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历史重演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历史重演           

    有关的街道都给封锁起来。

    街的两端停满拦路的警车,穿上避弹衣、手持半自动步枪的警方特种部队布置在每一个
角落、掩护物和引宅四周的高处,或临时征用的民居内。

    那是一幢两层高的房子,表面看不出任何异样。一切部署停当,只等破门入屋的命令。

    马奇曼、姬翠、金统和凌渡宇赶抵现场,警官古森迎上来,先瞧着金统和凌渡宇道,
“这两位是……”

    金统亮出国际刑警的招牌,马奇曼道:“是我老朋友,没有问题。”

    古森显然认得姬翠是学界名人,又震撼于她那惊。魄的美丽,特别恭敬地向她自我介绍
和握手,不过姬翠冷冷道:“怎样寻到疑凶的?”

    古森低声道:“我们依马奇曼博士的指示,以两处凶案现场为中心点,逐渐扩大搜索范
围,凭着警犬的鼻子,在这所离第一现场只两里远的房子的车房里,找到一部驾驶座位上染
满血迹的车子。”

    马奇曼问道:“疑凶是什么人?”

    古森迅快答道:“他叫佐治·撤勤,白人,独身而居,二十五岁,十年前才随父亲移居
此处,父亲五年前在一宗交通意外身故后,他得到巨额赔偿,便一直没有工作。

    邻居说他为人彬彬有礼,但沉默寡言,从不与人打交道。”

    姬翠道:“有没有精神病患的前科?”

    古森摇头道:“暂时仍找不到有关纪录。”

    另一个侦探桑斯来到众人身旁,向古森道:“准备好了,只等待入屋擒人的指示。”

    古森望向马奇曼,后者道:“此人极度危险,只要有合法的入屋令,什么警告都可省
了。”

    古森和桑斯领命去了。

    四人伏在一辆车后,凝神观看那所平静得出奇的屋子。

    凌渡宇刚好站在姬翠之侧,嗅着由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道:“这人连血迹都不懂以
第一时间来清洗消灭线索,神智显然不太清醒。”

    姬翠“嗯”的一声,像有点嫌他说多余话般,没有答他。

    “砰砰砰砰!”

   

    破碎的声音连串响起,两层楼的所有门窗同时粉碎二十个全副装备的警方特种部队人员
冲入屋内。

    碰撞声、奔跑的足音和叱喝声不住由屋内传来,逼归于沉寂,令人生出异样之极的感
觉。

    万众期待下,一名特警出现在被轻量炸药爆开的大门处打出可以入屋的手势。

    古森、桑斯等人蜂拥而去,抢入屋内。

    金统低声道:“情况似乎有点不妥。”

    人人心情沉重,没有应他。

    过了像整个世纪般漫长的二十分钟后,古森茫茫多走出屋来。

    被警员拦在警戒线外大批闻风而至的记者,手中白光灯摄镜顿时闪个不停,并潮水般向
古森涌过去提出问

    古森作了个无可奉告的姿势,示意马奇曼等到屋内

    当迎上众人时,古森低声向马奇曼道:“点子死了

    据医官初步审定,疑犯是窒息至死的,却找不到他如何令自己窒息的原因。”

    马奇曼脸上的血色倏地褪个一千二净,沉声道:“就像澳洲那趟一样!”

    包括凌渡宇在内,众人都生出不寒而栗的可怕感觉。



    兰芝离开她的办公椅子,投入凌渡宇怀里,娇媚地埋怨道:“你到了哪里去啊?今早睁
开眼睛你就失踪了。”

    凌渡宇微笑道:“约了金统那家伙,咦!你准备去哪里?”

    兰芝见他目光落在搁在一旁长几上的公事包和简单的行李,热切地道:“我要到里约热
内卢签一分重要的合同,并诚心邀请你和我一起去,签约后所有时间就是我们的了!公司的
飞机正在候命出发。”

    凌渡宇想起卓楚媛,皱眉道:“我要先给金统一个电话才行。”

    当他拨通了电话后,金统在那边大嚷道:“快来!有天大的事情发生了,楚媛在我这
里。”

    凌渡宇精神一振迎上兰芝失望得想哭的玉容,抱歉道:“恐怕我不能陪你去了。”



    凌渡宇看着卓楚媛,失声道:“什么?”

    脸容肃穆的卓楚媛沉声道:“幻石不见了。

    前日清晨,博物馆启门时,发觉通往地库的门打了开来,而幻石则和其中一个叫乔本拉
的守卫同时失踪,到现在仍未找到他的踪影。”

    金统脸无人色地倒抽一口凉气道:“是否那些家伙又来作祟呢?”

    凌渡宇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只要想起那批埋在某处层中跟人类想象的魔鬼同一模样、时
常等候回来重新这世界的可怕生物,他就犹有余悸。

    它们曾经是地球的霸主,但转瞬就给一场全球性的灾难掩埋在地底深处,唯一能使它们
保持对外界接触的,是这块秘不可测的幻石。当年考古学家得到了幻石,还以为可借此来进
窥史另一文明的奥秘,却闯出了弥天大祸。

    后来凌渡宇费尽千辛万苦,才把幻石寻回,物归原主,交回开罗博物馆,利用金宇塔的
神奇力量把它镇压在地里,想不到幻石又失踪了。事见拙作《月魔》)

    凌渡宇头皮发麻道:“这乔本拉是怎样的人?”

    卓楚媛正伸手翻看金统办公桌上的日历,答道:“他干那份看更工作只有三个月,事后
追查时,才发觉他完全没有朋友和亲人,且移居开罗只有半年时间,他的证件更是伪造的,
教人没有任何线索可以根查。”

    凌渡宇愕然道:“这确是非常奇怪,月魔只能通过幻控制人类。而这个人极可能是给控
制了心神,才会作出这种事来。但那怎么可能呢?因为幻石在此前一直存在地库里。”

    卓楚媛道:“这正是我由开罗赶回来的原因,知道有关月魔真相的人可以数得出有多少
人。

    连开罗博物馆馆长都被我们瞒着,所以我要首先查清楚究竟谁翻阅过存在国际刑警纽约
分部机密档案里有关此事的报告。”

    凌渡宇道:“结果如何?”

    金统将一叠整齐的档案文件重重掷到台上,脸寒如冰道:“文件失踪了,而据纪录,它
只有一个人看过,这人叫白度年,是美国人,曾在联邦调查局当了十多年情报分析专家,是
这方面首屈一指的人材。到了我们这里后,亦是这方面的第一把交椅人物,八个月前才辞职
不干。

    今年应是四十二岁,这里有他的照片,他旁边那个正是小弟本人。”

    凌渡宇接过照片一看,差点还以为见到的是华伦比提这个荷李活花花公子。

    相中人衣着入时,风度潇洒,那双嵌在英俊脸容上敲眼睛似是永远带着种暧昧的笑意。

    他沉声道:“找到他的行踪吗?”

    卓楚媛狠声道:“我们查过移民局的出入境纪录,半年前他去了以色列的台拉维夫,之
后就从没有人听过他的柞息。”

    凌渡宇抓头道:“这样一个人看上去只会欢喜嫖、赌玩、乐。他会千方百计去偷一块能
把魔鬼从地狱释放出来的石头吗?”金统拍台怒道:“定是这贼子,我到天脚底也要把他追
回来。”

    卓楚媛叹道:“台拉维夫尚有十二天就月圆了。不用我提醒两位,也该明白幻石在月圆
之夜是特别具有威力的,所以我们必须在他走到天脚底之前,把幻石从他手上取回来。”

    金统和凌渡宇你眼望我眼时,敲门声响。

    前者不耐烦地道:“进来!”

    来者是国际刑警的侦缉主任伊利斯,年在三十二、三间,美籍犹大人,架着圆形的金丝
眼镜,模样既斯文秀气,又有点滑稽,是学究型的俊彦。。

    他将自己摊在远离三人的靠墙沙发上,苦笑道:“白度年是个疯子!”

    金统冷冷道:“这个早肯定啦。”

    伊利斯挥手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我是说他是个真的疯子,曾经杀人,后来从精神病院的高度设防囚室,以现在仍没有人
能明白的方式逃了出来,然后顶替了白度年的身份,拿着他的文凭混进了联邦调查局当专
家,他的真名宇是庞度·鲁南,被捕前杀了三个人。”

    金统等立时瞠目结舌。

    卓楚媛失声道:“这是没有可能的,联邦调查局若不清楚他的祖宗十八代,以至指模、
病患牙齿纪录,甚至乎基因测定,绝不会上他坐上这么重要的位置。”

    伊利斯道:“我刚才借电话查问有关白度年的事,岂知接线生立即给我驳到副局长的办
公室,副局长他老人家说要立即见我。

    当我抵达时,正副局长均是座上客,其他更有各部门的首脑,你们可想像这是多么严重
的一件事。”

    凌渡宇道:“他们怎样解释?”

    伊利斯道:“没人肯作任何解释。他们即席要求知道CA九O九号档案的内容。这个我
当然编不出故事来,皆因我手指碰也未碰过那绝密档案。

    所以才要回来和你们商量,或者我们可以用此来交换有关这疯子的资料。”

    卓楚媛苦笑道:“我不想累他们由现在开始睡不着觉。”

    金统皱眉道:“但若他们知道事件的严重性,合作起来的成功机会大大增加。”

    凌渡宇插口道:“我认为愈少人知道愈好。这故事若泄露了出去,给公众知道时,会惹
起现阶县完全没法想象的可怕后果。”

    金统哑口无言。

    试想假若报章的头条登上例如:“圣经的魔鬼已被证实存在,它们就在我们脚底下某
处,等待回来统治世界”词如此类的煽情标题,会引起什么连锁反应呢?当然大部分人会嗤
之以鼻,然后又缩回他们偏执自的龟壳避难所里,但肯定会有人借题发挥,或成立极端织,
以对抗、崇拜或模仿的各种形式作出反应。

    虽说联邦调查局诸君都是惯于守口如瓶的人,但由于此事牵涉到来自本能对邪魔的天生
恐惧,天才晓得真正的情况会发展到哪一个地步?

    伊利斯大讶道:“究竟那是什么一回事?现在连我都很想知道了。”

    金统叹道:“好奇心是推动人类文明的原动力,但也可以害得你睡不安寝,小子你设法
拖住调查局那班老头子,我会暗底下找我在那里的老朋友探听口风。”

    他又转向凌渡宇道:“你也该和阁下在台拉维夫的老朋友谈谈了。”

    伊利斯愕然以对时,凌渡宇想起夏能准将,点头答应。

    卓楚媛盈盈起立,柔声道:“我很累哩!凌先生送我回去吧!”

    凌渡宇与金统交换了个苦涩的笑容后,无奈下追着玉人的香背去了。



    他们的车子在交通灯前停下。

    卓楚媛凝望前方,秀眸里却是空空洞洞的,轻轻道“我很害怕!”

    凌渡宇将脸孔埋在驾驶盘的手背间,呻吟道:“我也名怕得要命。”

    卓楚媛幽幽道:“我们是否走了霉运呢?这么关乎到人类存亡的责任竟落到我们肩膊上
去。

    噢!转灯了。”

    凌渡宇松开煞掣,车子开出,转入五十二街。

    车窗外的世界一切如常,显现着这商业大都会繁忙白脉博。

    街上人车争道,路人匆匆而过,每一个人都像赶着要到某一地方似的。

    凌渡宇将车子驶进大厦的停车场,依卓楚媛指示在她的私家车位停下。

    卓楚媛冷冷道:“你不打算陪我上去吗?”

    凌渡宇心中一痛,软弱地道:“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会今晚我来接你去吃晚饭吧!好
吗?”

    卓楚媛摇头道:“不!我没有闲情去吃饭,你没空就自便吧!”言罢推门走了进去。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追着她进入升降机。

    卓楚媛“噗哧”一笑,露出今天以来第一个笑容,香肩挨贴凌渡宇的肩头,得意地道:
“你若再像防瘟疫般防人家,我就一枪把你了结,然后再殉情自杀。”

    凌渡宇苦着脸道:“别忘了你已是有夫之妇哩!”

    卓楚媛露出古怪的神色,抿嘴哼道:“我不理!我要你像以前那样体贴和哄人家,不时
说些俏皮话。”

    升降机门中分而开。

    凌渡宇猛地伸手抓着卓楚媛的玉臂,把她拉得退了回来,神色凝重道:“还记得那两趟
袭击我的女刺客吗?”

    升降机门闭上,往下降去。

    卓楚媛一震道:“你的意思是……”

    凌渡宇深吸一口气,点头道:“当时我曾很奇怪为何她可以如此熟悉我们的关系,又能
模仿你至可瞒过我的地步,但若此事与庞度·鲁南有关,那这些事都可有合理的解释了。”

    卓楚媛变色道:“若实情如此,那就将使人更感扑朔迷离,难以明白。”

    升降机门张开。

    两名高大的金发男子正在门外等候,四只手全插在外衣的袋子里。

    八目交投,双方均感愕然。

    卓楚媛第一时间掏出枪来。两人同时举手,其中一人嚷道“是联邦调查局的。”

    卓楚媛目寒如冰,喝道:“为何要鬼鬼祟祟的跟踪,证件放在哪个袋里?”

    男子说了后,凌渡宇从他外衣的右内袋把证件取出,对照了相片后,笑道:“克西先
生,你好吗?”

    两人放下手来,另一人自我介绍道:“我叫谢夫!”着向卓楚媛欣然道:“卓主任拔枪
的姿势又快又好看。

    凌渡宇仍用手挡着机门的电眼,道:“进来吗?”

    两人有点尴尬地步入升降机内,克西把反起的衣领放下,搓手道:“今年纽约的冬天真
冷,世界愈来愈反常。”

    谢夫瞧瞧楼层显示的数字,问道:“两位是否常以手法看看有没有被人跟踪呢。”

    凌渡宇和卓楚媛对视而笑,心中都涌起某种奇异觉,慌忙各自移开目光,颇有消受不起
的情况。

    克西道:“两位该知道我们是为白度年的事而来的。”

    谢夫语气诚恳地道:“希望我们能衷诚合作。这件事最重要是保密,若泄漏了出去,我
们的顶怕要回乡下牧羊了。”

    凌渡宇领先步出敞开的机门,叹了一口气,有苦难言。

    四人来到卓楚媛自置的华宅门前,凌渡宇忽地张着欲要启门的卓楚媛,道:“那疯子自
然知道你卓楚媛在这里的,若他在这里做下手脚,会是什么后果呢?”

    克西笑道:“这是否你们中国人说的杯弓蛇影?现在整个联邦调查局都在找他,任他天
大胆子,都不敢留在美国。”

    卓楚媛道:“他没有杀死我的理由吧?”

    凌渡宇摇头道:“他也没有杀死我的理由。但假如那女刺客和他有关……”

    克西皱眉道:“什么女刺客?”

    谢夫瞅了长廊其他三道闭上的宅门,提醒道:“这处并不适合说话,入屋再说吧!”

    凌渡宇沉声道:“不要怪我多疑,我总觉得这道门有点不妥,说不定会装了炸药一类的
东西。”

    卓楚媛吓了一跳,挽着凌渡宇退回升降机门处,道:“移开点安全些,让我找金统派人
来检查清楚吧。”

    克西和谢夫不耐烦地迫在他们身后,前者道:“为了节省时间,不若回我们处详谈好
吗?”

    凌渡宇摇头道:“不!这件事相当重要,假设有人想杀卓主任,那就证明了有人想杀死
任何知悉秘密档案内容者,这会是很有用的一条线索。”

    克西一拍额头道:“我差点忘了有可测探炸药的仪器在身上。”

    他伸手探入袋里,掏出来的赫然是枝装了灭音器的大口径手枪。

    谢夫同时拔出枪械,向二人喝道:“举手!”凌渡宇和卓楚媛大感意外,只好如命举
手。

    谢夫熟练地取去卓楚媛的佩枪,又搜查凌渡宇,肯定二人没有武器时,才走到两人身后
去。

    克西立时换了个脸孔,狞笑道:“你们是怎么发觉我们是冒充的。

    哼!不过说谎都不慌,连大门装了炸药都敢说出来,凌先生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凌渡宇没好气道:“你们是谁?”

    克西冷哼道:“和你们一样,是给白度年骗了的人,我们将会不惜代价,把这坏蛋抓回
来。”

    谢夫提醒道:“入屋再说。”

    克西伸手向卓楚媛要了门匙,匆匆移到门旁。

    谢夫以枪管顶在凌渡宇背脊处,喝道:“滚过去!”

    门匙插进门锁里,“得”的一声,门锁开了。

    克西笑道:“什么炸弹,真好笑1”伸手往门把一按。

    “轰!”

    整度门连着四周的墙壁爆起火光,喷射开来,一时地动天摇。

    在启门的同一时间,凌渡宇搂着卓楚媛滚到靠门另边的墙角处,把她压在身体下。

    猛烈的气流,冲得两人往外滚开,沙石触着身体,更是剧痛难当。

    尘屑漫空下,走廊成了废墟般的劫后景象。

    凌渡宇扶着卓楚媛站起来看时,克西变成了难以辨认与木碎砖石混在一起的残肢断体,
而谢夫则仰躺在走廊另一端,半边脑袋给激溅的砖石削去了。

    两人强忍痛楚,四目交投。

    全身沾满尘屑的卓楚媛猛地扑入凌渡宇怀内,死命搂紧他的熊腰,娇躯传来一阵接一阵
的抖颤。

    凌渡宇却像给爆炸轰醒了过来般,清楚知道自己因月魔的事心神大乱,所以精神远不如
平常的精灵活泼,脑筋更不够清晰。

    否则早应从两人只懂称呼那疯子作白度年,便该推出这两人是冒牌货。

    回头朝爆炸处望去,卓楚媛的家门变成了个丑恶的大洞,走廊的其他地方虽留下可怖烧
灼的过的遗痕,却只是表面的损毁。

    由此可见布局者乃是用炸药的高手,目的只在于杀死卓楚媛。

    但对方怎能如此精确把握卓楚媛的行踪呢?又为何要杀她?

    凌渡宇心中不由涌起寒意,用力把怀内的动人胴体搂个结实。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