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稷下剑会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稷下剑会           

    兰宫媛离开后,凤菲不屑道:「听说她只要是男人就行,上将军对这种女人有兴趣
吗?」

    项少龙正与她步返主楼,闻言失笑道:「我何时表现过对她有兴趣了?淑贞的状态如
何?」

    凤菲傲然道:「凤菲调教出来的,会差到哪里去?不要岔开话题,你是怎样搭上她
的?」

    项少龙苦笑道:「不要用『搭上』这么难听的字眼好吗!小弟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人家
说要来向你赔罪,难道我说不行吗。看你刚才的样子,对她比亲姊妹还亲热,掉转头就批贬
得她体无完肤。」

    凤菲掩嘴娇笑道:「女人妒忌起来就是这个样子,你不理睬人家,人家也不准你理睬其
他女人,否则就和你没完没了。」

    这时刚抵主楼台阶下,项少龙欲要离去,凤菲扯着他衣袖,把他拉进楼内,转身投入他
怀襄,低声道:「上将军是否想弃下风菲不顾,自行离去呢?」

    项少龙满怀软玉温香,心情却是苦不堪言,他确是计划先行独自借滑板溜掉,然后再央
人照顾凤菲她们。岂知竟给这兰质慧心的美女识破,眼下骗她不是,说出来又必会掀起轩然
大波,他可以怎样选择呢?

    凤菲仰起绝世玉容,凄然道:「不用说出来,你的反应已告诉人家那使人伤心的答
案。」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你知否只要我安全,就没有人敢动你半根毫毛。」

    凤菲哂道:「你不是说仲孙龙会照顾我们吗?」

    项少龙道:「问题是你的旧情人和仲孙家关系太密切,我刚收到消息。在韩竭穿针引线
下,昨天吕不韦与仲孙龙密谈了整个时辰,你说会有甚么好事?」

    凤菲呆了半晌,幽幽道:「既是如此,你仍要将人家撇下吗?」

    项少龙心中一动道:「不若你先我一晚走,迟些我再来和你会合,龙阳君该可作得安
排。」

    凤菲紧搂他道:「未知你的生死,凤菲怎能离开临淄,好吧!你爱怎样处置人家就怎样
处置吧。凤菲认命了。」

    项少龙深切体会得她所感到的「孤苦无依」和失落,凭她的色艺,天下男人谁不拜倒裙
下。可是天妒红颜,先是遇人不淑,又碰上个对她没「动情」的自己,那教她不芳心破碎。

    百般安慰,待凤菲「回复正常」,他才溜回房去,只休息得片晌。仲孙玄华又来找他。

   

    在东厢坐下,仲孙玄华道:「上将军可知吕不韦来找过我们?」

    项少龙知他回去与乃父和手下谋臣商议后,推断出自己再不信任他,故来作补救。可是
他当然仍不会说出与郭开、李园等人的关系。

    微微一笑道:「就算眼睛看不到,但亦可以想见。吕不韦甚么手段我项少龙未见过,加
上韩竭是你师兄弟。是了!他现在和你究竟是甚么关系?」

    仲孙玄华给他奇兵突出的问题戳在要害处,登时阵脚大乱,支吾道:「玄华也说不上
来,说到底仍算有点交情。」

    项少龙淡淡道:「韩竭该比吕不韦更想杀我,因为吕不韦还以为有把柄在他手上,可以
害得我身败名裂,韩竭则是对我嫉忌得疯了,疯子做事自然没有分寸。」

    仲孙玄华亦非蠢人,早已想到凤菲的真正情人是韩竭,否则为何常会知悉关于凤菲的消
息。一时脸色立变,垂首以掩饰,眼望地下沉声道:「上将军决定了甚么时候走呢?」

    项少龙心中好笑,知自己巧施手段,弄得他两父子彷徨无主,正容道:「我细想之后,
还是正式向你们大王和二王子辞行,再请他们派出兵员保护,大大方方的回秦,胜过鬼鬼祟
崇的,徒然惹人话柄。」

    仲孙玄华点头道:「玄华绝对同意,上将军可以托解大人传话,包保一切安排得妥妥当
当。」

    只这几句话,便知仲孙龙父子权衡利害后,再不敢涉入害他的阴谋里。

    假若他是由齐王室派人护送离开,那李园或吕不韦两方人马,都难再指使他们动手。

    不过这却非解决善法,齐王总不能派千军万马保护他,且其中又说不定兼有卧底,防不
胜防下,他那有命越过三晋或楚人的国境。

    名为保护他的齐人更不会为他拚命,有起事来不落荒而散才怪。

    但对凤菲来说这却是很好的安排。项少龙心想真要找田健研究这个问题!好了却这桩心
事。

    仲孙玄华又皱眉道:「刚才闵廷章来见我,说上将军答应了参加明天*傩械慕*
会,我已一力把这种无聊的事压着,为何上将军反会答应他。」

    项少龙失笑道:「谁答应过他,我只是敷衍说到时再看看吧!」

    仲孙玄华愤然道:「这小于真可恶,连我都不怕了,定要给点颜色他看。」

    项少龙道:「放心吧!我怎会去呢?」

    仲孙玄华道:「去亦无妨,谁敢惹上将军,首先要过得我这一关。玄华会警告那些不知
天高地厚的人,那个令上将军不高兴,就等若令我仲孙玄华不高兴。」

    项少龙知他因先前失策,所以现在故意讨好自己。随口道:「明天再说吧!」

    仲孙玄华道:「今晚……」

    项少龙截断他道:「这两晚都不宜夜游,否则那有精神应付曹公的圣剑。」

    仲孙玄华清楚感到项少龙再不若以前般对他亲切信任,知道吕不韦一事在他们间投下了
阴影。无奈下怏怏去了。

    项少龙细心思量后,遣人去把解子元请来,开门见山道:「小弟有一事请解兄帮忙。」

    解子元欣然道:「甚么事都包在我身上,项兄请直言。」

    项少龙坦然将情况说出来,以免因不清楚而出现不必要的意外。只瞒了仲孙龙父子暗中
与李园等勾结一事,只暗示三晋和楚人都不可靠,密谋令秦齐交恶。

    解子元听得吁出一口凉气道:「仲孙龙难道不知大王和二王子心意吗?谁都该知吕不韦
将来没甚么好结果的。」

    项少龙提醒他道:「你表面须装作若无其事,暗中通知二王子我或会不告而别,请他照
顾凤菲和董淑贞她们。」

    解子元拍胸膛答应道:「这事包在小弟身上。项兄去后,我就请二王子把她们接进王宫
暂住,稍后再派人送她们到咸阳。」

    接着露出依依惜别之情叹道:「没有了项兄,日于过得就不能似刻下那么多姿多采
了。」

    项少龙笑道:「是怕不可以去胡混吗?」

    解子元老脸微红道:「内人对小弟的管束已松了很多,希望项兄走后都是那样就谢天谢
地。」

    两人谈笑一会,解子元才离去。

    项少龙又找来董淑贞说话,交待后,董淑贞两眼红起来,惶然道:「现在我们都担心你
后晚与曹秋道的比剑呢。」

    项少龙明白她感到自己像在吩咐后事般,对她们的将来作出安排,故生出不祥之感,幸
好自己从没感到会命丧于曹秋道之手。笑着安慰她道:「人总是要面对不同的挑战,现在你
只须专心练好歌舞,将来再到咸阳表演给我看好了。」

    董淑贞感激的扑入他怀里。

    抱着她动人的肉体,项少龙首次感受到两人间没有男女的私欲在作怪,有的只是一种超
越了男女爱欲的高尚情操。若非自己把持得定,现下就休想享受到这种曼妙的感觉。

    心中不由涌起强烈的斗志,为人为己,他亦要奋战到底,绝不能放弃或屈服。



    这晚歌舞团上下聚在大厅举行预祝宴,人人表现得意气昂扬,非像以前大难临头各自飞
的情况。

    席间项少龙宣布正式邀请由董淑贞继承的歌舞团到咸阳表演,所有费用自然由他乌家负
责,众人更是雀跃。

    凤菲亦像个没事人的与众同乐。

    有了项少龙的支持,等若多了个可信赖的大靠山。对歌舞团的发展更是有百利而无一
害,唯一的阴影就是项少龙后天与曹秋道的比武,不过当然没有人敢提起此事。

    很多人都醉倒了,包括凤菲在内。

    项少龙却滴酒不沾唇,将凤菲送回房后,独自一人到了后园练刀。

    他感到自己在刀道上的修养进步了。

    这应是被曹秋道迫出来的。

    和这威震天下的一代剑术大宗师交过手后,使他窥见了武道上以前难以想像的境界,精
神和剑术浑成一体所营造出来的气势,予人的压力比靠凶悍或拚死力之辈不知高强了多少
倍。

    项少龙以往之能胜过一般剑手,除了体魄和气力外,主要是因懂了墨氏剑的心法,故能
在对阵时保持绝对的冷静,发挥出剑法的精华。

    曹秋道却进一步启发了他从斗志、信心和某种难以形容的精神力量合营出来的气势,这
正是胜败的关键因素。

    是晚他静坐了大半个时辰才入睡,一觉睡至天光,醒来时精足神满,只感连老虎都可赤
手应付,起来使到园里热身练功。

    他想起日前一刀克敌,杀得麻承甲弃刃而逃,除了时间拿捏得准确外,主要是因用两手
握刀,学足东洋刀的运剑方式,使力度倍增。

    心中一动,暗忖这或会是应付神力惊人的曹秋道的唯一妙法。

    但何时运用,怎样运用,却是关键所在。

    区区十剑,他才不信自己捱不过。

    任曹秋道三头六臂,但自己刀和鞘配合使用,该可支持过十剑的短暂时间。

    想起当日落败时,连挡十剑都欠缺信心,不禁好笑。亦暗暗感激肖月*墩饬际*
益友。

    早前的消沉、逃避心态,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切均安排妥当,明晚无牵无挂的和曹秋道玩完那游戏后,他就乘夜远走高飞,返咸阳
与妻儿相会。

    在强敌的压迫下,项少龙在练功中感到把生命的潜力发挥出来,每劈出一刀,生命都似
攀上某一个高峰,这感觉是前所未有的。

    他忽似陷身在万军冲杀的战阵中,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倒下,周良惨死眼前,鹰王扑敌
为主报仇,心中充满惨烈愤怒之气。

    又忆起好朋友因立埸不同,一一将他出卖背弃。只感人事变迁,惟有手中百战刀始是永
远良伴。

    再虚劈一刀。

    天地似若静止不前。

    善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道:「今天不比了!好小子愈来愈厉害呢。」

    项少龙回刀入鞘,来到善柔身旁,笑道:「柔大姐也会害怕吗?」

    善柔一肘打在他腰胁处,痛得他惨哼一声,哂道:「去见你的大头鬼,外面闵廷章等正
在恭候大驾,要送你这小子到稷下官参加剑会,否则看本姑娘怎样把你打回咸阳去。」

    项少龙抚着痛处皱眉道:「麻烦你告诉他们,我今天要闭门在家,养精蓄锐……」

    善柔截断他道:「不准退缩,本姑娘刚在兴头上,很想撩人打架,你就做我的跟班去趁
热闹好了。」

    项少龙呆了一呆时,早给她扯得跄踉去了。



    五百多名稷下剑手表演开场的「礼剑」仪式。

    他们的动作划一整齐,漂亮好看。

    项少龙坐在学宫正广场的上宾席处,右面是吕不韦,左边则是田单,他身旁是田健,善
柔则不知钻到哪里去。

    临淄的达官贵人、公卿大臣全体出席,情况非常隆重。

    来趁热闹的武士和平民百姓,则密密麻麻围在广场四周,少说也有三、四千人。

    礼剑完毕,鼓乐声中,田健意气飞扬的代表齐襄王宣读了训勉的话,身为稷下导师的仲
孙玄华在十多名导师级剑手簇拥下,落场考较剑手骑射各方面的技艺,闵廷章亦是导师之
一,颇为神气。

    田单旁边的是解子元,隔着田单向他打个眼色,表示所托之事经已办妥。

    正和田健说话的吕不韦凑过来道:「明天黄昏时,我来送少龙到稷下官吧!事关我大秦
的荣耀,是必须隆重其事的。」

    项少龙暗忖你由前门来,我就由后门走,看你到时怎下台,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岂知田健听到,插入道:「该由我和仲父一起接上将军以壮行色才对。」

    项少龙心中叫苦,无奈下只好答应。

    另一边的田单笑道:「大小姐该到了宫里,为今晚的盛典预备哩!」

    项少龙心中好笑,知他是找话来说,应了一声,目光落到埸中,刚巧一名武士射出的箭
命中二百步外箭把的红心,惹起一阵采声。

    比起秦国田猎的气氛,稷下剑会逊色多了,可见齐人武风及不上秦国。

    这时有人走到田单身旁。低声向他说了几句话。

    那人去后,田单笑向吕不韦道:「有人对仲父的上蔡第一剑手的剑法很感兴趣,不知仲
父有没有意思让许商下场玩玩?」

    项少龙心中一动,猜到是齐雨弄鬼,希望挫折情敌的威风。

    接触过柔骨美人后,他感到无论是齐雨或许商,若以为能令这美女爱上他们,恐怕都要
失望。不过许商乃管中邪级的高手,即管仲孙玄华或闵廷章下场,怕亦不能讨得好去。

    吕不韦呆了一呆,道:「放着上将军这大行家在这里,稷下诸君们怎会退而求其次
呢?」

    田健正容道:「父王刚下严令,无论在上将军与曹公比试切磋的前后,均不准有任何人
挑战上将军,麻承甲已因此被责。」

    吕不韦「呵呵」一笑,以掩饰心中的尴尬和不安。

    田单的脸色亦不好看,因为麻承甲的事他要负上点责任。

    项少龙心想这才像样,更猜到有田健在其中出力。故意道:「定是齐雨兄想和许统领玩
玩哩!」

    吕不韦和田单心知是项少龙闻得两人争风呷醋的事,表情都不自然起来。

    吕不韦待要发言时,埸上忽然爆起一阵热烈的采声。

    众人目光投往场心时,项少龙、田单和解子元同时变色。

    善柔昂然出现场中处,娇叱道:「较技的时间到了,善柔请田邦指教。」

    田单剧震一下,知道善柔恃着夫君解子元声势日增,欺上门来,要拿自己的宝贝儿子作
报仇对象。

    田邦的剑术虽不错,但比起善柔这曹秋道的关门得意弟子,则只有待宰的分儿。

    但若田邦怯战不出,那他以后都休想再抬起头来做人。尤其对方说到底只是女流之辈,
情况就更严竣。

    仲孙玄华等负责主持剑会的大弟子,都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应付这场面。


    坐在高台后排的田邦立即脸如死灰。

    换了挑战的是普通稷下剑士,他大可派人出场,但对方是堂堂解夫人,又是指名挑战,
他只能亲自上场。

    田健「呵呵」笑道:「柔夫人确是豪勇更胜男儿呢。」

    他这么开腔一说,更没人敢反对。

    田邦正要站起来,旁边的旦楚扯着他,自己长身而起,冷然道:「柔夫人既然这么有兴
致,不若让旦楚先陪柔夫人玩一场吧!」

    今趟轮到解子元和项少龙一起色变。

    善柔终是生过两个孩子,体力及不上以前,对着旦楚这第一流的高手,说不定会吃大
亏。

    项少龙别无选择,在善柔答应前,大笑道:「我也手痒了,柔夫人就把这场让给小弟
吧!」

    全场立时爆起震耳欲聋的采声,把善柔不依的抗议声音全盖过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