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地狱恶魔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地狱恶魔           

    凌渡宇逐渐回复知觉。灵智好象从意识最深的海床下,向上飞快浮起,一到水面时,便
清醒过来。

    长时期的心灵锻炼,使他自然而然进入深长的呼吸,大量氧气扯入肺部,再由肺部的血
细胞吸入,输往身体各部,力量迅速回复。

    凌渡宇手脚一挣,缚住他在床上的布带全部撕断。象他这类自幼开始练气功和武功的
人,身体的潜能发挥得比一般人高出不知多少倍。他十七岁时便以手指刺穿木板,不过今次
遇到的红狐,比他又不知厉害多少。

    人类虽然不断增进对物质世界的认识,但对自己本身,仍是幼稚园的小学生。有人打了
个比喻,指出人便象一人拥有一座美丽城堡的大富翁,大厅、偏厅、餐房、桌球室、游泳池
无所不有,可惜他却把自己关在阴暗冰冷、积满污水的地牢内,整天抱怨自己居住的环境恶
劣。究竟何时他才懂走出地牢,享受自己拥有的一切和城堡外那美丽无尽的天地。

    凌渡宇张开眼睛,入目尽白色。

    白色的墙、白色的床单被铺。左边是个大窗,窗外阳光漫天,窗前有张沙发,一位俏丽
的佳人,挨在沙发上海棠春睡,胸脯轻轻起伏。

    卓楚媛。

    由第一天看到这倔强智慧的女孩子,凌渡宇便给她那种英气勃勃中带有无限妩媚的独特
气质吸引,可惜他们一直在对抗的关系上。

    卓楚媛动了一动,微睁秀目,呵一声站了起来,道:“你醒了!”满面喜容走到他床
边。

    凌渡宇挪开了点空位。

    卓楚媛很自然地坐下,臀腿轻贴着凌渡宇的腰侧,不过她似乎一点也不觉。

    凌渡宇举起双手,被他挣断了的布带,还有一截缚在手上。凌渡宇道:“怕我飞了
吗?”

    卓楚媛悠悠道:“你有痛脚在我手上,我何惧之有。”

    凌渡宇心中记恨,哂道:“卓主任这么忙,不去捉多两个藏械的凶徒,却在这里等犯人
回醒后录口供,耐性令人钦佩之至。”

    卓楚媛笑意盈盈道:“你是小女子的救命恩人,些许耐性,我不是有的。”

    一股怒火直冲上顶,凌渡宇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大动肝火,冷笑道:“如果为了救命之
恩,卓小姐这倦委屈自己,大可不必。”跟着加重语气道:“在那个情形下,即管是我的分
人,又或阿猫阿狗,我也会救他。”

   

    卓楚媛道:“是吗!你是否有个不良习惯,救完那只阿猫阿狗后,在昏迷期间,都不断
呼唤那只猫狗的名字?”她故意板起脸孔来说,眼中却有说不尽的柔情。这女子在爱情无可
抗拒的力量下,越过边境,走出她倔强好胜的自我王国。

    这回轮到凌渡宇破天荒第一次面红起来,咄咄道:“那以后我不要你睡在我身边了。”

    红霞爬上卓楚媛幼滑如花的俏脸,嗔道:“你……”

    凌渡宇哈的一声,笑声忽然中断,全身一阵剧痛。

    卓楚媛焦急地双手按着他宽阔的肩膊,关切地道:“唉,你不应该动的,医生说你内部
几处地方受伤出血,幸好没有骨折,你复原的速度比常人快五、六倍,不过也真叫我担
心。”

    凌渡宇吁了一口气,道:“我昏迷了多久?”

    卓楚媛答道:“足有三天了”

    凌渡宇一呆道:“三天?”

    卓楚媛肯定道:“三天,你是非常幸运的,与红狐生死搏斗,居然没有重伤。有两个警
员被他逃走时碰撞了一下,一个断了七条肋骨,另一个更惨,脊骨也给撞断了。”面上现出
惊恐的神情,红狐不止具有庞大的精神力量,还有惊人的体力和攻击力。

    凌渡宇道:“还有呢?”

    卓楚媛玉容暗淡,凄然道:“一保记者给误中副车,中了毒箭,送到医院已死了。现场
留下一个弩弓,每闪可以发射两支毒箭,形状很象南美洲土人用的武器。”跟着幽幽地说:
“谢谢你救了我。”然后把俏脸贴在凌渡宇的胸膛上。

    凌渡宇把大手梳入卓楚媛的秀发里,温柔地来回抚弄,诚恳地道:“对其他人来说,爱
侣的死亡,是最残忍的事;但对我来说,只代表一件事,就是自己的死亡。”轻轻吸了一口
气,低头对住伏在胸前的脸蛋道:“所以不用谢我,凌渡宇怎可不救自己。”

    卓楚媛仰起俏脸,一张薄唇象磁石那般把凌渡宇的嘴紧摄在一起。

    紧紧相缠。

    病房一时春光盈盈。

    凌渡宇离开了娇喘的红唇。

    凌渡宇道:“知道当日红狐怎样混进来吗?”

    卓楚媛茫然摇头,道:“不有肯定。不过事后守门的警员,和在四周监视的警员,都报
告说在红狐出现前,有数十秒的晕眩,什么也看不见,可惜他们每一个人都以为自己不妥,
所以并没有联想到是红狐的邪力。”

    凌渡宇苦苦沉思,忽地叫道:“楚媛,有一点你是否想到,当日飞机失事,明显地是红
狐在远距离控制了机师的心灵,使他干出灭绝人性的罪行。既然他能够控制机师,照理他可
以在灵堂外某外的地方,把你的心灵控制,或者要你自杀,何需这倦费功夫,亲自进来,用
毒箭刺杀你。”

    卓楚媛霍地坐直身躯,眼中射出凝重的神色,她已想到凌渡宇的推想。

    凌渡宇兴奋地道:“你说红狐向女公爵说过:只有在新月时,又适值杀人后,他才有一
段时间的清明。除非他有异样的思想,否则‘它们’不会‘干涉’他。”

    卓楚媛不住点头道:“飞机撞毁前,机师说过:当我有足够的力量时,便会回来。”

    凌渡宇道:“让我将整个假想整理一次。红狐启动了‘幻石’,由那刻开始,‘它们’
便控制了红狐,通过某一个方法,吸取……吸取月光的能量;但这力量仍未足够,而且象世
界上所有能源一样,会有消耗的情形,所以在新月‘月能’减少时,又或杀人时损耗了大量
月能,‘它们’便需收敛活动和储能,非到迫不得已,不再动用。”

    卓楚媛这时完全明白凌渡宇的推论,接住道:“那次飞机堕毁,因为距离太远,耗用了
大量的月能,所以到想杀死我时,只可以用原始地弩弓。为什么他不用枪械?”

    两人同时叫起来道:“因为‘它们’不懂现代武器。”

    一股战意在两人心中涌起。

    凌渡宇面容出奇凝重,沉声道:“还有五天便是中秋了,如果我们不能在中秋月圆前把
红狐出来,‘它们’再储一次月能后,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这道理路人绋知,问题就是如何把一个可以控制别人精神的人找出来。找出来后,又如
何可以把他制服。

    卓楚媛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这敌人太可怕了。

    检查完毕,医生说:“凌先生大致无碍,希望你能在医院休息多一两天,待全部报告回
来后才出院。”

    凌渡宇正要抗议,卓楚媛代他说道:“这个没有问题,谢谢你,医生。”

    医生走后,卓楚媛道:“噢!有封信我忘了给你,是昨天由特快专递送到你半山的
家。”把信从衣袋中取出给他。

    凌渡宇接过信,一看信上的这整个人跳了起来。

    卓楚媛也吓了一跳,讶然望着他。

    凌渡宇神色古怪,惊道:“是陈午鹏!”

    信内有两面纸。 凌渡宇面上恍然大悟的神色,喃喃道:“我明白了。”一边审视着纸
张,一边道:“谢教授记事簿最后的两页,来了这里。是他自己撕下用来写信给陈午鹏。”

    卓楚媛凑过身来,看着凌渡宇将日记打开,里面夹了张便条。

    宇:

    如果你收到这封信,我已不在人世了。我指示律师,一接到我的死讯,便以特快专递,
交到你手。以下的两页纸,是舅父谢宁教授寄给我的。我开始时不能相信那是事实,所以立
刻打电话给你,不过他果然死了,希望我舅父种下的弥天大祸,能在你手上解决。

     午鹏

    跟着那两页记事簿纸内容:

    午鹏:

    你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这件事唯有告诉你知。五年前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见到
了一批石板残片,从残片的文字看来,应该最少是公元前三千年的时代,记述一件非常奇怪
和惊人的事情。我费了整晚时间,把残片上所有文字抄写下来,其后又用了三年时间,才把
内中百分之六十的含义破解。

    残片的内容概略地说,就是有关一声名为“幻石”的石板。残片这样形容它:“当圆月
驱走了太阳,黑暗会吞噬光明,灵邪的魔石,闯入了灵魂的深渊,灵眼嵌上了第三保眼时,
人再不能见物,远古的魔王会醒过来,重新统治人的世界,光明将永远沉沦。”这是残片中
的是完整的内容,其他支离破碎,难以明白。残残中还有这‘幻石’的图像,画在一个怪兽
头力士身体的庞大怪物两眼中正中处。从残片中破碎的记载里,加上我自己的推想,我组织
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出来。就是自从有埃及历史以来,便有这“幻石”的存在,辗转在帝皇和
巫师间流传,起初的情形当然无从考据,直到公元前,残片面世前的某一时间,有一位伟大
的巫师,参破了残片的秘密,而且牺牲了他的生命。残片上这样写:“伟大的巫神和导师亚
里之,以他的鲜血抑制了‘幻石’的邪力,建成了棱角形的神塔,把‘幻石’的魔力锁在不
见圆月的黑暗里。远古的恶魔纵使咆哮怒叫,人类也将在安宁中度过。”

    看到这里,凌渡宇和卓楚媛面面相觑,魔神是否已经复活,重回人间?埃及奇怪独特的
金字塔是否基于这样的原因建出来?是否当建立了一座金字塔后,后人上承先人,继续建成
其他的金字塔?

     信中继续写道:

    当时我没法明白残片上的说话,直到在一偶然的机会里,我在开罗博物馆看一“幻
石”。当时我感动到热泪盈眶。我向博物馆当局要求研究它,却被坚决拒绝了。于是想到唯
一的办法,就是偷它出来。所以找上了红狐,那神通广大的怪人。我很后悔。

    当时我的构想是,这“幻石”是远古文明遗留下来的记录仪,启动后便可得悉内中的资
料,像今天的录影带一样,后来才知道全错了。我们自命科学的人,纯以理性去排斥一切不
能理解的事物,只是另一种盲目和迷信。

    我写下这封信时,并不知道能否将它寄到你手上,那要看命运的安排。红狐现在把自己
关在房内,他野兽般地喘息声震撼着我惊惧的心灵,我已感到邪恶的力量不断扩大,挣扎看
来是徒劳无功,它们绝不会放过我。

    我订下了飞往埃及的飞机票,只要红狐一把“幻石”脱下,我会尽我的能力把这不详的
凶物放回大金字塔内。“幻石”是不能毁灭的物质,所以把它这样处理,是唯一压伏它的方
法,因“幻石”的启动,远古的邪魔已苏醒过来,只待它们通过红狐和“幻石”,在来临的
中秋,储多一次月能,它们便会回来,人类的恶梦将会开始。

    幻石的而且确是史前遗留下来的异物。很久很久以前,一种邪恶之极的生物,因那次全
球大水难,给埋在地底的深处,他们并没有死,只是“沉睡”了,被他们用“幻石”通过某
一启动的方式,把“它们”唤醒。这是否地狱和撒旦传说的来源,在我们遗传因子中,仍然
保有这种记忆。人世间的黑暗和罪恶,是否他们沉睡中仍能作崇兴波。我很后悔。

     舅父宁字

    两人面面想觑,虽然证实了他们大部分想法,真正知道事情的始未,两人仍禁不住心中
的惧意。

    卓楚媛道:“我们一定要找到红狐,在月圆之前。”

    凌渡宇道:“那天我踢爆了红狐的一只眼,红狐当时剩下的一只眼,射出强烈的仇恨,
‘它们’看来非常仇视人类,否则也不会将整架飞机二百多条人命完全毁掉,那并不需要,
以它们当时的力量,只要把陈午鹏一人杀掉便可。”

    卓楚媛打了个冷颤道:“那太可怕了!”

    凌渡宇正容道:“这一点很重要!它们并非理性的生物,理性是人类的特质,它们精神
力量虽然庞大,却受到某一非理性的冲动控制。我损害了它们,激起它们的仇恨,所以只要
它们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它们一定会来,而且是立即来。”

    卓楚媛面色转白,道:“千万不可让它们来找你。”

    凌渡宇笑道:“这是我能够控制吗?这是唯一的方法。不过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卓楚媛垂下头来,剧烈地喘息。强烈的挣扎在心中进行。

    凌渡宇话锋一转道:“你听过有关埃及金字塔的事没有?”

    卓楚媛瞪他一眼,道:“我知你是这方面的专家。”

    凌渡宇笑了笑,不理她语气中的嘲讽,道:“我不敢自认专家,却真是下了一番功夫。
谢教授给陈午鹏的信中提及的大金字塔,估计建于公元前至少四千年,在开罗附近的尼罗河
畔,高度是一百三十七米,底部是二百二十七平方米。”

    卓楚媛收起笑容,细心聆听。

    凌渡宇道:“你知道那有多大。假设它们是全空是话,那可以把整座罗马圣彼德大殿完
整无缺地放进去。”

    卓楚媛吐了吐舌头,人人都知道大金字塔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名列世界十大奇迹之
一,但是凌渡宇这一比喻,仍令她咋舌不已。

    凌渡宇沉思起来,好一会才抬头道:“有很多学者对金字塔有种种推测,例如说它是古
代的天文台,吻合天体运行的法则;亦有人认为它的尽寸大小,是一个数学形式的预言;当
然也有人说它只是座坟墓。看来是后者才对,葬的不是帝皇,而是那充满魔力的‘幻
石’。”

    卓楚媛道:“对,所以谢教授才提出唯一的方法,就是把那鬼物送回那里。”

    凌渡宇道:“这也是唯一对付红狐的方法。”

    卓楚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灵方妙药,问题是如果我们给红狐订
张往埃及的单程机票,他便会乖乖地自动走入金字塔内吗?”

    凌渡宇道:“不会!”

    卓楚媛呆了一呆。

    凌渡宇道:“你给我把病房所有守卫撤走。”

    卓楚媛尖叫道:“这怎可以?”

     凌渡宇不理她的抗议,继续说:“并给我找一批最好的泥水师傅。”

    卓楚媛大惑不解地盯住他。

    凌渡宇微笑道:“我要把金字塔搬来一用。”

    卓楚媛登时瞪目结舌。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