原来相识满天下,难怪与韩侯和龙
阳君都那么稔熟。」

    这么一说,项少龙立知团内有仲孙龙的线眼,说不定就是沙立一系的人。

    吕不韦则雄躯微颤,显然知道失去了杀害项少龙的机会,甚至还要保护他不被别人加
害,否则将来可能还要蒙上嫌疑或负上罪名,情况不妙之极。

    众人都呆瞪着项少龙,不明白这个凤菲歌舞团的新任执事,为何能得到各国公卿大臣的
器重。

    项少龙举杯道:「这都是各位给的面子,小弟敬各位一杯。」

    众人弄不清他这话是甚么意思,一脸茫然的举杯回敬。

    吕不韦却知项少龙在警告白己莫要轻举妄动,喝罢正容道:「沈兄这两天是否有空?可
否找个时间再碰碰头,又或吕某亲来拜候。」

    此番话一出,各人都惊讶得合不拢嘴,这是甚么一回事呢?以吕不韦的身分地位和一向
睥睨天下的高傲自负,怎会纡尊降贵的去见这沈良?

    项少龙微笑道:「相见争如不见,仲父三思才好。」

    众人一听更由惊讶变成震骇,知道两人的关系大不简单。

    原本以酥胸紧挨着吕不韦臂膀的兰夫人,亦忘情的坐直娇躯。

    兰宫嫒则美目一瞬不瞬的在旁边凝视着项少龙。

    吕不韦眼中闪过怒火,低头看看手上的空杯子,沉声道:「沈良毕竟是沈良,那天吕某
听到沈先生独闯仲孙府,就该猜到沈先生是故人了。」

    仲孙玄华立即不自然起来,乾咳一声。

    项少龙心中暗骂,知吕不韦不单要挑起仲孙家和自己的嫌隙,还想把自己真正的身分暗
示出来,最好的结果当然是像仲孙玄华那类剑手慕名来向他挑战。若在公平决斗下杀死自
己,小盘亦难有话说。但当然吕不韦不可直接揭穿他就是项少龙,所以才说得这么含糊。

    室内此时静至落针可闻,远方传来管弦丝竹之音,气氛奇异之极。

    项少龙淡淡道:「那天全赖仲孙兄的令尊高抬贵手,又有李相爷在旁说项,否则小弟恐
难在这里喝酒和听媛小姐的仙曲了。」

    仲孙玄华见顶少龙给足面子,绷紧的脸容放松下来,举杯敬道:「那*锬抢铮*
只是一场小误会!」

    解子元这时才有机会说话,笑道:「真的只是小小误会,大家把这杯喝了。」

    旦楚等仍是一脸狐疑,心神不属的举杯喝酒。兰宫媛先为项少龙添酒,才再为各人斟
酒。项少龙趁兰宫媛离席,两人间少了阻隔,凑过解子元处低声道:「别忘了嫂夫人的嘱
咐。」

    解子元一震嚷道:「各位见谅,小弟要赶回家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