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永镇仙穹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厄运体质与度厄之体

第五百四十二章 厄运体质与度厄之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本一路上都保持沉静恬淡的月知画,此刻在镇芙说出这句话之后,微微变得有些踌躇起来。

    少女用眼角余光看向叶寒,却正好迎上了叶寒深邃的眸子,顿时不由得芳心一颤,不知为何,月知画感觉有一种所有的秘密都被叶寒窥探清楚的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变得比往日快了几分。

    直到此刻,月知画才清楚的发现,叶寒有多么特别。

    尤其是那一双眸子,看似清澈如一汪清泉,但却仿若蕴含了满天星辰一般,深邃、沧桑、洞穿一切。

    这还是一个少年应该拥有的目光吗?

    月知画不知道。

    她只知道,虽然镇芙没有说出自己需要叶寒帮什么忙,但叶寒应该是什么都知道了。

    而叶寒的下一句话,也是令月知画心头一震,面纱之下的脸上露出了极度的震惊之色。

    “厄运体质……的确是万古罕见的特殊体质之一。”

    叶寒淡淡开口,目光从明眸圆瞪,娇躯颤抖的月知画身上收了回来,转而看向了漆黑的夜空,脸上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你、你、你怎么知道?!”

    相比于月知画沉默无言的震惊,镇芙则是激动的差点儿跳起来了。

    月知画的厄运体质,纵然是在七大扶龙家族之中,也是鲜少有人知道。

    除了各大家族的核心人物之外,其他人只知道月知画有着‘扫把星’的称号,凡是与她走得近的人,最后都会倒霉,轻则灾厄连连,重则死于非命。

    所以哪怕是身为月家当代武道天赋最杰出的神女,月知画除了在代表月家出现在一些公众场合之时,能够得到其余族人的尊重之外,其他时候,月家族人都是对其避之不及。

    而另外几大扶龙家族的子弟,更是对其如避蛇蝎。

    这么多年以来,月知画几乎没有一个朋友,不是没有人愿意成为她的朋友,而是她曾经的那些朋友,都已经或死或残了。

    直到这一次幽冥魔渊之行,众人同生共死,到了最后,镇芙与月知画选择了一个逃离的方向,镇芙不愿意抛弃修为消耗殆尽的月知画,之后月知画又不愿意抛弃被夏幽兰暗算的镇芙……两女之间,经历

    了这么多,终于成为了朋友。

    镇芙,更是将月知画的厄运体质,放在了心上。

    再加上最后大战之时,叶寒召唤数十件伪神宝物那一幕太震撼人心了,甚至可以说是骇人听闻,镇芙才会带着月知画跟着叶寒,想要求得一个办法。

    如今看来,叶寒竟然一语道破了月知画的厄运体质,更是令镇芙心底升起了无限激动。

    就连一直性格恬淡,已经认命的月知画,眼眸深处都是浮现出了浓浓的希望之色。

    “快说快说,你知道怎么解决知画姐姐的厄运体质对不对?”

    镇芙收回思绪,伸手抓住了叶寒的胳膊,语气迫切的问道。

    看见此幕,月知画心底生出一股浓浓的感动,同时却又觉得愧疚无比。

    感动是因为镇芙真的将她当做了姐妹。

    愧疚则是因为月知画十分清楚,用不了多久,镇芙或许就会因为她的厄运体质灾厄连连。

    除非……眼前的少年,可以解决她的厄运体质!

    月知画不愿意失去镇芙这个朋友,所以,此刻她看向叶寒的目光亦是变得忐忑起来。

    “唉,你们也别宝太大的希望,其实我对于厄运体质没有太好的办法。”

    在两女期待的目光中,叶寒叹了口气,一句话便令镇芙和月知画心中刚刚升起的激动消弭于无形。

    场间的气氛,再次变得低沉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叶寒却是淡淡一笑:

    “虽然我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我却知道,厄运体质对于拥有者来说,虽然是一种灾难,可如果有一场造化,便能使得厄运体质进化,变成传说中的‘度厄体质’!”

    “度厄体质?!”

    镇芙和月知画闻言,齐齐目光一动,忍不住惊呼出声。

    叶寒却是不管两女的震惊,语气平淡的说道:

    “‘度厄体质’,传说中比厄运体质强大百倍的特殊体质,相比于武者来说,厄运体质会给他周遭的朋友亲人带来无尽的磨难,可‘度厄体质’,却是一种十分强大的因果之力,与一些强大的诅咒有极深的联系。”

    话语一顿,叶寒看向月知画,目光变得肃然起

    来:

    “而‘度厄体质’唯一的作用,便是可以令你的任何敌人,遭受无穷无尽的灾难,这种灾难,可以在他离开你之后发生,也或许会在你与其交战之时降临,走路崴了脚、喝水呛了肺、呼吸中了毒……总之,如果你拥有‘度厄体质’,那在一定的修为差距之内,你就可以高枕无忧,凡是成为你敌人的家伙,都将寝食难安!”

    “当然,前提是你自己不作死,别去挑战那些修为与你相差了数个大境界的巨擘。”

    在叶寒说出‘度厄体质’之时,本已消沉的镇芙和月知画便激动起来。

    而听到叶寒对于‘度厄体质’的解释之后,月知画已是忍不住心底的惊喜,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了。

    待到叶寒最后一句话落定,月知画终于控制不住心底的情绪,站起身来走到叶寒前方,屈膝拜下,语带颤音的说道:

    “恳求叶公子不吝赐教!”

    这一次,月知画对叶寒的称呼,不再是道友,而是叶公子。

    听起来似乎是变得简单了几分。

    但,这却是月知画的心迹表露,意味着叶寒与其之间的关系,已经拉近了许多。

    一旁的镇芙闻言,有些气鼓鼓的双手环胸,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她十分清楚,厄运体质折磨了月知画多久。

    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消弭厄运体质的家伙,月知画情难自已,也是可以理解的反应。

    而且若叶寒所说的是真的,那就不止是消弭月知画的厄运体质了,而是直接改变了她的命运!

    “勿需多礼。”

    叶寒双手虚扶,罡气运转,将月知画托了起来。

    随即,神色一肃,语气有些凝重的说道:

    “若要改变你的厄运体质,过程十分困难,绝对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而且并不一定百分百成功,一旦失败,甚至会加剧你所拥有的厄运体质之力!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做足准备。”

    闻听此言,月知画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眉眼带笑的说道:

    “但凡有任何一丝机会,我都要试一试。叶公子,你放心施为吧,就算是最后失败了,知画亦不会心怀怨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