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机械人之恋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机械人之恋


    公元二零零一年。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飞快开动。

    为了追捕“拉利二号”,我已经两日未合过眼。

    我问道:“黛丝!他在不在附近?”

    黛丝发出一连串的声音。我知道她正用电子探测器和远近的探测站联系,再对目标物加
以扫描探索。

    过了好一会,黛丝的回话在安装我耳廓内的微型传声器响起:“拉利先生,我失去了他
的影踪。”

    我诅咒了几声。一方面怨自己运滞,另一方面也不满黛丝。她是我花了大半生积蓄租回
来的超时代设备。比“拉利二号”还鬼了三倍,都是“世纪机械人公司”的荣誉出品,但现
在竟连“拉利二号”也追掉了。

    我们在奔马镇时最接近拉利二号。据黛丝的估计,离开我们只有十多公里远。但追了下
来,竟又给他逸走了。

    我忍不住道:“黛丝,制造你的世纪公司曾说你能够从人堆中识别每一个你公司制造的
机械人,没有机械人能逃过你的侦察,但现在已三个月了,仍没法追上拉利二号,你怎样看
这个问题?”

    黛丝以她一向平静温柔的女声答道:“拉利二号并不是普通的机械人,他拥有独立行动
系统和敏锐触感器,是一九九八年‘仿生人试验’以来的最伟大成果,现在他正在发挥他逃
走的功能。”

    我几乎是叫起来道:“伟大成果?他把我的妻子蓝莉也骗走了。”

    黛丝心平气和地道:“所以,世纪公司才以这样的价钱,将我租给你,以作为对你不幸
的补偿。”

    我嗤之以鼻道:“还说便宜!你半年的租金已够一个普通家庭十年的开支了。希望你真
能助我找到拉利二号,让我轰掉他的头。”

    黛丝没有答我,却道:“你的体能在下降,照车子目前的速度,三分五十一点六秒后,
车子将到达宁川假日酒店的正门前,你也应该休息一会了。”

    我咕哝了几声后不作声。不一会宁川假日酒店的招牌进入眼帘。或者真的是体能下降,
一股倦意泉水般涌上来。

    我按动了停车的按钮。

    车子悠然停下。

   

    我把坐在一旁的黛丝,背在背上扣好,开门下车。

    没有人估到我背上这个尺许见方的扁平盒子,其价值足可以买一百间眼前这种拥有一百
五十间客房的中型酒店。    我第一次看到拉利二号时,是五个月前一个夏天。美丽的接待
员将我带到一个客厅内道:“拉利先生请等一等,奇连博士快到了。”

    我愕然道:“奇连博士?”心想,难道是那位连夺两届诺贝尔物理奖被誉为爱恩斯坦以
来最伟大的科研者?

    “拉利先生你好!”

    一位风度极佳的高瘦老人,走进会客厅来。他神采飞扬,双目炯炯有神。

    想归想,当真正见到这举世知名的科学家时,我仍是目瞪口呆,傻子般举手和他相握。

    奇连博士道:“拉利先生请坐。”

    我受宠若惊,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奇连道:“我是世纪机械人公司的首席顾问。两星期前,你寄来一封信,内容很有
趣。”

    我的脸孔立时涨红,嗫嚅道:“那......那只是我一时的妙想天开......”

    奇连举手阻止我谴责自己,笑道:“在科学上,没有一件事是没有可能的,问题是怎样
做到。”

    我张开了口,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奇连博士道:“拉利先生,你的来信中说蓝莉对你极为依恋,整天要你陪伴她。你虽然
爱她,但却感到失去了自由,所以希望能有一个仿似你的机械人,在适当的时候陪伴你的妻
子。”他顿一顿,两眼凝视着我道:“请问你是否仍有这个想法?”

    我目瞪口呆道:“难道......难道真的可以办到?蓝莉她不会知道吗?”

    奇连博士道:“我们将尽力而为,问题是你是否仍有兴趣。”

    我试探地道:“价钱怎样?”

    奇连博士微笑道:“这个仿生人的价值比一般市面上的服务机械人要贵上数万,因为他
能全面地模仿人类,甚至包括起居饮食的细节。他的消化系统表面上看,和人类一点分别也
没有,我们甚至回将你的脑内的记忆,复印到他脑部的记忆晶体,保证连你自己也分不清谁
才是真的。”

    我追问道:“究竟要多少钱?”说实在的,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当日写那封信,亦
纯是一时意气,发泄一下。

    说也奇怪,三年前新婚后,蓝莉变得对我如痴如狂,把我缠得透不过气来,说句老实
话,在我追求她时,她是非常冷淡的,老说爱情是没有意义的事。她所信奉的末日教,是倡
行独身主义的。不过,最后她还不是嫁了给我吗?

    奇连博士的话声打断了我的思路,他道:“我们并不打算将他卖给你,而是出租,时间
是一年,只收回象征式的租金。”

    我沉吟了好一会,道:“这机械人会否违抗命令?”

    奇连博士目光连闪道:“在一般情形下,他绝不会违抗命令。”

    我道:“怎样才算一般情形?”

    奇连博士道:“这是最新一代的仿生机械人,我们希望能给他最大的自由,所以只在他
的神经中枢植进一条指令,驱动他工作。现在他进入的实际生活中,这指令变是代替你履行
丈夫的责任,而对象则是一个人,亦即是阁下的妻蓝莉。假设一切依着指令,变没有问题,
例如你不能令他去杀人。”

    我急促地喘了几口气,没有法子掩饰心中的紧张。

    奇连博士了解地道:“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你的要求虽是异想天开,但却给了我们一个
珍贵的试验机会。但记着这是绝对保密的行动。”我摇头道:“不用考虑了,就这么办。”
脑中想着当时的事,人却坐了下来。

    酒店餐厅的女侍应走上来道:“先生!要点什么?”她望我的眼神很奇怪,似乎非第一
次见我。

    我茫然抬头,接触到女侍应乌灵灵的大眼,才从回忆中醒过来,匆匆点了咖啡和牛扒。

    女侍应盯了我背上的黛丝一眼,奇怪我因何不把这怪箱子解下来。

    我也不喜欢背着这个包袱,只不过她实在太珍贵了,而且是我找回蓝莉的唯一希望,所
以习惯了和黛丝在公众场合里片刻也不离身。

    我低声唤道:“黛丝,听到我了吗?”

    黛丝的声音在耳内响起道:“当然听到。”

    我道:“你找到他吗?”黛丝道:“刚接收到一点有关他的讯号,他从第七号公路东
行,应该往都灵城去了。”

    我霍地站了起来道:“我们立即去。”

    黛丝平静地道:“拉利先生请先坐下,吃饱肚子,体能上升才能继续赶路。你又不肯让
我为你驾车。”

    我冷然道:“你以为我经过了拉利二号的事,还会信任其他机械人吗?若非奇连说你能
凭拉利二号运作是发出的高频率电波,侦知他的所在,我才不要你跟来。”

    黛丝沉默起来。

    我暗忖难道她被伤害了?虽然黛丝的模样只是一个箱子,但她的作用却与仿生的机械人
无异。    记得我初见拉利二号时,骇得我几乎眼珠也跳出来。

    那是我见到奇连博士的一个月后,我重回到世纪机械人公司。

    奇连博士向我道:“你看。”

    我顺着他的眼光望去,只见“我”正施施然从门口进入厅内。

    奇连博士道:“来,让我介绍你们认识,这就是拉利二号。”

    拉利二号向我递出他的手。

    我惊惶失措地举手相握,他的手温暖柔润,就如真人一样。

    我看着他就象在镜中看到了自己,只不过镜中的我是平面,他却是立体。奇连说得对,
连我自己也分辨不出谁是拉利。

    奇连道:“拉利先生,由今天开始的一年内,只要你需要他时,他就能代替你干任何
事,包括你建筑的工作,应付你的岳母等等。”跟着俏皮地道:“噢!当然,还有你的妻
子。”

    拉利二号起身道:“拉利!我很光荣能为你服务。”

    他妈的,连声线也像足我。

    我心中涌起妒意,旋又压下,无论如何,他只是个为我工作的机械人,就象你不嫉妒你
女朋友沐浴用的热水器,因为它只是个工具,即使他会走会跳会叫,但仍只是个工具。

    奇连道:“好了!让我们三个坐在一起,好好地安排一下。”    “先生!”“先
生!”

    我从记忆中震醒,迎上女侍应的俏目,她手上捧着咖啡。

    我连忙移开身子,让让她将杯子放在台上。她笑一笑,看来对我颇有点兴趣。

    女侍应搁好了咖啡,轻声道:“今次为何不带你的女伴,她真是美丽极了。”

    我呆一呆,一时间捉不着她的话意。

    女侍应笑了一笑,转身走了几步,回头道:“我从未见过情侣象你们那样深情。”

    黛丝的声音在我耳边提醒道:“她曾见过拉利二号和蓝莉。”

    我猛然醒觉,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问道:“怎样深情?”

    女侍应脸上现出向往的神情道:“真是当局者迷。昨日你和那美丽的女伴坐在近窗的那
张桌子,互相凝视,一句话也没有说变互看了三个小时,这还不算深情吗?”她笑着蝴蝶般
飘了开去。

    黛丝道:“你看,我们正追着他们的尾巴。”

    我呷了一口咖啡,咕哝道:“妈的!三个多小时一句话也没有说过,这会是蓝莉吗?真
令人难以置信。若是这样,我也不用找来拉利二号,弄得妻子也没有了。”结婚后的蓝莉,
一改常态,整天说个不停。

    黛丝发出轻微的电子活动声音,我知道她象惯常那样将资料分析,然后再送回奇连博士
那里。

    我对黛丝发出的声音,就象对自己呼吸那样熟悉。

    两个月来,她陪着我天涯海角地去追捕拉利二号,形影不离。有多次她把我从睡梦中唤
醒,继续追捕。

    从没有一次象现在那样接近他们。

    我心中一片火热,不由得摸一摸外衣内的重型手枪。它的火力足可把犀牛的大头轰掉。

    我期待着它轰掉拉利二号时的情形。

    杀个机械人又不算是犯法。

    我恨他。

    我不知为何会演变成这样。

    开始的一段时间,我真的很快乐。

    初时我只肯让拉利二号陪蓝莉一阵子,好让我抽身去喝杯酒,打一场网球。慢慢我的胆
子愈来愈大,甚至连工作也让给了拉利二号。说真的他比我干得更快更好。有时也花天酒地
一番。我告诉自己,无论怎样疯狂荒谬,亦只是一年的时限,一年后,一切回复正常。

    人一生中总是要有段疯狂的时刻吧。

    有一次,我在南美洲旅行回来,到了一间荒废的小屋内,等待拉利二号来和我“交更”
换人,岂知等了三个多小时,他依然踪影渺然。

    我最后忍不住,潜回家里。

    发觉已人去楼空。

    拉利二号带着蓝莉,不知所踪。

    我恨得几乎要杀死自己。

    当年我追求蓝莉是多么艰辛,到最后我威胁要自杀时,她才嫁给我,现在拉利二号一声
“口吾该”也没有,便将我的成果撷去。教我怎能甘心?

    我一定要找到拉利二号,干掉他,把蓝莉夺回来。

    我气冲冲地去找奇连,奇连听得目瞪口呆,显然比我还惊奇,频频说道:“这是没有可
能的,没有可能。”

    可是,这毕竟发生了。

    黛丝的声音道:“拉利先生,起程了。”

    我霍地站起。

    是的。

    起程时间又到了。

    车子继续在公路上飞驰,从与第七号公路成直角的四十七号公路,转入第七号公路。

    我踏尽油门。让车子以近一百五十里的高速飞驰。景物在两旁流水般倒退。离开假日酒
店时,那拥有一对美丽大眼的俏女侍,偷偷地将她家的电话号码塞进了我的手里,使我妻子
被夺这种饱受摧残的心灵,得到了些微的补偿。

    那可人的女侍应叫艾美。

    她可能想享受一下那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爱情滋味。妈的!估不到拉利二号这机械
人也懂这套。但奇怪的是,婚后的蓝莉最爱说话和问问题,怎会和拉利二号来这套,互相凝
视三个小时也不说半句话?真是见他的大头鬼。

    “拉利先生!”我霍然道:“什么事?”

    黛丝道:“驾驶时切勿胡思乱想,尤其是在这样的高速,请记着,我是非常非常值钱的
机械脑。”

    我不满道:“你怎知我的脑在干什么?”

    黛丝道:“我的感应装置侦察到你的大脑皮层有频密的电波活动,漂浮不定,这是胡思
乱想的现象。”

    我气道:“不要监视我,你的责任是助我找拉利二号。哼!这本来应是你们世纪的责
任,但奇连却说这事牵涉到道德和法律的责任,他们不宜插手,既是这样,你就应该是免费
的。”

    黛丝用她那不死不活的女声平和地道:“拉利先生,三分钟后将到达都灵市,请减慢车
速。”

    当天晚上,我们在都灵市郊的小旅馆过了一晚。

    黛丝不时响起各式各样的奇怪声音,我知道她正运用超频率音波感应,追踪拉利二号操
作时发出的频率。

    她的鬼声音使我一夜没睡,临近天亮时我抵不住睡魔的引诱,合眼而睡,岂知旋又给黛
丝弄醒了。

    黛丝道:“拉利先生,我找到他了。”

    我跳了起来,挂好手枪,背起黛丝,扑下街取车。

    东方天际开始有些微光亮,周围还是灰灰暗暗。

    黛丝道:“转左直去。”

    我一声不响猛踏油门,车子开出。

    黛丝道:“拉利二号正驾车往市中心驶去,假设幸运的话,我们应该可以和他共进早
餐。”

    我闷哼一声,暗忖拉利二号今天的早餐将会是一粒子弹。

    从未曾象今次那样地接近他,以往总是差上一天半天的距离,然后又失去了他的踪影。

    但尽管我干掉了拉利二号,妻子蓝莉还会跟我吗?她是否知道拉利二号只是一个机械
人,又或真的只当那机械人是我?假设她知道我以机械人来骗她,她会怎样?

    以前从没想过的问题,这刻思维象潮水涌上沙滩。    记得那天我气冲冲找上奇连,告
诉他拉利二号挟带了我妻子,奇连惊异得说不出话来,好一会才道:“这是没有可能的,这
是没有可能的。”

    我怒吼道:“什么可能不可能,你不见这事已发生了?”

    奇连摇头道:“若说拉利二号这机械人爱上了你的妻子,那就象某人爱上了一条鱼一条
虫那样荒谬可笑。在白分之九十九的情形下,爱情只能发生在同类间。”

    我挥舞着拳头道:“他们正是那畸形的百分之一!现在怎么办?你一定要给我找他们回
来。”

    奇连道:“冷静一点,我们一定会帮你的忙,因为拉利二号是我们皇牌制作,绝对不能
失去,否则世纪机械人公司,将在与‘宇宙电子合成人公司’的竞争里,败下阵来。”

    我喝道:“我不管你们的竞争,我只要我的蓝莉。”

    奇连道:“我们公司不适合正面参与这件事,你也知道,从没有一条法律是管这方面的
超时代事物,但我们可将本公司另一超时代产品租借给你,她能够侦查本公司所有机械人发
出的频率。”

    我呆一呆道:“又是机械人?”

    奇连微笑点头道:“这是个不象人的机械人,名字叫黛丝,由今天开始,直至追上拉利
二号,你将和她形影不离。”    黛丝的声音把我惊醒过来。一时间把握不到她在说什么。

    我叫道:“什么?”黛丝道:“转左!”

    车子转入左边一支路。

    两旁树木掩映间,是一幢别致的楼房。

    黛丝道:“他在前面。”

    我全身一震,汗水由手心沁出来,颤声道:“哪里?”

    黛丝道:“前面那辆吉普车,坐在里面的就是他,但你的妻子蓝莉不在。”

    前面那辆灰蓝的吉普车骤然加速。

    黛丝道:“快!他感应到我的侦测。”

    我手忙脚乱地猛踏忧闷,车子像箭矢般追去。一场公路上的竞逐开始展开。

    吉普车忽然转了一个急弯,轮胎擦着路面吱吱做响。我措手不及,眼看车子要冲过了
头,黛丝冷静地道:“让我来!”

    突然间我发觉车子全不受控制美妙地转向左方,往吉普车追去。

    我惊叫道:“这算什么?”

    黛丝道:“我用电子感应控制了这车子的所有操作。拉利先生你休息一会吧!”

    我忽然明白到在机械人之间,人是那样无助和渺小,虽然他们是人制造出来,却拥有远
比人优胜的能力。

    车子奇迹似的在公路上穿来插去,紧紧跟在吉普车之后。

    有几次几乎撞上迎面而来的车辆,但车在黛丝控制下,灵活地闪避开去。不一会,两架
警车大鸣警号追来。

    黛丝理也不理,继续加速,不一刻将警车抛离,而我只能像个傻子呆望着这一切的发
生。

    四周的车子愈来愈多,我们进入了市中心的范围。

    前面的蓝色吉普车转了个弯后失去影踪,但黛丝依然满有把握地左穿右插,最后在一条
横巷里停了下来,蓝色的吉普车就在车前。

    黛丝沉默无声。

    我忍不住道:“我们还有休息的时间吗?”

    黛丝道:“他正从前们溜走。”

    我一把背起她,推门下车,问道:“怎么走?”

    黛丝道:“先走出横巷,有一辆警车正在驶来。”

    我遵照黛丝的指示,来到大街。街上来来往往尽是上班的人,我真希望能像他们那样正
常地生活,不用卷进海角天涯的追逐里。

    黛丝不断在耳边指示我的行动,不一会我们来到一座大百货公司前。

    黛丝道:“他躲了进去。”

    我道:“百货公司还未开门,他怎样进去?”

    黛丝道:“请记着他是个电子机械人,要开个电子锁。就象吹口气那么容易。往左
去。”

    我背着黛丝,来到百货公司左边一道门。

    黛丝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后。电子门升起,我呆了一呆道:“这样闯入是非法的。”

    黛丝平静地道:“我只知要找回拉利二号,其他一切都不须我去考虑。”

    我犹豫片晌,道:“蓝莉在不在?”

    黛丝道:“在一公里的范围内,我可以感应人类发出的脑电波,但在这百货公司的范围
内,我除了感应到拉利二号所发出比人类强大千万倍的高频率电波外,再感应不到其他
人。”

    我气道:“你可不可以简单地说蓝莉不在里面?”

    我的心顿时活跃起来,假设我干掉了拉利二号,再移花接木,代替他把蓝莉领回,不正
是天衣无缝吗?

    我不理黛丝是否仍有话说,一步踏进百货公司内。

    闸门在我身后落下。

    偌大的百货公司,布满各式各样的货品。我小心地走动。手枪到了掌里,没有蓝莉在,
我可以肆无忌惮。

    黛丝道:“转左!”

    我转过售卖大楼的部门,来到儿童玩具部,一看,几乎连枪也掉在地上。

    和我一模一样的拉利二号,我万水千山追寻的拉利二号,屹立面前。

    他身旁还有我美丽的妻子蓝莉。

    我曾经下了一千次决心,要一见就轰掉拉利二号,这时却手足无措。

    我喝道:“你......你......”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的目光站到蓝莉脸上,她见到我却一点应有的讶异也没有,平静宁美。

    我找回了声音,用枪嘴指着拉利二号哑声道:“你为什么不走?”

    拉利二号道:“我知道走不了,我的思维和人类不同,知道没有用的事,绝不去做。”

    我叫道:“你又说她不在。”这句话是向黛丝说。

    黛丝平静地道:“我刚才正想和你说,我......噢......对不起,奇连博士有话要
说。”

    我的脑筋乱成一片,完全不知黛丝为什么忽然提起奇连,也不知应该怎样走下一步。

    棋连的声音从黛丝处响起道:“拉利先生,镇定一点,事情到了要解决的时刻了。”

    我道:“你在哪里?”

    奇连道:“我在公司里,但通过黛丝,便等于在你的身旁。”

    奇连顿了一顿又说:“博士,我当然记得你,我的记忆晶体一点损毁也没有。”

    蓝莉在一旁悠悠自得,令人丝毫不知她在想什么。她的平静令我心悸。

    奇连道:“你还记得我给你的指令吗?”

    拉利二号道:“当然记得,我的责任就是在一年内代替拉利先生在需要时陪伴他的妻子
蓝莉。”

    奇连道:“但你为何违抗我的指令?”

    拉利二号道:“我并没有违抗指令。”

    我跳了起来,叫道:“还说没有,她算什么?”我指着蓝莉,怒火在心中燃烧,手指拉
紧了枪擎,我要杀他。

    奇连道:“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拉利二号摊手道:“她并不是蓝莉,所以我并没有违背指令。”

    我愕然一震,望向蓝莉。

    蓝莉踏前一步道:“我并部署蓝莉,我真正的名字是宇宙电子合成人公司一三六号仿生
合成人,我的指令是代替蓝莉小姐成为拉利先生的妻子,但当拉利先生变成了拉利二号时,
指令已无效。”

    当!

    我手指一松,手枪掉在地上。

    突然间我明白了一切。

    最荒谬的事发生在我和蓝莉身上。

    当年蓝莉被我缠得太紧,竟然从宇宙电子合成人公司找来一个仿生人来代她嫁给我,但
这仿生人也太热情,使我透不过气来,我于是找来了另一个仿生人代替我,致弄到这般田
地。真正的蓝莉早已走了。

    奇连博士的声音道:“难怪黛丝感应不到你的脑电波,因为宇宙公司用的是低频率电子
系统,与我们用的高频率不同......”

    拉利二号似乎在答奇连的问题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的高频率和一三六七号的低
频率联接时,我感到......感到一种奇异的感觉,或者那就是爱情吧!仿生人的爱
情......”

    我忽地明白了女侍应艾美说的那“无声胜有声的深情”,真是无形频率的交接。

    想到艾美,心中一动。

    我伸手入袋里,抓紧艾美给我的那张字条,心底忽又充实起来。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