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意外收获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意外收获           

    善柔娇呼道:「不打了!」收剑后退。

    项少龙把刀背搁在肩头,微笑道:「想不到解夫人养了两个孩儿,身手仍这么了得。」

    善柔疑惑地看他,奇道:「不要瞎捧我了。为何你今天竟然比昨天更要利害,每一刀都
能教人看不透摸不着。」

    项少龙知自己是因眼前危机的激发和被朋友出卖的伤痛,涌起了为自己生命和家人的未
来奋斗的强大意志,决定把自己全豁了出去,再没有以前的顾忌,在置诸死地而后生的情况
下,发挥出强大的潜能。

    由于他的吩咐,今天再不若昨晨般有大批观众,对着这曾和自己有亲密关系的美女,项
少龙份外精神。

    昨夜返来后,出奇地一睡天明,在善柔来前已练了一会百战刀法,所以使得特别纯熟。

    对后晚与曹秋道的比武,他并不放在心上,只要对方恪守十招之数,自己就有把握过
关。

    而知悉了仲孙龙、李园等人的阴谋后,身边的形势较前显得明朗而使他觉得更有把握去
应付。

    或者是清楚了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又知小盘的身分危机不可幸免,反使他澄清疑虑,
不用疑神疑鬼,故睡得安稳。

    那不是说他已有应付吕不韦和缪毒的方法,而是隐隐觉得历史是不会改变的,小盘终于
会成了秦始皇。后世更没有人提及他项少龙的名字,当然更没有人说及关于他偷龙转凤的
事。可想见小盘的身世定能保住,没法保证的是他项少龙的性命能否在这连场斗争中平安保
住而已。

    不知如何,项少龙愈想愈感心寒,幸好这时小屏儿来了,说凤菲请他们到她的闺楼进早
膳。凤菲仍弄不清楚善柔和项少龙是甚么关系,两人该是初识,但又是熟络得过了分。善柔
不把项少龙当是东西的态度,尤使她大感困惑,不管怎说项少龙都是秦国权倾一时的当红大
将。

    没有肖月潭和仲孙玄华在,善柔更无顾忌,眯眼瞧瞧项少龙,又瞥瞥凤菲,向她道:
「这小子很懂勾引女人,你有没有给他弄上手?」

    凤菲立时连耳根都红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项少龙对善柔的恣无忌惮大窘道:「解夫人怎可说这种话。」

    善柔「噗哧」笑道:「为甚么人人都怕听真话呢?只答我有或没有不就可以吗!」她
「少女式」的纯真笑容,确使人很难真的恼怪她。

    凤菲强忍娇羞,以她一向的老练世故回复冷静,低声道:「凤菲和上将军清清白白,绝
无男女立私。解夫人错怪上将军了,他是真正的君子。」顿了顿反问道:「解夫人和上将军
是否素识呢?据闻解夫人的剑法比得上仲孙公子,可为我们女子争光不少呢?」



    善柔毫不卖账道:「我就是我,为何要和男人比才有光采,哼!我要走了,我还要到王
宫打个转呢。」举袖拭嘴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项少龙和凤非两人愣然互望,均感好笑。

    凤菲低声道:「听说这位解夫人本姓善,被田单害得家破人亡。不过现在她甚得宫中诸
贵妃和王子妃所喜爱,央她传授剑法,兼之解子元又当时得令,故田单虽明知常被她数说奚
落,亦奈何她不得。」

    项少龙这才知道善柔在临淄的地位,难怪连仲孙玄华都那么顾忌她了。

    凤菲又道:「我们是否后天晚上离开这里呢?人家对韩竭的纠缠已深感厌倦,只希望能
尽快离开这里。」

    项少龙犹豫片晌,仍决定不了是否可信任凤菲。女人感情的变化最难捉摸,今天她说讨
厌韩竭,说不定明天又重投他怀抱。那时泄露出他的秘密,那时他就要瞎了那对招子返回成
阳了。

    凤菲见他脸色数变,吃了一惊道:「事情是否有变?」

    项少龙点头道:「大小姐想否在稷下宫那场表演后,才离开临淄呢?」

    凤菲呆了一会儿,才道:「横竖要走,为何要多留五天?」

    项少龙故意道:「主要是为了二小姐她们,大家一起走我会安心点。」

    凤菲何等细心,叹了一口气道:「看你欲言又止的样儿,似乎有点说不出来的苦衷。」

    项少龙知道若是否认,只会惹她生疑。点点头道:「我是有点担心郭开,此人心术极
坏,倘我们成功溜掉,他可能把怒气出在淑贞她们身上。」

    凤菲愕然道:「有仲孙龙照观淑贞她们,你有甚么好担心的。」


    项少龙无奈之下,只好决然道:「不要再问了,我决定待稷下宫那场表演后才大家一起
走,免得挂惦。你难道不关心她们的安危吗?」

    凤菲没有作声,垂下头作无声抗议。

    项少龙知自己语气重了,移过去搂着她香肩,柔声道:「是我不对,大小姐请原谅。」

    凤菲樱肩轻吐道:「上将军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坏哩?凤菲还是第一趟见你无原无故的发
脾气。」

    项少龙暗忖自己怎会有好心情,现在恨不得大砍大杀一番,以出积在心头的恶气,正要
说话。凤菲愧然道:「凤菲知你是因人家昨天偷偷去见韩竭,所以再不信任人家。但就算分
手,都应作个交待吧!」

    项少龙想不到误打误撞下生出奇效,使凤菲把见韩竭的事自动剖白的泄露出来,这么
说,她本是打算瞒着自己的。

    凤菲幽幽瞧着他道:「上将军是否想知道凤菲和他说过甚么话呢?」

    项少龙淡淡道:「他是否说你跟着我只会落得悲惨下场呢!」

    凤菲娇妪猛颤,骇然道:「你怎会知道的?」项少龙见她连耳根都红了,故诈她道:
「我不但听到你们说话,还听到你们亲嘴的声音呢。」

    凤菲无地自容道:「是他强来吧了,人家本是不愿意的。但那是白天啊,你那时躲在哪
里呢?」

    项少龙强撑下去道:「车底不是可藏人吗?」

    凤菲信以为真,凄然道:「你该知我当时为了哄他,很多话都是口不对心的。」

    项少龙心中一动,想起吕不韦昨晚去见仲孙龙,该是因韩竭由凤菲处探听到消息所引
起,皱眉道:「但你怎可将我们何日离开临淄,且是由仲孙龙安排的事告诉韩竭呢?大小姐
难道不知韩竭和吕不韦是蛇鼠一窝吗?」

    凤菲这时对他的话已深信不疑,解释道:「韩竭原是缪毒那边的人,今趟来临淄是为了
我,虽说他曾瞒着我关于他与仲孙玄华来往的事,但凤菲确曾倾心于他,更与他私下有了密
约,这么一下子撇开他,会令我很为难的。」又幽幽横了他一眼道:「凤菲本想借上将军来
忘记他,可是上将军却不肯赐宠。」

    项少龙明白到凤菲将是他今后与敌人周旋中的一只重要棋子,决意把她争取过来,冷笑
道,「你可知道让韩竭知悉了我们和仲孙龙父子的关系后,吕不韦和韩竭当晚就去游说仲孙
龙父子呢?」

    凤菲色变道:「竟有此事?」

    项少龙正容道:「不知你是否相信,假若大小姐仍不住把消息泄漏给韩竭知道,不但我
项少龙死无葬身之地,大小姐亦要面对悲惨的命运。韩竭对你或有爱意,但他这种人在利字
当头下,说不定会把你忍痛牺牲。跟随吕不韦和缪毒的人,谁不是自私自利之辈。」

    凤菲愧然道:「凤菲也该算是自私自利的人,现在该怎办才好?」

    项少龙道:「还是等稷下宫那场表演之后,我们才一块儿离开,到了咸阳,你欢喜跟谁
都可以。但在目前,决不可随便把我们的事泄露给任何人知道。」

    凤菲道:「我明白了。由现在起,凤菲只信任上将军一个人。」

    项少龙暂时仍想不到如何利用凤菲这着有用的棋子。再瞩咐了她几句后,起身离开。

    这可算是意外的收获,明白了韩竭实是一条两头蛇,同时与仲孙家和吕不韦勾结。若他
估计不错,表面上他虽是缪毒的得力手下,其实暗里早给吕不韦收买了。

    而他对吕不韦亦非全心全意,至少在凤菲一事上瞒着那奸贼。

    韩竭究竟打算如何安置凤菲呢?恐怕连他自己都还举棋不定。

    男女间一旦生情,总会纠缠不清,难以一刀切断。他和赵雅何尝不是如此。

    际此明天就是寿宴献技的日子,院内出奇地平静,多天的排演亦歇了下来。

    项少龙虽心事重重,却不得不装作若无其事,还与费淳、雷允儿等一众比较友好的家将
闲聊,才知道凤菲已亲自发放给他们每人一笔可观的遣散费,但大部份人都准备留下来,继
续追随一向比凤菲更懂收买人心的董淑贞。

    歌姬中只有幸月决定回乡息隐,云娘别仍未定行止,看来她是等待肖月潭的意向。

    更有人探听能否能追随项少龙,但都给他一一婉拒。

    现在他自身难保,不愿别人陪他冒险,更不想削弱了歌舞团的保卫力量。因他们对上仲
孙龙那种人物虽毫不起用,但对付一般小贼劫匪,却仍是卓有裕如的。

    忽闻仲孙玄华来找他,项少龙心中有数,到大厅见他时,仲孙玄华果然以几句过场闲
话,如说二王子怎样欣赏他后,就转入正题道:「我们已为上将军安排了一艘性能优越的风
帆,后晚在稷下宫接了上将军后,立即登船。只不知大小姐会否和上将军一道走,还是大小
姐迟走一步,待稷下宫的表演后始起行呢?」

    项少龙装出苦恼的样子道:「这正是令人头痛的地方,她坚持要待两场表演完满结束后
才走。我怎么能放心一个人先行呢?」

    仲孙玄华显然已从韩竭处得到消息,知道凤菲定下比武当晚和项少龙*坏览肟?*
不禁愕然道:「你们不是说好了的吗?」

    项少龙正是要令他对韩竭疑神疑鬼,叹道:「本来是说好了,但不知如何今天她忽然改
变主意。哼,她怎瞒得过我,一方面和我相好,其实又与别的男人有私情。她有眼线,难道
我没有吗?」

    仲孙玄华显然不知道韩竭和凤菲的真正关系,闻言色变道:「谁是她的男人呢?」

    项少龙摇头道:「这是大小姐的私隐,恕我不能透露。不过也差不在迟上几天,我就等
稷下宫的表演后才走好了!」

    仲孙玄华立时乱了阵脚,急道:「吕不韦决定了在上将军与曹公决斗后的翌晨起程回
国,上将军不想先一步回去吗?」

    项少龙知他死心不息,仍在试探自己,奇道:「早些回去干甚么?何况我早遣人回咸
阳,告欣储君有关我的情况,还告诉他我若在甚么地方出事,就与该国有关,嘱他为我报
仇。我才不信吕不韦和田单敢亲自出面动我,他们必是煽动其他人作替死鬼。」又冷哼道:
「我乌家高手如云,谁害了我,必难逃被追杀的命运,想害我的人该有此顾忌,所以玄华兄
请放心好了。」

    仲孙玄华心中有鬼,怎能放心,听得脸色数变,欲语无言。

    李园等何尝敢亲自下手对付项少龙。亦只像吕不韦般煽动仲孙龙父子作替死鬼而己。

    自邯郸乌家堡一战后,谁不知乌家战士的厉害。

    若事后泄出是仲孙龙父子干的,不但齐国王室会怪罪,只是乌家复仇的死士,已足使他
们父子寝食难安。

    项少龙当然不会放过对仲孙玄华继续施压的机会,道:「若我是吕不韦,就找些像麻承
甲那类的蠢人,教他来杀我。事成后,再把消息泄露开去,那时我们秦国便会正式要贵国大
王交出麻承甲的人头,你说贵国大王交还是不交呢?」

    仲孙玄华忍不住抖震了一下道:「这确是借刀杀人的毒计。」

    项少龙心中好笑,知他终看穿了吕不韦表面像是背弃了田单,其实只是一石二鸟的先借
他父子害项少龙,然后再利用此事除掉他们父子。

    举一反三,他们自该想到若出了事时,李园等亦只会诿过在齐人身上。

    仲孙龙本非蠢人,否则也不能挣到今时今日的财势地位,皆因以为赢政和项少龙地位不
保,才致乱了主意进退失据。

    怎知项少龙得到风声,又偷听了他们昨晚的密议,只于谈笑间便今仲孙玄华醒悟到被吕
不韦、李园等人,甚至韩竭利用了。

    仲孙玄华忙着要回去与乃父商量,那还有兴趣说话,惶惶然的溜了。

    项少龙伸了个懒腰,回头去找凤菲。

    若他猜得不错,仲孙玄华今天会找韩竭质问,而韩竭则会追问凤菲。

    吕不韦大后天清晨走,韩竭自须随行,无论是为他自己还是为了吕不韦,也绝不容凤菲
落到仲孙龙手上。

    但为此他却知道即管拿个天给仲孙龙作胆,都再不敢妄动凤菲。

    就算仲孙龙仍要对付自己,也不敢留此把柄,因这等若明告诉别人他是为了凤菲来对付
他项少龙的。

    事情像忽然又生出转机。

    李园等骗得他死心塌地,他誓要以牙还牙,好好骗回他们一趟。

    凤菲好像真的对韩竭死了心,对项少龙的指示言听计从,两人出奇地融洽。到肖月潭来
找他,项少龙才离开主褛,在前院偏厅把昨天和今早的事详细向他道出。

    肖月潭拍腿叹道:「项少龙毕竟是项少龙,对方稍有错失,就被你把握到漏洞。仲孙玄
华经验尚浅,被你几句话就把底子都抖了出来。」顿了顿盯着他道:「可是少龙真不担心吕
不韦找到那对养育赢政的夫妇吗?」

    项少龙知他也在怀疑小盘的身分。不过此事现在除了乌廷芳、滕翼外,亲如纪嫣然亦不
知晓。故心理上实不容他再透露给任何人知道。即管肖月潭亦难例外。遂装出坦然之状,若
无其事道:「找到又怎么样,除非他们被吕不韦重金收买,捏造诬告,否则有甚么要担心
呢?」

    肖月潭讶道:「其实这问题老哥一直就想问你,图总管写给我的信中,提及你曾与秦国
军方元老合作,对吕不韦和储君进行滴血辨亲,证实两人没有血缘关系后,储君和你始能得
到这些军方元老全力支持,压制吕不韦。可是少龙为何那么有把握,肯定储君非是吕贼的骨
肉呢?」

    这是当日图先的问题,亦是项少龙最怕面对的问题,叹了一口气道:「我曾亲口问过朱
姬,储君究竟是谁的孩子?她说连她都弄不清楚,那即是说有五成机会是吕贼的,但也有五
成机会不是。在那种情况下,若我拒绝鹿公的提议,岂非立即失去秦国元老之心,所以咬牙
搏它一铺,岂知竟押对了。」

    肖月潭点头道:「一赔一的赌率,确是博得过。但现在你的情况却非是如此乐观,仲孙
龙给你这么唬吓,可能再不敢作别人的行凶工具,但你也绝不可依靠他。

    」顿了顿续道:「幸好我们的关系尚未给人察觉,人人只以为我是凤*频闹?羧恕*


    目下唯一之计,仍是少龙你一个人先走为妙。只要你可安然离开,凤菲她们就安全
了!」

    项少龙心忖凤菲等可交由善柔和龙阳君两人联手维护。若齐王明晚宣布田健成为新太
子,解子元的地位自然大是不同,仲孙龙父子更要巴结他,而田单则更是顾忌他了。

    李园等则乐得做顺水人情,免与他撕破脸皮,大家都没好处。若郑国渠一事给抖出来,
韩闯的大功立时变成大祸。所以关键处只是他如何活着回咸阳而已。

    肖月潭老谋深算,提醒他道:「韩竭这小子大不简单,本身是韩国贵族,又拜在曹秋道
门下学艺,看是缪毒一党,但却与吕不韦关系亲密。现更加上因凤菲而来的嫉忌因素,说不
定会铤而走险,纠集稷下感到受辱的剑手向你偷袭,此事倒是不可不防呢。」

    项少龙断然道:「与曹秋道战后,我便立即远遁,好在稷下宫是在城外,方便得很。」

    想起逃生的必需工具滑雪板,压低声音道:「时间无多,肖兄可否为我张罗一块上等木
材,让我制作一对在雪地逃生的工具。你到时把它与乾粮埋在稷下宫附近某处,我起出来便
可迅速逃生。」

    肖月潭本身就是妙手巧匠,大讶之下追问详情,到项少龙把滑板滑杆描绘出来后,他惊
讶得合不拢起嘴来,愕然道:「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这是雪车的原理,这事包在我身上,老
哥我立即动手找材料赶制,保证比你画出来这对更实用,时间该仍来得及。」

    肖月潭前脚跨出听松院,解子元便来了,兴奋地道:「上将军若没有特别事,不若一道
去趁热闹,看柔骨美人彩排小弟编作的歌舞吧!」

    项少龙本全无兴趣,但想起得装作充满闲情逸致,一点都不担心有任何事会给吕不韦揭
穿,正是重要策略之一。

    遂摆出欣然之状,陪解子元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