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异道魔尊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间不容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轻轩坐在马背上看了一眼前方,大雾肆起,便直接翻身从马背上跃下,真是越往北部这天气越严寒,京城只不过刚刚步入深秋而已,这里却已洋洋洒洒飘落者雪花。

    两匹马发出懒散的嘶鸣声,好似在为难得的闲暇时刻而开心,夫晏牵着两匹马走在前,吩咐店小二给两匹马喂草后,就同王爷入了茶馆。

    茶馆的二楼有暂时歇息的小隔间,二人上楼换了衣衫便到一楼的正堂里喝茶,准备歇息一会儿,再出发。

    待暖烘烘的热茶遍布整个身体之时,易轻轩才缓过来劲儿,双手紧紧的抱着被子,不知道为什么,本王与皇兄都不抗冻,别人感知到的一点点寒冷,到自己与皇兄身上好似就变成了千倍万倍一般。

    轻抿了一口茶水,凝眸看着正襟危坐的夫晏,这人同样是换了衣衫,他只不过是加了件外袍一般,看着眼前人的衣着,易轻轩不禁将貂皮的外袍裹的更紧了些,原本不冷的,看了这人的穿着却莫名其妙的感觉寒风阵阵,不知晓夙儿如今走到哪里了。

    冷风在茶馆的门外咆哮着,如数的寒意全然被热腾腾的茶水所覆盖,忽然一声马的嘶鸣声在外响起,紧接着是马蹄溅起雪沫的身姿,马的前蹄差一点就闯入这小小茶馆的大门内。

    骑马者身着一副行军铠甲打扮,自是宣誓着不一般的身份,腰间的佩剑挎在腰间映出赫赫的寒光,手中的书信上沾着一枚羽毛,易轻轩看得出这是边疆的加急书信。

    这人的打扮着实太引人瞩目了,不过茶馆中的人好似对此事早已习以为常,店小二不等来人吩咐便把早已备好的热茶送上,放下后不多做言语便又去忙活了。

    皇兄身在边疆,万事皆可直接下对策,派着加急书信会是给谁?

    皇兄对罗岐山并不信任,不会派人送信给他,再者,皇兄亦不知晓自己已然回宫,皇兄朝中的亲信不多,更是不会傻到在这种时刻往京中寄信。

    易轻轩凝眸打量了这士兵一眼,继而收回目光看向夫晏。

    夫晏会意的点点头,起身走出门外,那派送加急信件的士兵很是匆忙,要不是外面冻的厉害,怕是这人根本就不会停下来喝茶暖身子,只见那人哐哐几口将热茶饮尽,直接用袖口擦干净嘴角旁的水渍,便重新拿起桌上的佩剑扬长而去。

    约莫等了半柱香的时间,易轻轩感觉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才缓缓起身。

    “店家,茶钱放在这里了”,易轻轩将碎银放下,便起身离去。

    “好嘞,爷您慢走”,店小二收起桌上的碎银,笑着喊道,这等阔绰之人,着实少见。

    走出茶馆不久,就见夫晏已在拴马匹的地方等候,易轻轩不紧不慢的走上前去,直至走近才沉声开口,“处理干净了吗”?

    “公子放心,皆处理妥当,不会有事的”,夫晏恭敬的说道,并将怀里贴着鸡毛的书信递到公子身前。

    易轻轩伸手接过,马棚周围没有什么人烟,撕开信封直接看信的主要内容,待信上内容映入眼帘之后,易轻轩所用的力气之大,几乎快把信纸攥碎,信的内容只要八个大字,『圣上失踪,事态紧急』。

    “公子,怎么了”?见王爷一副震惊的神情,夫晏忍俊不禁的问道。

    “今日我们连夜赶路”,易轻轩直接把信封连同信纸一同递到马嘴旁边。

    这马丝毫不客气的将信封如数吞下,易轻轩拽住马缰,脸色极为难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皇兄身在军营之中,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走丢,灵徐畅费尽心思的让皇兄来到边疆,本以为他是图谋不轨朝中之事,没想到他还想在边疆对皇兄下手,这加急信件定是不轨之人寄出的,目的就是要让朝中人心惶惶,鸡犬不宁。

    骏马奔驰的速度如同离弦的箭一般,没一会儿就不见踪影,夫晏不安的紧随其后,王爷这般,定然是圣上出事了。

    边疆

    寒域

    寒风凌列,赫赫逼人,易憬君呆呆的看着这少年单薄的身影,依旧是一身薄纱衣衫,白衣胜雪,撸起袖子,拿刀将垂死挣扎的雪狼劈成两节,其力度没有丝毫的偏差,衣衫亦没有被雪狼的血溅到半分。

    继而麻利的用匕首将狼大腿上的肉剔下来,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那匕首好似被赋予了神韵用了灵气,这人骨节分明的手指紧握匕首的把柄,好似没用什么力度,就轻而易举的将皮肉筋骨分离开。

    姬白见这人看的入神,月白色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微光,幽声开口,“易憬君,像你这般怕冷的人,却住在这里,不冻你冻谁”!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易憬君也算是了解了几分这人的性情,这少年说话毒舌至极,与这张面若桃花的脸简直极不匹配。

    或许因为年少,这人狂傲不羁的神情仿佛就刻在脸上,好像没有丝毫事能让这张好看的容貌生起愁容,一直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就像所有的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般,给人一种运筹帷幄其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气度。

    “这雪下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停下来的趋势”,易憬君轻抿着薄唇,转移话题道,将心中迫切的疑问如数压下。

    说真的,易憬君真的很想知晓,这人为什么从天上掉下来,解疑人就在眼前,却不能开口询问,这滋味儿,别提多难受了。

    “这场雪明日就会停下来”,姬白说着话,手中的动作却没停下来,一旁放着削尖了的木枝,匕首的刀刃将剔下来的人割成一小块的,继而如数丢入乘着热水的半个葫芦里。

    “真细致啊”,易憬君忍不住小声感叹道,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方才这人是在回答自己的话,“倘若明日能停下来就好了”!

    这场雪即是祥瑞之雪,也是忧愁之雪,好就好在大雪封城,那些对边疆虎视眈眈的蛮夷之邦,根本无法发动袭击,坏就坏在把朕困在这里,失去了对格局的掌控,不过易憬君的心里,却是期待这雪能稍缓几日,倘若与眼前人分开,不知晓日后是否还能相遇……

    “嗯”,姬白轻轻的应了一声,把匕首刀刃上沾到的血肉在狼皮上擦拭掉,继而转身将葫芦里面的肉串在削好的树枝上。

    易憬君想着,一直干站在旁边也不是那会事,刚要上前帮忙,就被这人直接用身体给挡住了,不明所以的看着清柠,自己帮忙这人不应该求之不得吗?

    姬白狠狠的将肉块穿在尖刃上,抬眸瞥了一眼易憬君,不紧不慢的开口,“水太凉了”!

    “嘿嘿”,易憬君干笑两声,这几日自己高烧反复,让这人受了不少累,真不知这份恩情日后要如何报答,不知这人所要找的魇汋会是何方神圣。

    “别傻笑,坐火堆旁去”,这次姬白连头都没抬,直接说道。

    何曾有人用这种语气对易憬君说过话,即便是那对这高位图谋不轨的灵徐畅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对朕用这种语气,可对这人却偏偏生不出半丝不悦,被清柠冷言冷语惯了,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易憬君撇了撇嘴角,安安稳稳的坐在火堆旁,不时抬眸看向这忙碌之人,这少年真是神秘至极,见那人看过来,易憬君慌张的收回视线,死死的盯着烧的正好的火堆,好像能盯出来个花一样。

    姬白笑而不语,将这乖兔子的所有神情皆收入眼眸,拿起穿好的肉串走到易憬君身旁坐下,分出一把递到这人手中。

    “谢谢”,易憬君接过之时不小心碰到了这人冰冷的指尖,心中的愧疚不由得更是强烈了一分,紧抿着薄唇,不知晓该说些什么好。

    “无需多礼”,姬白抬眸意味深长的看了易憬君半响,后才不慌不忙的收回视线,“不知道这几个字你还想让我重复多少遍”!

    将手串放在火焰上方烤,没一会儿这肉就滋啦啦作响,雪狼的肉原本就是咸的,所以亦无需多放其他添味儿,片刻后肉里就冒出油来。

    “你是如何知晓明天大雪能停下来”?这气氛着实太尴尬了,易憬君忍不住开口打破这氛围。

    “观天象”,姬白不冷不淡的应道,将手中的肉串翻了个身继续烤。

    就在易憬君以为这人不会再说话时,姬白又添了一句,“不过即便明天停雪,还是需要一两天的融化时间,毕竟周围大雪覆盖,根本分不清景物,再者就是,搞不好一出这门,你这些日子不稳定的体温,会再次升高”!

    这还是几日接触中,眼前人第一次说这么多话,易憬君不由得有些喜出望外,不过心里却知晓这人口中的观天象根本就是在胡诌,外面大雾漫天,天际之处更是被这浓雾给覆盖了个干净,“清柠所言有理,这几日承蒙照顾,我……”!

    “肉熟了”,姬白把冒着热气的肉串吹了吹,直接把熟了的肉串递到眼前人嘴边,这样那些空气的话,这人就无法说出口了。

    胸口处的心跳好似突兀的停下来了一般,易憬君只觉得呼吸困难,进退两难,见这人没有收回去的意思,只得张口把肉啃了下来。

    “多吃肉,少说话”,姬白将光秃秃的木枝收了回来,放在一旁,视线重新回到了肉串上,眸子的余光却将眼前人脸上微妙的情愫看了个清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