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鬼要我嫁给你 > 113 人帅天不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常欢喜红了脸,白了许新远一眼,“不和你说了,我要回家了。”

    “别啊,说清楚了再回。”许新远拉住了常欢喜的手。

    “还不许我回家了,放手。”常欢喜一脸黑线,这人真的是一根筋。

    “对不起。”许新远也是没想到自己这阵子好像有点胆大包天了。

    “我……其实我就是想要考虑清楚,我这把年纪了,谈恋爱也不是闹着玩的,是奔着结婚去的,所以我得考虑清楚我们合适不合适吧。”常欢喜语重心长地解释道。

    他可懂?

    她都说的那么直白了。

    许新远这人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但常欢喜总觉得自己缺少那么一点点下定决心的勇气。

    她忽然间想起今天那位不苟言笑的新郎,许新远也会是那样的人吗?

    那一板一眼的生活会不会太过无聊了?

    虽然她也没有什么想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的想法,可她也希望能够得到细水长流的爱情。

    “我也是奔着结婚去的。”许新远挺委屈的,连忙替自己辩解。

    可是常欢喜却是想要吐血,“想好了再告诉你吧,我先回去了。”

    “那你快点想好啊。”许新远叮嘱道。

    常欢喜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也没有再理会许新远了。

    许新远失落地往家的方向赶。

    老顽童见他上了楼,这才现身。

    这臭小子,就知道他是骗自己的,不过没想到的是常欢喜居然会和他一起来骗自己,骗过她的父母。

    老顽童叹了一口气,看样子常欢喜心里也是有许新远的。

    可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担忧的啊。

    许新远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招惹常欢喜的。

    他怕,他很怕。

    怕哪一天东窗事发,常欢喜会否还能接受许新远。

    还有厉海芬和常安他们俩。

    老顽童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弥补他们。

    他如今只是希望将来可能会给常欢喜,还有厉海芬他们的伤害能够减到最低。

    是非对错,也不知道缘起何事,缘起何人。

    当初若不是他那么强烈反对许新远和常欢喜接触的话,他们还会有机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吗?

    只是如今再来想这可能显得可笑。

    月老安排的姻缘又岂是他这小小的鬼魂所能够左右的。

    老顽童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神情落寞地离开了喜庆里。

    “刚刚那个是老顽童吗?”厉海芬问常安。

    “好像是。”常安仔细回想了一遍。

    “他好像有心事。”厉海芬不觉皱眉。

    “你怎么看谁都好像有心事,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像是有心事的人吗?”常安开玩笑道。

    “你有心吗?”厉海芬瞪了常安一眼。

    就不能和他谈正事的,无心无肺的人一个,就她当初眼瞎。

    “有,你也在里面,你不知道吗?”常安很是委屈地说道,还拉着厉海芬摸了摸他的胸膛。

    厉海芬无语地朝天翻了个白眼,这人是越来越无赖了。

    早这样就不会活得那么累了,现在才改变,晚了。

    厉海芬抽回自己的手,还是回家看看女儿才安心啊。

    常安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心,失望地跟了上去。

    怎么他看到别的小情侣说这情话的时候那女的都被感动了泪眼汪汪的,到了他这里就不好使了呢?

    人帅天不欺,他得偷偷让许新远给他烧点新衣服改变一下形象才行。

    常安跟着厉海芬进了家门,这一进家门就看到常欢喜坐在沙发上拆红包,电视开着,可没在看的。

    小财迷,随她妈妈,常安心想。

    “这丫头,掉钱眼了。”厉海芬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店都不开就是去做兼职,不过这钱还是挺多的,比开店赚的多,厉海芬还挺羡慕的呢。

    好久没有体验过这样数钱的感觉了。

    “八百。”常欢喜抹掉了零头,心满意足地说道。

    “啧啧啧……”常安取笑道。

    “……”厉海芬轻飘飘地瞥了一眼常安。

    常安立马闭嘴。

    常欢喜收好了钱,然后又搜索了一下经营的小窍门,但并没有什么帮助。

    其实当初厉海芬开店的时候,她也是经常在店里帮忙的。

    不过那个时候厉海芬可不仅仅是卖甜品,还做早点来卖的。

    但那个时候的喜庆里和现在的喜庆里可不能相提并论。

    常欢喜却是有些心动,只是不知道该做早市还是该做晚市。

    外面那条街的人流还是可以的,常欢喜却是对自己的厨艺没有多大的信心,想了好一会也没有下定决心。

    厉海芬和常安偷偷瞄了一眼常欢喜查看的内容,然后才离开了。

    “要不让许新远劝劝她,她这手艺除了煲汤和做甜品还可以,其他的真不行。”常安弱弱地向厉海芬请示。

    “女儿比你有自知之明。”厉海芬白了常安一眼,她才不担心这个问题。

    常安不敢说话了,这也能扯上他的,有他这么可怜的吗?

    不过常欢喜倒是被厉海芬说中了,她没有信心拿自己那点少得可怜的厨艺来打赌啊。

    “冬天喝一碗暖暖的糖水也挺不错的。”常欢喜安慰自己道。

    她得研究一下新品才行,那种热门的甜品。

    而许新远回到家,三双眼睛盯着他。

    许念芝很是失望,她都看到了,许新远就是在和常欢喜卿卿我我的。

    常欢喜有什么好的,值得让许新远这般行为失常。

    许妈妈还在催她什么时候和庞大海结婚。

    许念芝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许妈妈的问题了。

    但是即便是这样,许念芝还是不想将她看到的那一幕告诉许妈妈。

    虽然那样子做能够转移许妈妈的注意力,但万一弄巧成拙,反倒是促成了常欢喜和许新远可怎么办。

    现在这许新远眼里就只有常欢喜了,结了婚还能将父母摆在第一位,许念芝可不相信。

    “妈,吃饭了。”许念芝打断许妈妈的话。

    “好好想想,别拖太久了。”许妈妈叮嘱她道。

    “知道了。”许念芝敷衍着。

    而庞大海自打烧了信给他爸之后就不时注意着李贵芬的神情,但什么反常的表现也没有。

    他大概是疯了才会将希望寄托在许新远身上。

    难道还得去请兰婆子出马不成?

    庞大海心不在焉地吃着饭,菜都夹不稳了。

    “好好吃饭。”李贵芬皱眉。

    。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