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萌妻天降:老公有话好好说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世事两难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北能有这么轻松的态度,一定是以为这件事情已经是过去式。

    靳司枭有苦难言,要是真的已经过去了,他又怎么还会这么为难?

    不过话都已经说出来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如果他现在不说清楚,苏北会以为他没事找抽,以后再说的时候,可能结果比现在还糟糕,而且又要让苏北多受伤一次!

    靳司枭想了想,艰难地吞了一下口水,终于道:“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三年前我负责押运一批物资,然后在公海被劫的事吗?”

    这件事情上次因为涉及到冰原岛,苏北曾听靳司枭跟迈克尔他们聊天的时候说过,不过并不是很清楚其中的细节,她低低地应了一声。

    靳司枭道:“那时候,全员灭亡,我也被炸药炸成重伤,然后顺着海水,飘到了附近的一个小渔村!”

    “然后呢?你被小渔村的人救了?”苏北顺着靳司枭的话问了,按照一般的故事情节就是这么发展。

    受伤的人被小渔村的某位村民救了,然后发生了恋情?

    靳司枭肯定地点了点头,解释:“我昏迷了十五天,其中发生什么,完全不清楚。后来,迈克尔接到线报,找到了我!那时候那一片海域刚好遇到台风,全村的人都死了,只有我比较幸运,只被刮到了浅海中。”

    “那你还真是够命大的!”别人都被刮走,只有他一个伤员飘在浅海中,要不是阴谋诡计,那只能说明靳司枭比较受命运女神的眷顾!

    可是,利用台风来作案,这可能吗?

    难道台风都能人为控制了?

    “接下来呢?现在突然有人找到你了?说是救了你的恩人,并且跟你有过一段情?”

    靳司枭心里暗暗吃惊,真不知道是因为苏北太聪明太敏感,还是这个故事真的太大众了,居然每一个细节都被苏北猜中!

    靳司枭低着头,苦笑了一下,“你说的不全对!的确有一个女人在我受伤的时候跟我发生过关系,但是却完全没什么一段情之说。我全程都昏迷,至始至终没有见过救我的人,就连迈克尔把我救回去之后,我也是一个星期后才醒的!”

    苏北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清艳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有点鄙视又有点戏谑的笑容。

    “你不是受了重伤吗?还全程昏迷,就这样也还能跟别人发生关系?你是要来跟我说你很行,金枪不倒吗?”

    看着苏北那一脸轻松又宠爱的笑容,靳司枭想笑,但是他一点也笑不出来。

    “你别打岔,现在并不适合发笑!”靳司枭苦笑着摇摇手,示意苏北,痛苦的事情还在后面。

    “还记不记得今天我们在广场上遇到的那对母子?”

    靳司枭这么一说,苏北心中突然一沉,她已经有预感了!

    宋博恩实在长得太像靳司枭,当时她还开玩笑说是靳司枭的私生子,又或者是靳鲲鹏散落在外面的靳司枭的便宜兄弟的孩子什么的,难道那真的是靳司枭的私生子?

    看见苏北的脸色变得难看,靳司枭也猜到苏北已经想到了。

    他苦着脸道:“你想得没错,那个的确是我的儿子,那个年轻的女人就是曾经在小渔村救过我的救命恩人!”

    苏北的脸色一点都不好看,这跟她刚才所想的一点都不同。

    如果是现阶段靳司枭跟别的女人有染,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不会原谅!

    如果是以前,那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毕竟现在靳司枭年纪也不小了,别说他之前只是跟别的女人有过身体上的接触,就算他曾经跟几个女人有过刻骨铭心的恋爱,苏北也是不在意的。

    她把靳司枭宠到了骨髓里,爱到了骨髓里,实际上,对于靳司枭在二十六岁高龄才能享受到男欢女爱,而之前一直那么孤单地生活,她心里一直很心疼!

    所以现在在房事上,她才会对靳司枭千依百顺,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满足他,让他体会到极致的快乐!

    可是涉及到小孩子,这又不一样了!

    “你准备怎么办?”苏北的反应还算冷静,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总是要解决的,她现在只想听靳司枭的打算!

    靳司枭心里也像压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苏北接下去的每一个态度,可能都会影响到两个人的一生。

    靳司枭坐到床边来,握起苏北的手,但是苏北很快把手抽出来,并且坐得离靳司枭远一点。

    现在两个人之间横亘着一座大山,一点都不适合亲热。

    苏北这个疏远的动作让靳司枭心脏好像浸到苦胆汁里一样,苏北果然已经 开始排斥他了!

    可是除了面对,靳司枭也没有别的办法。

    靳司枭看着已经拉上窗帘的窗户,沉沉地叹了口气道:“靳家有一条铁律,就是所有靳家的孩子,都必须认祖归宗!就算没有这条铁律吧,如果他现在还是个胎儿,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他处理掉,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是胎儿了,他是个有两岁生命大的孩子!既然是我的,不管我愿不愿意,我都要把他认回来!这是我身为一个男人和一个父亲的责任和义务!”

    靳司枭说得非常坚决,也非常肯定!

    这个在靳司枭还没有说的时候,苏北也已经料到了。

    要说心里不难受,那绝对是假的!

    现在也不是靳司枭背叛了她,只能说这件事情是阴差阳错,苏北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还不至于失去理智。

    “那孩子的母亲呢?你怎么处理?”

    这个靳司枭说得很快,显然不需要什么考虑。“她只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会在别的方面补偿她,但是绝对不会跟她有什么私人的关系!”

    苏北的嘴角浮上一抹冷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靳司枭也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就算他肯,别人能肯吗?

    就算那个女人也没什么企图吧,可孩子怎么办?

    现在孩子还那么小!

    靳司枭一直小心翼翼地观察苏北的反应,一看苏北那个满是讽刺的表情,靳司枭的心里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抓成一团一样难受?

    “你不相信我吗?你知道,我心里根本不可能有别的女人!”

    苏北并非不相信靳司枭的感情,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吧,总觉得浓情蜜意,好像感情就像一块又粘稠又甜蜜的液体,已经覆盖了他们的全部生活,好像两个人被包裹得连一丝风都透不进来一样!

    可一旦事情真的发生,才会发现,感情其实很脆弱的,就像臭氧层,只要被紫外线一照,到处穿孔!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靳司枭只看见苏北的表情阴晴不定,却又不肯说话,一颗心越发揪起来!

    苏北真不知道这些男人是怎么想的?难道他的高智商只能发挥在商业上面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到!

    苏北现在根本不想说话,可不说又不行,她憋着一口气道:“我只是觉得,你想得太简单了!你只是从你的角度出发,冷酷地想将这件事情一刀切断,这当然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我可以接受那个孩子,可你有没有为孩子着想过?他还这么小,而且从没接触过我们,他不会闹吗?你剥夺了他的母爱,以后他会恨你!而且我觉得,那个女人也不会善罢甘休!”

    “我想不了那么多,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她的一厢情愿,要不是她擅作主张把孩子生下来,今天根本不会出现这种局面!”靳司枭说着,不由得对宋冰凝升起深深的恨意!

    本来他的生活有苏北已经很圆满了,因为宋冰凝的出现,已经给他的整个人生狠狠地割了一刀,留下无可磨灭的败笔!

    “现在根本不是追究是谁责任的时候!再说,就算别人想要犯错误,那也要你配合才行,要不是你……”要不是靳司枭跟人家有过关系,孩子从哪里来?

    不过当时的情况也很特殊,或许靳司枭也是糊里糊涂或者情非得已吧!苏北对当时的情形也不了解,而且不愿意说太狠的话,以免给两个人的关系造成更深的裂痕,所以她住了嘴!

    靳司枭气道:“这件事情我根本不知道,我说过了,我完全昏迷!要不是她今天突然蹦出来,我一直以为我们才是第一次!”

    第一次!

    苏北刚才在游戏中已经哭过,其实刚才心情平复了不少了,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哭!而且她心里一直坚信,自己对是不是第一次根本不在意,可靳司枭猛然强调的时候,她心里还是有一种酸痛的感觉!

    眼看着眼泪又要流出来,苏北狠狠地咬着嘴唇,逼自己不要哭!

    “你难道要因此放弃我吗?”靳司枭终于问出一直憋在心口的问题,因为他也压抑得太难受了!

    “我不知道!”苏北喃喃道,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冲出眼眶!

    她当然一点都不想放弃靳司枭,但是现在的事情怎么办呢?

    她一点不介意做一个孩子的后母,她可以把那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她相信自己做得到!

    可是即便她愿意,别人又会怎么想?

    现在她在靳家都还没站稳脚跟,一定会有很多人挑拨离间,给她难堪,那个孩子会接受她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