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医品至尊 > 0853 包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不一样,以你的修为,能够在那个……那个鬼魃的手中逃生,足以见得你很厉害,你看那几个杀手,在鬼魃面前,根本丝毫还手之力。”

    凤翩舞很给面子的夸奖道,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声音前所未有的真诚和温柔。

    “嘿,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我似乎挺厉害的。”

    丁宁恬不知耻的自夸道。

    “你本来就厉害嘛,我要是对上那鬼魃,根本不是它的对手,就连逃跑恐怕都做不到,那鬼东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凤翩舞很实诚的说道,让丁宁的小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嬉笑道:“那你还敢说保护我!”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当然要保护你!”

    凤翩舞脸蛋微红,有些羞涩的说道,脚下的速度却丝毫不受影响。

    “大恩大德无法言谢,要不我以身相许好了!”

    丁宁心情稍一放松,又开始了嘴花花。

    “你……讨厌!”

    要是以往敢有人这么跟凤翩舞说这样轻薄的话,她保证一巴掌不拍死他,但这话是丁宁嘴里说出来的,她不但没生气,还娇羞满面,心里感觉甜丝丝的。

    丁宁看着她娇嗔的样子,心里不由一凛,暗骂自己浑蛋,已经招惹了这么多情债够头疼的了,明明决定不再招蜂引蝶了,却还是管不住自己这张破嘴。

    讪讪的干笑两声,就闭上了眼睛,抓紧时间修复自己的伤势,他可不敢把求生的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能恢复一点是一点。

    只是这女人的怀抱实在是太过温软舒服,精神一放松下来,浓浓的倦意袭来,眼皮一阵发沉,竟然歪头睡去。

    凤翩舞还等着和他聊天排遣鬼魃所带来的压力呢,谁知道却突然听到他的酣睡声,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和疲倦的样子,美眸中闪过一抹心疼之色,这个小男人肯定是累坏了。

    对了,他还受了伤,得找地方赶紧给他疗伤才行,否则流血过多也会给他带来生命危险的。

    此刻的凤翩舞早就把凤霓儿忘到了九霄云外,一颗芳心牢牢的系在丁宁的身上。

    轰鸣的炮火声响了一夜,直到天亮时才逐渐平息,政府军经过一夜苦战,艰难的打退了掸邦军的进攻。

    当大军浩浩荡荡的回到内比都时,看到城内一半的建筑物跟刚被轰炸过似的已经成为了废墟,高层们顿时勃然大怒,还以为掸邦军潜伏进来搞破坏了呢,立刻下令全城戒严,挨家挨户的进行搜查。

    黑翼等四大佣兵团的小首领们也算是倒了血霉,手下都死光了,正准备执行第二波计划时,外面又哔哩吧啦的跟拆房子似的,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全都被鬼魃一巴掌拍死,让他们噤若寒蝉,找个地下室躲了进去,连逃离的机会都没有。

    这政府军一下令严查,这些家伙可坐不住了,于是,一大早内比都又再度点燃了战火,四大佣兵团的首领们和缅国政府军展开了巷战,但敌众我寡,尽管这些家伙的身手非凡,但耐不住政府军人多势众啊,再加上缅国高层憋了一肚子火,铁了心的要拿这些“掸邦军”的奸细立威,连坦克、火箭弹,火炮这些重武器都用上了,导致佣兵们死伤惨重,唯有寥寥几个亚裔面孔的人乔装打扮,才得以逃出生天。

    只是自此一役后,四大佣兵团的实力大损,排名大幅度的直线下降,就连排名第五黑翼佣兵团都跌落到了第十九名,其他佣兵团的处境可想而知,气的这几个佣兵团团长狠狠的摔了杯子,发誓一定要让丁宁付出代价。

    这次任务不但损兵折将,而且还没有完成任务,声望大跌的同时排名还在下降,最要命的是还惹来四大药业巨头的滔天愤怒,大骂他们没用。

    至于他们偷偷布下的后手,连缅国都还没有来得及进入就任务失败,导致这次计划无疾而终,而丁宁却因此而名扬佣兵界,成为各大佣兵团又爱又恨又惧的存在。

    晨曦微露,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硝烟味道。

    夏侯等人潜藏在巨鲨帮提供的一个秘密聚点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焦灼不安,等待着丁宁的消息。

    他们按照丁宁的命令撤退后,一直不敢跟他联系,唯恐他躲在哪里,手机铃声会暴露他的方位被鬼魃盯上。

    只是等待的煎熬让他们烦躁不堪,陆战眼睛里布满血丝,烟头堵满了烟灰缸,紧皱着眉头道:“现在那个怪物已经离开市区了,我们还是跟老板联系一下吧!”

    “不行,虽然那怪物离开了市区,但少爷未必能够脱险,我们只能等他主动联系,绝不能给他打电话,万一因为我们的电话让少爷陷入危险,那么百死也难赎其罪!”

    夏侯虽然心里也极为担心,但还是坚决执行少爷的命令。

    “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干等着吧?”

    彭海涛摁灭烟头,烦躁的说道。

    “我去找找大哥吧,这里附近都是山林,我有在山林中的生活经验。”

    叶天狼主动请缨道,众人顿时眼中一亮,对啊,叶天狼可是在狼群中长大的狼孩,论起在山林中找人,无人能够比得上他。

    “好,二少爷,我跟你一起去,我们的人之前在城东发现那个怪物的脚印,沿着怪物行走的方向找,就算找不到少爷,也能找到那个家伙,MD,现在我们兵强马壮,带上重武器,我就不信干不掉那怪物!”

    夏侯也不淡定了,作为曾经游走在死亡线上的死亡佣兵,被一个怪物逼的不得不靠着少爷掩护来撤退,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天大的耻辱,当即一拍板决定道。

    “我也去,没有老板的消息,我睡觉都睡不着。”

    陆战狠狠的掐灭烟头,豁然站起说道。

    “还有我,我也要去!”

    “我必须得去,老板对我有恩,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休息!”

    “别看我,我肯定是要去的,谁也拦不住我!”

    ……

    王阳、彭海涛等人纷纷站了起来,都要跟着去找丁宁,他们心里都憋着一团火,憋着一股气。

    他们是战士,是铁血战士,却要靠着老板牺牲自己来掩护大家撤退,这让他们心里充满了内疚和直责,所以,找人也好,消灭怪物也好,他们都当仁不让!

    “得了,既然大家都想去,那就分批出发吧,路上注意安全,保持联络畅通,发现情况及时联系,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夏侯见群情激涌,知道拦也拦不住,干脆全都去得了,但还是尽心尽责的提醒了一句,唯恐这些家伙冲动之下和怪物直接开战,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就在夏侯等人分批出城,漫天遍野的寻找丁宁之际,丁宁却出现在了神缅边境的原始森林中。

    不是凤翩舞不按照他的说法藏到河里,而是他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到了河边后,怎么喊都喊不醒他。

    凤翩舞不知道到了河边下一步又该怎么办,只能背着他过了河继续往前跑,能跑多远是多远。

    只是那鬼魃很鬼畜,跟安装了追踪器似的,任由凤翩舞跑多远,它都能很快的跟上来。

    导致凤翩舞只能慌不择路的埋头狂奔,不顾消耗的用最快的速度逃离,最终一头扎进了这茫茫的原始森林当中。

    好在在进入原始森林后,鬼魃找寻他们的速度变的越来越慢,也让凤翩舞稍微的缓了口气。

    看着因为在过河时被河水清洗后露出本来面目的丁宁,凤翩舞疲惫的脸上露出一抹迷醉之色,人又帅,又有本事,还有情有义,让她几十年未曾有丝毫波澜的心泛起了一丝涟漪。

    只可惜,她并不知道眼前这个让她怦然心动的男人,就是她恨之入骨的杀弟仇人,否则此刻她就该纠结是不是要杀了他了。

    被鬼魃追的如同丧家之犬般狼狈,连给他止血疗伤的机会都没有,此刻终于能缓口气了,她必须立刻帮他疗伤。

    凤翩舞双手颤抖着脱掉丁宁已经和伤口的血痂黏在一起的裤子,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看过男人的身体,脸上红的跟大柿子似的羞不可抑,只是强烈的好奇心让她心如鹿撞,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一眼……又一眼……

    直到看到丁宁屁股和腿上那狰狞的伤口时,凤翩舞立刻抛开了所有杂念,眼中闪过一抹心疼之色。

    她本想撕开自己的衣袖为丁宁包扎,又唯恐不卫生令他的伤口感染,犹豫了一下后,最终红着脸把手伸进怀里,悉悉索索的脱掉贴身的肚兜,撕成布条蘸上干净的清水,坐在地上抱起丁宁,让他趴在自己的腿上,仔细的为他清洗着伤口。

    整个过程凤翩舞大脑都是一片空白,都不知道是怎么帮他包扎的,那雄浑的男性气息让她心跳如雷,脸红的能滴出血来。

    反正丁宁悠悠醒来时,感觉自己被包扎的就跟个红色木乃伊似的,下半身被缠的是一圈一圈又一圈,还扎了几个漂亮的蝴蝶结,让他哭笑不得,又有些莫名的感动。

    因为他看到还没有发现他醒来,正在专心的烧烤野兔肉的凤翩舞此刻就跟野人似的,上身就围着某种植物的树叶遮羞,而她炫目的红色上衣的去向不言而喻,全都成为了丁宁身上的绷带。

    “你……你醒了!”

    察觉到动静的凤翩舞转过头来,看到丁宁醒来,顿时惊喜的说道,随即想起自己此刻的模样,羞的连忙护住胸口,却不料露出那平坦的小腹和纤细雪白的腰肢,让丁宁看的眼睛一阵发直。

    凤翩舞羞的无地自容,强作镇定的慌忙转过头去,心却在噗通噗通乱跳,连晶莹剔透的耳根都泛起了一层绯红。

    “咳咳,这是哪里?”

    丁宁知道自己失态了,连忙顾左右而言他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那个怪物一直在追我们,我就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就跑到这里来了。”

    凤翩舞说起正事,脸色稍微恢复了一点正常,“我发现在这里,鬼魃追上我们的速度变的越来越慢,刚开始最多一个小时就能追上来,现在要五六个小时才能找到我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