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我的僵尸老婆 > 第两百二十四章 陈浩脱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浩不停在旁边催促,让我动手。而这时有人已经留意到脚下不对,若是紫晶天雷被发现,整个计划都会泡汤,往后绝对不会在有这样的机会。

    炸。

    我咬牙开口,陈浩立刻伸出三个手指,最后一个弯曲,我跟它同时引爆紫晶天雷。

    内圈的三颗炸开,踏在上面的半圣没来得及反应,整个身躯就炸开成一团紫色流体,一时间紫晶飞射,瞬间就有五六人被洞穿。

    但秦风反应极快,手里那颗白色珠子打开,七宝妙树瞬间挥动数次,把飞溅的紫晶全部刷走。

    而紫晶天雷炸开的一瞬间,周围的人四下飞散,速度极快,不过就在这时,外面九颗同时炸开,覆盖的范围更大,玄门内擅作主张的四人根本无力抵抗,直接就被沾染。

    广陵武跟秦风很近,此时得到了庇护,连同周围几个核心人物都没有被波及,其中也有反应快的破虚境第一时间祭出法宝抵抗,逃过一劫。

    我目测了下,大概倒了一半左右的人,沾染后无法治愈,死亡就只是时间问题。我们不敢停留,陈浩扛起大鼎直接远离,但我们才走出十来米,就听见广陵武大喊,都别慌,没事的人立刻搜索四周,紫晶天雷需要神魂引动,设陷阱的人就在附近。

    广陵武献媚的嘴脸是不怎么好看,但不得不说遇到事的定力和反应都很老辣。相比较下,秦风就有些不如他了。

    下完命令,广陵武又朝着远处的玄门弟子喊道,你们的人一个都不准离开,否则格杀勿论。

    陈浩闻言有些担忧的问,老大,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害了他们?

    我也有些担忧,不过这时看到远处有数人飞来,为首的是菡萏,后面还跟着剑凌霄等人。她们像是知道会发生这事一样,时机正好的赶到。

    远远看见菡萏,我很想过去见她一面,但知道现在不行,甚至在离开北海之前,我们都有可能不能见面。

    菡萏在拿到天命盘之后,她像是能算到什么。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她带我去天桥的时候,情绪就有些反常。

    或许我现在做的事,她其实早就算到。如果真是这样,那她的目的就是希望我在暗处,探寻这仙路的秘密。

    陈浩在等我,不过没有催促。

    我盯着菡萏,直到她落下,我才转身跟上陈浩离开。她一来,玄门的弟子就安全了,姜女也不会在有危险,而且姜女知道另一尊玄黄鼎埋在哪里,以她的聪明,肯定会告诉菡萏。

    心里再无担忧,我带着想念上路,朝着仙路进发。

    途中李正科说,南海和东海的人差不多也快来了,到时候会热闹很多。仙路一直由大势力控制,都是他们在探索,不知道往后会不会有改变。

    改变是不太可能,如此宝贵的资源,是大势力壮大自己,削弱敌人的利器,不会轻易撒手,否则玄门也不会大费周章才能进入。

    我们才走没多远,头顶的虚空就出现血色纹络,连续开启了几条金光大道,通向不同地方,每一条路上都有二三十人下来,分散到整个仙路。

    陈浩眉头微皱的说,上界这是要做什么,想包揽整个仙路的机缘?

    我看了下,他们每个年轻弟子都是破虚,玄门的跟他们比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包揽这话还真不假。

    但现在自己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希望鉴圆带回去的玄黄鼎能让斩仙葫芦和诛仙四剑复原,那样的话玄门抱团还有一争。

    李正科在旁边插嘴说,上界的人以前来过一次,但都只有几人,好像对里面的东西不太感兴趣。现在突然来了这么多的人,很反常,难不成仙路上出现了什么宝贝?

    我觉得有可能,感觉仙路出现了变故。我抬头朝着前面看去,这个倾斜的大陆十分奇特,已经超出了星宇的规律,像是一块斜着铺开的地毯。

    而这样的仙路不仅一条。

    我们离开后朝着最偏僻的地方走,同时也避开了上界人落下的地方。二十天后到达边缘,在这里有一个损毁的玉宫,还有一半完好。李正科在里面找到一块残破的牌匾,上面写的是大宋皇朝。

    到现在为止,这样的皇朝看见不下于十个,都是华夏曾经有过的朝代,让我很困惑。

    翻找了半天,没有发现有价值的东西,而陈浩打算在这里用玄黄气铸体,边缘地带很少有人来,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我让他自己小心,发现不对就出来,虽然是天元石,但它也不是不朽。

    陈浩点点头,转身就跳进了大鼎。

    我守了两天,陈浩在玄黄气里都没反应,期间李正科也做好了决定,出去后就跟我们回大陆。我告诫了几句,让他留下来看守陈浩,发现异常立刻喊我。

    其实李正科也没有选择,就算我们放了他,只要他在仙路里面露面,同样会被斩杀。

    我独自走到边缘,它是一层雾气,流动如云,感觉是一片虚无。顺着边缘看去,整个仙路就像是一个长方形的盒子,头顶是正常的虚空,边缘就是这种雾气。

    观察良久,我捡了几个石头扔过去,石头没入其中消失不见,没有玄文,也没有阻拦。

    好奇下,我尝试伸出一个手指轻轻触碰,摸上去的感觉像是玻璃,无法穿透,而且冰凉刺骨。

    吴德这时探出一个头来说,老大,这是时空壁垒,很神秘。

    我的知识有限,不知道时空壁垒是什么东西。

    吴德抬手在虚空劈了一下,解释说,像这样,看似是破开虚空,但手划过后,它又是贯通的,完好的。而时空壁垒就是如果我这一下滑落,把时空分开,那么它就是一个断口,不在连通,而断口的面,就会形成这样的壁垒。

    我听着眉头越来越皱,从我涉及到道途的一天就知道时空是最神秘的东西,看似无形,却又真实存在,不管多强大的生物,都必须生活在时空里,不管多强大的力量,都能被它承载。

    打破虚空容易,可是要劈开,像劈开一块木头一样,让它断成两截,还维持无数年,那得多大的力量?

    我问吴德说,天尊有这样的能力吗?

    吴德也在沉思,闻言摇头说,生活在时空里的生物,又怎么可能有崩碎时空的力量,它就是一个无尽的容器,能承载里面所有的生物。

    我把黄布卷在拳头上,用尽全力朝着流云一拳轰去,力量散开,光幕抖动,竟然出现了一个缺口,外面是无尽的黑暗,像是夜空,但就在那夜空之中,躺着一具宛若星球一样巨大的尸体。

    尸体的身上有纵横的伤口,每一道都有数千米长,胸口的位置插着一杆骨矛,像是太空中矗立的高峰一样。

    我毛骨悚然,倒退了两步。裂缝很快闭合,我心有不甘,再次出拳,但打开后外面是彻底的黑暗,不在见那巨大的尸骨。

    连续数次,看到的都不一样,到第五次的时候,才破开外面就传来一股恐怖的气息,眼前看到的是小木斧劈开的哪条路。

    骇人的气息扑来,我吓得打了个哆嗦,倒飞出去数百米,但那气息很快就被修复的壁垒阻拦在外面。

    崩碎的仙路,隐藏着太多骇人听闻的秘密。

    我好奇,但不敢在去窥测,生怕引出可怕的东西。规规矩矩的回到大鼎处,也没跟李正科说自己看到的东西。但盘膝坐下,心里却久久无法平静,脑海里是不是浮现那巨大的尸骨,就是那恐怖的气息。

    动用春雷呼吸法,过了几分钟才从异样的情绪中平息下来。

    第五天,玄黄鼎震动,一个土黄色的虚影突然从里面蹿了出来,飞到虚空后玄黄之气倒悬,像是一条黄色大河,片刻后那大河散开,陈浩现出身形,此时的他皮肤暗黄,散发着混沌气息,双目睁开,宛若流转的星云,像是能看穿星宇。

    老大,你踏空试试。

    我眉头微皱,知道他是担心身体有变,失去了金乌的天赋。闻言踏空起来,陈浩怒喝一声,五指虚张朝我压来,黑色玄纹释放,我感觉身上像是压了一座大山,脊椎骨上七个字显化,不断闪烁,硬生生的扛了下来,但行动极为迟缓。

    陈浩见状,手里乌光闪烁,化作无数只三足乌鸟,飞出后在我身边盘旋,身上的大山一瞬间像是变成了数座。

    我生出一争高下的心里,反手披上那黄色破布,开口说,进攻。

    陈浩咧嘴说,老大,我现在是玄黄体,你怕是承受不住。

    放心来。

    我开口,倒不是托大,而是想试试他能不能打出我身体的极限。因为到现在为止,哪怕是在海上被半圣袭杀,我感觉身体都还没到承受的极限。我想知道,身体被逼到极限,它会发生什么变化。

    陈浩神色一下沉寂下来,开口说,注意,来了。

    话音落他形体瞬间拔高,拳头大如小山,俯身一拳就朝我砸来。

    我……这是耍赖啊!

    但我此时已经来不及喊,而且现在喊停很丢脸。同时也想试试天元石吸收了玄黄之气的混沌体有多强。

    拳头未到,时光尘埃就被吹散,地面普通的石头直接被崩碎。我脸上的肌肉疯狂的抖动,承受着庞大的力量。

    我把黄布裹在拳头上,猛的迎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