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月夜逃亡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月夜逃亡           

     大门旁的闭路电视自动运作起来,一男一女站在花园的闸门外,身后是两辆警车。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他从警局回来不过两个多小时,他们即登门造访,那有什么好关
照。

    他这所复式房子布置古色古香,地上波斯地毯,酸枝大台,带点中世纪色彩的欧洲家
私,中国书画。但其实设备非常现代化,有很多电子装置,更是他这位世界一流的电子、电
脑和武器专家为自己费尽心思设计出来的。

    凌渡宇伸手到腰间,打开了那系在腰带上的皮袋,露出一个火柴盒大的精致遥控器,他
熟练地按动一组号码,门边的扩音器传来沙沙的响声。

    凌渡宇向着对讲机道:“马警司,有事难道不可等明早再说吗?”

    年轻的马修明警司的声音在对讲机响起道:“凌先生,抱歉这么夜打扰你,不过事情的
发展,大大出乎我们意料之外,我身边这位卓楚媛主任,是国际刑警特别行动组的主管,她
刚从台湾飞来,接手这件事,希望能立刻见你。”

    凌渡宇伸手在遥控器按了一个擎,花园外的铁闸缓缓打开,马修明和那国际刑警的卓主
任,走进屋来,大闸在他们身后缓缓关上。闸外人影晃动,最少有六至七个警方人员,如临
大敌地散布屋外。凌渡宇心中嘀咕,不知警方是否怕他逃掉。

    凌渡宇再按遥控器,寓所的大木门缓缓打开,马修明带头大步走前,和凌渡宇握手为
礼。

    凌渡宇对这位年轻警司相当有好感。马修明跟他客气两句后,把身子让往一旁,介绍
道:“这是国际刑警特别行动组的负责人,卓楚媛主任。”

    进屋以后,凌渡宇一直被马修明阻挡了视线,看不见他身后的人。马修明这一移开,露
出了背后的女子,凌渡宇眼前一亮,几乎吹起口哨来。

    卓楚媛一身湖水蓝色套装便服,直身裙把她腰腿美妙的线条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来,她挺
直的腰肢,使人感到她青春的骄傲和活力。

    如云的秀发,在头上结了一个小髻,明媚爽朗。古铜色的油润皮肤,秀气挺直的鼻子,
棱角分明的小嘴,衬托起妩媚动人、神采飞扬的一对深黑美眸,英气勃勃中透出娇柔可人的
神态。

    卓楚媛在马修明介绍她时,大方一笑,露出一排雪白整齐的牙齿,主动趋前和凌渡宇握
手。

    凌渡宇暗忖这样的美女,干明星模特儿倒差不多,为何加入国际刑警,而且攀上了这样
高的位置。不过与卓楚媛一握手,登时改变了他的印象。卓楚媛纤手修长有力,凌渡宇本身
也是搏击的一流好手,知道眼前这美女,受过严格的技击训练。

    卓楚媛道:“凌先生你好!”话音低沉婉约,性感好听。

   

    凌渡宇招呼两人进入厅内,在厅中一列沙发坐下。

    凌渡宇一边,马修明和卓楚媛在另一边。

    两人四目紧盯着凌渡宇,令他泛起了两军对垒的感觉。

    凌渡宇首先发言道:“卓小姐刚抵此地,立即赶来,工作的态度,令人欣赏。”

    卓楚媛大概对凌渡宇的说话不大欣赏,皱一皱充满画意的秀眉,冷冰冰道:“凌先生,
在飞机上,我看过你这位国际名人的资料,知道凌先生有自己独特一套的处事方式,不过,
谢教授之死,牵连广泛,我代表国际刑警请示凌先生和我们合作。”她说话条理分明,颇有
说服力。

    凌渡宇对于卓楚媛的开门见山,有点好感,不过却不容易招架。他虽然只是三十三岁,
可是过往的经历,胜过一些人几世经历的总和,什么风浪不曾遇过。他江河地摊摊手,道:
“我什么地方表现得不合作呢?”

    卓楚媛面上冰冷的神情不变,道:“凌先生,如果你真是和我们合作,请将‘幻石’马
上交出来。”

    这回轮到凌渡宇大皱眉间,喃喃道:“幻石?究竟是什么东西?”

    卓楚媛不怒反笑,慢条斯理道:“凌渡宇,二十岁前资料不详,十三岁麻省理工电子工
程学士学位,翌年获哈佛大学硕士衔,论文题目是‘埃及金字塔与天文学的关系’。二十五
岁再获博士学位,论文是‘黑洞和宇宙的年龄’,被誉为当代最出色的年轻人。其后旅游各
地,自称为电脑程式专家。”

    她一边说,旁边的马修明一对眼不断睁大,似乎是第一次知道凌渡宇的威迹。

    凌渡宇舒适地挨在沙发上,从容不迫,一副却之不恭气人神态。

    卓楚媛继续道:“这是一般人知道的凌渡宇,可是根据可靠情报,凌先生和世界上很多
地方的民族运动都有关连,极有可能是一个全球性的秘密组织‘抗暴联盟’的重要会员。这
组织虽涉及偷运军火、扉佣兵、刺杀等非法行为,目标都是帮助各地的民主战士对抗强权,
故此民主国家各大情报局都是以旁观者的身分,没有干涉凌先生的行动。起码直到现在,仍
是这样。”说到最后,卓楚媛语气转为凌厉,软硬兼施,凌渡宇开始接触到这美女辛辣的一
面。

    卓楚媛跟着出人意表地露出一丝动人的笑容,漫不经心地道:“凌先生的本领还不止
此,例如在军火武器的知识、徒手搏击,都可以被列入世界顶尖儿专家的行列。凌先生还是
位催眠术大师。呵!还有,我差点记忆了凌先生是位开锁的好手。”说到这里,面色沉了下
来,道:“这样一位人物,当他发觉屋内的老人可能出了意外,他会否束手无策,只是苦候
警方的来临呢?”卓楚媛辞辞咄咄迫人,节奏轻重缓急,恰到好处,令人难以反驳。

    凌渡宇眼中射出坚强的神色,毫不退让地和卓楚媛直视,马修明一时变为旁观者。

    好一会,凌渡宇一字一字道:“今天发生的每一个细节,我已经告诉了本地的警方,记
录在案,除非在法庭上,否则恕我不再重复。”

    卓楚媛叹了一口气,像是惋惜凌渡宇的不合作态度,正容道:“凌先生,你或者未知事
情的严重性,连教授在内,已有十多人为这‘幻石’赔了性命。国际刑警自去年正式接受埃
及总统的委托,第一组展开调查的人,有七个不辛在追查中先后丧生,结果要把该组解散,
我是第二组接手的人。以凌先生一向正义作风,这既是埃及人的珍贵文物,凌先生自应对物
归原主一事,义不容辞才对。”卓楚媛武的不行,便来文的,也算是变化灵活了。

    凌渡宇怎会给她三言二语说服,淡淡道:“卓小姐徒费唇舌,我确是什么也不知道。什
么‘幻石’还是第一次听到。”

    卓楚媛俏脸一沉道:“希望凌先生日后不会后悔这个决定。我们可否四处看看。”

    凌渡宇沉声道:“请给我看搜屋令。”

    卓楚媛望向马修明,后者神色有点尴尬道:“搜屋令应该随时到。”

    凌渡宇恍然,卓楚媛一抵此地,立即要来搜屋,不过即管以最快的途径,签署这种搜屋
的文件仍需一定的程序和时间,所以对方仍未能合法地进行搜索。门外的探员,当然在恭候
搜屋令的大驾。

    凌渡宇轻松地耸肩,心内转过数种手法,每一种都可以使他放在柜桶内的记事簿灰飞烟
灭。其中一个设备,只要他按动腰间遥控器某组密码,书房内的引爆系统便会引发一场小
火,保证事后没有任何可以查出起火的原因。三人一时默然无语。

    汽车声在屋外响起。凌渡宇估计来的最少有三辆车。

    为什么是这么多人?

    马修明似乎也有同样的疑惑,在西装袋中取出无线电对讲机道:“警目一三七,是什么
人?Over。”

    另一方传来的声音道:“他们有政治部的证件,带来了搜屋令。Over。”

    马修明皱皱眉头道:“只许他们其中一人拿搜查令进来。Over。”他也非常谨慎,让对
方一个入来再说。

    马修明跟着望向凌渡宇:“凌先生,请开门。”

    凌渡宇太平间不动用腰间藏在皮包内的遥控器,沙发前茶几的一角,也有一排控制大门
开关的按钮,凌渡宇按了一下右边的掣,花园外的大闸和寓所的正门,自动轻轻地打开。

    马修明站起身,一边道:“凌先生家居的设备,令人耳目一新。”话未说完,他走向大
门。

    凌渡宇心中忽感不安,他灵敏的耳朵,告诉他正走入屋内的人,一共有三个。刚才马修
明命令只准一人进入,为什么会这样?

    他惊觉地抬起头来,右手同时按上腰间的遥控器。

    刚好看到马修明左边面颊插着一枝长针,身子缓缓跌下。麻醉针!

    入门处有三个外国人,每人手上都握着一把黑黝黝的手枪。

    凌渡宇身经百战,反应是百分百的敏锐,一按腰间的遥控器,全屋忽尔陷入黑暗内。跟
着身子一翻,倒翻去沙发背后。

    几下响声,凌渡宇知道身前作挡箭牌的沙发,最少都给喂了四针。这是非常可怕的敌
人。

    外面不闻半点声响,看来屋外的警方人员已经给敌人在无声无息下全都解决。刚才他熄
灭屋内灯火时,眼角似乎看到卓楚媛同时动作,不知她有没有及时避过麻醉针的袭击。

    凌渡宇又按着一个按钮,落地玻璃的顶上隆隆落下一道大闸,把屋外的月色和远方的微
光,完全封闭,屋内伸手不见五指。

    寂静无声。

    没有人敢弄出半点声音来,怕成为众矢之的。

    大门和花园外的大闸同时关上。

    凌渡宇深知形势于他最是有利,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屋内的形势。

    唯一教他苦恼的,是武器都在书房墙内暗格里。

    凌渡宇缓缓倒爬向后,地上的地毯,使他全无声息地进行逃走的勾当。他一定要趁敌人
阵脚未稳,逃上二楼。看这三人的相貌和打扮,很有可能是来自以国的突击队,假如估计不
错,以他凌渡宇的艺高人胆大,能逃出生天,已属非常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况且对方在屋外
还不知有多少人,已方即管连卓楚媛一齐算上,也只是两个人。要对付眼前的现代化装备、
曾受最严格军训的精锐突击人员,无疑是螳臂挡车。

    爬了一半,离开登上二楼的楼梯只有四尺,凌渡宇停止了一切动作。

    淡淡的幽香传入鼻内,是卓楚媛的体香。伊人近在咫尺。凌渡宇敢打赌她手上正拿着一
把手枪,这刻敌我难分,若送给他一颗子弹,就冤哉枉也。

    他心生一计,又按了一下遥控器,大厅遥远的一角,忽地爆出震天巨响,凌渡宇听到身
旁的人儿呀地叫了一声,显然大吃一惊。原来凌渡宇利用遥控器将厅角的录音扩音器开到最
大,再按着了开关,巨大的音量从喇叭以立体声播放出来。

    漆黑里一时噪音大作。

    场面混乱。

    敌人碰跌物件的声音此起彼落。阵脚大乱。

    凌渡宇喝道:“是我,凌渡宇。”

    卓楚媛在左侧三尺处哦了一声。

    凌渡宇迅速靠近,伸手一摸,碰上卓楚媛的肩膊,连忙顺势滑下,一把握紧伊人柔润的
玉手。

    卓楚媛下意识挣了一下,便由他握着,她知道只有凌渡宇才可引领她逃出这黑暗的环
境。这样的突变,她是首次遇上。

    凌渡宇拉着她步上楼梯。卓楚媛跌了几次,不过这刻音乐喧天,谁人听得到这类比起上
来微不足道的声音呢?

    两蹑足摸黑走至中段,大厅传来一下奇怪的声响,连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亦掩盖不住,凌
渡宇心中大叫不好,拉着卓楚媛全力包步奔上。卓楚媛身子出奇地敏捷,兼且熟习了旋梯转
上的角度,紧跟而上。

    一道耀人眼目的白光,从厅中心爆闪开来。一时间从至黑变到至光,什么也看不到,睁
眼如盲。

    照明弹。

    凌渡宇现在仅余下的一丁点怀疑也倒台,对方是一支军事突击队。

    为什么?

    什么珍贵的古物也不会如此动众劳师。

    当眼目开始能习惯光明时,凌卓两人早走上了二楼。

    凌渡宇按动腰上的遥控器,一道由电子控制的铁闸,一下子把通上二楼的旋梯入口封
掉。这是装备千日,用在一时。铁闸把追兵硬生生拒于梯下。楼上一片安宁,不过那并不能
持久。

    凌渡宇开着二要灯光,这时楼下隐约传来的音乐声中断。

    凌渡宇摇头叹道:“这班武夫丝毫不懂音律。”

    灯光下,卓楚媛面色有点苍白。来敌的强横,使她有些措手不及。听到凌渡宇还在说俏
皮话,狠狠瞪他一眼。这才发觉自己的手还在这人的掌握中。

    卓楚媛大力摔开凌渡宇的手。

    凌渡宇嘻皮笑脸道:“小姐!不要马上过桥抽板,一切还是刚开始。”跟着用脚踏踏
地,道:“他们可以从这里上来。”他不是说风凉话儿,一间屋又非铜墙铁壁,那能防止配
备精良的军队。

    话犹未已,一声轰天动地的爆响,整个二楼的地板晃动,空气来回急荡,两人失神下立
足不稳,滚倒在一起。

    尘屑漫天,一股炸药的浓烈气味,充斥全层。玻璃碎裂的声音响遍每一角落,凌渡宇的
安乐窜变成战场。

    凌渡宇一语成谶。

    这回卓楚媛反应最快,一把推开凌渡宇搭在她娇挺酥胸上的手,整个人像猫般弹了起
来。

    金属撞击。

    凌渡宇霍地跳起,失声道:“索钩!”那是爬山的必要工具。

    他顾不得敌人在什么地方炸开个大洞,一把拖起卓楚媛的手,往天台的方向狂奔。两人
一头一脸是尘屑,狼狈万分。

    凌渡宇毅然按着了遥控器上的密码,发动书房内书桌的自动毁灭装置。

    一百秒后书房书桌柜桶内一切东西者会在一场小火中付诸一炬。

    没有其他选择。

    卓楚媛这次没有摔开凌渡宇的手,任由他拉着自己走上另一道上升的旋梯,进入天台。

    天台门在他们身后关上。

    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一振。

    天空明月一弯,还有十天便是中秋了。

    千多方尺的天台上,一只巨大的滑翔风筝,沐浴在夜月的温柔里,安静地俯伏在一个巨
大的支架上。漠然不理楼下的动乱。

    自两年前建成此屋,这蓝色的载人风筝便装置在此,凌渡宇过的是刀头枪嘴的生涯,这
风筝是他布下的一着逃命奇兵,到这刻才派上用场。

    凌渡宇把卓楚媛塞向风筝载人的底架内,为她扎上安全带。

    卓楚媛急道:“你怎办?”语带关切。这风筝只供一人使用,目下两人都是那样需要
它。

    月夜下,凌渡宇目射奇光,道:“其实你也很关心我。”

    卓楚媛气得紧闭小嘴,把头别过另一边。这混蛋死到临头,仍然不知改悔。

    风筝载人的底架下,有三个滑轮,安在三支长长的滑轴上,三十度向下伸延出天台之外
的空间,成为风筝滑翔的跑道,设计巧妙。

    夜风疾劲。

    远方的海港和对岸的城市,在月色下光芒闪灭,瑰丽无伦。

    可惜这不是赏月的时间。

    钢环把风筝紧销在钢轴上。平时凌渡宇常常担心钢环太少,狂风会把风筝扯走,现在解
起上来,却嫌钢环太多。

    好不容易才给风筝松绑。

    风筝开始从钢轴高的一边,和低的一边滑去,慢慢加速,俯冲往天台外的夜空。

    第二声爆炸传来,紧闭的天台铁门整个爆了开来,撞在天台栏干上,一声巨响,使人心
胆被夺。

    凌渡宇狂喝一声,全力一推,风筝蓦地增速,呼一声冲离滑轴的尽头。凌渡宇这一刻显
示了他不凡的身手,他双脚一踏天台边,整个人像豹子般跳起,双手恰好紧抓在已冲离天台
的风筝底部。

    一筝两人,滑翔进夜空去。

    凌渡宇面向天台,见到人影闪动。

    凌渡宇心道:“朋友们,再见了!”

    书房传来一声爆响,书房的毁灭装置,完成了它的任务。谢教授的记事簿,不会留下一
点痕迹。

    屋子瞬眼间变成火柴盒大的黑点。

    他自出生那天开始,从没有在一间屋内住满两年,今次住了一年另八个月的安乐窝,终
于也是晚节不保。

    凌渡宇一运腰劲,把双脚攀上底架、减轻两手的工作量,就与美丽的卓楚媛平等起来,
一向下,一向上,身体几乎紧贴在一起,连呼吸都喷在对方面上。

    夜风把卓楚媛头上发髻吹散、发丝指在凌渡宇面上,又痕又痒,可恨无手可用以搔痒。

    卓楚媛不堪亲热,美目紧闭,只有来个顺其自然。

    风筝速度惊人,一泻百丈,向下面广阔的海港俯冲下去。

    凌渡宇有点冲动,很想把这高傲的美女冒犯一下,偏要看看她杏目圆睁的反应,不过终
于把这诱人的欲望放弃,喃喃道:“算我们走运,这班狂人忘记带导弹来。”

    卓楚媛不闻不问,似乎把命运交到他手里。

    风筝变成一只救人的神鸟,愈冲愈急,凌渡宇不断调节两翼的角度,以免撞入摩天的高
楼上,那将是筝毁人亡的局面。

    这风筝专为一人设计,目下载了两人,自然不是那么轻松。

    他的目标是那山下的海港。这刻他非常感谢自己平日对这种运动的狂热了。

    风筝笔直越过沿岸的大厦,以三十度角向海港斜斜插去。

    风筝迎着海风展展双翅,在虚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度,滑进银光闪闪的波涛中。

    卓楚媛嗅到海水的气味,忍不住睁开双眸。凌渡宇面上似笑非笑,像是在饱餐秀色。就
在此刻,凌渡宇惨叫一声,原来他背部已撞到水面,这样的速度,颇为要命。

    风筝速度慢慢减下,在水面滑行起来,一直冲前了百多码,才缓缓停下。

    冰冷的海水,秋夜清寒,刚才飞行时又饱受高空中气流和狂风的折磨,兼且两人的衣服
都不适合水内的活动,一齐同声呻吟起来。

    凌渡宇离开底架,在水底下为卓楚媛松开束缚。他的手不知是否在冰冻的海水中特别笨
拙,或是卓楚媛玲珑浮突的健美身体太过吸引,总是碰到很多不应触碰的地方。

    卓楚媛秀眉大蹙,偏又拿他没法。肺内的空气快将用尽。

    两人先后冒出水面。

    凌渡宇一看最近岸的距离,大叫侥幸,只是二百多码,他刚才攀在风筝的底架下,几乎
耗尽全身气力,实在不再进行马拉松式的泳赛。

    卓楚媛踹掉鞋子,把外套除下,一边踏水,一边喘气。

    凌渡宇亦脱掉皮鞋,一边拔着水、保持平衡,一边道:“小姐,请恕小弟没有为你预备
三点式泳衣。”

    卓楚媛美目一瞪,娇哼一声,掉头向岸边游去。

    凌渡宇摇摇头,海水的冰寒使他苦笑起来,如果能留在家中,看看书,那该有多好。空
想无益,在水中强迫自己活动了一下筋骨,他体力透支极大,若非长期严格的训练和纪律化
的生活,早便支持不住。

    月夜下海水像千万条彩蛇在闪烁跳动,卓楚媛以自由式的泳姿,娇捷地游往岸边,动作
优美悦目。

    凌渡宇暗赞好一条美人鱼,刚才同乘一筝时,大好吻她的机会自己白白放过,这等君子
行径,誓要切戒,人生稍纵即逝,美好的东西物过不留痕,像沙上建成的堡垒即管如何实在
也只是过眼云烟。

    凌渡宇再叹一口气,才发力追向那条远去的美人鱼。

    两人先后上岸,夜深人静,这一带是停车场,不见一人。

    凌渡宇望着卓楚媛,高声赞美道:“看不出原来卓小姐的身材这样美!”

    卓楚媛一看自己,全身湿透,在街灯下若隐若现,气得背转身喝道:“你走!”

    凌渡宇耸耸肩道:“晚安!”转身步入黑夜的街道去。

    卓楚媛犹豫了片刻,咬咬牙,急步跟了上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