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六指诡医 > 第六百一十二章 甭和我装蒜

第六百一十二章 甭和我装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罗卜,你要干什么?我可对你不薄啊!”城隍爷没想到我如此大胆,声音里透着几分惊讶。

    “是,你对我不薄,给我一千万呢是吧?”我不屑一笑道:“我姑且猜猜你今天叫我来是要干什么,你……想让我去凤凰山地宫,对不对?”

    城隍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冷声道:“你怎么知道?”

    “简单啊,因为这一步一步都是你想好的!”我淡淡地说道:“上次你打着要查婴灵案子的幌子,再加上一千万做饵,鼓动我去凤凰山。我当时还以为你真是一方父母官,是对那些婴儿起了恻隐之心,结果呢?事实上你的目的不过是想让我出面阻止那些鬼婴的亡灵进入凤凰山地宫而已,进而达到守住赤血太岁的目的!”

    “胡说!”城隍装的义薄云天,大喝一声道:“天道昭昭,我身为城隍,为的就是安居阳世,引魂阴间。我让你去,完全是出于公心,和什么地宫根本没关系!”

    “得了吧!”我猛然一拍惊堂木,吓了城隍老儿一哆嗦,怒喝道:“你要真是为了那些婴灵,事后你为什么从没找过我,关心那些婴灵的下落?因为你知道,我把??拥募苹?阍伊耍?愕哪康木鸵丫?锏搅耍?构匦哪切┕碛じ陕铮俊

    “我……我……”

    我抢白道:“你什么你?我说的不对吗?你作为一方城隍,明知道连凤凰山的山神兔爷都被人封印了,山里关系交织错杂,更要命的是,山中还有一个和??右换锏内ば薅窆恚?陨现种智榭瞿愣济缓臀宜担??氖鞘裁矗课?木褪侨梦掖?拍愀?哪且磺徽?澹??盼业哪侨号笥衙且逦薹垂巳シ锘松教婺懵裘?=峁?胰肥蹈阍伊??拥募苹??墒俏姨孛吹淖罹囱龅幕ㄒ?此涝诹松嚼铩K?裕?悴桓艺椅遥?闩挛抑饰誓悖

    城隍爷有些尴尬,讪讪一笑道:“你满口胡言,我若是不敢面对你,今天为什么又找你前来?”

    “甭和我装蒜,既然你问,那我就替你说出你的原因!你那时候怕我揭你短,是因为你知道我后面有馗,所以你不想也不敢和我撕破脸皮;现在不同了,馗倒了,你觉得我没了后台。今天我一进来就和我耍起了下马威,为什么?因为你有恃无恐。你让你的手下先唱个黑脸,你自己在唱个红脸,双管齐下,想着尽可能忽悠我再傻乎乎替你卖一次命。我要是屈服了,你就再拿一千万美金的诱饵吊一吊我;我要是不屈服,你就开始给我耍起官威,对吧?”我滔滔不绝瞪着城隍的眼睛说道。

    “呵呵,有点意思!”城隍哂笑一声道:“罗卜,看来你也是聪明人啊,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说出来呢?说出来就是傻话了!”

    “老头,有句话叫做傻人有傻福,不知道吗?我就是明明白白告诉你了,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我就不听你的,你能把我怎么着?”我嬉皮笑脸地说着。

    城隍老儿脸色黑红,凛然道:“罗卜,既然说破大天了,那我就不忘点拨你一句,馗不在了,你没有靠山,你只有和我合作才是出路。不用我提醒吧,你可是杀了阴差的人,如今连鬼医的身份都没了!”

    “谢谢你的提醒,不过,你的点拨好像一泡屎,臭不可闻啊!你不知道吗?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我呀,巴不得再多担上两条鬼命呢!”我恶狠狠吐着凶气,一把揪过了城隍老儿的大领子喝道:“和我说说,是谁让你如此处心积虑来算计我的?”

    城隍老儿怎么也没想到,我竟然敢直面跟他翻脸,老家伙大手一挥,怒喝一声:“罗卜,你太狂妄了!”

    可是他低估了我的力道,任他怎么用力,都挣不脱我的左手!

    “甘柳、范谢,你们在干什么,给我将他拿下,送他去察查司受赏!”城隍看着我表情里竟然真的流露出了杀机,彻底慌了手脚。

    “罗卜,你受死吧!”一旁的甘柳和范谢两个城隍家将一伸手,掌各自握住一把冥刀,舞动着浩浩冥气便朝我劈来。

    我微微摇了摇头,心道区区两个小鬼头目的鬼督也敢和我造次,正好没处找人发泄发泄老子今天的不快呢!我就拿你们两个练练连我的灵修和妖修吧!

    我轻松一个魂闪,避过两人的夹击,冷眼看着二人,将他们的气脉运行图看了个通透,同时不动声色的将煤鬼灵气聚到左手。

    师父说过,人体如水,正行气为阳修,逆行气为冥修,提魂抬升余顶是灵修,合气含魂入丹田反行涌泉合谷为妖修。

    我趁着两个莽夫冒然连击之际,陡然将煤鬼的灵动之气从上五经脉提升于天灵,然后迅速返回左右两手,驱动丹阳指,飞转经脉,驱动气力,刹那间,掌风如火,就如当初我收服煤鬼时的三味无妄火一般,卷着火龙扑了过去,没有惨叫,没有痛苦,就如同苍蝇掉进了沸腾的岩浆,甘柳和范谢只不过在火光里闪烁了一下,便瞬间消散在了烟雾中。

    一招秒了两个鬼督级的家将,这也是一个小小城隍府最大的武官了,还有谁?还有谁?

    堂内所有的鬼差鬼卒都傻眼了,城隍老儿也瘫在了那。

    砰的一声爆裂,火焰消散,我将煤鬼之力收了回来。

    堂内的喽喽们这才反应过来,匆匆狼狈朝外逃窜而去。

    我转过身,一抬左臂,七把鬼医刀飞了出去,堂内已经没了声息!

    痛快,有句话说的太对了,和女人购物一样让人痛快的是,那就是亲手宰了自己痛恨的人。

    “城隍爷,对不起,你这殿里没人了,用不用我把你前面几个殿的家将鬼卒喊过来啊?”我转身仍旧坐在桌上,朝瘫在地上的城隍勾了勾手指。

    城隍咬了咬牙关,?L着胆子道:“罗卜,你……你不敢杀我,我可是一方冥职主官!”

    “是嘛!”我缓缓抬起左手,指着小六指道:“在它第二次重生之后,我就确定,从此没有我不敢杀的人!当然,我打不过的那就另说,所以,你呢?你觉得自己打得过我吗?”

    城隍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小声道:“你……你要怎样?”

    “我不想怎么样,还是那句话,说说,你背后的主子是谁?”我俯身问道。

    城隍闪躲着目光,犹豫了一下,颤声道:“我想知道,你……你是如何变得这么厉害的。”

    我无声一笑,提冥魂之气,将馗的阴元亮了出来道:“告诉你,馗不在了!”

    “他……他敢把阴元给你?他这是犯罪,这是藐视冥皇!”城隍惊慌地大叫一声!

    我跳下桌子,清了清嗓子,瞪着猩红的眼睛道:“我都告诉你了,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了,和谁在你的背后戏弄着我,也惦记这凤凰山的赤血太岁呢?”

    “好……好,我说,我说,你别动手,是察查司,是陆判官!”城隍结结巴巴说道。

    又是察查司,和我过不去的察查司,和馗过不起的察查司。我攥了攥拳头,继续问道:“城隍老爷,请你告诉我,这赤血太岁凡人们争一争也就罢了,他一个超阴帅级别的判官赤血太岁干嘛?”

    城隍老实答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城隍,我也是受人命令,罗卜,你高抬贵手……”

    高抬贵手?不好意思,今天我心情不好。我师父说了,鬼医不但救人,也得治世,你就是一个小小的蛀虫,得杀。

    我转过身去,反手就是一记煤鬼之火。

    花爷,今儿算是替你先了了一个仇人,放心,那个风闪多恶鬼也不会活太久的!

    我大大方方出了三重大院,那个洋洋自得的司机还在。他很诧异,我竟然出来了。

    “怎么?以为我死定了是吗?”我朝他淡淡一笑。

    这厮摇摇头,心口不一道:“怎么敢,没有的事,既然主子让您走,那我送你回去!”

    打开车门,和上次一样,这车无人自动,我趁着启动之际,回过头去,反手就是一记碎魂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