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鬼要我嫁给你 > 092 真真假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新远一愣,过了好一会才消化掉常欢喜的话。

    他不好意思了,当时的他在她看来是不是很傻?

    “对不起,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常欢喜见许新远尴尬的神色,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干嘛就提起这事呢?

    “其实我也想和你解释一下的……”许新远慢慢地开了口。

    “我想我猜到了。”常欢喜打断许新远的话,“对了,你说我爸妈他们还在看着我们吗?”

    “他们,走了。”许新远停顿了一下,好想撒谎来着,只为了能牵手。

    可是常欢喜一听到她父母没在他们跟前,便抽出了自己的手,怪不习惯的。

    哪怕是她之前拍拖,也没有牵手逛街的习惯,一来她脸皮薄,二来那人素来都是走在前面,都没怎么等着她,并肩而行。

    这般想来,常欢喜都觉得自己有些傻,当时竟什么也没察觉出来。

    其实那个时候很多细节已经注定了他们的结局,只是她并没有多想而已。

    就好像他们去逛街,每当她要买什么东西的时候他总是找借口走到店门外,或打电话,或买瓶水什么的。

    有好几回进餐厅吃饭,他都没有很绅士地拉着门让她先进去。

    而她差点被玻璃门撞上竟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恋爱脑吗?

    或许不是的,只是选择了一个人,同时也意味着选择了相信,她相信他是爱她的,她相信他们会有将来的。

    只是现实打脸来得很快很快。

    常欢喜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眼疾手快,或许应该早点被那玻璃门撞一下,头破血流才好。

    那样子的话她就能早点清醒过来了。

    “其实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解释一下的,但是又觉得怎么开口都不对。

    你听我说……”许新远见常欢喜想要开口,连忙抢了先机。

    他害怕自己再不说就没有勇气再说了。

    “其实那天是因为鬼节,也不是因为鬼节。

    怎么说呢,那小鬼早就在我们喜庆里的,住在我们那栋楼,你怕是不记得了,他出事的时候你年纪应该还很小。

    他在鬼节那段时间老是被鬼欺负被鬼捉弄,便躲进了我们店里。

    没想到他竟生出了重新投胎做人的念头。

    那个时候,要是,要是我牵了你的手,我怕我会鬼迷心窍……”许新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他的脸都红了,鬼迷心窍,只是怕自己被当作登徒子而已,那熊孩子也上不了他的身。

    原来如此,常欢喜恍然大悟,没想到这里面竟藏着这么一段故事。

    “后来呢?”常欢喜忍不住问道。

    “他应该去重新投胎做人了吧,我没再见过他了。”许新远说道。

    “他是怎么样才会去重新投胎做人的?”常欢喜嘀咕了一句。

    其实她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她的父母,或许等到她结婚生子之后才会愿意去重新投胎做人吧。

    常欢喜这时才觉得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

    只是不知道她拍拖这消息足不足以让她父母安心离开,其实她一个人也可以的,常欢喜幽幽地想着。

    “其实,其实我也有个问题想要问你来着……”许新远挣扎了许久,忍不住开口说道。

    “什么问题?”常欢喜是一头雾水。

    “那个,你和你同学说的话是不是真的?”许新远鼓起勇气问道。

    “同学,那个同学?”常欢喜还是没能想起来。

    “就是那个来找过你好几回的,男的,你说,你没说,你没和他解释清楚我们的关系。”许新远偷偷地瞄着常欢喜的反应。

    听许新远这么一说,常欢喜才反应过来,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

    常欢喜有些好笑又有些好气地看了一眼来不及躲闪的许新远,“解释不清楚便不解释了。”

    然而,常欢喜曾经想过,要是朱艺不问的话,或许她还会找个机会解释一番。

    但是他问了,她便默认了。

    许新远却是有些后悔问了,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她已经闯进了他的心里,毫无征兆。

    “我信了。”许新远自言自语道。

    “啊?”常欢喜一脸愕然,什么意思?

    等等……

    他说他信了?

    常欢喜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尴尬,尴尬之余还有那么一点点小窃喜吧。

    “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什么意思?”常欢喜忍不住回了一句,带着那么一点点娇嗔和伪怒。

    怎么不问问她就信了?

    他该不会真的是以为自己喜欢上他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常欢喜不由得重新打量了一番许新远,会是她想的那样的吗?

    “大概是因为我认定了你那说法。”许新远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她会不会认为他是在自作多情。

    常欢喜不会,却是有些开窍了,“你在胡说些什么?”

    越说越离谱了。

    “我是认真的,本来今天晚上就是想要来找你来着,说的那些话也是真的,就那一句是假的。”许新远急了,跺了跺脚,然后感性战胜了理智。

    “哪句是假的?”常欢喜好奇了。

    “我不想假装的。”许新远鼓起勇气说道。

    这份勇气却是没能对上常欢喜的双眸,只是盯着脚下转动着的灯光,许新远就站到了那灯光之上。

    “我好像还有买什么来着,算了,这么晚了,不买了。”常欢喜看了看时间,他们怎么就开始往回走了呢?

    许新远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常欢喜,他说得不够明白吗?

    为什么她好像没听懂的样子?

    许新远有些失望了。

    他好不容易才鼓起了全部的勇气。

    常欢喜的眼睛眨了眨,她需要些时间去消化一下许新远传达的信息。

    给不了答案,她能怎么办?

    她只好做鸵鸟了。

    “那我们回去?”许新远呐呐地问。

    “我们这不是在回去的路上吗?”常欢喜扑哧一下笑了。

    许新远也傻傻地笑了。

    这走着走着,都忘了东南西北了。

    只是走着走着,也快走到公园前了。

    许新远的脸猛地变得煞白,毫不犹豫地拉紧了常欢喜的手。

    “怎么了?”常欢喜不明所以地问。

    “别问了,也别回头,跟着我走。”许新远咬了咬下唇,想让自己清醒一下。

    常欢喜虽然不大明白许新远为什么要那样子做,但也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说那样的话。

    。顶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