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10章 错有错著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10章 错有错著

    项少龙在幽静的内轩见到赵雅。

    是日天气晴朗,多天没有露面的太阳温柔地照拂著银白色的世界。

    今次项少龙连小昭小美都见不著,看来整个夫人府已彻底换上了赵穆方面的
人。

    赵雅一身素黄,精神好了一点,但仍掩不住凄苍的玉容,有种令人心碎的孤
清美态,□露出内心受到的折磨和矛盾。

    项少龙却对她没有半丝同情。只暗叫活该。

    坐好後,献茶的婢女退了出去,赵雅轻轻道:「事情进行得怎样了?」

    项少龙淡淡一笑道:「尚算顺利,你那处有甚麽新的消息,赵穆有没有收到
风声?」

    赵雅摇头道:「王兄和赵穆的精神都摆在和燕人的战争上,暂时无暇顾及其
他事情。」顿了顿续道:「倒是晶王后催促你快点动手,著我告诉你王兄因你与
李牧合谋上书一事,非常不满,极可能在农牧节後,对付你和乌家。」

    项少龙暗忖这是要加强我动手的决心了。赵雅你真是非常卖力。

    赵雅见他沉吟不语,道:「你们与吕不韦他们联络上了吗?若没有秦人的接
应,怎把朱姬母子送回咸阳去?」

    项少龙装作苦恼地道:「早联络上了,他们派了图先率人来接应,但仍不信
任我们,只说我们若能把朱姬母子偷出城外,便到城西的马股山与他们会合。」


    赵雅怎知这是胡诌出来的,俏目亮了起来,加紧追问道:「现在只剩下两天
时间,出城的秘道弄好了吗?」

    项少龙灵机一触道:「甚麽都预备妥当了。」接著以最深情诚恳的语气道:
「对我来说,你和倩儿比朱姬母子更重要,所以我决定了先把你、倩儿和小盘三
人送往城外,才发动对你王兄赴牧车队和质子府的特袭,否则宁愿取消整个计划
。」

    赵雅娇躯一震,垂下头去道:「我们真的是那麽重要吗?」

    项少龙心中暗笑,道:「失去了你们,我还有甚麽乐趣,依照往例,你王兄
的车队将於大後天辰时中离城,我会早少许於卯时末在後门处等你们,若诸事妥
当,立即派人先送你们到城西,待我劫到朱姬母子後,再来与你们会合,一起由
秘道离城。」

    赵雅道:「谁负责城外的伏击呢?」

   

    项少龙道:「当然是由乌卓负责,车队经过长草原时,我们的人会藏在预先
挖好的箭坑内,在他们毫无防范下,只是□弓劲箭,便教他们应付不了,这计划
可说万无一失。」

    赵雅樱唇轻颤,以蚊蚋般的声音道:「好吧!到时我会和三公主、小盘溜出
来与你会合。」

    项少龙见目的已达,过去找赵倩。赵雅则借词回宫向晶王后报告,离府去了
。但项少龙当然知道她是要向赵王报最新的情况。

    赵倩见到他自是非常开心,但又是忧心忡忡,怕他斗不过赵王和赵穆。

    项少龙把她拥入怀里,一边轻怜蜜爱,一边告诉她小盘化身作嬴政一事。

    听得赵倩俏脸色变,也不知应害怕还是兴奋,吁出一口凉气道:「难怪小盘
这些天来行为古怪,不时自言自语,累得我还以为他念母过度,失了常性,又不
敢告诉你,怕分了你的心神。」

    项少龙道:「除了你和廷芳外,便没有人知悉他真正的身份,所以无论在任
何情况下,你也不可揭破此事。」

    赵倩道:「我明白了!」

    为了安她的心,项少龙把刚才对赵雅说的话,告诉了她,再商量了怎样为小
盘掩饰後,才回乌家城堡去了。

    次日项少龙再到夫人府找赵雅,探听她的口风。

    果如所料,赵雅没有反对这安排。

    站在赵穆的立来说,项乌他们便像在他的掌心内变戏法,怎样变也变不出他
的手心之外。所以绝不会因此而放过一举把项少龙和乌家所有潜在势力尽歼的天
赐良机。

    项少龙微微一笑道:「小孩胆子较小,我想先把小盘带走,雅儿有甚麽意见
?」

    赵雅那会在意一个无关痛痒的孤儿,点头答应了。

    项少龙长身而起,正要离去。

    赵雅轻呼道:「少龙!」

    项少龙转过身来,赵雅把娇躯挨入他怀里,纤手缠上他脖子,献上香吻,用
尽所有力气□出心中的痛楚。

    项少龙虽半点兴趣也欠奉,亦唯有虚与委蛇,装作热烈贪婪地痛尝她的小嘴


    唇分後,赵雅的热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项少龙故作惊奇道:「有甚麽心事呢?」

    赵雅伏在他肩上失声痛哭起来,好一会後才平复过来,道:「人家太高兴了
,才如此失态吧!」

    项少龙心中大骂。

    赵雅离开了他,拭著泪道:「去找小盘吧!」

    项少龙公然领了小盘出府,途中为他换过预备好的破旧衣服,又吩咐一番後
,才带他回乌家城堡。

    此前他已把嬴政另有其人一事告诉了有关人等,乌家各人自是振奋莫名,最
高兴的还是肖月潭,如此一来,整个局势顿时扭转过来。

    刚踏入府门,乌应元和肖月潭两人已抢著迎来,跪下高叫太子。

    小盘诈作慌张失措,躲到项少龙身後,只是嚷著要见亲娘。

    项少龙向各人道:「他仍未习惯自己的真正身份,让我带他去让廷芳照顾,
待他见到王后再说吧!」

    众人那会疑心,欢天喜地拥著这假太子到内府去了。

    时间转瞬即逝,农牧节终於来临。

    天尚未亮,城堡内所有人都起来了。

    此时所有妇孺,借口到牧去庆祝农牧节,均离城去也。婷芳氏和春盈四女亦
是其中一批被送走的人。

    乌廷芳大发脾气,坚持要留在项少龙身旁,众人拿她没法,惟有答应。

    城内除乌卓手下的二千精锐子弟兵外,还有在忠诚上没有问题的七百多名武
士和二百多男女壮仆,人数达三千人,加上高墙和护河,实力不可轻侮。

    这也是赵王等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能把他们引离坚固的城堡,对付起来自
是轻易多了。

    吃过战饭後,项少龙领著滕翼、荆俊、肖月潭和他三十名武技高强的手下,
与由乌家七十七名精锐组成等於特种部队的精兵团,摸黑出门。

    他们离堡不久,乌卓便率领另五十名好手驾著马车,往夫人府开去。

    半个时辰後,到达夫人府的後门时,天才微亮。

    後门立即打了开来,闪出赵雅和赵倩。

    有人拉开车门,恭请两人上车。

    赵雅微随著赵倩跨到车上,只见乌卓和另两人坐在马车上,冷冷道:「夫人
你好!」

    赵雅大感不妥,马车已朝前开出。

    赵雅强作镇定道:「少龙呢?」

    乌卓向那两人打个眼色,那两人立即出手,把赵雅绑个结实,还封著了她的
俏口。

    乌卓则把预备好的衣服,递给赵倩,让她加盖身上,不一会已摇身一变,化
成男儿模样,若非近看,绝难发觉破绽,尤其唇上□的假须,更是维肖维妙。

    赵雅惊惶的美目看看乌卓,又看看对她不屑一顾的赵倩,终於明白了是甚麽
一回事,一时愧悔交集。

    乌卓厌恶地看著她道:「你这又蠢又贱的荡货,竟敢出卖我们项爷,真是不
知自量。」「呸」的一声向她吐了一口涎□。

    马车这时转入了一条林间小径里,乌卓和赵倩两人走下车去,马车才再朝前
开出。

    赵雅的泪水终忍不住汨汨流了下来。

    车窗外忽见雨雪飘飞。

    项少龙、滕翼、肖月潭等藏在质子府对面的密林里,注视著质子府正门的动
静,一切看似全无异样,门外更不见守卫,似乎毫没戒备。

    肖月潭怀疑地道:「夫人会否这麽轻易溜出来呢?」

    项少龙看著茫茫的雪花,暗忖史书上确有写明朱姬母子都安然返抵咸阳,所
以这看来没有可能的事,应该会顺利发生的。充满信心地道:「一定可以!」

    话犹未已,质子府门大开,先是十名赵兵策马冲出,接著是辆华丽的马车,
後面跟了另二十名骑兵,声势浩荡的来到街上,转左往城西驰去。

    众人喜出望外,连忙行动。

    埋伏那方面的荆俊接到旗号,立即发出准备攻击的命令,三十个精锐队员迅
速利用早先缚好的攀索,爬上林荫大道两旁的树上,弩箭瞄准迅速接近的目标。


    那车队快要来到伏兵密布的树下时,後面蹄声大作,只见一名赵兵策马追来
,打出停止前进的手号。

    指挥车队的小头目大讶,下令勒马停步。

    忽地箭声嗤嗤,□括声响,三十一个包括御车者在内的赵兵全部了账,都是
一箭了命,倒下马来。

    精兵队员纷纷跃下,准确无误地落在马背上,控制了吃惊嘶跳的战马。

   

    荆俊则轻若飘絮的跃在马车顶上,正要一个倒挂金钩,探头向里面的「假郭
开」真朱姬邀功领赏时,「砰」的一声一个男子持剑撞开车门冲了出来。

    众人大吃一惊。

    只见此人一身华服,年纪在二十五六间,高度比得上项少龙,长相英俊不凡
,生得玉树临风,那对眼更有勾魂摄魄的能力,足够资格作任何娘儿的深闺梦里
人。

    他也非常机警,见到满地赵兵□体,四周全是敌人,一声发喊,便想窜入道
旁的树林里,那知脖子一紧,已给车顶的荆俊以猎兽的手法套个正著,手中剑甩
手落地。

    两名精兵队员扑上来,立时把他掀翻地上,还吃了三拳一脚,痛得弯曲起身
体。

    项少龙、肖月潭等刚赶过来,见到此情此景,都为之色变。

    马车内空无他人。

    项少龙一脚踩在那人腹上,喝道:「你是何人?」

    荆俊抓著他头发,扯得他仰起那好看漂亮的小白脸。

    只见那人早吓得脸无人色,颤声求饶道:「大爷饶命,我是齐国来的特使,
与你们无冤无仇。」

    项少龙与荆俊脸脸相觑,想不到这齐雨中看不中用,如此窝囊怕死。

    肖月潭气急败坏道:「怎办才好呢?郭开昨夜显然没有到夫人房去。」

    众人立时醒悟到眼前此子定是去占朱姬便宜,得食後现在才离开,那朱姬虽
有天下最能诱惑男人的媚骨,亦无用武之地,没引得郭开到她榻上去,当然没有
机会把他迷倒。

    项少龙擦地拔出血浪,指著齐雨的眼睛喝道:「你要左眼还是右眼?」

    齐雨颤声道:「饶命啊!你要我干甚麽也可答应你。」

    项少龙回复了冷静从容,微笑道:「我只要你回质子府去。」

    马队冒著雨雪,朝质子府开回去。

    项少龙和肖月潭两人坐在车厢里,胁持著惊得浑身发抖的齐雨,看著这纵横
情的古代潘安,又好气又好笑。

    大门打了开来,有人叫道:「齐爷回来何事?」

    在项肖两人胁迫下,齐雨掀□向外道:u 我遗下了重要文件,须到夫人处取
回来。」

    那兵卫道:「郭大夫有命,任何人也不得进入质子府。」

    齐雨依著项少龙传入他耳旁的话道:「这文件与贵国大王有关,非常重要,
万事有我担当,快放行!」

    那兵卫显因他身份特殊,又是刚由府内出去,无奈下让他们进入。

    随行的赵兵当然是荆俊等人假扮的,一来由於下著大雪,兼且这批赵兵专责
保护齐雨,与守府的赵兵分属不同营系,互不相识,一时竟没有察觉出岔子来。


    众人松了一口气,车队迅速来到朱姬宅旁空地上。

    荆俊负责留守宅外,只见花园内处处架起了种种防御敌人攻来的设施,又挖
了箭壕,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庆幸不用强攻进来。

    项少龙和肖月潭一左一右挟著齐雨,再跟了四人,进入宅内,守在石阶下的
四名赵兵认得齐雨,虽见他脸青唇白,还以为昨夜「操劳过度」,没有起疑。

    其中两兵随他们一起入内。

    两名俏婢正在厅堂打扫,见到齐雨都眉开眼笑,迎了过来。

    项少龙一声暗号,四名精兵队员同时出手,以从项少龙学来的手法,把两兵
两婢击昏过去,又立即用绳索困个结实,塞著口拖到一角。

    项少龙寒声向齐雨问道:「宅内还有多少人?」

    齐雨乖乖答道:「还有五个婢女,其中两人陪著朱姬。」为了活命,他确是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四个精兵队员,正要去寻人时,大门忽又打了开来,郭开兴冲冲冲了入来
,向齐雨不悦地道:「使节大人为何去而复返,昨夜尚未兴尽吗?」语气中充满
了酸溜溜的意味。

    项少龙知他定是闻报由假嬴政处匆匆赶来,找占了他朱姬的齐雨略作发□,
心中好笑。

    齐雨惟有向他报以苦笑。

    郭开这时才有空望往齐雨身旁诸人,他目光落在脸露冷笑的项少龙时,

    立时色变,还未有机会呼叫,早刀剑加颈。

    项少龙微笑道:「郭大夫别来无恙!」

    郭开颤声道:「你们绝逃不出去的!」

    项少龙淡然道:「谁要逃出去呢?」说到「逃」字时,特别加重了语气。

    肖月潭喝道:「押他们上去。」

    两名队员先行一步,找寻其他尚未制服的婢女,项少龙等则押著两人登上二
楼,来到朱姬紧闭的房外。

    郭开受胁下,无奈吩咐房内看管朱姬的壮婢开门。

    门才开了少许,项少龙已抢了入去,把两婢打昏。

    朱姬正呆坐在梳□铜镜前,玉容不展,忽然见到有个赵兵闯进来动手打人,
吓得目瞪口呆时,肖月潭已扑前跪伏地上,低呼道:「小人肖月潭救驾来迟,累
夫人受苦了!」言下不胜欷□,差点掉下泪来。

    项少龙心想这家伙倒有些演技,难怪能得吕不韦重用,提醒道:「夫人快些
变成郭开。」

    朱姬这才认出是项少龙,大喜下跳了起来,先来到郭开和齐雨两人身前,左
右开弓,每人赏了记耳光。

    项少龙心呼厉害,喝道:「先把他两人押出去,脱下郭大夫的衣服,然後把
他绑起来。」

    两名队员应命推了两人到房外。

    在肖月潭这高手帮助下,当朱姬□上郭开的招牌长须,又穿戴上他的官服官
帽时,连项少龙亦看不出破绽。

    朱姬醒起一事,问道:「政儿呢?」声音显得抖颤。

    项少龙微笑道:「幸不辱命!」

    朱姬一声欢呼,差点要扑过去搂著项少龙亲嘴。旋又向肖月潭问道:「他—
—他长得像不像大王?」

    肖月潭乾咳一声,先偷看了项少龙一眼,才有点尴尬地道:「当然像极了,
但体质却像夫人那麽好。」

    这麽一问一答,项少龙立时知道连朱姬自己亦弄不清楚她这儿子是跟谁生的
。当然更想不到快要相见的儿子,根本就不是她的亲儿。这笔糊涂账,不知怎麽
算才成呢。

    他们不敢逗留,走出房外。

    郭开自是给困个结实,见到「自己」由房内走出来,惊骇得眼珠差点掉了下
来。

    朱姬模仿著他的声音道:「给我宰了他!」

    郭开和齐雨同时脸无人色。

    项少龙不想下手杀死全无抵抗力的人,笑语道:「留下他的命比杀他会更令
他受罪。」

    朱姬白他一眼道:「你是个很好的人!」笑著领先下楼去了。

    项少龙等反变成陪从,押著齐雨追下去了。

    朱姬扮成的郭开一马当先,走出宅门,学著郭开的声音语气,向後面跟著的
齐雨斥责道:「若非你是由齐国来的贵宾,本官便要把你当杖责。」

    齐雨低著头,一副犯了错事的样子。

    「郭开」一边责骂,一边和齐雨登上马车,项少龙和肖月潭当然也钻了进去


    车队开出,来到紧闭的大门前,守门的兵头走了过来道:「使节大人——」


    朱姬揭□道:「本官要和使节大人往外一趟,你们小心把守门户。」

    那兵头一呆道:「大人!这处怎能没有了你。」

    朱姬大发官威道:「我自有主张,那到你陈佳来管我,快开门!」

    妙在她连对方的名字都叫了出来。

    那兵头一脸无奈。吩咐大开中门。

    车队无惊无险开出质子府。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