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修罗场的生存手册 > 第二百九十九幕 死皮赖脸的死党 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且《缘之空》在死党心中的评分极高,经常说这是什么‘神剧’,虽然了解了大致的剧情和动漫的画风,但是徐逸溪真不知道这部剧‘神’在什么地方。难道是因为那位拥有着飘然双长马尾的妹妹少女让那些所谓的哥哥党觉醒了心底的保护欲?

    一想起那位时而傲娇时而腹黑时而又露出自己身为妹妹软弱一面的模样,徐逸溪忽然想起了跟春日野穹有着相同性质的魔女,虽然她并没有什么双马尾,但是一样会傲娇腹黑,一样会在深夜在找自己进行人生咨询的时候,露出她从不会在别人面前显露的软弱,就像是需要关怀的猫咪,喵喵喵地柔声叫唤,用那双温柔的眼睛盯着你,谁会铁石心肠地生出拒绝的念头啊?

    “《姐弟》动漫已经发给你了哦,观看的时候记得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尤其是你那位喜欢缠着你的妹妹酱,要是被她发现的话,说不定你这位哥哥英明神武的形象就会被彻底地毁于一旦哦。”死党一边进行收发文件的请求,一边用这种奇怪的语气说着充满了内涵的话语,让徐逸溪有种地下组织暗中交易的既视感。好像他们之间的交易一旦被发现,就会引起社会动荡,让世界陷入巨大危机。

    “你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让我这个哥哥形象毁于一旦吧。”徐逸溪虽然嘴上这样说的,但是移动的鼠标却毫不犹豫地点击了确定接受。

    “你这个哥哥形象我还不了解吗?”死党哼哼几声,滑稽露出了‘狼狈为奸’的表情。“无非就是个胸无大志的咸鱼青年嘛,谁不是这样的啊,希望过着平凡的生活,希望能够慵懒地活着,活着是人类最本质的生存条件,慵懒地活着是人类最希望的生活。”他轻声念叨,平静地像是说着某些只有少数人才能够掌握的真理一般。

    “可是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人们的臆想之中,在这个世界中谁能够真正地置身事外啊。”死党像是发表心中感慨一样接着说,“就跟挚友你一样,你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希望每个假期能够有懒觉可以睡,然后不用担心魔王殿下的欺负,这样简单的愿望直到现在都没有实现。别的不说,就说你那位大胆到可以当着所有人说出‘哥哥是我男朋友’这种充满了变态意味话语的妹妹酱,这种事情发生之后挚友你一定头疼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吧。”

    “是啊,”徐逸溪叹口气承认,“现在的我正处于一种非常非常复杂且纠结的状态,最近这几天都是在考虑这些事情,可是就像是面对一道无解的方程式,不管怎么颠来倒去,都得不出正确的答案,或者是说从最开始就没有答案。”

    徐逸溪仰起头依靠在木椅上,没由来地想起了在脑海之中交织的三个身影。一个是咋自己耳边轻声呢喃着不要害怕的姐姐,一个是在话剧演出的最终慕拉着自己衣领亲吻的妹妹,而另一个则是今天才整蛊了他的‘冰山’姐姐。她们三个人就像是命运女神纺织机上交错的丝线,彼此错开却相互之间又有着深深的联系。

    而自己似乎就像是处于之间的交界,在其中来回摇摆不定。

    “唉,挚友啊,不是我说你,之前那么多女孩子跟你告白你一个都没有答应,就跟不能动凡心的修行者一样,不管是谁,你都果断地进行拒绝。”死党有些哀其不幸。“现在倒好,不管是醒悟过来的魔王殿下,还有可爱的妹妹酱跟可怕的女神姐姐,你完全就像是现代版的韦爵爷一样,真搞不懂你还有什么好担忧的。随便选一个都是正确答案啊,怎么可能无解嘛。就算你想要跟诚哥一样不想放弃,那就全部都要啊,男人变态有什么错嘛。”

    看到这个回复,徐逸溪真想把自己四十码的鞋底踩在死党那张死皮赖脸到了极致的脸上。

    “你还真敢说这些话啊,”他盯着屏幕轻声笑笑,其实他有时候也想过死党刚才所说的提议,在自己有一些好感的少女之中选择一个共度余生,可是不管是自称女友的妹妹还是因为寻找姐姐事情而让他感激涕零男人婆,总觉得在某些关键的地方总是差了那么一些东西,说不上来是什么,但是却非常明显。

    至于自己那位姐姐,徐逸溪可是一丁点想法都没有,只是会在跟她接触的时候会时不时地想起过去那位跟她称谓一样的少女,她梳着单马尾,小脸上有些婴儿般的肥嫩。虽然记忆模糊,可是印象深刻。

    “这个问题说不定只有我真正地走到那一步的时候才知道答案吧。”他盯着屏幕犹豫了许久,像是个彻头彻尾的逃兵一样说出了这种类似于到时候再说的没所谓的话语。

    其实也并不是没所谓,至少在墨凝找到那些可以证明姐姐存在的答案之前,他不会做出任何的选择,只会站在原地,局促不前。

    “这还真像挚友你的作风呢。”死党沉默一会儿,“过去的时候你拒绝女孩们真心实意的告白时可是从来不会犹豫的,就像是对待敌人一般凌厉的寒风,只需要呼呼地吹,没有人能够在你的极寒领域之中存活下来。”

    “可是现在却像是潺潺流淌的溪水,还是那种公开的不需要门票的,每个靠近的人都可以肆意享受你的温柔。不管是之前欺负过你的魔王殿下还是现在的妹妹酱,不管她们做什么,你几乎都是无下限地进行容忍。虽然这跟动漫之中的主角一样,都是一种变相的温柔,可是别人设定就是注定要开后宫的主儿啊,你就算跟他们一样有着这样女友满天下的想法,现实也绝对不能够允许啊。”他苦口婆心,生怕自己这个唯一的挚友做出一些法律不允许的事情来,然后被警察叔叔抓住,在监狱中度过余生。

    “那些我只是觉得她们没有触及我的底线而已,要是触及了的话,我一定会坚决地摇头否定。”徐逸溪进行解释。

    “那你的底线还真是跟深渊一样深不见底啊。”死党扔过来的滑稽呵呵傻笑,似乎在某些方面对自己的挚友进行着无奈的嘲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