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超神机关师 > 第一百二十二章因由(求推收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美……很美!”那先天神祗,看着魅妖,很快就双眼迷蒙一副猪哥像,口水在嘴角穿银丝。

    他显然不是李凤歌,没有那种变态的自控能力与智慧,沉沦了。

    “主人!搞定了。”魅妖得意的道。

    “比我想象中还要弱啊!”李凤歌呢喃了一句,温和的看了看少女道:“跟我说说吧!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你……你……他……他……解……解决了?”少女结结巴巴的说着,一脸的难以置信。

    一个囚犯被关十年,突然间发现自己自由了,一般不会大喊我自由了,反而会认为自己在做梦。

    少女当前也是这种苗头,伸出如玉双手端着李凤歌的脸道:“凤歌!我又做梦了对不对?我想你了,总会梦见你……”

    “你没做梦!”李凤歌温柔的道。

    “我不信!”少女许是觉得自己在梦中,璀璨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俏皮。

    她对着李凤歌招了招手道:“你过来一点,我要确认一下。”

    “怎么确认?”李凤歌很自然的问了一句,但还是走了过去。

    记忆与现实不对,但女儿的确是他的种,所以对方真是他老婆。

    少女首先紧紧的抱着他,傲视群雌的怒峰挤压得变了形状,而后露出银牙,好似吸血鬼一般,一口就咬住了李凤歌的脖子往下,肩膀往上一点的位置。

    “嗷!你干什么?”

    李凤歌夸张的惨叫了一声,本能的推了出去,但中途又收住了力量。

    他当前在力量上已经非人,这一推很可能让对方受伤。

    “看来我没做梦,是真的。”少女说着,激动的强吻了一下李凤歌。

    柔嫩樱红的唇一触既分。

    然后她立刻过去,将自己熟睡的女儿抱起。

    “她……是我女儿对吧?”李凤歌靠近道。

    他的语气肯定多过疑问。

    “是,她叫李凰语,还有十天就两岁了。”少女精致的脸上透着母性的圣洁光辉。

    “我的记忆出了问题,灵魂也是,我不记得你还有她……”

    “不重要……这不重要,一点也不重要!你是凰语的爸爸,我是她的妈妈,这就够了。”少女眼中透着一点晶莹道。

    “李凤歌、李凰语!她不是我女儿谁信呐!”李凤歌暗语了一句,看着熟睡的小家伙,眼神中透着慈爱与宠溺。

    好一会,他才继续道:“娴儿!能跟我具体说说么……我想知道我们两个是怎么在一起,然后凰语她……”

    “好!”少女柔和的笑了一下,叙述起来。

    事实上李凤歌的记忆大多没有问题,只是抹去了与少女有关的一切。

    二者高二的时候已经是男女朋友了,高二下学期一次全校停电,二人便一同出去玩,然后在校外偷吃了禁果,所以那本日记就没写了。

    至于那先天神祗所谓的星锁,从那一夜后,便在李凤歌的手里,后来成了一枚吊坠。

    那东西的确是少女破身后,由一道星光凝成,但它是一次性的,在李凤歌穿越太瑶仙界后就消散了。

    也就是说他之所以会穿越,是因为得了少女的初夜。

    “不对啊!我记得七夕节的时候,你接了罗家豪的花,跟他成了一对,这又是什么情况?”李凤歌问道。

    这件事情阿牛也是知情者,应该不是记忆有问题。

    他有此一问,便是担心自己的头顶有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

    “他跟我妈一样,你自己来看吧!”少女了然,嘴角微微一扬,将手里熟睡的李凰语放回婴儿床内,一步步走上了三楼。

    “帮我看着女儿,还有……好好照顾这先天神祗材料,不要玩坏了,等我有空再精细处理,一点点将他剥皮拆骨。”李凤歌交代了魅妖一句,便跟了上去。

    先天神祗当前已经傻缺了,也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更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不然一定会从灵魂层面感到恐惧。

    机关师得到一只先天神祗,跟其它副职完全不同。

    从神血、皮肉到神骨、从神性到神之魂,还有神格,都会利用起来,一根头发都不会浪费。

    神格可以用来制作初级机关神国或初级机关秘境,神血可以用来勾勒关键的符文(普通的用神血太浪费了),神骨可以直接作为一具人偶的骨架使用。

    神之魂可以用来作为灵性核心启灵,神性可以用来建造初级机关领(神)域,或直接将一具机关人偶升级,让其拥有神圣特性。

    总之,一只先天神祗,在李凤歌手中,那可是大大的宝贝。

    他当前有的紫金、墨精铁、玉髓,说实话,这些东西在太瑶仙界是些普通货色。

    而神血、神骨算高级货色了,一整只先天神祗,那就算稀缺货了。

    这也就难怪先前,李凤歌看出对方是先天神祗后,眼睛都冒绿光的原因所在。

    “是!”魅妖应了一声,对那先天神祗勾了勾手指头,开始让对方疯狂赞美自己,并高呼魅姬主上之类。

    只要不解除魅惑,这只先天神祗便是她的玩偶,自然无比听话。

    ……

    “咔!”三楼的门是一扇实木门,少女打开后,里面的装修与一二楼完全不同。

    里面全是实木家具,装修也有浓郁的华夏古风。

    少女带头缓步进去。

    就在大厅中,便横七竖八躺着不少人。

    “这些人是谁?”李凤歌问了一句,而后上前去查看,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年轻人:“罗家豪!”

    “我爸、楼下的叔叔伯伯,还有罗家豪,都在这里。他们每天都会按时出去,然后按时回到这里,发疯似的祈祷祭拜它。”少女走过去拉开了一块巨大的红色绸子,那里有一尊白玉制作的神像。

    仔细瞧去,那神像与那先天神祗几乎一样。

    “这是……这是那先天神祗的本命神像。”李凤歌双眼再次放起绿光来,一把就将其抱在了怀中。

    这东西是一个愿力收集器,而且是一个先天神祗的愿力收集器,对别人来说没什么用,对他来说太有用了。

    愿力是一种变种意识力量或者说心灵力量,若是能把那愿力收集器研究清楚,造神真的很容易。

    以李凤歌的才智,甚至可以以此为基础,弄出一些特别点的玩意。

    “这就是一切的根源,所有的一切都是因它而起。”少女指着那神像道。

    “它跟罗家豪有什么关系?”李凤歌问道。

    “所有祭拜过它的人,都会成为它的傀儡,我爸我妈,邻居的叔叔伯伯、亲戚。而罗家豪的爸爸跟我爸是兄弟,他也是傀儡之一,送我的花不过是想知道星锁的下落而已,不是你想的那样……”

    少女将一切说明,李凤歌把所有的一切理了一遍,有些明白了。

    穿越是因为星锁,一切问题的源头也是星锁,记忆出问题则是因为那先天神祗。

    一个神哪怕再弱鸡,也可以随意改变一个凡人的记忆,封印部分灵魂也就不足为奇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