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训夫攻略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郑家内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郑亨刚毅的面容,是不容置疑地肯定,他说:“臣一无所知,无话可说。”

    如此口吻,永乐皇帝没有生气,无奈叹息。

    郑亨未继承欺负的密云副千户前,是燕王的侍卫。同永乐皇帝,是老交情。气恼多日,他又是忙人,这点子小事,早消了差不多了;又见郑亨临危不乱,哪怕接了前途不明的圣旨,也要先把宣府的事安排妥当,这气,就更少了;又被郑亨这么一噎,彻底没气了。

    不论世事如何变迁,郑亨始终以正之姿态,面对人间之事,这样的郑亨,不惧锦衣卫,更得皇帝喜爱。永乐皇帝叹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般不通俗物,骂你也没意思。回家问问你儿子们,看看他们做了什么。”

    “微臣领旨。”

    侯爷归来的消息,不过一炷香,传遍武安侯府。不是速度慢,而是武安侯府大,口口相传,总要些时候。郑智赶到正堂,与兄长撞到一起。

    单从外表来看,郑智瞧不出自家温文尔雅的大哥有什么不对。猜不出就不猜,郑智索性直接问道:“大哥,你怎样了?”

    “我很好。这几日是大哥不对,害你担惊受怕了。”

    “大哥没有不对,都是我的不对。”

    郑亨进门,听见兄弟俩对话,朗声道:“这不是很好吗?陛下叫我来看你们什么?”

    郑智看了眼大门口的中年男人,第一反应是,父亲果然厉害,这么远都能听见。他不动,郑世子动,拉着弟弟上前去迎父亲。郑亨洗漱过后,世子夫人带着两个女儿、嫡亲的外甥、名义上的外甥女,一共五人,齐聚正堂。

    各自见礼后,郑亨要与儿子商议正事,自然下令:“你们都下去吧,我和老大、老三有话说。”

    “是。”

    世子夫人应下,才要转身,郑家名义上的外甥女金鑫鑫忽然跪地哀求:“侯爷,救命!三爷那日坏了我名节,却……”

    金鑫鑫满目泪痕,委屈地看着郑智。

    一听这个,世子夫人连忙驱赶下人,并叫人带走两个女儿。

    郑智十分恼火,郑世子比他还恼火。虽还是那么温和,眼神像变了个人似的,抢在父亲之前,打灵魂里透出冷意:“是吗?此事我怎不知?”

    金鑫鑫吓得忘了哭,她喏喏道:“……我与三爷的事,世子怎会知道?”

    “三弟不会瞒我任何事!”郑世子自信地说道。

    原本是这样没错。

    郑亨看向三子,问道:“可有其事?”

    郑智愧对于兄长,承认:“有,是她设计我。儿子着了她的道,看见她的后背而已,大晚上,也没看清。”

    大晚上?郑世子随即意识到唯一的可能,因问郑智:“正月初六那日?”

    郑智哪记得这么清楚,因道:“大概吧?我记不大清了。”

    正主不记得,郑世子却记得,世子夫人徐氏脸色有些不好。哪知郑侯爷更不放心上,与金鑫鑫道:“你方才说自己是秋娘的庶长女,便是老三的外甥女。这样的身份,他不可能娶你——纳你也成,你愿意,做个屋里人吧。”

    金鑫鑫妆模作样点头时,郑世子冷冷看了父亲一眼,道:“我不同意。”

    世子夫人整个人不好了,弟弟收个屋里人,你这当哥哥的,不同意什么?

    郑智直觉有问题,便没开口,全由哥哥做主。若是哥哥处理的结果自己不满意,再说不迟。

    郑亨不觉奇怪,只是不知长子要说什么,因道:“有话直说。家里的事我都交给了你,你没处理好,还绕什么圈子?”

    郑世子轻笑,道:“父亲说得是。既然交给了儿子,那就由儿子来处置。”

    说完,郑世子侧身问郑智:“我是如何教你的?有没有提醒你,小心恶毒女子?有没有和你讲过不能叫女子沾上?沾上了还不跟我说,你想做什么?”

    郑智特别坦然,因道:“我不知道她是恶毒女子。本来想告诉大哥的,后来……后来不是生大哥气了么?”

    这么理直气壮的弟弟,郑亨都能感受到来自长子的无奈。郑世子长叹一声,道:“罢了。此事怪我,是我,明知这女子恶毒,偏还要拿她来练你和元姐儿。是我之错,由我来解决。”

    说完,郑世子转向金鑫鑫,眼角却撇着郑亨:“世间女子都似你一般无耻,郑家哪还搁得下?”

    金鑫鑫哭道:“不是,不是,我没有,是三爷,趁我沐浴——”

    郑智被人冤枉,如何肯认,不待郑世子说什么,拎起金鑫鑫往门外扯。

    郑亨厉声喝道:“老三,你要做什么!”

    郑智充耳不闻,将人拉到门外后,才要动手去扯金鑫鑫,忽然指着一旁的侍卫,下令:“扒了她的衣裳,丢到门口。”

    郑世子听见这话,悄悄露出了笑容。

    郑亨最为规矩,怎会见这样的事情发生,喝道:“不可胡闹。”

    “爹。”郑智喊人,回身,痞痞一笑,道,“你对儿子不了解。儿子呢,做什么都会认。没做的,打死也不会认。我从未对这女子有过想法,她胆敢设计我,就要承受住结果。就像二姐夫,他敢劫我要护着的人,我就要还回去!”

    “你对你二姐夫做了什么?”

    郑亨紧张地问道。

    郑智要笑不笑地安抚郑亨:“没做什么,没打他也没骂他。他不就是爱干净么?我把他喂饱喝足,丢一间屋子里,不给他恭桶而已。不过,二姐夫他爹呢,和你不一样。人家啊,一看儿子没了,闹老子,闹到圣上跟前,爹才被叫了回来。”

    本在说金鑫鑫的事,就被郑智这么拉回了正题上。他自动省略前尘往事,将矛盾点拉回最近的事上。

    郑亨皱眉,吩咐两个儿子:“进去说。”

    金鑫鑫蒙了,瞅着三个人的背影,急呼:“侯爷——”

    “老大家的,你处理。”

    郑亨头也不回地说道,世子夫人只得应是。

    郑智却停下脚步,回头冲世子夫人作揖,道:“辛苦嫂子了,这女人我是不要的。嫂子,再在府里传个话,敢设计我的,不论身份,就是躺到我炕上了,我也不会给她说法。这种邪风外气,一次就恶心死我了。”

    郑亨听见,因有更重要的事,便没吱声。

    进屋后,郑智问长子:“智儿做的事,你可知?”

    郑世子答:“都知道,父亲要怪,怪我就是。”

    郑智同时道:“不怪大哥,他一直拦着我,叫我不要冲动。是我没听,趁他忙,又撵了他给我的人,压根没用郑家人,叫王三哥给我做的。”

    。顶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