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鬼要我嫁给你 > 031 放飞自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常自在本就是为了给个台阶自己下,听到李立仁这样子说,可算是赌对了,也就渐渐止了声音,埋在他怀里抽噎着。

    常欢喜是听的啼笑皆非,孕妇的情绪也太诡异了,这都能赖她身上吗?

    不过想到李六婶和李立根,常欢喜就原谅常自在了。

    傍晚的时候才来了几个客人,常欢喜都不用清算也知道今天的生意不怎么样。

    那点小数目,算盘都打不响啊。

    常欢喜觉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再这么下去,难道非得要掏空那点家底才出去找工作吗?

    可是看着这简陋的铺子,常欢喜还是有些不舍,这些台台桌桌好像和父母在的时候一样,都是那么的简朴。

    她想要留住那份美好的回忆,是味道,也是这有些年头的质感。

    回到家之后常欢喜便开始忙碌自己的晚餐。

    刚做好便收到了朱艺的短信。

    “店里生意还好吧?”

    “不大好。”

    常欢喜也顾不上吃饭了,心情郁闷的时候正想找人聊聊。

    “慢慢来吧,不急。”

    常欢喜看了一眼朱艺的短信,有些失望,没有什么金玉良言啊,便开始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晚餐。

    吃到了一半才想起今天还没给父母上香呢,常欢喜连忙放下碗筷,她可没有生厉海芬的气。

    虽然厉海芬的做法让她有那么一点点伤心。

    那一点点伤心也曾经被放大了无数倍。

    可常欢喜却是觉得自己的人设坍塌之后就有点放飞自我了,再也用不着各种忍着憋着也挺舒心的。

    但这事还是不能告诉父母,免得让他们有恃无恐了。

    常欢喜还是觉得自己的面子还没完全放开来。

    上完了香,常欢喜去洗了一把手,然后才继续吃饭。

    这时手机又响了,常欢喜也吃完了最后一口饭菜。

    “试一下主动找顾客吧,看能不能和附近的小区或者是公司前台熟络点,然后派点传单什么的。”

    常欢喜看了看,也认真想了想这其中的可能性,然后回了个好字。

    厉海芬偷偷瞄了几眼。

    怎么办?

    好像女儿真的要拍拖了?

    那个朱艺,厉海芬又有些犹豫了。

    一辈子的大事,怎么也得谨慎些,看来她还是得好好合计一下两人的时辰八字什么的。

    常安不想偷窥女儿的隐私,也将厉海芬拉离了常欢喜的身旁。

    “别一天到晚盯着女儿啊,你不累吗?”常安没好气地说道,还有些酸。

    “不累,不看女儿难道看你啊,我一看到你就来气。”厉海芬才不怕常安生气。

    “那我消失。”常安伤心了。

    “别。”厉海芬连忙说道。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常安有些得意。

    “想哪儿去了,你留在这里,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厉海芬对常安说道。

    “你……”常安还开口,厉海芬已经消失不见了。

    能不能让他把话说完?

    老是这样!

    而常欢喜还在想着附近的公司有哪些。

    她还真的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

    她的世界里除了工作便是家,其他事情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常欢喜搜索了一下附近的公司和小区,看来还是得找个时间去实地勘察一下才行。

    千里之外。

    许新远也算是不负此行,求来了常安夫妇想要的护身符。

    不过他想到一个问题。

    这钱谁来给?

    他的私房钱都差不多花完了。

    许新远有那么一点点心痛。

    虽然他也没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除了家里的电脑不时要升级一下配件。

    总不能问常安夫妇要吧?

    可是常安夫妇也得把附身符交到常欢喜身上。

    算了,他还是暂时不要去想那么复杂的问题吧。

    这酒店可比之前的那家酒店好上许多。

    只是许新远还是不大想住酒店。

    要不是因为没买到回去的票,他才不在这陌生的地方多住一个晚上。

    怪瘆人的。

    房间里面虽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许新远一想到昨晚那家酒店玻璃破碎的离奇事情,他就不想进卫生间一步。

    甚至连澡都没有洗便和衣睡下了。

    第二天许新远醒来发现自己睡地上了。

    他绝对不可能是自己跑去地上睡觉的,大概是被鬼捉弄了。

    许新远也是无奈。

    这护身符虽然能够保平安,但也会被鬼惦记。

    总有那么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鬼。

    大概是拿自己来斗法。

    许新远顿觉自己有些腰酸背痛。

    原来那些都不是梦,还以为自己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呢。

    许新远几乎是顶着一双熊猫眼去退房的。

    这一路上也是真的累的睡着了,并不是在装。

    勉强算是有惊无险地回到了熟悉的城市。

    许新远有些小激动,几乎是迫不及待回到了喜庆里。

    回到喜庆里第一件事不是去交差,而是和许亚强打了声招呼便回家先补个安心觉。

    厉海芬和常安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许新远跑回了自己家中,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拿到护身符。

    其实厉海芬是有些后悔了,还是没拿到比较好些。

    那样的话她还能好好和常欢喜沟通。

    但是常安却是希望许新远拿到了护身符,那样的话厉海芬就没法不管不顾地左右常欢喜的人生了。

    许新远自然是知道常安夫妇看着他的,可他也不能拆穿自己隐瞒了二十多年的谎言。

    他能见鬼,他和谁说过来着,大概是有的吧。

    那人大概也没有当真吧。

    他就是那样一点一点地被孤立起来的。

    两份同样的护身符,许新远可算是睡了个踏实觉。

    只是老顽童却是不得不在外面干瞪眼。

    这小子还真的是为常欢喜鞍前马后,他不喜欢,很不喜欢。

    都怪常安夫妇,非让许新远给他们跑腿。

    要是他们知道许新远能够看的到他们,那还得了?

    老顽童有些坐不住了。

    但他也不能突然跑去骂常安夫妇一顿,只好气哼哼地跑去青砖大宅好好等着,等着常安夫妇出现。

    常欢喜刚去派完传单,听到许亚强很高兴地告诉她许新远回来了。

    回来了?

    常欢喜差点忘了这回事。

    许新远干什么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