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恩怨交缠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恩怨交缠           

    田健先向项少龙致歉昨晚爽约之事,藉口是父王忽然身体不适。却不知齐雨等早泄漏出
原因,但项少龙当然不会揭破他。

    除仲孙龙父子和解子元外,陪来的还有个态度狂傲来自稷下的大夫晏向。

    众人入厅按尊卑坐下后,寒暄过几句,位于上座的田健道:「盛名之下无虚士,上将军
昨晚一刀败退麻承甲,今早叉以奇技劈断玄华手中宝剑,令人不得不口服心服。」

    项少龙这才明白他再次转舵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显示出足可与曹秋道抗衡的实力,连忙
谦让一番,仲孙龙等自然在旁为他说尽好话。

    岂知稷下先生晏向斜眼兜着他插入道:「现今大秦国,究竟谁在真正掌权呢?」

    项少龙故作惊奇道:「当然是政储君了,难道尚有其他人吗?」

    晏向好整以暇道:「可是听贵国吕仲父之言,政储君一天未登基,仍是王位不稳,上将
军又有甚么看法?」

    项少龙登时整条脊骨凉浸浸的,这口不择言的稷下狂士,无意间透露出吕不韦确在怀疑
小盘的真正身分,否则绝不会以此打动田健。

    换言之吕不韦已派了人去邯郸找寻那对曾抚养赢政的夫妇,若他以此扳倒小盘,或作威
胁小盘的筹码,会是非常难以应付的一回事。

    田健见他神情有异,问道。「上将军对此有何看法?」

    项少龙心念电转,回复冷静,淡淡道:「晏先生这话使项某联想到有人会叛乱作反,不
过蒲鹄等的下场,该是对他们的当头棒喝。」

    解子元笑道:「当头棒喝?嘻,这词语顶新鲜哩!」

    晏向又道:「不知上将军对我大齐印象又是如何?」

    项少龙大感头痛,他不惯拍人马屁,只好道:「只从晏先生能如此在二王子前侃侃而
谈,便可知贵国君主制度开明,特重人才。故稷下学宫才能应时而生,这是区区愚见,先生
勿要见笑。」

    晏向口若悬河道:「我大齐南有泰山,东有琅琊,西有清河,北有勃海,乃四塞之地。
不过若治之不当,即管纵横二千余里,带甲百万,堆粟如丘山,也如虎之无牙,难以争雄天
下。故自桓公管仲以还,均广开言路,对敢言之士,奉以车马裘衣,多其资币,以延纳天下
贤士。我大齐有今天之盛,确非侥幸。」

    项少龙首次领教到稷下狂士脱离现实,仍陶醉在齐国桓公霸业时的美好昔日,满口狂言
的滋味。只见田健眼中射出炽热的光辉,显是对晏向的一番话非常自豪。心中暗叹,表面只
好唯唯喏喏,表示同意。

   

    田健摇头晃脑的道:「上将军观察精到,看出我大齐的兴衰,实与稷下学宫的兴旺有
关。昔日桓公曾问管仲,如何可“常有天下而不失,常得天下而不忘。”管仲答道:「黄帝
立明台之议者,上观于贤也;尧有衢室之问者,下听于人也,尧有告善之挂,而主不蔽
也。」故此才有学宫的产生。」

    项少龙心中感叹,各国王室后人,或多或少都沉溺在往昔某一段光辉的日子里,像齐人
就开口闭口都离不开桓公管仲,而不知必须时刻砥励,自创局面,适应不同的时势。他说齐
国君主开明,换另一角度说就是齐国君权脆弱。要知在这战争的世纪,强大的君主集权制实
是称霸争雄的首要条件。小盘这冒充的嬴政,便完全没有其他王室后人那种心理感情的负
担,只知全力抓权,巩固自己的地位,反成了最有为的明君。

    秦国之能歼灭六国,一统天下,非是无因,皆因再没有那个君主有他的出身和背景。

    仲孙龙岔开请题道:「政储君倚重上将军,此事人尽皆知,际此诸国争雄的时刻,未知
上将军有何匡助大计?」

    项少龙想起太子丹和徐夷则,心中一阵为难。仲孙龙这么引导自己说话,自然是想自己
作出类似吕不韦向田健的保证,好把田健从田单手上争取回来。

    不过回心一想,无论自己说甚么,都左右不了「已存在的历史」,为自己为善柔,他都
不得不作出点承诺。

    环目一扫,迎上众人期待的目光后,正容道:「政储君年纪尚幼,明年才正式登基,所
以把精神全用于内政上,聘郑国建渠是目前的头等大事,至于对外用兵,都是处于被动之
势。今趟项某顺道来齐,正是欲与贵国修好。」

    晏向尖刻地道:「自嬴政归秦后,先灭东周,又下韩地戊臬、荣阳;接善取赵太原建新
郡,更取魏三十七城,似乎与上将军所视有点不符。」


    项少龙正是要引他说出这番话来,从容不迫道:「谁灭东周,大家都心里有数,这些部
份的土地都是蒙骜只手夺回来的,而蒙骜为何能独揽军权,不用项某点出原因吧。」田健立
时脸色微变。

    项少龙这番话有真有假,说到对领土的野心,小盘这未来秦始皇比之吕不韦有过之而无
不及。但因他年纪尚幼,自然可轻易把责任推在吕不韦这有摄政之名,而无辅政之实的仲父
身上。尤其近几年的军事行动,主要均由小盘自己亲自策划,但外人当然不会知道。

    晏向倒坦诚得可爱,点头道:「上将军说得对,田单是临老糊涂,看不穿吕不韦的本
质,二王子该知所选择了。」

    这么一说,仲孙龙等喜上眉梢,田健却大感尴尬,乾咳一声道:「与上将军一席话,田
健茅塞顿开,嘿!待上将军与曹公比试后,田健再设宴与上将军共叙。」

    大家都再没有甚么话好说。晏向走后,仲孙玄华留下来,介绍了派来那群武士中叫姚胜
的头儿,道:「姚胜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上将军有甚么事,尽管嘱咐他去做,绝不须经我
们再出主意。」又对姚胜嘱咐叮咛一番,这才走了。

    项少龙细观姚胜,这人年在三十许间,双目精灵,长相颇佳,神情又够沉稳冷静:心中
一动道:「我想姚兄多替我监视韩闯和郭开两方人马的动静,但切勿让对方觉察。」

    姚胜恭敬道:「唤我作姚胜就可以,上将军折煞小人了。此乃小事,上将军的吩咐,必
可办到。」

    言罢领命去了。

    项少龙趁机回房休息,睡了个许时辰,醒来时原来韩闯已久候多时。项少龙心想这个没
有义气的小子找自己该不会有甚么好事。又想到他是不能不来,否则只从这点已足可使自己
对他起疑。

    梳洗后往前厅见他。

    韩闯早等得不大耐烦,来回踱着方步,见到项少龙,喜道:「少龙终于醒来了。」

    项少龙见他毫无愧色,心中有气,冷然道:「无论多长的梦,总有梦醒的时刻,亏你还
有脸来见我。」

    韩闯色变道:「这究竟是甚么一回事?前天龙阳君才拿言语来试探我,今天少龙又这么
毫不留情的责备我,我韩闯做错了甚么事呢?」

    项少龙来到他身前,虎目生辉盯着他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到稷下宫偷刀
的事就只你一个人知道……」说到这里,眼角啾到凤菲正要进厅来,挥手道:「大小姐请回
避片刻,我要和这忘情负义的小子算账。」

    凤菲见两人脸红耳热,吓得花容失色的急退出去。

    项少龙续道:「若非你通风报信,曹秋道怎会收到风声,在那里等我自己送去给他试
剑。」

    韩闯焦急道:「这的而且确不关我的事。记得我还劝你不要去吗?唉!怎会是这样
的。」。

    项少龙暗忖这家伙倒是演技了得,本来他打定主意和韩闯虚与委蛇,来个尔虞我诈,怎
知见曾这「老朋友」时,却气往上涌,完全控制不了自已的情绪。

    他一步不让地喝道:「难道你该劝我去吗?且不论此事,为何你这几天频频与郭开那奸
鬼密斟,又威胁龙阳君来对付我呢。」

    韩闯色变道:「是龙阳君说的吗?」

    项少龙冷笑道:「这个你不用理会,假若你敢动龙阳君半根毫毛,我回咸阳后就把你精
心策划的郑国渠阴谋揭破,翌天便领兵直捣你的老巢。」

    韩闯剧震道:「原来你连这事都洞悉无遗,为何却要瞒着赢政?」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你这忘情负义的家伙还不明白吗?只有建渠一事,才可把秦国
的大军拖住,十年八年内也无力东侵。我正因不想我的朋友变成亡国之奴,才忍住不用此事
打击吕不韦,但看你怎样待我呢?」

    韩闯崩溃下来,跌坐席上,热泪泉涌道:「我亦是迫不得已,不知谁把我见到你的事泄
漏出去,被郭开那奸贼软硬兼施,要胁不放。但我已尽了力,暗示龙阳君立即助你离开临
淄。少龙,相信我吧!我一直都在拖延郭开,今天来就是想警告你小心他。」

    项少龙发觉自己已很难再像从前般信任韩闯,因为他的演技实在太精湛了,叹了一口气
道:「那偷刀之行泄漏一事,你又有甚么解释呢?」

    韩闯涕泪交流泣道:「若我有向人泄出此事,教我活不过明年今日,少龙于我有大恩,
我韩闯怎样无良心,都做不出这种卑鄙的事。」

    项少龙定了定神,心想难道是隔墙有耳,被人偷听了去。

    这时他的气早过了,在韩闯旁坐下来道:「堂堂男子汉,不要哭得像个妇人家好吗?」

    韩闯以袖拭泪,摇首凄然道:「我道几天无时无刻不在天人交战,那种痛苦实不足为人
道,现在给少龙臭骂一顿:心中倒舒服多了。」

    项少龙拍拍他肩头道。「回去吧!我们两个都该静心想想。」

    韩闯道:「有件事少龙切勿轻视,郭开已勾结了吕不韦和田单,准备不择手段也要你回
不了咸阳。齐国说到底都是田单的地头,你一不小心就会*???恕!*


    项少龙淡淡道:「只要不是朋友出卖我,我便有把握应付,这件事形势微妙,你最好不
要插手,否则会被郭开陷害。」

    又冷哼道:「好像我项少龙特别好欺负似的;郭开这老贼或者是嫌命长了。」

    韩闯吁出一口凉气道:「到刚才我始真正领教到少龙的胸襟手段。不过一天你与曹秋道
生死未分,吕不韦和郭开都不会动你。但若你胜了,形势就不同了!」

    项少龙把他扯了起来,推着往大门走去,道:「回去告诉郭开,说我为了秦国剑手的名
誉,不得不接受曹秋道的挑战。」

    韩闯吃了一惊道:「你不打算提早走吗?」

    项少龙笑而不答,把他直送出门外。

    揭开了韩闯的假面目后,他反而心安理得,龙阳君说得不错。韩闯虽非甚么好人,但对
自己仍有几分真挚的感情,这发现足使他大感安慰,感到人性总有光辉的一面。

    现在他已给身边的人谁个是真谁个是假弄得糊涂了,除了善柔和肖月潭外,他绝不再会
全心全意相信任何人,包括李园和龙阳君在内,谁说得定他们不会忽然变心,又或一直在骗
自己。

    这种敌友难分的形势,他尚是首次遇上。

    刚跨过门槛,凤菲迎上来道:「你和闯侯间发生了甚么事?」

    项少龙微笑道。「没甚么,现在雨过天晴了。」

    凤菲幽幽地白了他一眼,怨道:「昨晚为何不来呢?我凤菲难道不堪上将军一顾吗?」

    项少龙昔恼道:「恰恰相反,我是怕尝过大小姐的迷人滋味后,难以自拔,那对我们的
逃亡大计就多了难测变化的因素。」

    凤菲板起粉脸气道:「不要事事都牵连到那方面好吗?现在形势清楚分明,纵使恨你入
骨的人,亦很难对你下手。你不欢喜人家,乾脆说出来好了!」

    项少龙立时头大如斗,牵着她衣袖朝内院方面举步走去,岔开话题道:「淑贞她们不是
在排演吗?没有你大小姐在旁指点怎行?」

    凤菲「噗嘛」娇笑道。「你这人哩,最要得就是在紧要关头左闪右避,现在人家没了情
郎,说不定会忍不住钻进你的被窝里,看看你的心是否铁铸的。」

    项少龙心中一荡,微笑道:「大小姐不是说自己心灰意冷吗?为何忽然又情如火热?」

    凤菲撇撇可爱的小嘴,媚态横生的瞅首他道:「都是你惹的,常有意无意的挑惹人家,
欢喜便撞搂抱抱,爱亲嘴便亲个够的,又时时语带挑逗,凤菲只是个普通的女人,给你这般
撩拨,自然想得到你的爱宠哩。」

    项少龙听得心都痒起来,但却知像凤菲这种绝代尤物绝对惹不得,幸好只要想起她曾和
韩竭好过,就立时意兴索然。

    他已非刚抵此地时的项少龙,过了纯为肉欲也可和女人相好的年纪,凡事都考虑后果。

    遂强压下心中的冲动,正容道。「像我们现在的关系不是挺好吗?一旦有了肌肤之亲,
便是另一回事,徒使你将来恨我无情。」

    这时来到凤菲闰楼的石阶前,她停下步来,秀眉轻蹙的想了半晌,逸出一丝笑意道:
「上将军说得不错,假设你得了人家的身体后,又不纳凤菲为妾,虽说早有明言,但凤菲心
里总难释然的。」

    项少龙见她这么明理,欣然道:「不若我们只限于搂抱亲嘴,噢!」

    凤菲已一把推开他,很狠瞪了他一眼,又报以甜笑,这才登阶入楼去了。

    项少龙煞住了尾随她进屋的强烈冲动,掉头走了。

    为了避免无谓的争斗,项少龙整天留在听松院中,不过却避不了诸女的纠缠,其中当然
少不了董淑贞和祝秀真,其他如幸月和云娘亦都争相献媚。

    幸好他立下决心,捱了曹秋道那十招后立即溜之夭夭,否则这么下去,说不定会一时失
控,陷身在这温柔乡里。

    黄昏时肖月潭来见他,两人到了园里漫步,项少龙把韩闯来访的事说出来,肖月潭色变
道:「少龙实不应揭穿郑国渠的事,这说不定会迫韩闯下决心除掉你。」

    项少龙吓了一跳,道:「不会吧!他当时涕泪交流,真情流露呢!」

    肖月潭叹道:「人就是这样,一时冲动下显露真情,但当再深思熟虑,便不得不考虑现
实的利益,为了国家大事,甚么私人感情都得摆在一旁的。」

    项少龙点头道:「老哥的话总有道理,幸好我不用靠他。仲孙龙现在和我有利益关系,
该比较可靠吧!」

    肖月潭苦笑道:「这正是我今趟来找你的原因,还记得仲孙何忌吗?他告诉我今天韩竭
带了吕不韦去拜会仲孙龙父子,至于他们谈的是甚么,他就不知道。」

    项少龙愕然道:「吕不韦不怕田单不满吗?」

    肖月潭冷笑道:「少龙还不认识这老贼的为人吗?田单年纪大了,已非昔日的田单,兼
之功高震主,深为王室猜忌。齐王之所以要废田生,正因他对田单唯命是从。吕不韦一向谋
事不择手段,甚么事做不出来。」
项少龙笑道:「仲孙龙亦非好人。不过现在我的利用价值对他该比吕不韦大得多,他该不会
变心哩。」

    肖月潭皱眉道。「不要小视吕不韦,他若没有几分把握,绝不会贸贸然去找仲孙龙说
话。你只要看看仲孙龙会否主动把吕不韦过访的事告诉你,便可知他们是否仍倚重你了。」

    项少龙心中一震,想起小盘的身分危机,假若吕不韦向仲孙龙父子透露此事,说不定仲
孙龙父子会靠向吕不韦一方。

    其中一个问题是韩竭身分暧昧。有他从中穿针引线,很难说会否出现另一局面。

    仲孙龙终是对凤菲野心不息,假若认为自己只是头纸老虎,这只只讲利害关系的吸血
鬼,可能会把心一横,做出不可测的事来。

    说到底齐人与其他东方五国都是同一心态,就是视他如头号大敌。当年白起令他们惨痛
难忘,而他项少龙则是今天的另一个白起,谁不想把他去掉?

    如此一来,他的如意算盘再难打响,且还不知谁人可信。

    若他只是孤身一人,该还易办,问题是他不能撇下凤菲不理。

    肖月潭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道:「这两天我们好好想想,看看有甚么方法可神不知鬼不
觉的溜走。」

    项少龙心知连这足智多谋的人亦一筹莫展,形势之劣,可想而知。看来唯一可行之计,
就是自己一个人先行溜掉,然后再找解子元保护凤菲。

    但他有这样的能力和把握吗?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