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锦绣红妆:恭迎王妃回府 > 173、借人头(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她以前住的地方我确实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你们可以带人去看看。”裴珊很配合的点头,并说了一个妮莎落脚的住处。

    “只有这么一个地方吗?”沈衍盯着她的眸光有些意味深长,“连我都知道妮莎不止一处落脚之地,你跟在她身边多年,知道的居然还没我多?”

    “太傅,我没有故意隐瞒,只是那些小地方妮莎去的次数不多,就如同住客栈似的,最多住一两日就离开了。”裴珊认真解释道,并接着坦露,“我知道你们不信我,那我现在就把她去过的地方都告诉你们。”

    接着她又说了好几个地方。

    虽然没有笔和纸,但古依儿他们也都认真听着,且古依儿知道,身边这几个男人都不是泛泛之辈,记忆力都不输她。

    裴珊又说了一些关于妮莎和胡人的事,比如他们平日里做的事,就如同姬百洌暗中调查的那样,他们确实在贩卖人口。但最近几个月各出关要塞查得极其严厉,连可以偷渡的河道都被禁止通行,他们手中的奴人根本无法送出去,就连胡人也不敢抛头露面,因为官府见胡人就抓。

    听她说完后,一直没出声的沈少源终于忍不住出声,笑着朝裴珊问道,“裴二小姐,你说我们现在是放你出去呢还是继续把你关在这里?”

    裴珊含着眼泪把他们看了看,最后对裴义哽咽道,“爹,我是很想替姐姐报仇的,也很想在你身边尽孝,可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觉得我还是留在这里为好,免得你们怀疑我是为了逃离才向你们坦白这一切。”

    裴义虽然心疼她,可还是明事理,“珊儿,那就委屈你了。你放心,只要我们除掉了妮莎和她的党羽,爹一定带你回南耀,到时候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她能自请留在这密室里,这多多少少让古依儿他们倍感意外。

    不过这样也好。

    要知道,就算她不自愿留下,他们也不可能马上放她出去。

    就在古依儿准备招呼大家离开时,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又立刻朝裴珊问道,“裴二小姐,我想知道你与贺氏是如何联系上的?为什么贺氏会派人把你带去太师府?你们在太师府都说了些什么?”

    裴珊对她皱起眉,“王妃,我从来没有与贺氏私下来往过,那日的事我也深感意外,到了太师府以后贺氏才告诉,她是受妮莎的交代在暗中保护我的,发现有人要抓我以后,她就派人混进去把我抢走了。你们派人追到太师府还要大肆搜查,二夫人苏氏怕担责,所以就放了我,并假装从匪贼手里把我救下。”

    “那名黑衣人呢?他当时在哪里?”

    “他把我带去太师府以后就离开了。想必你们也知道他武功高强,在你和太傅到达太师府之前他就已经乔装成太师府的下人离开了。”

    “贺氏的事你知道多少?”

    “我说了,我是到了太师府才得知贺氏投靠了妮莎,对其他的事我真的一无所知。”

    “嗯。”古依儿观察着她的神色,闷闷的应了一声。

    还以为能套出什么,可问完之后她才发现都是白问。

    她随即朝姬百洌道,“王爷,我们回去吧。”

    姬百洌看了裴义一眼。

    裴义也知道他的意思,遂拉着女儿温声安慰起来,“珊儿,你再忍耐一段时日,爹一定会尽快带你回南耀的。”

    “爹,你放心吧,我会听话的。”裴珊又开始往下掉眼泪。

    “好女儿,别哭了。”裴义心疼的为她拭去泪珠,又抱了抱她的肩。

    “爹,你要多保重。”

    “嗯。”

    父女俩依依不舍的道别后,裴义才跟着古依儿他们离开了密室。

    一行人很快回了宫。

    姬宁昶早已等得不耐烦,见他们回来,焦急万分的拉着古依儿的手问道,“婶婶,问出我母后的下落了吗?”

    “皇上,你母后在妮莎手中,你放心,我们会想办法救出她的。”古依儿摸着他脑袋安慰道。

    路上他们就统一好了口径,谁也不许泄露太后自尽的消息。

    先不说裴珊的话是否值得相信,就算太后真的不幸去世,他们也要瞒一瞒,让这个小家伙心中存有希望也好过让他伤心。

    她的话姬宁昶一点都没怀疑,接着就问道,“那姨娘她可有交代妮莎的下落?我们要如何找到妮莎?”

    古依儿没作答,而是突然朝裴义看去。

    裴义神色沉闷,面对小孙子的追问,他只能摇头,“你姨娘没有交代这些。”

    “为何?”姬宁昶立马到他身前抓着他的手腕急声问道,“外祖父,她不是已经主动找你们了吗?那她为何还不愿交代?”

    “我……”裴义沉痛的叹气,“唉!”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都听得出来他这叹息中充满了痛心和失望。

    沈少源最先开口,“侯爷,看来你并不糊涂。”

    裴义痛心的扭开头,“我别无他言,全听王爷王妃发落。”

    见他如此,杨彩蝶上前搀扶着他,“义父,你别这样,我们一定会尽力开导珊姐姐,让她尽早回头。”

    “王叔、婶婶,我姨娘到底说了些什么?”姬宁昶听得糊里糊涂,又焦急的追问道。

    “皇上,她交代的事挺多,不过没一件事有用。”沈少源主动替姬百洌和古依儿回道。

    “怎么会这样?”姬宁昶绷着小脸,完全不能理解。

    “她是假意向我们求好的。”见他着急,沈衍也忍不住为他解释起来,“问她妮莎曾经住过的地方,她一开始只说出一处,我暗示她过后,她才交代出妮莎曾经去过的地方。可这些地方不是在南方就是在北方,相差都是上千里的路程。显然,她是在敷衍我们。后来她主动交代了一些事,但都是无足轻重的事,看似诚意十足,可对我们如何抓妮莎而言,没有任何帮助。她自己也承认跟随妮莎多年,可作为一个跟随妮莎多年的人,知道的事还不如我们多,呵呵!”

    说到最后,他忍不住轻声冷笑。

    “是啊,她都能去打听自己的身世,难道安德鲁就不能去打听吗?可她偏偏说安德鲁并不知道她和太后的关系,还逼她假扮成太后接近我们。”古依儿接着发表自己的看法,“当初在庄园里把太后救出时我就觉得奇怪,安德鲁如此轻易就把人交给了太傅和沈公子,实在让人费解,难道我的地位比太后高?为何他宁可拿我做人质而不继续拿太后做人质?如今回头一想,根源应该就在这里。他早就准备好了让裴珊顶替太后入宫,用我或者王爷去交换太后,不但让裴珊进了宫,手里还抓着一个人质,这可真是里外都占尽了机会。可惜他没想到,我一个不会武功的人竟然身藏那么多致命的毒药。”

    “那我们现在如何做?关着她也无济于事,放她出来又怕她使坏。”姬宁昶揪心的望着他们。

    “呵呵!”古依儿突然笑了起来。

    看着她眼眸中狡黠的笑意,姬百洌深沉的眸子突染亮光,“依儿,你可是想到主意了?”

    “当然!”古依儿咧开了嘴角,“用她不一定能引出妮莎,不过我们可以通过她找到妮莎。”

    “你的意思是放她出来?”沈少源和沈衍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的,放她出来为我们带路。不过在这之前我们也要演一场戏给她看,让她误以为妮莎已经死了。”古依儿笑着说完自己的计划,随即朝沈衍看去,“你见过妮莎不是么?那我们就搞一个妮莎的假人头出来,哼哼。只要假人头把她骗住,再谎称胡人已经被剿灭,那时再放她出来,你们说她会做些什么?”

    听完她的计划,在场的人除了裴义外,都露出惊喜之色。

    裴珊能做什么?

    如果她一心效忠妮莎,那她肯定会去找妮莎的党羽证实妮莎的死……

    而他们只需要布置妥当跟着去抓人就行了!

    “可是王妃,我们去哪里找人头?”杨彩蝶惊喜之后又忍不住犯愁。

    “这好办得很,各地方都有义庄,无主尸很多,回头让王爷派人去找,找到合适的就借来用用。”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