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无限之诸天成神 > 103.借力打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二人的反应,楚风大笑道,“国师似乎有些自以为是,他们不欢迎在下,却也未必欢迎国师!”

    “哼!”

    鸠摩智冷哼一声,“本因方丈,可不要忘记小僧身份?还有这位大师,若有个三长两短,这可不是一件好事?”说话间,目光落在六人之中。

    本因微微一惊,鸠摩智目光所及之处,正是保定帝。

    保定帝上前一步道,“天龙寺与我大理同气连枝,不可舍弃任意一者。若是这位少侠要向我动手,便动手吧。大理可以没有皇帝,却不能没有天龙寺。”说着目光一闭,一身慷慨赴义的豪情。

    楚风微微一瞥,不屑道,“大理如何,我一点也不关心,天龙寺如何,我也不在意。今日我之所以来此,仅仅是为了你们天龙寺的六脉神剑。”

    “阿弥陀佛!”本因等人松了口气,楚风再怎么也算是他们段氏一脉,既然不可力敌,放任自流,那么便给他心法也没有。便是他得了六脉神剑,作恶多端,也可调集大军和武林同道绞灭!

    鸠摩智目光急变,一脸阴郁的说道,“陛下不在意人间富贵,如今高尚情操,小僧佩服。只是今日一役,小僧守不嘴,回到吐鲁番,难免与国主谈及大理风土人情,将这件事情说漏了嘴!”

    “国师,这是何意?”保定帝目光一冷,心中不妙。

    鸠摩智轻轻一笑道,“其实国君早有来大理会猎的心思,只是小僧心中明白,此举必定招致战争,无数百姓流离失所,不知道多少战士失去生命,数年以来,但凡意图一出,便竭力劝止。”

    “多谢国师好意,大理感激不尽!”保定帝谢礼道。

    鸠摩智冷冷一笑道,“陛下客气了,这并非全是小僧之功劳,国君之所以止步不前,便是贵国国力昌盛,恐久攻不下,空耗国力,得不偿失。”

    “哼,国师这是要威胁我等?”保定帝目光凛然的说道。大理自古就有派遣重兵,驻扎在西北边疆,用以阻止吐鲁番的入侵,也因此,对此非常敏感,一听鸠摩智所言,就已瞬间反应过来。

    本因等人虽然不是很清楚其中关窍,却也明白所含的威肋之意。也大致猜得出,鸠摩智是吐鲁番国师,而这个吐鲁番由上到下,人人崇信佛法,与如今的大理无异,而鸠摩智甚为吐鲁番国师,精通佛话,显然在国王面前,深得信任。

    便是没有今日之事,他稍微吹一下耳旁风,而吐鲁番狼子野心,对于大理垂涎欲滴,多半会依鸠摩智所言。以至于是和是战,但凭他一言而定。

    六人面色凝重,在两人之间打量,倘若选择与鸠摩智联手,而楚风武功通玄,万一压制不住他呢?

    仅仅为了一部经书,让就天龙寺血流成河,明显是不智之举。只是拒绝鸠摩智的话,鸠摩智回去必然花言巧语,催动战争而致两国生灵涂炭。

    只是比起天龙寺而言,大理一国,虽然更加重要。

    吐鲁番强大而大理弱小,战事一起,必是输多赢少。

    但是,若是仅仅三言两语的威吓,他们天龙寺便听之任之,未免会被看轻,岂不是反随了他愿?

    鸠摩智目光淡然,并不着急,“各位长老,慎重而行!”

    “哼!”

    六人冷哼一声,迟迟不动,一时之间,陷入两难。

    楚风轻轻一笑道,“国师,看来你是巧言令色不成了?”

    “施主苦苦相逼,小僧不得已出此下策!”鸠摩智道。

    “阿弥陀佛,本因,此事你们犹豫,便由我来决断吧!”

    就在两人谈话之际,六人之中,一个老僧走了出来。

    楚风微微一怔,嘴角一瞧,“枯荣,这老家伙要干什么?”

    “两位既然都对我寺六脉神剑感兴趣,不若你们各来一次,领教我寺六脉神剑,若是谁能够胜得了六脉神剑,此剑经我们双手奉上!”枯荣淡淡的说道,目光浑浊,也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楚风心中冷笑,“好一个推卸责任,赢了固然是好,若是输了,交出剑谱,最终也只会落在我手中,结果不变。至于鸠摩智想要以此威胁大理之事,是他自己技不如人,又能怪得了谁呢?”

    “六脉神剑,难道他们真的练成了?”鸠摩智心中暗自惊异,这六脉神剑的奥妙,他也从慕容博口中,略知一二。六脉神剑与一阳指,可谓是一脉相承,只是将以内力催化的指力,更进一步的化为无形剑气,便如之前楚风所使的一般。

    只是不论单单将指力化为剑气,便是比起他的火焰刀也略有不如,这六脉神剑又如何称得上高明?

    六脉神剑之所以为他推崇,便是其中的剑法之意。

    六脉沿袭六个不同的经络,以不同的意化出的六种相辅相成的剑气,虽然单一种剑气未必比他火焰刀强,但是六脉轮转,却又是另一番天地。

    而其中变化正是他所垂涎的,也是完善火焰刀的关键。

    只不过每一个人的内力都有定性,完成六脉剑气的转化,难如登天,若想同时运转,而不会冲突,更是难上加难,非人力所能企及。若非他偶得有小无相神功,内功变化莫测,为他奠定基础,便是鸠摩智有心,却无力吸纳六脉精髓。

    “难道是虚张声势,亦或者找一个完美的挡箭牌……”

    鸠摩智灵光一闪,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枯荣大师,听他的口气,不但他修成六脉神剑,而且其余诸僧之中,会使此剑法之人也不少。这不就说虚张声势么?只是枯荣大师也不像信口胡言。

    楚风冷冷一笑道,“使用六脉神剑,你们来得及么?”

    “虽然被小施主打扰,但是我等日日夜夜研习六脉神剑,早已经熟练于心,更何况此法有取巧之招,更简单也更容易!”枯荣大师淡淡的说道。

    楚风轻轻一笑道,“天龙寺鼎盛百年,果然有些名堂。正好,我也想看看六脉神剑,究竟有多少威力。你们不是要考校?很好,我答应你们!”

    “阿弥陀佛,但凡有个先来后到之说,小僧日前就已经送上拜贴,施主若是相比,未免有失礼数?”鸠摩智恭谨的说道,也对天龙寺的诸僧所说。

    楚风冷哼一声道,“先来后到的道理,我自然明白?只不过客随主便,国师此言未免喧宾夺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