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三百二十三章 爆了

第二千三百二十三章 爆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走狗的丹田不是已经被猪爷彻底击碎了修为尽失了吗?他不是已经彻底的成为一个废物了随便一个三岁小孩都可以把他给活生生打死的吗?

    但是现在,这股甚至比灵神境上品巅峰修为强者还可怕威压是怎么回事?

    李泽道满脸神经质一般的笑容,说道:“是不是清楚的感受到什么叫做恐惧了?你个该下地狱的丑八怪!”

    说着,李泽道另外一只手下移。

    鬼面的身体猛地一绷紧,眸子里的那种惊悚之色更甚。

    他很想求饶说,不要啊,老子就是靠那个吃饭的啊,没有那个老子在这生门的地位可就要急速下降了啊,是要成为他人眼中的废物的啊,走到哪里谁都会往你身上吐一口口水的啊。

    但是,他的喉咙被李泽道死死的掐着,甚至就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更别说是说话了。

    他只能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李泽道,他希望李泽道能够看到自己如此可怜的份上,千万要放过自己。

    “这充满罪恶的玩意儿还是扯掉好了,就当是赎罪。”李泽道发出神经质一般的笑声。

    对方这种可怜巴巴的眼神让李泽道觉得好笑,觉得恶心。

    曾经有多少无辜的人,无辜的鸟,狗什么的,用如此哀求的眼神看着你们,希望你们能够放了她们,但是你们却是以此为乐,简直丧心病狂!

    当然,帮他赎罪,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极小的原因罢了了,李泽道有更为重要的目的。

    之后借用了这具身体之后,李泽道万万不想沾染那母狗啊苍鹰啊什么的。

    洁身自好,从我做起。

    所以,把这玩意儿彻底给毁了好了。

    话音未落,李泽道的手猛地一用力,爆了!随即,满手粘稠液体。

    李泽道伸回手,在鬼面身上擦了擦,满脸嫌弃之色:“真他妈恶心!”

    看鬼面,那张脸却是煞白一片,上面冒出了豆大一般的冷汗,那只独眼像是随时就要从眼眶里滚出来似的。

    他的喉咙拼命的蠕动,却是因为被死死掐着的咽喉的缘故,愣是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

    “说真的,毕竟拥有相同血脉,在这异国他乡咱们就更应该团结,绝对不能起内讧,但是你说奇怪不奇怪?现在杀了你我非但没有丝毫的罪恶感,甚至还有一种脏了手的感觉。”李泽道满脸的不理解。

    鬼面下面鲜血不停的喷出来,早就疼得怀疑人生了,压根就听不清李泽道所说的话。

    李泽道摇了摇头,那掐着鬼面脖子的手一点一点的用力。

    鬼面的那张煞白的脸一下子就憋得通红,身体就像是那见光的蚯蚓似的,不停的蠕动。

    李泽道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怜悯,也没有狰狞,没有仇恨,更没有快感。

    只有决然,无比的决然。

    为了水妃灵,为了他腹中那孩子,也为了凡域,也可以说为了神域,为了那些手无寸铁的只奢望能安安稳稳平平静静度过一生的小老百姓。

    破天斧,必须得手!

    几十个呼吸之后,鬼面的身体停止了动弹,随即脑袋垂拉了下来,彻底的失去了生机!

    他被李泽道活生生的掐死了!他那独眼依旧瞪得滚圆,眸子里的有着尚未消散的惊悚。

    李泽道手一松,鬼面的身体软到在地上,仿若一条死狗,他的下体那里依旧在往外冒着腥臭的鲜血。

    “这样一来,就可以远离那种恶心的勾当,老老实实的当一个美……呃,丑男子了!”扫了那尸体一眼,李泽道心想。

    深呼吸了几口气,李泽道手猛地抬了起来,狠狠的拍下自己的脑袋。

    “轰!”一声闷响,李泽道的脑袋直接炸裂开来,身体轰然倒地,整个场面血腥恐怖。

    十个呼吸过去,那原本一动不动的鬼面的尸体却是抽了几下,随即那只丑陋的独眼一下子就明亮起来了,仿若天上的星辰一般。

    自然,李泽道借着鬼面的肉体再次复活了。

    “妈的,还真疼!”

    李泽道捂着那鲜血直冒的胯下,龇牙咧嘴的站起身来。

    李泽道实在佩服自己佩服得不行不行了,古有东方不败为练葵花宝典挥剑自宫,今有李泽道为天下苍生,连剑都没挥,直接捏爆成碎渣子。

    “哎,你说我怎么会这么伟大呢?我都已经把自己给感动哭了……嘶……疼,疼疼……”

    李泽道目光落在地上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上,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深呼吸了几口气,镇定了一下心神,他扯着嗓子,发出了极其狰狞且痛苦无比的怒吼声:“啊……你你你……啊……你竟敢如此?该死的走狗!老子杀了你!老子杀了你……”

    “轰!”

    李泽道一拳砸了过去。

    于是那原本已经惨不忍睹的尸体直接被轰碎了,整个画面更是血腥无比。

    外头那几个长相极其丑陋的守卫听见这小黑屋里头的动静如此之大,赶紧过来一探究竟。

    当看到地上那堆碎肉,他们傻了下。

    当看到鬼面捂着下面在那边打滚,发出如同杀猪一般的声音,鲜血还不停的冒出来,他们更是傻了。

    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鬼面这又是怎么了?

    ……

    “鬼面,这到底怎么回事?老子不是让你好好帮那走狗竖立一下正确的观念吗?你怎么将他给撕扯成碎片了?你怎还受伤了?”

    亥猪脸色不太好看,也极其的想不明白这到底怎么了。

    长老可是说了,留那小子一命,给他一个迷途知返的机会,说不定的他能成为我女娲一族的功臣。

    毕竟他可是成功的让神域的女人怀孕,有了成功的先例,之后有极大的可能还会成功,甚至说不定的生下来的孩子还极其健康,他日甚至可以成长为我女娲一族的领军人物!

    甚至到时他肯定会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错了,随即他肯定会主动说出他那女人以及骨头的下落。

    什么?这走狗之前一脸悲戚的表示那个女人已经沉睡在大沙漠里了?谁信啊!

    没想到,一个没注意,鬼面却是将其轰烂成碎片了,这样一来该如何向长老交待?

    要不是见他下场如此惨烈的份上,亥猪都想一巴掌拍死这个王八蛋了!

    “猪……猪爷……”

    李泽道声音虚弱无比,那双独眼满满的都是委屈,还有那滔天的恨意。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家伙竟然还拥有修为……”

    “等等,你说什么?”亥猪面色一僵,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该死的走狗竟然还拥有修为,而且至少是灵神境下品修为,我一个不注意,被他废了下面,这才暴怒出手……”

    “这怎么可能?”亥猪豁然起身,脑孩子剧烈的轰鸣起来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要知道李泽道的丹田是他废掉的,他比谁都清楚那该死的叛徒修为尽失,怎么可能还拥有灵神境下品修为?

    但是鬼面又不可能撒谎,毕竟他没有撒谎的必要。

    更别说他下体遭遇重创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若是没有灵神境下品修为,即便偷袭,也压根伤不到拥有灵神境中品修为的鬼面。

    “妈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亥猪内心被一大群曹尼玛疯狂的践踏,凌乱无比。

    难道……他修炼了什么诡异的灵技了?修为虽然被废了但是依旧拥有一击的实力?

    亥猪的额头上一下子就冒出冷汗了,若是那该死的叛徒趁自己不注意给自己来这么一下……

    想了想,亥猪却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自己又不是鬼面这种垃圾,即便被那该死的走狗偷袭,也完全有能耐避开。

    “猪爷,我……”

    “好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好好养伤吧。”

    亥猪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看向鬼面安慰道:“这事我会向长老禀报的,老子也会帮你说几句好话,相信长老不会怪罪于你的,回头老子也会补偿你的。”

    “多谢猪爷。”李泽道感激涕零。

    “至于这件事情……”亥猪指了指李泽道那涂抹上厚厚膏药的下体,“老子会交待那几个知情的家伙别声张出去的,除了咱们几个,谁也不会知道你发生这事了,你放心,你喜欢的那几条母狗,老子会让你帮你好好照顾的,若是怀孕了,功劳就记在你身上。”

    “多谢猪爷。”李泽道更是感激涕零,都恨不得跪下亲吻亥猪的脚了。

    “好好休息。”亥猪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李泽道躺回那床上,嘴角浮起了一抹冷冰冰的幅度。

    ……

    亥猪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去向囚牛长老汇报说那该死的叛徒不知为何竟然还拥有灵神境下品修为,直接把我一个手下的命根子给捏爆了,之后被我手下暴怒击杀。

    只说那该死的叛徒非但不听引导,还不停的怒骂神圣的女娲一族,他那手下愤怒之下失手将其击杀,他也已经重惩了他那手下了。

    无非就是一个侮辱了女娲一族血脉的叛徒,虽然对其有所期待,但是却是冥顽不化,甚至还敢口出狂言,因此死了也就死了。

    至于李泽道的过往,说真的,囚牛长老一点都不关心,他也不需要李泽道去当反面间谍什么的。

    强大骄傲的女娲一族,才不需要什么间谍!

    因此对于亥猪的话,囚牛长老并没有怀疑,也没追究啥,于是这件事情也就这么过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