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甜蜜的冤家 > 第599章 光明磊落去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和安娜有一个非常愉快的一个中餐,以后我们一边吃着一边交流着了解着彼此的一种生活,了解到一些各种一种新的理念,同时也让我看到了那锦堂他不为人知的一面,这是我从来没有了解过的,因为在我的生命中,他只是在我的前半段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在我未来生活中也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但是我并没有参与到他全部生活之中,所以对他曾经的过往我还是保持着一份好奇。

    安娜突然问了我。

    “你会不会有点担心,我是作为你一个竞争对手来到中国以后帮助那先生,其实我有私心的,因为那先生一直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盖世英雄,不管是过去还是将来,至少在今天他还是我心目中那个盖世英雄,而且我一直希望而且非常仰慕的他,也同时希望成为他那个得力助手,难道你不担心我们两个相处日久天长会出现什么意外吗?而且我现在非常有信心,我对我的角色扮演非常充满信心,就是你的出现依然不能动摇我的决心,你会害怕吗?”

    她突然说这番大胆而直白的表白。

    只是让我大吃一惊,因为在我心目中还没有哪个女子不顾矜持的去向,另外对方的一个丈夫,一个别的男人去表白这些东西,当然这些事话让我确实一时接受不了,或者说我一时消化不了她所说的话。

    正好一口饭正在撑在我的嘴巴里,我一口气要吃进嘴里以后,久久的把它吞下去,看了她说不出话来。

    我的天呐,饭团恐怕实在太大了,撑得我有点脸红,当然,千万不要觉得好像我是被她的话吓到了,当然被他话吓到是其中一部分,但是被饭撑到也是很大一部分。

    然后最终结果是我吃到一半就开始咳嗽,这个确实是被那一大团的饭团给噎住了。

    不咳嗽还好,一咳的话,安娜还以为我发生什么事情,拍着我的背部,她到时也吓了一跳。

    “猫小姐对不起,刚才我说的话是不是太直白了,影响你吃饭,我知道你如此的紧张和心慌,我真的不该说那番话,I'm so

    y,对不起。”

    越紧张我咳得越难受,我越想要解释那个饭团卡在喉咙就越久。

    我越要咳嗽,她越要捶我的背,要帮我舒缓我的背部。

    两个就是在这种相互的误会之中,做着对方不愿做的动作。

    大概过了5分钟,我两眼直白我终于把那个饭团给吞进去了。

    说明在这个相互的拉锯战中结束的这种折磨。

    我喝了一口水,直直的看着安娜,对刚才她所做的发表的言论,准备给他一番很正确的一个回应。

    反而现在不好意思看着我,她有些担心我可能会有什么样情绪的反弹,或者她觉得好像她已经作为一个第三者在影响着别人的感情,但是好像她样子显得非常无谓,她认为他在寻她他所心目中所认为的爱情,她在捍卫他最真挚的爱情,或者说他在捍卫着自己的立场,她所要争取的一种自由的决心。当然在我的眼神之中,她没有任何意思的退缩,反而看着我的眼睛,但是这些眼睛没有一时的挑衅反而是一种真诚。

    没等我开口说话,她又都首先就开始说了。

    “猫小姐,首先这一点我非常对不起,但是我还是要把话给明确的给你说清楚,我不会去跟你做任何一个卑鄙的一个抢夺,但是我会用我自己的行为我的语言去感染他,当然他最终是选择谁,我没有办法和权利去干涉他的一个最终的决定,但是也千万请你不要干涉和影响我对他的爱,这种爱我觉得是开放的是ope

    的,可以在阳光下去看的,没有任何偷偷摸摸的感觉,这种爱是无私的是自由的,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我现在又忍不住想咳嗽了,看到他这番这么直接这么自由,这么,简直有些匪夷所思的表白,我简直是有点无语。

    我还没说下一句话,他又开始断断续续的表述了她的观点,我的天,外国朋友都是这么热情的吗?

    她又说:“猫小姐,我首先也跟你非常慎重的表明一点,我在我们的国家,我们是有一个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教徒,也有自己的一个理想,我们不认同你们这边的三妻四妾这样的一个规矩。在我的理想之中,我永远认为只有一夫一妻制,每个人永远只有一个丈夫,永远就是一个人不会再去爱上别的人,也不会像你们这样一个男人可以讨几个老婆,我永远不会接受这样的模式,所以请你放心,我不会做你们的所谓的小倩这样的角色,我要做的就像你们所说的大大方方的一个正牌夫人这样的角色,当然我会有我的立场,我有我的自尊,所以话在这种情况之下,你可以去看不起我。但是我一定不会放弃我对那先生的爱,直到他走到婚姻殿堂那一刻。也许我才会放弃,如果你们真的结婚了,那么我会真诚的祝福你们,当然如果你们还没有走到婚姻那一刻,那么我们两个永远是处于一种公平而竞争的对象对话,猫小姐你准备好了吗?”

    天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把自己看成一个不得了的老大,简直是在我面前说出这些话,我简直是把自己觉得好像你们这帮人是不得了的,以为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过就是一个男人嘛,何必争得你死我活的,我忘了99要的是男人,有的是何必在乎一个男人,而是放弃了整片森林,简直是我想仰头哈哈一笑。

    等她说完之后,我重静下心跟他好好的去聊。

    刚才她激光似的一系列的,8年其实无非就是两个很简单的一个概念。

    我看着她,露出非常迷人的微笑说:“是你所要表达的东西还是很简单,我来总结一下,看我说的话是否是你所说的东西,第一,你现在你是爱慕着那锦堂,而且你对他的爱已经不仅仅是隐藏在心里,而且你把这种爱已经爆发,或者说已经公布于众,让大家知道你对他的爱,这是你的权力,而且你也认为你会捍卫这种自由的爱,你认为这种爱是对你来说是一种神圣的,是一种纯洁的,是一种不可侵犯的,对不对?”

    安娜听了我这句话,她又有所思的点点头,肯定了我这个观点,并向我送出了个大拇指。

    “对,猫小姐,我第1个观点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爱的权利,所以话我首先表明我的立场,表明我的态度,也表明我的知识代表着爱是无私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去强迫别人去做他们不想做的事情,也没有一个人能干涉他想做的事情,任何事情都是公平的,公正的,公开的。”

    她说完这句话。

    我继续说的。

    “OK,第2点就很容易理解了,你其实也谈到你刚才所说的,你爱慕那锦堂,那是一种神圣的一种不可侵犯的感情,一种不可抗拒的人生的个人自由,所有人都不会能干涉了你,当然在此我很慎重的告诉你,你所做出的任何决定,你爱慕任何人,你都是有你的自由,我也不会去干涉,而且我也没有这个心思和这个多余的精力去干涉你的自由,这点你不用太担心是毋庸置疑的。”

    安娜又向我竖了一个大拇指,并且拍拍掌。

    我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

    “第2点其实是很核心也很重要的,我刚才说了你爱谁,我一点没有任何打算进行干涉,也没有打算进行阻拦这个行为,但是你说到你会对那锦堂,如果他进入婚姻的话,你会放弃这种感情,你会真诚的去祝福他,你会把这段感情隐藏在内心以后不会再去公开去阐述这些东西,那好这一点你很有原则,我也非常赞成,每个人他一旦就是婚姻状态,他有自己的家庭,任何人再去干涉任何人再去阻拦那个就是不道德的,我希望大家都能做到君子之交。”

    OK,我把这句话说完之后,我向她摊摊双手,看着他,看她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我以为她可能会伤心,以为她可能会难过,以为可能我会因为我的强势而觉得慌了,但是万万没有万万没想到,他居然非常开心的,像一个小孩子扑到我的怀里,就像一只蝴蝶飞蛾一样。

    而且把我抱起来非常的紧张,非常的激动,非常的开心,用一种想不到的话去表扬。

    “My god猫九九你太厉害了,我真的想不到在中国我第1次看到如此通情达理的女人,以为我说这番话之后,我以为我要可能跟你打架,一般听那先生说你是一个打架好手,所以话今天来表达这番话之前我的包包里面也放了一个砖头,就是以防你会跟我打架,我没有任何武器,据说你的包包里面常年放着一把菜刀,是真的吗?你太凶悍了,我现在说I love you。”

    天哪,她这个转变确实让我大吃一惊,我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她居然对我刚才的这种过分的言论,而且不仅不生气,而且还如此的热心,看来她们外国女人不是我们想象中这么复杂,也不是我们想象中这么单纯,因为她包包里面也装了一个砖头。

    我咽了一下口水,对刚才她的这种冲动和她的一个居心叵测大吃一惊。

    我咯咯的笑,表达一下内心的,一个不是至于这么慌乱,或者说让自己心情得到平复下来,现在虽然我刚才说那话大义凛然的话,好像说的非常坦坦荡荡,其实谁的内心不是有自己想法呢,谁会愿意自己的男人会被别人女人这么爱慕者,虽然这是一个好事,说明这个男人是有魅力的,但是想想看哪个女人会有这么大方的去让她的男人跟自己和别人去分享同一个事情,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在我眼里这个很多人认为这就是个耻辱,当然在我这里一样是如此,但是为了不能让自己在他们面前气势低下。

    所以话他她现在非常的开心,好像跟我达成了某种的一种协议,或者某种一种大家相互界定的一种判断,所以话他觉得这个事情我们已经谈妥了,或者说在论文上,我已经开始可以用你的竞争,任何的一个裁判,没有任何一个妥协,没有任何一个协议,就是君子之交的,一个场战争就正式开始。

    甚至我感到了某种的危机感,目击感来自于她的一个外表。

    忍不住的打量了她一下。

    她真的算是美女,金发碧眼身材婀娜多姿,该身上该有料的东西他都有,而且不仅如此,她身上还散发着一种非常浓郁的女人味,而且让人非常可亲,不仅如此,他而且他的口才各方面博学多知也甚至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真的非常完美,非常的非常漂亮,如果任何一个男人不选择他的话,我只能说这个男人的欣赏眼光有一定的问题,如果不选择她,还有可能就是他这个男人自身绝对有问题,高攀不起这样的女子。

    现在我不得不怀疑,那锦堂当初为什么不选择他,我选择我,我反而又有一种沾沾自喜的感觉,让我感觉到了一种自信心,或者说在这种事情中就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这种压力完全把我压得垮掉一样的感觉。

    现在安娜又变成一个小孩子,她乐呵呵的继续吃牛排,高声叫喊厨师。

    叫厨师从厨房跑了出来。

    “安娜小姐,你还有什么吩咐的?”厨师非常开心的看着安娜,从她脸上看的,这个又是一个被安娜所说,青岛的爱慕者,看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对安娜的表情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感觉到好像是一种温柔柔情的样子。

    不觉得特别的奇怪,哪个男人不会爱这样的女子,而且通过厨师这样的眼神更加确定了我对安娜的这种判断,而且安娜对男人的吸引力完全是致命的,没有几个人能躲扛得住她的一种成熟的魅力,就像一朵非常芬芳的玫瑰花香。

    厨师的眼睛就是带着这种浓厚的爱慕的眼神,望着安娜。

    安娜也非常懂得如何利用她的魅力,她想从事眨眨眼。

    “哦,这个先生如果您方便的话,能不能帮我拿一瓶葡萄酒,以后顺便拿两个女士的酒杯,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非常的开心,谢谢您。”

    那位厨师大哥今晚看到这句话完全是语无伦次,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不该去如何表达,是那种手舞足蹈的感觉。

    他不会用任何语言去表达,只是不停的点头,不停的傻傻的笑,然后一溜烟跑到厨房,飞快的去拿了一瓶葡萄酒和一个柠檬,还有两个酒杯。

    安娜对他温柔一笑,露出一个非常优美的笑容。

    “非常非常感谢你,下次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邀请你一起到外面去散散步。”

    我的天哪,那位厨师大哥已经彻底失去语言的能力,他只是脸非常的红,只是不停的点头哈,傻傻的笑。

    然后我跟安娜就打开这个葡萄酒,安娜把葡萄酒给我们倒了一两杯以后我,们两个人开始碰杯。

    安娜举的杯子像我说:“猫小姐,我非常高兴在这里能认识到你,你比我想象中要漂亮,而且你比我想象中要弱弱大方,你比我想象中更加要聪慧,不管如何我们可以开始做朋友,当然做朋友没有影响到刚才我们之间的君子约定,我希望我们友谊和我们君子约定是可以分开的,我同样希望能在这些日子里面能跟你结识,能向你学习能做更多的事情,一杯我敬你,希望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她说这么落落大方的话,我不喝也不是,不喝也不好,什么好像也不大好,安娜居然能说出这些话过来,而且说得这么光明磊落,但是她没有考虑过我的想法是怎么样的,谁会允许和热爱自己的男人去做做这些事情,我还第一次被迫的跟别人做情场上的竞争,而且这个朋友是你的情情敌,而且还笑眯眯的跟你一起喝葡萄酒,你觉得这个事情还不够怪异吗?

    我皮笑肉不笑:“祝我们的君子协议顺利进行。”

    “对,祝我们的君子协议顺利进行,没有任何一个干扰,没有任何一个杂志是自由的,公平的开放的。”

    我咬牙,碰被一口气把这些酒喝完。

    废话,这能让我说什么?我还能说什么?我也不能说什么,别人已经说的这么坦荡这么光明磊落,你还想干嘛?难道你想从你的背包里面真的撑撑一把菜刀跟他打架吗?像泼妇一样为了这个男人去一哭二闹三上吊吗?这好像也不是我的风格。

    好久没有激起我这种斗志昂扬的斗智斗智力。

    无论如何,既然有人已经向我发出了终极的挑战,那么我必须得印章,而且绝对不会吐血,千万不要像一个傻瓜一样傻乎乎的被别人挨打。

    当然我突然间意识到一个什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安娜在这个公司所扮演重要的角色,这种角色也影响着我之后对她的态度,因为她是那锦堂高薪聘请从国外请过来的一个专家,也可能说共同协助去管理这家工厂的,那只能说明她一个专业性能来说是非常的一个自信,或者说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一个不可缺的人才。

    大是大非面前,我不可能因为小女子的心情去影响和破坏这一份来之不易的合作。

    这一个工厂对那锦堂而言无形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在整个工厂的未来是一个非常难以不可估量的一个事情。

    所以无论如何不管发生任何情况之下,我绝对不会以任何一种形式去拉他的后腿,而且我不仅不拉他的后腿,我决定还要全力以赴的把这个事情支撑住。

    内心暗暗下定决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