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英雄无敌大宗师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不公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直望去,只见那高空上的琉璃宝光大盛,刺的眼睛生疼,而后便如流星一般,从空中砸落。

    愈往下落,拓孤鸿身上的光芒愈是暗淡,身体内淡金色的血液如喷泉一般,直接洒了出来。

    “嘭”

    身体与地面沉闷的接触声响传来,徐直心下一凉。

    拓孤鸿,输了。

    “玻璃快看,你师傅输了。”

    徐直手一指拓孤鸿落下之处,急声呼道。

    “胡说,那明明是你大哥啊,啊~。”

    玻利瓦尔转头,只见元宗博空身影在高空中缓缓落下,当下立刻指正徐直的错误,却是不料一道劲风袭来,他眼前一黑,脑袋立刻传来头晕目眩的感觉。

    “徐直你……”

    玻利瓦尔闷哼一声,话还来不及吐出口,便觉得身体一轻,已经被徐直抓起,他脚下微光闪动,人如大鸟一般在地面飞奔而去。

    “嘿嘿,拓孤鸿,你输了。”

    元宗博空抓着两柄剑,一柄青光盈盈,而另一柄剑却是如同一根巨大的獠牙一般,完全没有剑类兵器的形状,只是粗糙的固定在剑柄之上。

    獠牙似是经历过长久的岁月,上面有各种砍击的痕迹,显得有些伤痕累累,亦有一些残破。

    没有内气附于这根獠牙剑身之上,元宗博空拿着的这柄剑显得很普通,更像是人类记载历史中那样,如同早期石器的造型。

    但这便是穿透拓孤鸿琉璃金身的大宗师之兵。

    虎牙惊魂剑。

    只是元宗博空内气附剑的那一瞬间,这柄剑便穿透了拓孤鸿的身体。

    “我怎么能输,我怎么可以输。”

    身体上无数道伤口,胸背完全被虎牙惊魂剑扎穿,筋肉不断蠕动,收缩,拼命将带来的巨大伤害减少。

    嘴角的一口血被他死死的压住,口中含着的丹药直接咬碎,拓孤鸿努力睁开眼睛,世界变的一片通红,元宗博空提剑的身影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白衣的元宗博空一身血红,身上血迹斑斑,握着剑的双手不时颤动,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

    “你也没赢多少,咳咳。”

    看着元宗博空眼睛滴下的血泪,嘴角的那一抹血迹,拓孤鸿很清楚,元宗博空受伤了,很重,甚至还超出了他的预料,导致提前拔剑。

    虎牙惊魂剑出鞘,便意味着元宗博空内气的一次巨大消耗。

    只要他能承受,又或者闪避,一剑过后,元宗博空便会落于下风。

    只是很可惜,这道杀手锏他没有捱过去,一切成了空谈。

    他打的太快,太凶,也太迅猛,搏命的死斗和报偿魔法的反击让一切流程都加快了。

    “可我能活,你得死,胜负,生死,就这么一点点多少的区别。”

    元宗博空看着连站立都无法正常的拓孤鸿,这种状态临死反击的几率极低,看清楚了虚实,他极端戒备的心理才一点点放下来。

    普通的宗师,承受这种伤势,早便死了,拓孤鸿能硬撑,不过是占了练体宗师的便宜,死的慢一点。

    这是元宗博空有史以来碰到最能挨打的宗师,身体整整承受了四百七十八剑,其中四百七十七剑源于他的双翼剑,一剑来源于虎牙惊魂剑。

    那是最终决胜乾坤的一剑。

    若非借到这柄剑,或许便是自己输。

    元宗博空看着拓孤鸿,眼神中有赞叹,有惋惜,更多的,是大仇得报,心情上的畅快。

    弟子再不成器,那也是他的弟子,培育了近二十年的弟子,付出了多年的心血和精力培养,师恩,亲情夹杂,与他儿子并无多少区别。

    南澳野区之中,没有律法,去那种地方,一切都是生死有命。

    弱肉强食,人性的黑暗面会自然释放,与遗迹内别无区别。

    那女子活该,他弟子死的也活该,可拓孤鸿也该承受代价。

    那女子若是不去南澳野区博财,便不会遭劫,他弟子心中若是沉稳,不干那种丢人现眼的事情,也不会身亡。

    而拓孤鸿,若是不插手这件事,也不会遭他报复。

    有中立,有邪恶,有正义。

    每个人都有错,可每个人也没有错。

    这很矛盾,可又是事实。

    一切都是秉承人性的弱肉强食而已。

    但这一切并不妨碍他来寻仇,去除一切批判因素,他有寻仇的权利。

    元宗博空抬起双翼剑,刚欲给拓孤鸿一个痛快,便听数十米外一个声音喝道:“元宗博空,放下你的武器,否则我掐死你这个弟子。”

    如同老鹰抓小鸡,徐直提着玻利瓦尔一阵奔袭,最终赶到了拓孤鸿落地之处。

    喘息数声,徐直大声叫道:“你杀他,我便杀你了这徒弟。”

    “你只是一个专家修炼者,你可知,这三十六米的距离,对我而言形同虚设,在你下手的那一刻,我便能取你性命。”

    看着玻利瓦尔,元宗博空慢慢说道,他有点肝疼,说好的勉强牵制徐直呢。

    才三分多钟,特么就是跑步拖延都成啊。

    只要场地够大,能跑,越低端的修炼者,分出胜负要许久的时间,若要判出个生死,那是极难的事情,需要耗费的时间更多。

    这么快就被抓,这是手无缚鸡之力,跑个千米送人头去的吧。

    “你取我性命,那不是正好,我死了,我师傅就能对你发动私仇死斗。”

    徐直对着元宗博空呵呵一笑,心脏却是好一阵狂跳,鬼才想死。

    “去尼玛的”元宗博空心中暗骂一声,这简直是怕什么来什么。

    若是玻利瓦尔没落在徐直的手上,惹不起,他躲的起,一剑捅死拓孤鸿收尾后跑远点就行。

    凭借虎牙惊魂剑,他杀拓孤鸿,十拿九稳,可若是对上直接手持大宗师之兵的燕玄空,九死一生,这个赌注,他不敢下。

    手刃仇人很痛快,可那是建立在能干掉别人的份上,若是被被人干掉,那便没的什么谈了。

    “您可想清楚点,死掉的那个是你徒弟,玻利瓦尔也是你徒弟,就算收他当徒弟没多久,可甘心陪着你上死战场的徒弟,如今也难找的很。”

    徐直的话直接切中元宗博空的七寸。

    和徐直相比,玻利瓦尔确实有不少让他难以满意的地方,可拜师三天,就跟着师傅上死战场,从这一方面来说,元宗博空对于玻利瓦尔的心性极度满意。

    实力不成器,可以不断修炼精进,心性不成器,便会如他此前的那徒弟一般,容易遭遇劫难。

    唯一让元宗博空心碎一点的是玻利瓦尔的实力太不成器了点,虽然是专家修炼者的水准,怎么就输的这么干脆利索。

    相距千米外,他好歹也扫过一眼,似乎是他击败拓孤鸿的那一刻,玻利瓦尔瞬间便被徐直制服了。

    “喂,玻利瓦尔,你醒醒”徐直一巴掌甩向玻利瓦尔的脸蛋,让这被打的晕乎乎的青年稍微清醒一点。

    “你师傅似乎更喜欢那个死掉的徒弟,希望你也跟着死呢。”

    “什么?我也要跟着死,那不公平。”

    徐直的突袭很快,玻利瓦尔被打的脑袋有点懵,一脸的迷糊,怎么忽然间是要他死了,这都怎么回事。 2k阅读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