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雪落关山 > 第1484章 一盘散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石正峰看了看李林甫和八个民团首领,说道:“我对咱们这里的情况不是很熟悉,不能妄下结论,不知诸位对划分边界都有什么想法?”

    沉默了一会儿,一个姓金的民团首领粗声大气地叫道:“既然大人问了,那我就说两句。”

    金首领指着地图,说道:“从这到这,再到这,这一片是我金家的祖地,一尺一寸也不能让出去。”

    金首领话音刚落,旁边一个姓马的民团首领就叫道:“老金,你指错了吧,这块的水田是我们马家的。”

    马首领指了指地图上的一片区域。

    金首领说道:“老马,你说笑的吧,这块水田是当年晋国老国君赐给我们金家的,一百多年的地契还在我家里呢,啥时候成了你马家的水田了?”

    马首领说道:“当年晋国老国君给了我马家先祖拓荒的权力,这一片开垦出来的荒地都是我马家的,那块水田自然也包括在内。”

    金首领和马首领为了争一块水田,吵闹起来,越吵越激烈,最后,金首领拔出了一把匕首,咚的一声,扎在了桌子上,叫道:“马老三,你别胡搅蛮缠!”

    马首领不甘示弱,抽出了刀,刀尖对着金首领,叫道:“金大牙,你别欺负人!”

    金首领、马首领都动刀了,他们身边的护卫也是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旁边的几个首领见状,连忙上前劝慰。

    “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呢,有话好好说,别伤了和气,别伤了和气。”

    金首领叫道:“没什么好说的,那块水田就是我们金家的。”

    马首领瞪着眼睛,叫道:“金大牙,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马三是什么人,欺负人竟然欺负到我头上了,瞎了你的眼睛。”

    “我他妈现在就抠了你的眼睛!”金首领举着刀就要朝马首领扑去。

    “我日你姥姥!”马首领也怒了,提刀要捅金首领。

    旁边的几个首领拉胳膊抱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没让两个人冲到一起厮杀起来。

    闹到了这个地步,李林甫身为东道主不得不说话了。

    “够了!”李林甫怒吼一声,声震屋顶,众人纷纷停了下来,看着李林甫。

    李林甫叫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眼中还有没有大人?!”

    民团首领们这才意识到石正峰还坐在一边,石正峰阴沉着脸,看着这场闹剧,没说一句话。

    马首领收起了刀,拱手行礼,对石正峰说道:“大人,还请您为我马家做主。”

    金首领说道:“大人,我金家有地契为证,那块水田确实是我金家的。”

    “大人,我马家有圣旨为证,青河、碧河之间那块开出来的地,都是我马家的。”

    金首领、马首领瞪着眼睛,又要争吵起来。

    这时,石正峰发话了,“都别吵了,除了你们两家,其余各家要怎么划分地盘,都有什么想法?”

    其余的首领指着地图,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几乎

    每一家在地盘上都与邻居有异议,争执不下。

    石正峰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民团那么多人就是打不过沙陀人,这些民团看上去人多势众,其实就是一盘散沙。首领只想着保证自己的权力、利益,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下面的那些民兵是贪生怕死,老百姓则是欺软怕硬,总之是腌臜得令人绝望。

    石正峰脸色很难看,由着民团首领们争吵,也不吭声。

    李林甫看了看石正峰的脸色,冲着民团首领们叫道:“大家都别吵了,到饭点了,我叫下人们准备了酒宴,咱们吃完饭再说。”

    听到“吃饭”这两个字,民团首领们还真有些饿了,他们压下火气,坐到了座位上。过了一会儿,李家的仆役就端着酒菜进入了大殿,李林甫把桌子上的大地图撤了下去,会议桌立刻变成了餐桌。

    李林甫指着一盘煮熟的鲜嫩羊肉,说道:“这可是秦国的羔羊肉,大家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一个民团首领抓起一块羔羊肉,蘸了蘸佐料,咬了一口,慢慢嚼着,眉飞色舞,叫道:“嗯,好吃好吃。”

    其余的民团首领见状,纷纷抓起了羔羊肉,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李林甫拿着酒壶,倒了一杯酒,说道:“来,大家都把酒满上,为了我们的团结,干一杯。”

    马首领端着酒杯,问石正峰,“大人,那块水田到底要划给谁呀?”

    李林甫在旁边摆了一下手,说道:“老马,现在是吃饭喝酒的时间,咱们不谈划地盘的事,划地盘的事吃完饭再说。来,干杯!”

    民团首领们吃喝起来,他们吵闹了半天,体力消耗很大,再加上李林甫这一桌酒菜下了大本钱,他们吃喝得很是享受。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些民团首领面红耳赤,都有些醉了。

    一个大胖子首领拍了拍自己的大肚皮,打着饱嗝儿,说道:“老李,这干喝酒没意思,你这里有没有什么舞女乐工?跳个舞,奏个曲子,给咱们助助兴呀。”

    “有,当然有了,”李林甫叫来了管家,让管家把舞女、乐工招了来,在大殿里跳舞奏乐,为首领们助兴。

    李林甫养的这些舞女都是从越国买来的,那曼妙的舞姿、娇美的容颜,醉酒之下是越看越迷人,把首领们的魂儿都勾去了。

    李林甫养的那些乐工都是从洛阳请来的,他们当中有的人曾经在王宫里当差,奏出来的优美曲调配上舞女们的舞蹈,用一个字来形容——绝!

    民团首领们忘记了刚才的争吵,都咧着嘴巴,一脸傻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舞女,在舞女们的胸脯、屁股上扫来扫去,恨不得眼珠子都要抠进舞女们的肉里。

    石正峰对这些民团首领是失望透顶,心想,如果这些家伙能成大事的话,真是天理不容。

    一个首领端着酒杯喝了一口,发现酒杯空了,说道:“老李,你的这些舞女真是秀色可餐,我这一坛子酒都下去了。”

    “今天到了我这,酒管够,肉管够,”李林甫吩咐仆役、丫鬟们上酒上肉。

    几个丫鬟端着酒坛子走进了大殿,其中有一个丫

    鬟无意中看了石正峰一眼,大吃一惊。

    石正峰低着头,没有注意到这个丫鬟,倒是旁边的向军与这丫鬟对视了一眼。向军觉得这丫鬟有些眼熟,正思索着,这丫鬟就避开了向军的目光,放下酒坛,低着头,退了出去。

    “大军,你看什么呢?”秦舞阳发现向军抻着脖子,直勾勾地看着那个丫鬟。

    向军说道:“我觉得那丫鬟有些眼熟。”

    “你认识她?”秦舞阳问道。

    向军皱着眉头,说道:“我这喝了点酒,脑子不好使,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她。”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来,咱们再喝一杯,喝完了回去睡大觉,”秦舞阳倒满了一杯酒,递给了向军。

    “不行,我不能喝了,我要出去一趟,”向军看见那丫鬟走出大殿之后,在门口和管家嘀咕了几句,管家露出惊讶的神色,朝石正峰望了一眼,然后拉着丫鬟,鬼鬼祟祟地退了下去。

    向军借口上厕所,走出了大殿,过了一会儿,管家走进来,附在李林甫的耳边嘀咕了几句,李林甫的目光跳动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又保持了镇定。

    李林甫对石正峰说道:“大人,内眷有点事,我去去就来。”

    石正峰也没在意,点了一下头,李林甫和管家一起走出了大殿。

    过了一会儿,向军神色慌张地跑了回来,来到石正峰的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正峰,不好了,咱们被人认出来了。”

    石正峰皱了一下眉头,问道:“被谁认出来了?”

    向军说道:“刚才进来送酒的一个丫鬟,就是咱们在小饭馆救下的那个小姑娘,他认出了我们。”

    秦舞阳说道:“我们救了她,她应该不会害我们吧?”

    向军看了秦舞阳一眼,说道:“你太天真了,把人想得太善良了,我刚才亲眼看见她和李家的管家走进了一间屋子里,窃窃私语。正峰,防人之心不可无。”

    向军话音刚落,一阵杂沓的脚步声响起,李林甫穿戴着盔甲,带着一群全副武装的民兵冲进了大殿里。

    民团首领们喝着酒,看着舞女们跳舞,一脸嬉笑地欣赏着旖旎春光,冷不防一群民兵持刀提枪冲进来,都吓了一跳。

    “老李,你这是要干什么?”民团首领们以为自己遭遇了鸿门宴,吓得脸都白了。

    李林甫指着石正峰、向军、秦舞阳,叫道:“他们不是智大人的使者!”

    民团首领们看了看石正峰他们,又看了看李林甫,一头雾水,说道:“老李,他们是智大人的使者,这话可是你说的,怎么现在又不是了?”

    李林甫说道:“我是被他们蒙蔽了,真正的智大人使者已经被他们杀害了。”

    民团首领们一下子醒酒了,纷纷起身,抽出了兵器,向后退去,和石正峰他们之间拉开了一段距离。

    石正峰看见那个小姑娘正站在李林甫的身边,一阵心痛,心想,我们救了你,你却这么报答我们,这世间最忘恩负义的东西,恐怕就是人了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