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10章 郭府婚宴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10章 郭府婚宴

回到东门兵卫指挥所时,已是黄昏时份,滕翼刚练兵回来,两人到了放满竹简帛书的宗卷室
说话。
滕翼大致向他报告了城防的情况,结语道:「现在邯郸可用之兵,实际只是多於二万人,其
他都是老弱妇孺又或全无训练的新兵,有起事来,只会碍手碍脚,徒乱士气军心。」
项少龙道:「兵贵精不贵多,二哥设法把新兵和老弱者调往城外几个营地,让他们接受训练
和做些预防性质的工作好了。」
滕翼道:「若要作这种调动,只是三弟手上那一半军符也不行,必须得孝成王把另一半虎符
也授你才成。」
项少龙道:「此事包在我身上。」接著说出了赵穆提到四名偏将的事。
滕翼一听便明,笑应道:「晓得了!我可保证把他明升实降,使之一筹莫展。」
项少龙叹道:「若非有二哥助我,只是城防复杂无比的事务,便可把我烦死,真想不通以前
乐乘怎可以夜夜笙歌,还藏纳了这麽多女人?」
滕翼道:「道理很简单,繁重的都由副将赵明雄做了,功劳则当然归他。这赵明雄实是个人
材,只是因由廉颇提拔出来,才一直受到排挤吧了!听说乐乘数次想换掉他,都被你的雅儿
亲自向孝成王说项保住了,想不到雅儿对孝成王这麽有影响力。」
项少龙沉吟片晌,问起城外的齐军。
滕翼道:「我派了人在驻扎城北二十里的齐军营地四周设立哨岗,日夜不停监视著他们的动
静。表面看来,营地全无异样,甚至看不到有加紧训练的情况,但我却怀疑他们在暗辟地道
,由於他们非常小心,所以才察觉不到。此事我已交由小俊去侦查,很快应有回音。」
记起一事,滕翼道:「噢!我差点忘了,龙阳君派人来找你,请你有空到他那□一叙,还有
就是郭纵今晚又在府内大排筵席,这次不但有你的份儿,连我都没有漏掉呢。」
项少龙和他对望一眼,都摇头叹息,不胜感慨。
滕翼道:「我不去了,给你在这□镇著大局,现在邯郸表面看来风平浪静,其实内中杀机重
重,一下疏忽也会令人悔之已晚。」
项少龙道:「这□全仗二哥了,唉!你看我们是干甚麽来的,竟为赵人化解起危机来。」
滕翼陪他站起身来道:「孝成王把赵穆拱手送你,三弟自然要作点回报,先回府走一趟吧!
我看你这几天与善柔她们说的话加起来都没有十句呢。」
项少龙苦笑著去了。
与以乌果为首的众亲刚开出指挥所,便遇上田单的车队,项少龙自然知道田单是特意来找他
,连钻上他的马车去。
那刘氏兄弟仍默坐车尾,项少龙坐到田单身旁时,这权倾齐国的人物微笑道:「董兄当城守
非常出色,令整个形劫气象都焕然一新呢。」
项少龙谦让两句後道:「为了取信孝成王,我派了人监视田相的护驾军士,请田相见谅。」
田单欣然一拍他肩头,笑道:「我田单岂是不明事理的人。」接著沉声道:「查清楚了是谁
暗杀乐乘了吗?」
项少龙差点招架不来,忙道:「若我估计无误,定是项少龙所为,因为几天後便在邯郸附近
一条小村落发现了他的行踪。」
田单高深莫测地微微一笑,淡淡道:「此事定是项少龙所为,其他人都没有非杀乐乘不可的
理由。而且乐乘只是他第一个目标,第二个目标若非赵穆,就是孝成王。」
项少龙感到整条脊骨都凉渗渗的,非常难受。
田单冷哼道:「假设是项少龙所为,这问题便非常有趣了,他究竟潜伏在邯郸城内那个秘密
处所呢?谁人作他内应?使他可如此精确地把握乐乘的行踪。董兄可回答得这些问题吗?」
项少龙沉声道:「若我是项少龙,定不会蠢得躲在城□,至於内应,对他更是轻而易举,乌
家以前在此根深蒂固,自仍有肯为他们卖命的人。」
田单微笑道:「可是他为何要打草惊蛇,杀死乐乘呢?若论仇恨之深,何时才轮得到他。」
项少龙心中懔然,完全摸不著田单说起此事的用意,皱眉反问道:「田相又有甚麽看法呢?

田单望往□外暗黑的街道,一字一字缓缓道:「项少龙是早回来了,我感觉得到。」
项少龙吓了一跳,低声道:「田相知否他在那□?」暗忖只要他指出自己,立时便出手把他
杀了,至於後果如何,也不顾得那麽多了。
田单长长吁出一口气道:「项少龙是我所知的人中最厉害的一个,孝成王平白把他放过,等
若错过了赵国中兴的千载良机。」
摇了摇头,再叹一口气後,拍拍项少龙肩膀道:「记著我这番话吧,乐乘的近卫家将□必有
奸细,只要详细调查当晚乐乘的亲卫有那些人借故没有随行,便可知谁是内应,这事你给我
去办好,若能抓得项少龙,我便可以用他来作几项精采的交易了。」
项少龙愕然道:「甚麽交易?」
田单淡淡道:「例如向赵雅交换她手上的鲁公秘录。」
项少龙不由心生寒意,这人实在太厉害了,若非自己有董马痴这身份,可以用这妙不可言的
方式与他玩这个游戏,说不定真会一败涂地。
此时马车驶上通往郭府的山路,车厢颠□著,田单看似随意地道:「董兄的守城法是从那□
学来的?」
项少龙早预了他会有此一问,耸肩道:「我老董差不多每件事都是由实际经验得来,打得仗
多,自然懂练兵;与马儿相处多了,便知道它们的习性,实在算不了甚麽。」
田单沉吟不语,好一会才道:「董兄为何忽然看得起我田单呢?」
项少龙装出诚恳之色道:「养马的人,首先就要懂得相马,田相请勿见怪,以马论人,在鄙
人所遇的人中,无人及得上田相的马股。」
田单为之啼笑皆非,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遂欣然受落,道:「你小心点李园,此人心胸
狭窄,对你恨意甚深,不置你於死地绝不甘心,尤其是近日赵雅投进了你的怀抱□,使□夺
取鲁公秘录的好梦成空,更不肯轻易罢休。」
项少龙此时更无怀疑,偷袭龙阳君者,非田单和李园两人莫属。
此时郭府在望,项少龙心中暗叹,想回去见善柔和田氏姊妹一面而不得,只不知会否见到纪
嫣然、赵雅又或赵致呢。
的确使人失去了很多生活的真趣。
郭府张灯结彩,宾客盈门,气氛热烈。
项少龙在进府前溜出车外,避了与田单并肩而临的场面。
当他继田单之後,踏进府内时,田单正在郭纵的殷勤欢迎中,逐一与慕名的赵国权贵行见面
礼,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项少龙心中暗喜,辞退了引路的府卫,溜到主宅前那美丽的大花园□,深深吸了几口清凉的
空气时,香风飘来。
项少龙回过身时,赵雅喜孜孜来到他身旁,一把挽著他膀子,拉著他往位於园内美景核心的
其中一座小亭走去,欣然道:「雅儿还以为董爷没空来了,唉!董爷真行,只是几天工夫,
便弄得邯郸士气大振,防务周密,现在再没有人怀念乐乘了。」



步过两道小桥,他们来到位於小湖之上的亭子,人声灯光像由另一个世界传般,这□却似是
个隔绝了凡俗的宁恬天地。
项少龙挨著石栏,伸手搂著她的小蛮腰,微笑道:「我决定了为你王兄解掉邯郸的危机,你
该怎麽谢我?」
赵雅娇躯轻颤,靠入他怀□道:「那雅儿只好痛改前非,一心一意做董爷最乖最听话的女人
啦!」接著低声道:「你真的能不念旧恶,雅儿真担心王兄受不起再一之的打击。」
项少龙淡淡道:「放心吧!本人自有妙计,保证事後你王兄根本不知项某人曾来过邯郸,还
当上了城守。」
赵雅一怔道:「你总是比别人对我没有信心的。」
赵雅惶然道:「雅儿不敢了!」
项少龙见她骇成这样子,心生怜意,亲了个嘴儿,笑道:「不用惊惶,只要你言行合一,我
怎会不疼爱你。」
赵雅幽幽道:「你真会带人家走吗?」
项少龙知她成了惊弓之鸟,最易胡思乱想,作无谓担忧,正容道:「我董匡那有□情来骗你
这个到处找那滴蜜糖的可怜女子呢?」
赵雅俏脸一红,跺足嗔道:「人家真不甘心,你变了董匡,人家仍要情不自禁锺情於你,还
要投怀送抱,受尽你的欺压。」
项少龙开怀大笑,手往下移,大力拍打了她两记隆臀,道:「今晚郭府为何要大排筵席。」
赵雅奇道:「你真是忙得昏天黑地了,连郭财主要把女儿许配李园也不晓得。」
项少龙一震道:「郭纵真的要走了,你王兄肯放过他吗?」
赵雅叹了一口气道:「合从之议,到现在仍因燕国的问题谈不拢,王兄又不肯让步。郭纵这
种只讲实利的人,那肯坐在这□等秦人来攻城掠地,现在他有了李园这娇婿,王兄能拿他怎
样呢?」
项少龙道:「若你也随我走了,你王兄不是更伤心吗?」
赵雅秀眸射出茫然之色,叹了一口气,缓缓道:「我这王妹对他还不情至义尽吗?连妮姊之
死都不和他计较,还差点把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害死,只有他欠我,我还欠他甚麽呢?况且我
一个女流,能做出甚麽事来?王兄的性格人家最清楚的了,不要看现在他那麽恩宠你,危机
一过,就是另一副脸孔,看廉颇李牧立了这麽多功劳,却受到些甚麽对待。他这个人只有自
己,雅儿早心淡了。唉!异日王兄不在,让那女人当上太后,第一个她要整治的人就是我这
个可怜女子了,不走行吗?」
项少龙道:「听你这麽说,我放心多了。」
赵雅不依道:「到现在乃不肯相信人家吗?以後为了你,就算死,人家也绝不会皱半下眉头
。」
赵雅道:「婚宴将在楚国举行,到时郭纵自然会到楚京主礼,你明白啦!」
项少龙恍然道:「这确是高明的策略,好了!我们回去趁热闹吧!」
大力再拍她的粉臀,道:「你先回去,免得人人都嫉忌我。」
赵雅娇痴地道:「今晚到人家处好吗?」
项少龙想起善柔,眉头大皱道:「待会再说吧!纪才女今晚会否来呢?」
赵雅道:「她早来了!还不是□眼找她的情郎,幸好给雅儿早一步截,得了先手。」
项少龙啼笑皆非,把她赶走,然後才往主宅走去。
在园内正进行酬酢活动的宾客,见到他这赵国新贵,纷纷过来巴结打招呼,好不容易脱身时
,给韩闯扯到一角道:「董将军真行,本侯从未见过我晶姊这麽看得起一个人的。」
项少龙道:「还要多谢侯爷照拂。」
韩闯道:「这个放心,我已在王姊前为你说尽好话,但你却要小心郭开这小人,他正散播谣
言,说你因和王姊有染,才借她关系登上城守之位。嘿!这卑鄙小人自忖成了孝成王的情夫
,才这样横行无忌,我真看不过眼。」
项少龙失声道:「甚麽?」
韩闯道:「难怪你不知此事,除了宫内的人,这事真没有多少人知道,不过孝成王怎能没有
男人,可惜你又不好男风,否则便可取而代之了。」
项少龙浑身汗毛直竖,乾咳道:「请不要再说了!」
韩闯亲切地道:「幸好你仍爱女色!我王姊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女,你若能哄得她开开心心,
将来太子登位,赵国便可任你呼风唤雨,那时千万不要忘掉我这位老朋友哪。」
项少龙知道他是想通过自己间接控制晶王后,由此可见这赵国之后并非对他言听计从。又怕
他再向自己索取田氏姊妹,拉著他往主宅走去,边分他心逆:「侯爷出入小心点,偷袭龙阳
君的人,说不定出自齐楚的合谋。」
韩闯色变道:「甚麽?」
项少龙这时更肯定晶王后并没有对这王弟推心置腹,刚好撞上一群宾客,项少龙乘机脱身,
举步走进宴会的大堂去。
正在堂中的郭纵欣上来道:「董先生荣任城守,老夫尚未有机会亲向将军道贺。」
项少龙环目一扫,仍看不见他的两位儿子,心知肚明他定重施岳父乌应元故智,先把儿子遣
往外地布置,笑向他拱手为礼道:「应向郭先生道贺的是小将才对,先生得此娇婿,使邯郸
所有有资格当丈人的,无不恨得口涎直垂呢!」
郭纵哈哈笑道:「与董马痴说话,实是人生快事。」
此时大堂内聚满宾客,怕不有近千人之众,很多平时难得一见的夫人贵妇,均盛装而来,衣
香鬓影,谁想得到赵国正深陷在国破家亡的危机中。
项少龙眼利看到大堂另一端处聚著今晚的主角李园,正神采飞扬地与围著他的田单、郭开、
成胥等谈笑风生。
晶王后凤驾亲临,却不见孝成王,显是表示不满,只由王后出席。
另一边则是以纪嫣然为中心的另一堆人,邹衍亦破例出席,伤势初愈的龙阳君正与之喁喁私
语,两人是老朋友了,自然份外亲切。
赵霸和赵致则帮手招呼宾客,後者见到项少龙,美目异采大放,抛下了一群贵妇人,快乐小
鸟般往他飞过来。
项少龙正暗责自己湖涂,两手空无贺礼,见状乘机脱身迎上赵致。
这风韵独特的美女一碰脸便怨道:「董将军啊!致致这些天来想见你一面也不得,掂挂死人
家了。」
接著两眼射出灼热的光芒,探手过来,暗暗紧握著他的手道:「奴家除大王外,从未像对董
兄般如此感激一个人,无论发生了甚麽事,董兄请勿忘记在大梁有个人正盼著你。」
项少龙给他摸得浑身酥麻,既尴尬又难过,但是看到对方那孤苦无依,深情似海的样儿,又
不忍挣脱他的掌握,幸好很多时他都不自觉地把娇美男人当了是女人,心理上才好受点,安
慰地拍拍他肩头道:「董匡晓得了,路上珍重。」
龙阳君识趣地松开了手,刚好此时韩闯走来,项少龙怕他向自己索取田氏姊妹,忙向龙阳君
道:「君上请帮忙缠住此人。」
龙阳君微一错愕,旋即欣然去了。
纪嫣然这时亦借邹衍之助,由一群仰慕者□脱身出来,向他娇嗔道:「董匡!你忙得连见人
家一面的时间也没有吗?」
项少龙很想说就让老子今晚和你上床吧,可是想起赵雅和赵致,偏偏这麽简单一句就可令这
俏佳人化嗔为喜的话就是说不出口来,幸好仍有转移她注意的妙计,低声道:「他们来干甚
麽?」
纪嫣然气鼓鼓地道:「人家早说过他定要夺回鲁公秘录嘛!有甚麽好大惊小怪的。董匡!你
是否不理嫣然了。」
今回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了,项少龙陪笑道:「你不怕邹先生笑你吗?」心中暗叹才歇几天
,难道今晚又要连赶三场?
纪嫣然娇媚地看了邹衍一眼,嫣然一笑道:「甚麽邹先生这麽见外,现在他是人家的乾爹呢
!没人在时,你这没有心肝的人也要改变称呼呢。」
项少龙讶然望向含笑的邹衍,笑道:「那我也没有好顾忌的了,今晚董某便来把心肝掏出让
纪才女处置吧!」
纪嫣然这才转嗔为喜。
项少龙乘机问道:「纪小姐用了甚麽方法,才能绝了李园那家伙的痴想,肯迎娶郭家姑娘呢
?」
纪嫣然苦恼地道:「甚麽方法都不成,他今天才来找我,说正虚位以待却给我把他轰了出去
。」
李园这时不断往他们望过来,露出嫉恨的神色。
钟声响起,入席的时间到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