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江湖契约精神 > 第五十三章 预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封子!”有人在黑暗中呼喊

    “封子!”

    “谁?”张自封感觉自己头疼的要死、还有人烦他。

    “封子!”声音再次呼唤他。

    “说话啊!喊个什么劲!”张自封坐起来,觉得脖颈处有些痒,伸手抓去发现身上披着不知道什么动物的毛皮。

    “赶快离开那里!”

    “我离开哪里?”张自封扶住额头,自己可能忘了些什么事情。

    前面突然亮起刺眼的光芒,床榻上的衣物被掀飞,张自封下意识的挡住眼睛。

    “赶紧走!”光芒中心一道人影挣扎着要冲破壁垒。

    “你!”张自封手挡在眼前,努力辨认对方。

    “是我!你赶紧走!”光芒中眉间柳的脸支离破碎,上臂前伸想要抓住张自封。

    张自封伸手想要抓住对方手掌,光芒在这一刻彻底绽放。吞没张自封,眉间柳的身影消失。

    “啊!”张自封在床榻惊醒,大口喘着粗气。

    “给!”旁边适时的有人递上水。

    “谢谢!”张自封接过茶杯一饮而尽,左手扶住额头。

    “身子骨这么弱,还学别人跑江湖?”常似秋打开窗,外面阴雨绵绵,比昨天下的还要大些。

    “嗯?我以前不这样,许是这些天太累了吧,老板娘!”张自封掀开被子,裸着脚踩在木板上,看清楚窗前的人惊讶不已。

    “你们这里人进门都不敲门的吗!”张自封拿被子挡住下身,表情戒备。上一次他这杯女的堵在房间里的回忆涌上心头,抬起脸忍住不让眼泪流下。

    “切,有什么不能看的。”常似秋撇撇嘴,拉过来木椅坐上去,两条腿交叉搭在窗前。

    “讲清楚,我虽然是在这里白吃白住,但是我不卖身的!”张自封本来前倾的身子向后靠,头又疼起来,但是为了面子要忍着!

    “就你?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阿蛮都比你有用处的多。”常似秋冷着脸,划着火低头点燃烟杆,眼皮挑起很看不起张自封。

    “而且谁说你可以白吃白住的?”常似秋描的精细眉毛挑起奥,发现张自封在神游。“我们这的规矩只有一晚……喂!”

    “那就好,那就好。”张自封得到常似秋的肯定以后暗松口气,神态自然很多,左脚踩在床榻边缘,后背靠紧墙壁。“我还以为你要干什么呐,你后面说什么来着?”

    常似秋有些不愿意搭腔,口中吐出白雾,火光明暗闪动。俩人谁也不说话,外面雨水打湿窗台。

    “那个?您要没什么事能出去吗?我头还有些疼。”张自封头疼的有些扛不住,脖子往前伸试探性的问,赶紧把这尊神仙送走要紧!

    常似秋没有答话,扭头看向窗外。对面每次无聊都会炸炸的琼姬今天居然紧闭门窗,看样子是没有在房间里。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常似秋吐出白雾,雾气在雨幕中穿梭消散。

    “额……”张自封心想什么日子关我鸟事!

    “在我们这时逢八月是天最好的月份,风吹在人脸上都是轻柔的,孩子们在街道玩耍,妇人将衣物搭在庭院。男人们干完活就喜欢光着上身在大街上喝酒唱歌,见到自家孩子都都喜欢上去收拾两下。”常似秋手指轻轻敲打烟杆,张自封注意到她的手指修建特别干净,圆滑。

    “咳,我来的真不是时候,看不到这么烟火气的……的……”张自封一时间想到什么词来形容,手抓到后脑勺,眼角挤到一起。

    “这场雨来的太突然。”常似秋耸动双肩让自己更舒服一些。“来的人也太多,我不喜欢你们这些外人。”

    “我……我这是……没打算来这里……就事情……”张自封敏锐的察觉到常似秋不是单纯的找他来聊天的。

    “御沐府的甲士这些天也不再招摇的找人,听说是被东城的人收拾一把。加上那天海港失火炸死的,你现在处境要好上不少。”常似秋透过白雾眯着眼睛观察张自封。

    “真是,我都没有闹明白他们为什么追杀我,现在听你说轰轰死人,处境好个什么!这下他们不抓到我更加不会回去了!”张自封听出来常似秋话里的暗语,腾的站起来身,被褥脱落。

    “嗯?”常似秋眉头不着痕迹的一挑。

    “我要赶紧走!对!赶紧走!”张自封越想头越大,胡乱抓起衣服就要往外走。

    “呼啊!”

    打开门外面可以掀翻屋顶的欢呼声将张自封吓到。

    “嘿啊!”阿蛮扭动着硕大的身躯在大厅中央打滚儿。

    “嘤~”鸟鸣声打断张自封思绪,五六只彩凤压着张自封头顶擦过。

    “哎!哎!”常相守脸涂的红一块,青一块,鼻尖上挂着圆筒,看到张自封在人群中挥手。

    “哈哈哈!”人群顺着常相守所指齐刷刷看向张自封,看清楚场面以后爆发更大笑声。

    “小封子!”花姐性子最挑逗,写着男人的样子吹响哨子。

    “悠悠!”白露则依靠在柱子边,春光乍泻,磕着瓜子。

    “小子!本钱挺大啊!”常相与瘫倒在椅子上,旁边姑娘很贴心的给他擦汗。

    “什么?”张自封觉得外面风好凉,低头看去白花花一片!

    “挺白的小子!”蜻蜓坐在栏杆处晃悠着白净的长腿。“比我还白哈哈哈!”

    “嗑嗑!”烟杆自张自封身后伸出,敲击在门扇。

    “穿上点吧。”常似秋将身上白梅服从头顶盖住张自封。

    “我穿着衣物呐!你们这些混蛋!”张自封还想要骂什么,后面被人拽着拉进房间。

    大厅里寂静无声,常相守在张自封被拉进房门那一刻就惊讶说不出来话,花姐闭嘴不言眼神哀怨,白露手里瓜子撒了一地,蜻蜓差点从栏杆上摔下来。

    “这家伙真是小妹养的家雀?”常相守若有所思摸摸下巴。

    “嗯~嗯~”阿蛮背着身子没有看到那一幕,还在扭着身子舞动。

    “不行,我要上去看看!”常相守眼睛里爆发的不是愤怒,而是热烈的火苗,这是嗅到什么了不得事情的火苗。

    急呼呼的抓着扶手就要上去,身子忽然僵住,有所感应的回头看向大门处。

    “请问,这里是不是住了一个外乡人?”烛光阴影里来人笑的很畅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