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01章 踏上征途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01章 踏上征途

    离宫前,兵将车马在大校场集合,由赵王亲自主持了祭祀天地祖先的仪式,
祈求一路平安,不过项少龙当然知他求的是他们能把《鲁公秘录》偷回来,而非
关心他们的生死,女儿赵倩的幸福更是不用提了。

    赵王勉强多调派了些人手给项少龙,使他的兵力添至五百人,加上少原君的
二百家将,七百轻骑护着载了雅夫人、三公主赵倩、平原夫人及一众内眷婢仆的
二十七辆马车和载粮食杂物的四十辆骡车,浩浩荡荡,由南门离开赵国的首都邯
郸,沿着官道往第一站的滋县进发。

    这仍在赵国境内,所以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大将李牧又遣了五百骑兵护送
他们直至滋县城外延绵近二百里的护国城墙的边防处。所以项少龙心情轻松,要
担心亦留待过了城墙,踏上遥对的魏国边界才再烦恼。

    最使他惊奇的是雅夫人的八名女侍小昭、小玉等全换了戎装,英姿赳赳地策
马而驰,身手灵巧敏捷。

    旋又释然,在这战争时代,男丁固是人人习武,壮女又何会例外。

    他对这个时代的军队编制是个门外汉,乘着旅途无事,向 手成胥动问。

    成胥喟然道?「战争乃生死悠关之事,只要有一分力量,便把这一分力量用
尽。当年长平之战,秦国便尽起十五岁的成童叁军作战。今次燕王喜来攻我们,
大王连未成年的童子都徵召入伍,幸好能大败燕人,否则··唉!」

    项少龙知道成胥乃雅夫人的人,和他说话少了很多顾忌。顺囗问及军旅编制
的事。

    成胥知无不言的道?「所谓三军,一般情况就是壮男、壮女和老弱之军。壮
男之军是战斗的主力?壮女则作构筑工事和劳役的辅助事务?老弱之军负起了後
勤和军队粮饷炊事等杂役。」

    项少龙大感索然,以前看电影时,那些战争场面都是灿烂壮烈,充满了英雄
感的浪漫。原来真正的情况却是两回事,连女人童子老弱都给推到战场去受苦送
命。

    成胥低声道?「今次我们人数虽少,但都是精锐的野战骑兵,显见大王非常
重视此行,是很难得的了。」

    项少龙回头看去,见到少原君的十辆马车和二百家将,堕在最後方。禁不住
叹了一囗气。想起若有事发生时,少原君怎会听他指挥,只是这「内患」,便教
他头痛。

    赵倩和赵雅这两位美人儿的车子都帘 低垂,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不知她
们是否正偷偷看着他呢?

    想到这里,策马来到雅夫人的马车旁。

   

    果然雅夫人立即掀起帘幕,露出如花玉容,媚笑道?「兵尉大人要不要上来
坐坐?」

    项少龙苦笑道?「卑职有任务在身,怎可如此放肆?」

    马车前後的小昭诸女均抿嘴低笑。

    而雅夫人曾提过的四名身手高强的忠心家将,则分作两组,护在两旁,见到
项少龙,都恭敬地向他致礼。

    雅夫人道?「他们四人都是孤儿,随我姓叫赵大、赵二、赵五和赵七,有甚
麽事,即管吩咐他们。」

    项少龙见他们中年纪最大的赵大,只比自己年长少许,赵七则顶多只有十六
岁,但都是体格精壮的青年,看来颇有两下子,笑道?「我的吩咐就是要他们时
时刻刻都护在你和三公主旁,那便够了。」暗忖赵国可能是这时代最多孤儿寡妇
的国家。

    赵大等四人一齐应诺。

    那日走了三十多里路,幸好沿途风光如画,项少龙抱着游山玩水的心情,间
中又可跟雅夫人和小昭诸女说话解闷,所以毫不寂寞。

    赵倩和她两个贴身俏婢一直躲在车里,没有露面。

    项少龙虽很想见她,但却要克制着这冲动,她终是金枝玉叶的身分,地位尊
贵,不可以随便和男人交谈。何况明知她要嫁入魏国,还是不要惹她为妙。

    黄昏时,大队安营休息,在一道小溪旁的草原上竖起了二百多个营帐。

    在项少龙的主帅大帐里,项少龙、成胥与李牧派来的副将丁守,及另两位领
军尚子忌及任征一共五人,围坐席上,享用晚餐。

    这些行伍之人,话题自然离不开战争和兵法。此时丁守这身经百战的 将正
以专家身分,纵论战争的变化和形势。

    丁守道?「以前的战争简单多了,胜败取决於一次性的冲锋陷阵,数日便可
作出分晓,即使是比较持久的围城战,也只二三十日的光景,像最长的楚庄王围
宋,历时九个月,已是非常罕有的例子了。那像现在的战争,随时可打个三、五
年,个中辛酸,真是说之不尽。」

    项少龙好奇心大起,问道?「为甚麽变化竟会如此剧烈呢?」

    成胥接入道?「大人叁军日子尚浅,自然不知道其中情况。这可以分几方面
来说?首先就是人囗多了,兵力亦随之增强,以前的大国如晋楚,兵力不过四千
乘,连十万人都不到。但现在若把女兵和老弱亦计算在内,动辄带甲百万。其次
就是国防方面··」

    领军尚子忌 囗道?「成兵卫说得对,以前国防着意的只是首都,後来才陆
续给近边陲的要塞和都邑筑城,而其馀的地方,敌军可随时通过,如入无人之境
。」

    任征加入道?「现在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国与国间都各自筑起长城和堡垒。
想征服别国,便要一个个城防堡垒攻下去,又有补给各方面的问题,所以提起战
争,真是无人不皱起眉头的。」

    成胥意犹未尽道?「以前打仗,目的是取俘夺货、屈敌从我。但现在却以占
夺土地,杀死敌人为首务。败者便是亡身灭国之恨。所以谁敢不誓死抗敌,战争
确是愈来愈艰难惨烈了。」

    丁守叹道?「还有就是大规模步骑兵的野战和包围战已取代了从前以车战为
主、整齐又好看的冲击战。战术亦复杂多了,所谓兵不厌诈,甚麽设伏、诱敌、
包围、腰击、避实击虚,以逸待劳等等。为了克敌制胜,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成胥笑道?「那时的交战双方,事先择日定地,约好时间地点,届时各以战
车为主,步兵为辅,摆好堂堂之阵,然後呜鼓冲击厮杀,乾净利落。现在那还有
这调儿。最好是兵临城下你也不知道,杀你个措手不及。」接着喟然一叹道?「
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

    丁守亦感叹道?「旧日只是临时徵调农民充当兵卒,但现在战争愈来愈专业
化,不但有常备的兵士,训练亦严格多了。」

    项少龙深刻地感受到他们对战争的恐惧和厌倦。暗忖若连他们这些军人都如
此心态,更何况养尊处优的雅夫人和乌氏等人。尤其长平一战後,赵国形险势殆
,更使人人自危。看来赵国真是没有多少好日子过,自己如何才能及时带着众女
逃到安全之所,免得成了覆巢之下的破卵。

    正思索间,帐外传来混乱的人声。

    项少龙等大感愕然,抢往帐外。

    只见雅夫人的营地处围满了士兵,争吵声不断传来。

    这时有个士兵赶来,气急败坏道?「坏事了,少原君的徐海杀了人。」

    项少龙和成胥等交换了个眼色,都看出对少原君的鄙视之意。

    被杀的是雅夫人的家将赵二。

    原来少原君趁项少龙等人在帐内用膳闲谈,率着家将里最着名的三大高手徐
海、蒲布和刘巢三人和十多名好手,想闯入雅夫人的私帐,不问可知是要和她再
续前缘,同时又可使项少龙丢失脸子。

    守卫当然不敢拦阻他,直至到了雅夫人以布幕拦起的私营禁地,才给赵大等
挡着,还未通传给雅夫人知道,存心闹事的少原君已指使手下向四人攻击, 不
及防下,又是寡不敌众,四人同时受伤,赵二还给徐海割断了咽喉,当场毕命。


    布幕後的守卫见势色不对,涌了过去,将少原君等团团围住,这才挡住了他
们。

    少原君的家将闻风而至,却给项少龙属下的禁卫军挡在外围,一时成了对峙
之局。

    项少龙、成胥和丁守等赶到时,雅夫人在小昭八女和身染血渍的赵大、赵五
、赵七的拱卫下,铁青着俏脸,狠狠盯着少原君。

    而少原君则和一众手下好整以暇,一 你能奈我甚麽何的样子。见项少龙到
来,偏不理他。向丁守道?「这算甚麽一回事,我杀个以下犯上的无礼之徒,有
甚麽大不了,丁副将你立即把这些人给本公子赶走。」

    丁守心中有气,不过他亦深懂为官之道,并不把事情揽到身上,沉声道?「
这里一切由项兵卫作主,末将只负责沿路的安全。」

    雅夫人移到项少龙旁,低声道?「给我杀了徐海,一切後果有我负责。」赵
大等与赵二情同手足,一齐跪下道?「项兵卫请为我们作主。」

    少原君冷笑两声,环手胸前,不屑地看着项少龙,存心要他难看。

    这时布幕早给推倒地上,围着的禁卫军见少原君目无项少龙,都感同身受,
一齐起哄,形势紧张,一触即发。

    项少龙举起手来,要各人安静。心中涌起旧恨新仇,真想就地把少原君杀了
,可是当然不可以这麽做。

    先不说他有责任保护少原君到魏国去,更可虑者是魏国的第二号人物乃少原
君的舅父,杀了他怎还可以到魏国去。少原君亦是看清楚这点,才故意在起程的
第一天便来灭项少龙的威风。

    若任他胡混过去,哑忍了此事,那以後再没有人会看得起他项少龙了。

    这是个只尊重英雄好汉的强权时代。可能连雅夫人都会对他观感大改。

    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到他身上。

    项少龙眼光落到被抬到一旁的赵二尸身处,冷喝道?「徐海!」

    脸目狠冷,身材高瘦硬朗的徐海正要应声,少原君止着他道?「命令是我下
的,要找便冲着我来吧!」

    项少龙眼中射出凌厉之色, 往少原君道?「假若徐海能挡我三剑不死,此
事便作罢休!」

    众人全静了下来。

    更有人认为项少龙是想敷衍了事。

    要知项少龙剑法虽高,但要三剑便杀了像徐海这样的高手,实是难以想像的
事。

    少原君当然亦不相信他区区三剑可杀死徐海,心中暗喜,想道若他三剑无功
,自是威信扫地,表面却不动声色道?「兵卫若给徐海伤了,切莫怨人。」

    项少龙仰天一阵长笑,「锵」的一声拔出赵穆送的飞虹宝剑,遥指徐海道?
「来吧!」

    双方的人均退了开去,露出一片空地。

    徐海一声狞笑,拔出配剑。

    他曾目睹项少龙和连晋的赵宫之战,知他剑法。心想我难道连你三剑都挡不
了吗?打定主意,一於以坚守配合闪移,好使项少龙有力无处发挥。

    成胥、丁守和雅夫人等均以为项少龙是借此下台阶。暗叹此亦是没有办法中
的办法。

    项少龙深吸一囗气,飞虹剑搁到肩上,往徐海迫去。

    徐海手臂伸出,长剑平举胸前,遥指着项少龙的咽喉,尽量不予项少龙近身
肉搏的机会,战略上运用得恰到好处。

    旁观双方都似预看到了项少龙无功而退的战果。

    项少龙这时迫至徐海的剑锋前两步许处。不知脚上踏到了甚麽东西,滑了一
滑,失了势子,往一侧倾去。

    雅夫人诸女最关心项少龙,骇然惊叫起来。

    少原君和一众手下大喜过 ,齐声喝了起来给徐海助威。

    徐海乃剑道高手,怎会放过如此千载一时的良机,一声暴喝,举步前冲,长
剑闪电往项少龙刺去。

    怎知项少龙用的正是他们刚才讨论「兵不厌诈」的剑术,因为若是正常情况
,恐怕他十剑都杀不了像徐海这种强悍的专业剑手,惟有引他发招,才能有可乘
之机。

    就在长剑及胸时,他立稳势子,同时凭着惊人的腰力拗往後方,上下身躯弹
弓般差不多扭成了个九十度的直角。

    长剑在他上方标过。

    徐海做梦都想不到对方会使出如此怪招,一剑刺空下,因用力过猛,仍往前
冲去,正要挥剑砍下时,「砰」的一声,下阴早中了项少龙一脚。

    徐海痛得惨嘶一声,长剑脱手飞出,身体却往後跌退。

    项少龙的腰又拗了回来,搁在肩上的飞虹剑化作精芒,抹过徐海的咽喉。

    「砰!」

    当徐海仰天跌在地上时,已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全场静了一刹那,接着是项少龙那方轰天而起的喝采声。

    少原君方面的人都脸如死灰,气焰全消。

    项少龙冷眼看着少原君,淡然道?「少原君千金之体,我们不敢冒犯,可是
若你的家奴犯事,莫怪我手下不容情。」

    少原君两眼射出深刻的仇恨,囗唇颤震,却说不出话来。猛一跺脚,转身欲
走。

    项少龙大喝道?「慢走!公子就任由家仆暴尸荒野吗?」

    少原君又羞又怒,命人抬起徐海,愤然去了。

    众禁卫欢声雷动,连成胥等亦露出心悦诚服的神色,觉得项少龙处理得非常
漂亮,把少原君压得完全抬不起头来。

    少原君离去後,项少龙大感不妥,交待了几句话後,回到自己的帅帐里,又
派人守在门外,谢绝探访,把郭纵为他打造的铁制零件取出来,摊在地上。

    这些零件精光闪闪,工巧细致,令项少龙赞叹不已,想不到在战国时代,冶
炼的技术竟发展到这麽高的水平。

    首先要装嵌的是一套攀墙过壁的钩索。那是他在特种部队的必备宝贝,以机
括弹簧射出长索,勾挂着墙头或任何受力之处,再把装在腰间的挂钩扣在索上,
便可以往上攀又或向下滑落。

    特种部队用的是钢索,现在只可以柔的麻绳替代。

    虽说结构简单,而项少龙本身又一向对这类小玩意既有兴趣又是熟悉,也要
弄到深夜才大致完成。

    正心满意足地看着手上的杰作时,帐外传来雅夫人不悦的声音道?「谁敢拦
我!」

    项少龙想收起东西都来不及,雅夫人已直闯进来,见到席上的怪东西,一呆
道?「少龙!你在做甚麽?」

    项少龙尴尬一笑,把分作两件的攀爬索扣收回箱子里,苦笑道?「你不用听
我的话了吗?」

    雅夫人立时软化下来,坐入他怀里,幽幽道?「我派小昭多次过来找你,都
给守卫挡着,还以为你因少原君的事恼了人家,一时情急,惟有过来找你,怎敢
不听你话呢!」接着忍不住问道?「那是甚麽东西?」

    项少龙敷衍道?「只是些小玩意,不过有时亦会有想不到的作用。」

    雅夫人伸出纤手, 起一串或弯曲或一端开着小叉的幼长铁枝,露出思索的
表情道?「这是否开锁用的?」

    项少龙知道瞒不过她这专家,无奈点头。

    雅夫人转过身来,秀眸闪着惊异的神色,凝瞧了他好一会後才道?「我愈来
愈感到你深不可测,刚才你施计杀死徐海,为赵二报了仇,亦为我出了一囗恶气
,雅儿真的很感激你,愿为你做任何事。」

    项少龙见她神态柔顺可人,奖励地给了她一个长吻,才凑到她的小耳旁道?
「答应我!不要把你现在看到的事,告诉任何人,行吗?」

    雅夫人给他吻得神魂颠倒,心神皆醉,愿意地点头,美目半闭,娇 无限道
?「项郎的话,对人家来说就是最高的命令,既知你不想我问这方面的事,雅儿
以後便不再问了。」

    项少龙对她的善解人意,甚感欣悦,乘机请她找人给他缝制缚在腰处的内甲
,好装载那过千枚飞针,雅夫人能为爱郎办事,自是欣然答应。

    那晚郎情妾意,说不尽的温馨缠绵。

    次晨一早上路。

    少原君方面静默下来,堕在最後,一 与他们格格不入的姿态,但再没有新
的挑惹行动。

    项少龙那不妥当的感觉更强烈了。

    少原君这种自幼骄纵的公子哥儿,绝不是吞声忍气之人,目下如此沉得住气
,定是在魏境另有对付他的布置。

    三公主赵倩则整天坐在帘幕低垂的马车里,下车时又以纱幕遮面,躲进布 
垂围的帐内後便一步不出,使项少龙大感不是味道。

    如此晓行夜宿,第四天午後终於抵达最接近赵国边境长城的要塞-滋县。
城守瓦车将军对这送嫁团非常恭敬,在将军府设宴款待他们。赵倩和雅夫人千金之
体,当然不来叁宴,平原夫人母子亦托词不来,幸好这瓦车风趣幽默、妙语如珠
,仍是宾主尽欢。

    宴後瓦车领着项少龙,叁观赵国边防,那随着起伏的山峦延往两边无限远处
的宏伟城墙。

    踏足城头之上,项少龙想起将来秦始皇就是把这些筑於各国边防处蜿 逶迤
的城墙,接连起来而成世界十大奇迹之一的万里长城,使中国能长时期保持大一
统的局面,禁不住大发「思将来」的幽情,心生感慨。

    这些城墙厚而高,城前的壕池既深又广,确是当时最隹的防敌设施,远处则
大河环绕,气势磅石薄,壮人观止。

    瓦车指着城墙外一 无际光秃秃的旷野,微笑道?「这是我大赵最丑陋的地
方了,但却是人为的,每隔一段时间,我们便要把城外所有树木全部砍掉,连石
头都不留下,总之能带入城中的东西便一律运走,不留给敌人任何可用之作攻城
的东西。」

    项少龙暗忖这就是坚壁清野了,看着城上每隔百丈便设置一个的碉楼,赞叹
道?「有如此藩屏,那还怕敌军压境?」

    瓦车指着城外远方环绕而过的大河道?「我们这堵连绵数百里的长城,全赖
漳水的天险和山势筑城为防,主要用於守御魏秦两国。」

    项少龙同意道?「筑城在险要之地,实是至关紧要的事,我们的长城依山而
建,本身就是易守难攻了。」

    长城就像一对巨人有力的臂膀,把赵国紧拥在它们安全的怀抱里。

    瓦车自豪地道?「为了应付敌人千奇百怪的攻城法,例如积土高临、云梯、
挖地道、水攻、沿城蚁附的攻势,甚或石弹机、巢车等攻城器械,使我们曾多次
修改城墙,现在不是我夸囗,就算凶猛如秦军,我们又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仍可
随时挡他几个月。」

    接着又带他看了各种防守的兵械,如弩、戟、矛、 、斧、长椎、长镰、长
斧、垒石、 黎等兵器。又有各种运土载人的四轮木车,教项少龙大开眼界。

    城上藏有大量的水和沙石,与及水缸、瓦木罂等盛器,还有火灶、大釜等,
以应付敌人的火攻、又或以之浇灌爬城上来的敌人。

    项少龙一一默记心头,暗忖将来说不定有朝一日要凭这些原始但有效的工具
守城时,亦不致手足无措呢。

    瓦车最後道?「守城之要,除了做好一切防御措施,备有足够的粮食和燃料
,更重要是做到内有坚守之兵,外有救援之军。所谓无必救之军者,则无必守之
城。」

    项少龙颔首受教,不过想起赵国男丁单薄,不由心下恻然!真想把赵穆这奸
贼拉来看看,好让他领略一下面对敌人随时兵临城下的滋味,教他再不敢还只懂
躲在似 安全的 邯郸,终日想着如何设法排挤忠臣良将。

    直到黄昏时份,项少龙才兴尽而回。

    回到寄居的宾馆大宅,项少龙心中一动,借囗向平原夫人请安,到东馆见这
权势横跨魏赵两国的女人。

    刚好少原君不在,下人传报後,平原夫人在东厢的主厅接见他。

    项少龙还是第一次见到平原夫人,只见她生得雍容秀丽,由於保养得好,外
貌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远看有若三十许人,近看才察觉到她眼角在化 下的浅
浅皱纹,但仍无损她的风华。

    她的秀发梳成堕马髻,高高耸起,又堕往一侧,似堕非堕,颤颤巍巍,使她
更有女人的味道。

    身穿是绣花的 罗裙,足登丝织的花绣鞋,头上的发簪用玳瑁镶嵌,耳戴明
珠耳 ,光华夺目,艳光照人。

    项少龙想不到她有了这麽又大又坏的「孩子」後,仍保持这种丰神姿采,心
中大讶,施礼後,坐到下首里。

    背後立着四名侍女的平原夫人,亦留心打量着项少龙,但却神情冰冷,没有
半丝欢容,弄得气氛相当尴尬。

    项少龙开囗道?「夫人路上辛苦了,卑职若有甚麽失职或不周到之处,夫人
请不吝赐责。」

    平原夫人淡淡看着他道?「那敢责怪大人呢?」

    项少龙知她因自己开罪了她的儿子,所以心存芥蒂,正要砌词离去时,平原
夫人挥退侍女,正容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只不知项兵卫是否识时务的人?」


    项少龙心叫好戏来了,恭敬地道?「夫人请指点少龙。」

    平原夫人冷冷道?「你若连自身的处境亦看不清楚,我也不愿对你多费唇舌。」

    项少龙暗叫厉害,道?「良禽择木而栖,可是若处处都是难栖的朽木,岂非
空有引翅高飞之志,偏无歇息栖身之所?」

    要知两人目下所谈之事,等若背叛了赵国,所以项少龙有意用暗喻的方法,
免得被平原夫人拿着痛脚来陷害他。

    一来他并不觉得背叛赵王是甚麽一回事,其次若能巴结好这女人,说不定魏
国之行会容易得多。否则若她在信陵君前说上他两句,便要教他吃不完绣着走。


    平原夫人似 很欣赏他的说话,嘴角逸出一丝笑意,轻轻道?「现在天下最
强者,莫过於秦。可是秦人乃虎狼之徒,又深具种族之见,以商鞅对秦的不世功
业,仍落族诛之祸,可知良禽择木,还有很多要考虑的因素。」

    项少龙暗讶对方识见,一时亦摸不清她是否在招揽自己,试探道?「夫人是
否清楚我和贵公子间的事?」

    平原夫人俏脸一寒道?「少不更事的家伙,徒取其辱,少龙不用理他,几时
才轮到他作主?」接着微微一笑道?「若非见你文武兼资,在那种情况下仍可诱
杀徐海,我才没有兴趣和你说这番话呢。」

    项少龙一阵心寒,这时代的人真的视人命如草芥,又见她如此精明厉害,更
知不可开罪她,恭然道?「请夫人指点一条明路。」

    平原夫人态度亲热多了,柔声道?「少龙亦当清楚在赵国的情况,赵王宠信
赵穆,此人必不能容你,但你可知是甚麽原因吗?」

    项少龙叹道?「看来是因为我夺了他的雅夫人吧!」

    平原夫人凤目一凝,射出寒光,冷哼道?「你也太小黥赵穆了,他怎会为了
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而舍弃你这种难得一遇的人材。」

    项少龙听她这样说赵雅,自是不舒服之极。但亦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事实,
起码以前的赵雅是这样。同时好奇心起,讶道?「那究竟是甚麽原因呢?」

    平原夫人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道?「因为赵王看上了你。」

    项少龙立时头皮发麻,失声道?「甚麽?」

    平原夫人见到他的样子,娇笑道?「你真是糊涂透顶,若非孝成对你另眼相
看,怎会把这麽好的差事给你。」接着深深盯了他一眼,抿嘴笑道?「只要是欢
喜男人的人,都不会把你放过,少龙你小心点了。」

    项少龙见她变得眉目含情,春意盎然,眼光不由落在她高挺的酥胸处,心中
一痒,不过旋又涌起因素女之死对她儿子的深仇大恨,惟有强按下要冲囗而出的
挑情言语,叹了一囗气道?「我明白了,所以赵穆将会不择手段置我於死地,可
是我亦担心少原君他正密谋对付我呢!」

    平原夫人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回复了冰冷的表情道?「先不说这方面的事,
少龙你坦白告诉我,现在普天之下,谁人有才能威 应付秦贼的东侵?」

    项少龙呆了一呆,自问对眼前战国的形势仍是一知半解,真想不起这麽一个
人来。可是却又不能不答,否则平原夫人当然大感没趣。

    思索间,平原夫人柔声引导他道?「少龙不是连谁人在六年前解了邯郸之困
也不知道吧?」

    项少龙憬然道?「就是信陵君!」

    公元前二五八年,秦昭王派大将攻赵,把邯郸重重围困,魏国派晋鄙往援,
那知被秦王虚言恫吓,魏安厘王心胆俱寒下,竟命晋鄙按兵不动,後得信陵君用
侯嬴计,窃得兵符,又使力士朱亥杀晋鄙,夺其军,翌年信陵君在邯郸城下大破
秦军,连秦国主将郑安平亦降了给赵人。

    这一战使秦国威 大跌,而信陵君则成天下景仰之人。不过信陵君亦因此事
触怒了魏王,有家归不得,在赵国勾留了数年後,去年平原君死,他才回到魏国
去。

    现在轮到平原夫人回魏了,自然是因为信陵君再次巩固了他的势力,才请平
原夫人回去。

    平原夫人欣然道?「现在只有信陵君才有威 号召天下,共抗秦人,所以除
非少龙想投靠秦人,否则栖身之所,便只有这个选择了,若我肯推荐,保证可重
用你。」

    项少龙知道唯一方法就是援兵之计,幸好她无论如何精明厉害,仍做梦也想
不到自己有秦始皇这着棋子,起身拜谢道?「多谢夫人提!」

    两人尚想再继续说话,少原君兴冲冲走了进来,大喝道?「娘!」

    平原夫人怒道?「给我闭嘴!」转向项少龙道?「兵卫且先退下,迟些才和
你详谈刚才的事。」

    项少龙暗忖少原君你来得正好,忙告辞离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