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瞳生之诡 > 第九十三章 茉莉之恶(1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乔低头闪进江离的房间,坐在床边,再抬头时脸颊两旁已经升起了两团可疑的红晕。江离挨着她坐着,发尖还在滴水,刚洗完澡的身上还源源不断地往外冒着热气,熏得姜乔更加浑身发热,更是从脖子红到了耳后。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气氛暧昧到了极点。

    “啊,你别坐这么近,热死我了。”姜乔终于忍不住这气氛,故意站起来大声嚷嚷。

    江离茫然不解地望着她。

    “大新找我们,他已经查到当年那件案子了,你怎么头发也不擦干,感冒了怎么办,拿来!”姜乔实在看不过眼,一把夺过毛巾,麻利地擦揉着江离的头发。

    江离舒服地眯起眼睛,乖乖地任由姜乔的魔爪蹂躏。

    “咳咳咳,到我没,你们俩结束没,要不然我一会儿再打过来?电话费很贵的。”被冷落在一旁的手机里,传来毛大新似笑非笑的声音。

    姜乔听了毛大新的话,慌乱地扔掉毛巾,就像扔掉一个烫手山芋一样,将毛巾扔得老远。她扑到手机前面,恶狠狠地说道:“大爷的,你倒是说啊。”

    “哦哦,我这不是怕打扰你们嘛。”毛大新的笑意已经快藏不住了,死命装正经。

    “不打扰,你继续说,姜乔可以继续擦啊。”偏偏江离一本正经地还开了口。

    “不擦了,你自己擦,毛大新你再不说,我挂了。”姜乔白了一眼江离,江离乖乖地起身自己去捡毛巾。

    “好啦,不开玩笑了,正经点。嗯,小乔妹子你今晚要是怕的话就和江离一间房吧,还能再替他吹头发。哇哈哈哈。”毛大新正经不过三秒,又贱兮兮地开起玩笑。

    “你。。。我挂了。”姜乔只觉得自己的脸皮已经烫到打个鸡蛋上去可以瞬间变熟。

    “好好好,那我说啦,这回真的不开玩笑了。当年的案子,我可是查了很久,才查到资料的。”毛大新终于收起了戏虐,正色道。

    “你还好意思说呢,这么轰动的大案,你们当时查茉莉身份的时候怎么一点没注意到。这和她说杀了很多人很吻合嘛,而且地点又是在洛城。”姜乔撇撇嘴。

    “这个案子当时一直没找到凶手,又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关注,所以啊,为了平息舆论,政府把这件案子最后定为了自杀案处理。我当时查的时候,就把这个案子给漏掉了。而且这个案子的资料我还是拜托了刘队才拿到的。洛城那边一直推脱着不肯给呢。”毛大新解释道。

    “那倒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自杀,政府这么草草结案,也怕以后翻出来影响不好,好了,原谅你了,你快说说这案子啥情况啊。”姜乔连连点头。

    “说出来你都不信,这又是一宗灭门案。”说到正经事,毛大新的声音又变得有些沉重。

    “又是灭门案,再加上这些人和顾长明家里人一样都是被砍了头,作案手法都一样,肯定是和茉莉有关,你快说说。”姜乔和江离对视一眼,竟然真的找对了,这趟来的真是太值得了。

    “是这样的,死的这家人,男主人叫张达,他老婆叫王朝霞,他们是夫妻,另外死的还有张达的父亲母亲和王朝霞的父亲母亲,已经王朝霞的亲妹妹王红霞,还有张达夫妻俩的孩子张国庆,以及张达的一个表弟张耀祖,一共九个人。”电话那边传来毛大新翻资料的簌簌声。

    “啊,那这么说,张达那一家全死光啦,一个不剩啊。”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姜乔听完还是背脊一阵发凉,茉莉是什么样的恶人能做出这样泯绝人性的事。

    “对,王朝霞的妹妹王红霞还没有结婚,所以等于那一边的人都死光了。所以当时他们失踪的时候,并没有人去报案。根据警方了解的,当时王朝霞的母亲有和邻居说过他们一家准备去旅行。所以,很久没看到他们出现,大家也没觉得意外。直到警方找到尸体,邻居才知道他们出了事。

    张达的家中烧了一场大火,看起来像是电路漏电导致的,烧的很彻底,所有证据都没有了,但是当时没有烧死人,所以没又引起重视。现在看来,张达一家人那时应该已经被杀死抛尸了,凶手放火烧房子就是为了毁灭证据。

    王朝霞的父亲母亲不住在洛城,所以警方推断可能是因为要去旅行的事,他们才会到那边去,后来资料上也显示他们已经订好了机票是法医推断死亡时间的后一天下午。

    张达的家就在内河的上游,临河而建,窗户下就是水,估计凶手杀完人直接抛尸的。只是有一点奇怪,这几具尸体竟然过了一个多月才被人发现,怎么漂也不用漂那么久啊。

    还有9具尸体全部被砍了头,然后才丢进水里,但最后只找到了8个头,张达的脑袋始终没有找到。资料显示后来政府进行了一次抽水工程都没有发现那颗头。

    当时警方调查的时候,根据周围人的口供,这家人平时挺友善的,很少与人结怨,根本没有嫌疑人。张达是自己开了个小加工厂,本来生活不错的,但是出事之前,他工厂出了些问题,资金周转不灵,正到处借钱。所以,警方当时推断,可能因为资金方面的压力,他杀了全家然后把全家扔进河里,自己再自杀。”

    “怎么可能呢,谁自杀是砍头的啊,你砍一个试试,也太草率了。”姜乔说道。“对了,不是还有一个人吗,张达的远房表弟?”

    “哦,对,他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儿子,据他老婆高来娣说,他丈夫那年准备去广州打工,但少点路费,那天是去张达家借个几百块的,借完之后一直没见人回来,她也没在意,以为是直接去了广州,等警方来了之后她才知道丈夫出了事。”毛大新补充道。

    “啊,丈夫失踪了那么久,她怎么会不知道,都不打电话吗?”姜乔疑问道。

    “她们家经济不太好,儿子一直有慢性白血病,所以她和她丈夫都没买手机。联系的话,都是她丈夫给村口的小卖部打电话。”毛大新说道。

    “哦,没了?就没有一点和茉莉有关的事情?”姜乔急道。

    “没了。。。现在看来,这案子根本就没破,所以根本找不到和茉莉有关的线索。”电话里传来毛大新无奈的声音。

    “很好啊,折腾了这么久,还是一无所获啊。这么说来,我们是连茉莉为什么杀人都不知道,嗯,不对,我们连凶手叫不叫茉莉,是不是茉莉,都还不知道。”姜乔像泻了气的皮球。

    电话那头的毛大新也是一阵沉默。

    “不怕,我们还有明天,我有预感,明天一定会有线索的。”姜乔振作起来。“我相信任何谜团都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也许这次的案子就是为了三年前那些死得不明不白的人讨回真相。”

    。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