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10章 穷於应付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10章  穷於应付 

    项少龙来到刘府外时,大感不妥,原来监视的人手大量增加,附近的几间民
房明显地被徵用了来作哨岗。

    单凭能做到这点,便可知龙阳君有赵人在背後撑腰,否则凭甚麽可随意徵用
民居。

    附近的几个制高点,都埋伏了侦兵,非常隐蔽,若非项少龙是这方面的大行
家,兼之又对附近地形非常熟悉,真会疏忽过去。

    龙阳君看来死心眼之极,认定纪嫣然和项少龙有关系,现在闻得项少龙即将
来赵的消息,故加派人手,布下网罗,等他来自投其中。

    不过连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龙阳君这一注押得非常准确,唯一的问题就是他和
吕不韦通过杨泉君等愚弄了所有想擒拿他的人,事实上他早便到了。这成了胜败
的关键。

    他仔细观察了一会後,自知虽可有七成把握潜入纪嫣然的香闺而不会被人发
觉,但这个险却不值得去冒,正要回去时,「飕」的一声,一枝劲箭由纪嫣然的
小楼射出,棋过後园,正中一个隐在墙外高树上的伏兵。

    那人应箭倒跌下来,不知撞断了多少树干棋枝,才「蓬」声掉在街头,无论
准头和手劲,均教人吃惊。

    四周的埋伏者一阵混乱,有点不知如何应付由小楼里以箭伤人的敌手。接著
在另一方向传来另两声惨哼,又有两人中箭,分由不同的楼房上滑跌下来,倒头
栽往行人道上。

    在月色迷朦下,纪嫣然一身黑色夜行劲衣,一手持弓,出现在小楼的平台处
,娇叱道:「若有人敢再窥看我纪嫣然,定杀无赦。」

    四周的埋伏者受她气势所慑,又见她箭无虚发,特别是伏身高处者,纷纷撤
退。

    项少龙心中大叫精采,想不到一向温文尔雅的纪嫣然,发起雌威来竟可直追
善柔。那还犹豫,趁敌人的监察网乱成一片时,利用攀索和敏捷如豹的身手,迅


    越过高墙,借著暗影来到纪嫣然小楼之下,发出暗号。

    接著传来纪嫣然命婢女回房的声音。

    项少龙知障碍已去,由背著街那边攀上二楼平台,纪嫣然早启门欢迎。

    这美人儿扑个满怀,又喜又怨道:「见到这麽危险就不要来嘛。难道人家一
晚都待不了吗?」

    项少龙笑道:「美人有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何况是一晚已等若三秋,
假若才女春情难禁,给别人乖虚而入,我去找谁算账才好。」



    纪嫣然仍是一身夜行紧身劲装,把她玲珑的曲线显露无遗,惹得项少龙一对
手忙个不停,活像个急色鬼。

    这美女给轻薄得目泛春情,呻吟著道:「人家要不依了,我纪嫣然只会对两
个人动情,一是董匡,又或项少龙,你却这样低贬人家,哼!」

    男女就是这样,只要已冲破了最後防线,就算是贞女和君子,必然一动情就
是追求肉体关系,此乃人情之道,没有甚麽好奇怪的。

    被浪翻腾中,两人在高张的热情里,抵死相缠,尤其想起外间危机四伏,更
感那种不安全的偷欢特别刺激。

    到两人均筋疲力尽时,剧烈的动作倏然而止。

    项少龙仍戴著董匡的面具,仰躺榻上,赤裸的纪嫣然变成温柔可爱的小羔羊


    紧伏在他宽阔的胸膛上,秀发铺上了他的脸和颈。

    两人都不愿破坏小楼表面那宁和的气氛,细听著对方由急转缓的喘息声。

    楼外忽地刮起风来,吹得帘子「辟啪」作响。

    月儿被乌云盖过了。

    纪嫣然娇喘细细道:「都是你在害人家,累得人愈来愈放任了。嫣然以後不
敢再看不起那些淫娃荡妇了。」

    项少龙侧耳听著外面呼呼风啸,温柔地爱抚著她娇嫩的粉背,简要地向她说
出了这几天内发生的事,连田氏姊妹、善柔、赵雅的事都毫不瞒她。

    听到善柔这送上门来的便宜夫人,以纪嫣然的洒脱超然,仍忍不住呷醋道:
u 那人应该是嫣然才对,人家也要陪著你呢!」

    项少龙哄了两句後,道:「我看田单此来是不怀好意,要从内部拖垮赵人。


    纪嫣然忘了撒嗲,由他胸膛爬了起来,与他共睡一枕,吻了他後道:「我也
有这想法,说不定燕人是被他怂恿才来侵赵。齐国国土与赵相邻,若说田单对燕
赵没有野心,连小孩都不会相信。只不过在包括强秦在内,无人不惧李牧和廉颇
,田单亦然,若能借赵穆之手,除掉两人,就最理想了。」

    项少龙点头道:「孝成王虽是昏君,但还有点小智慧,知道廉李两人乃国家
的柱石栋梁,绝不能动摇。但若害死孝成王,变了由晶王后和赵穆把政,就绝对
是另一回事了。」

    纪嫣然道:「今晚晶王后破例参与赵穆的宴会,说不定就是赵穆向田单显示
实力,表示晶王后都要听他的话。」

    再微笑道:「至於嫣然的夫君嘛!更是他要争取的对象,免得多了另一个李
牧或廉颇出来,所以连那双天下罕有的姊妹,也被迫忍痛转手了。」

    项少龙听她说得有趣,在她粉臀上轻拍两记,调侃道:「心肝儿你□忌吗?


    纪嫣然认真地道:「□忌得要命,除非你至少隔晚便来陪我,唔!我只是说
说而已!那太危险了。」

    项少龙心中一动道:「说不定我有办法解决这问题。唉!我又要走了,龙阳
君这家伙明早就来,我宁愿面对著千军万马,也不愿对著个终日向我抛媚眼和撒
娇的男人,管他是多麽像女人。」

    纪嫣然失笑道:「在大梁不知有多麽好男风者恨不得把他吞入肚子里,你是
否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项少龙不满道:「你还来笑我?」

    纪嫣然连忙献上香吻和热情,以作赔礼。

    缠绵一番後,两人同时穿回衣服,纪嫣然仍是负责引开敌人注意力,好掩护
他离去。

    当这美女策马持矛,由後门冲出找人晦气时,他早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了。


    回到府中,滕翼尚未睡觉,一个人在喝闷酒。

    项少龙大奇,陪他喝了两杯,问道:u 二哥是否有甚麽心事?」

    滕翼叹了一口气道:「见到善柔,我便想起她妹子,来赵前她有了身孕,你
说我应否担心呢?」

    项少龙大喜道贺,歉然道:「是我不好,使你不能留在二嫂身旁,看著孩子
的诞生。」

    滕翼笑道:「两兄弟还说这些话来干甚麽,纵使回不了咸阳,我也不会皱半
分眉头,只不过人的情绪总有高低起伏,暂时这里又是闷局一个,无所用心下,
自然会胡思乱想了,你当我真可天天都心无旁鹜依墨氏之法坐上他几个时辰吗?


    项少龙感到这铁汉自有了善兰後,确u 人性化」了很多,欣然道:「眼下就
有一件事请二哥出手。」

    滕翼奇道:「甚麽事?」

    项少龙微笑道:「扮我!」

    滕翼失声道:「甚麽?」旋即醒悟道:「要我扮项少龙还是董匡呢?」

    项少龙轻松地道:「董匡由我自己负责好了,只要二哥用飞针去伤几个赵人
,再布下逃向魏境的痕迹,便算成功了,必会使所有人均为此疑神疑鬼。」

    滕翼点头道:「你可让乌果这大个子来扮我,那就更天衣无缝了,但为何不
是逃返咸阳,而是溜入魏境呢?」

    项少龙道:「这才是我的性格,怎会未成事便回头走。」

    滕翼失笑道:「谁能比你更明白自己?一於这麽办,给我十来天时间,定可
办妥,在山林野地中,谁也奈何不了我的。」

    两人再商量了一会,已是四更时分,项少龙回房休息,到了门外,想起田氏
姊妹,忍不住打著呵欠过去探望她们。

    两女并头甜睡,帐内幽香四溢,若非刚在纪嫣然身上竭尽了全力,定会登榻
偷香,现在却只能怅望轻叹。

    就在此时,大雨倾盘洒下。

    项少龙忙为两女关上窗户,隔邻善柔处也传来关窗的声响。

    项少龙按捺不住对这刁蛮女的爱意,到了善柔房外,先轻叩两下。全无回应


    项少龙心中好笑,推门而进,顺手关上房门,还下了门闩。

    秀帐低垂下,善柔正在装睡。

    项少龙大感刺激,慢条斯理地脱衣和解下装备,直至身上只有一条短裤,便
掀帐登榻。

    果如所料,寒气迫来,善柔一身贴体劲装,跳了起来,匕首抵著他赤裸的胸
膛,怒道:「想对人家施暴吗?」

    项少龙伸手捻著匕首的锋尖,移往另一方向,微笑道:「施暴吗?今天不行
,快天亮了,或者明晚吧!现在只想搂著夫人好好睡一小觉。」

    善柔眼睁睁看著对方把匕首由自己手上抽出来,放到一旁,接著这男人更探
手过来,把自己搂得靠贴在他近乎全裸的怀里,竟完全兴不起反抗的心。

    项少龙搂著她睡在榻上,牵被盖过身子,吻著她的香□笑道:「你睡觉也穿
著劲装吗?」

    善柔鼓著气道:「人家刚才偷偷跟了你出去,你却走得那麽快,偏找些最难
爬的屋檐和高墙,累得人家跟失了。若你答应给人家那套攀墙越壁的便当,善柔
便任你搂著睡到天明,但却不可坏人家贞节。」

    项少龙心中一荡,再吻了她的红□,笑道:「无论你答应与否,这一觉是陪
定了我睡了。」

    善柔嗔道:「你再说一次看看!」

    项少龙叹道:「好了!算我投降吧,你要风我便给你风,要雨则外面正下著
雨,来!亲个嘴儿再睡觉,要不要我给你脱下衣服。好睡得舒服点?」

    善柔慌乱地道:「你敢!人家每晚都是这身穿著的。跑起来方便点嘛!」

    项少龙微感愕然,想起她这七年来每天都活在逃亡的情况里,心生怜意,柔
声道:「来!乖乖的在我怀里睡一觉吧,那是这世上最安全写意的地方。」

    善柔真的打了个呵欠,阖上美目,把俏脸埋入他肩项里,不一会发出轻微均
匀的呼吸声。

    睡意涌袭,不片晌项少龙亦神志模糊,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项少龙惊醒过来。

    天尚未亮,怀中善柔泪流满脸,不住叫著爹娘,项少龙凄然为她吻掉泪珠,
半晌後这美女平静下来,原来只是梦呓。

    项少龙实在太困倦了,很快又睡著了。

    再醒来时,听到田氏姊妹向善柔请安的声音,才发觉怀内人儿早起床了。

    听得善柔轻轻道:「便让那龙阳君等个够吧!我家大爷昨晚很夜才睡,怎也
要多躺一会的了。」

    田氏姊妹那敢驳她,乖乖应是。

    项少龙跳起床来,天已大白,往门口走去道:「我睡够了。」

    三对妙目飘来,见到他半裸的虎躯,三张脸蛋同时红了起来。

    田氏姊妹不知见过多少男人的身体,但偏是项少龙使她们意乱情迷,借口出
去取梳洗的皿具,匆匆溜了。

    项少龙一把搂著善柔那条可爱的小蛮腰,笑道:「陪我到牧场去吗?」

    善柔摇头道:「不!今天我有点事。」

    项少龙皱眉道:「你想到那里去?现在你是我的夫人了,若□出底细,大家
都要死在一块儿。」

    善柔杏目圆睁,气道:「只有你才懂装模作样吗?昨天我是故意先溜出城外
,才再进城找你,由城□亲自把我送来,打正董匡夫人的旗号。昨晚你溜了到奸
贼府饮酒快活时,我和滕翼早商量好一切,包保不会给人盘问两句便坏了你的好
事。」

    项少龙给她迫得招架不及,吻了她脸蛋道:「你还未说今天要到那里去呀?
」善柔俏脸微红道:「致致今天来陪我去找人造裙褂,否则怎配得起你这大红人
。」

    项少龙一呆时,这妮子趁机溜开,到了走廊处还装腔作态道:「不要一见到
人家便搂搂抱抱,我是天生出来给你讨便宜的吗?」

    项少龙没好气道:「那今晚要不要我来哄你睡觉?」

    善柔俏皮地道:「待我稍後想想看!」笑著去了。

    看到她充满欢乐的样儿,项少龙心中欣慰,同时亦暗暗心惊。

    田氏姊妹捧著铜盘,回来服侍他盥洗更衣。

    项少龙继续刚才的思索,想著田单对他的评语。

    他的确是太心软了,绝不适合生活在这冷血无情的时代。

    就是因为心软,所以这些美人儿一个接一个依附在他的护翼下,甚至对赵雅


    亦恨意全消,再不计较她曾出卖过他。

    虽说在这时代,有点权势的人都是妻妾姬婢成群,可是他终是来自另一时空
的人,思想有异,开始时自是乐此不疲,但当身旁的美女愈来愈多时,又不想厚
此薄彼,便渐感到穷於应付。

    若不计包括田氏姊妹在内的美婢群,在咸阳便有乌廷芳,赵倩和婷芳氏。这
里则是纪嫣然,赵致和善柔,虽及不上明代风流才子唐寅八妻之众,但对他来说
已满足得有些儿消受不了。心中暗自警□,再不可乱种情缘,免致将来晚晚疲於
奔命。

    李牧曾警告他酒色伤身,自己很多时都把这好朋友的忠告忘了。

    胡思乱想间,善柔的声音在外进的内堂处响起道:「你是谁?」

    乌果的声音道:「夫人!这是魏国龙阳君,君上要来看大爷醒来了没有。」


    龙阳君那阴柔的声音道:「原来是刚抵邯郸的董夫人。」

    项少龙怕善柔露出马脚,在田氏姊妹的酥胸处每人摸了一把後,匆匆出房迎
去。

    善柔出乎意外的摆出一副娴雅温婉的样儿,恰到好处的应付著这直闯到禁地
来的龙阳君。

    项少龙哈哈大笑,隔远便向穿著一身雪白武士服,「人比花娇」的龙阳君「
掩著良心」地欣然施礼。

    龙阳君那对凤眼亮了起来,抱歉道:u 奴家忘了夫人刚抵此处,昨晚又得了
一双可人儿,不懂迟点才来,惊扰了先生的美梦,请先生见谅。」

    项少龙对他的「体贴」暗暗惊心,向善柔道:「为夫要和君上出城了,最快
也要在黄昏才赶回来。」

    善柔乖乖的答应了。

    项少龙盯了正对他露出同情之色的乌果一眼後,招呼著龙阳君往前宅走去。


    龙阳君媚笑道:「嫂夫人长得真标致,难怪邯郸美女如云,却没有多少个看
得入先生的法眼。」

    项少龙不知怎麽答他才好,乾咳两声,蒙混过去。

    踏出府门,阳光漫天,被昨晚大雨打湿了的地面,差点乾透了。

    外面至少有近百个龙阳君的亲□,正牵马恭候著,看见这般阵仗,项少龙不
由发起怔来。

    龙阳君的「香肩」挨了过来,轻贴著他柔声道:「现在道路不安靖,多几把
剑护行,总是安全点呢!」

    嗅著他薰得花香喷喷的衣服,项少龙也不知是何滋味。

    再来赵国前怎想到此行会如此多姿采,不但要应付女的,还要应付身旁这男
的,最痛苦是却绝不可开罪他。

    邯郸形势的复杂亦大大出乎意料之外。

    甚麽时候才可功成身退呢?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