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都市至尊邪少 > 第357章 三道拦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礼不必了!你若是能查出背后的人是谁,可以告诉我,就算是四大家族的人,我也会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向罡天听张松话中的意思,似乎不打算再追查下去。这可不行,于是干脆和他挑明自己的意思。随后才起身,与张松一前一后走出大厅。

    看着向罡天出来,门外的众人俱都齐齐后退了几步,在他们眼里,一脸笑容的向罡天,却是和那洪水猛兽都要恐怖几十倍。

    “给我那辆车的钥匙吧!”向罡天瞄了眼院内的车,选了辆来时乘坐的面的。这车新的也就是三五万,旧车更是值不了几个钱。也就是说,他是真没有想占张松便宜的意思。

    “这……得罪了!”张松自然也是明白,尴尬地笑了笑,朝向罡天拱拱手,算是承情。

    见他都答应,那大汉自然是将钥匙给向罡天送过来。

    目送他离开,张松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到现在为止,他是真的打消了对向罡天的怀疑,能杀而不杀,这就已经说明很多事。

    正如向罡天所说,他根本不惧,大不了杀光自己等人,而且他这不是空话,是真的有这本事。

    “这事,你们两人负责给我继续查,一定得查出来是谁下的手!”张松朝那两名长袍人说着,随后看到众人手腕处的血迹,张松心中一动:“你们的伤怎样?”

    “不碍事,他手下留了情,并没有伤到要害。不过真的很厉害!比传说中的更要厉害几分。”

    回想前之前的一幕,两名长袍人都有些后怕。小小的一检牙签,入肉不过三分,但其蕴含的力道,却是将人的手腕给震得脱臼。一个两个,或许可以说是意外,但二十几个人,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伤势,不差分毫!那就由不得人不多想了。

    听完手下的话,张松心中的震惊更是加重几分,让他不自主地想起一些传说。

    “看来,真是我们坐井观天,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样像离奇而神秘的高手。敢跟他这种人做对,肯定也不是普通之辈。算了,这事不必再追查下去,我们回去!”

    张松有些后怕,已经陷进去一个儿子,他可不想将自己的命再搭上。所以他选择了后退放弃!

    这样的结果,却是让向罡天意想不到的。

    此时的他,开着那辆破面的已经出了这山村,从山村到高速有段距离,而且其中有不少的叉路口,路面也是不好走,于是,向罡天后悔了。手机在这鬼地方没信号,人生地不熟的,车上连个导航仪都没有。早知是这样,还不如选择开那辆奔驰。

    只要自己开口,那张松肯定是不敢拒绝。

    但现在也就只能后悔下,总不可能返回去再朝他们要车。在又开过一个三叉路口时,向罡天不得不停下车。也许,等到天亮后会好走一点。至少,能辨别清方向。

    无聊的熄掉火,向罡天正准备在车内眯一会,耳朵却是微微一动,山林风声中,夹带着衣襟破空的声音。

    “有高手来了!而且还不止一人。”向罡天神情一敛,推开车门走出去。

    黎明前的黑暗,再加上似乎变了天,入眼更是一片漆黑,给人的感觉是伸手不见五指。就是向罡天的目力,如果不动用天眼,也是看不清数米之外的景色。

    站在地上,也看不到什么,向罡天双臂一振,轻飘飘地跃上车顶,双眼中金芒闪烁,朝四周看去。

    可惜的是,道路两边都是些松柏树,就算是天眼在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对方的身影。无奈之下,向罡天只能拱手朗声道:“何方高人,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蓬蓬蓬!”

    他这话声才落,便听着数十米外的地方传来破空声。意识到到不妙的向罡天,顿时双腿一点,从车顶上弹掠而起。在他身体腾空的下一秒,脚下的那辆面的车发出一声爆炸声,火光冲天而起,却也照亮了这四周近百米的范围。

    向罡天从中缓缓地盘旋着落下,目光看着远方。在数十米外的林中,三个白袍道人正朝自己走过来。

    三人是各占一方,呈三角之势将向罡天围在中间。

    看着他们的装扮,向罡天突然间明白过来。自己之前倒是怪错人,不是那张松在捣鬼,来的是武当的人。

    “难道说是他们杀掉张松的儿子,然后好引自己出来?不应该啊?怎么说他们还算是修道之人,不会如此阴狠才对。应该是为那该死的松云老道而来的!不过,他们就没有看过那老道的伤吗?”

    向罡天暗忖,武当自有能人,按道理来说他们定然是能从伤口分辨出来松云死于自杀还是被杀,只要知道原因,那他们是没理由来找自己麻烦的。

    正是基于这一点,向罡天之前才敢让人将尸体给武当送回去。但现在从这情况来看,他的估计显然是错了,武当的人并没有随他的所想而行事。现在人已经出现,再多想也是没用。

    向罡天落地站定,双眼环视三人,朗声道:“未请教,三位首长可是武当中人?”

    “哈哈哈,看来你小子是意识到自己死到临头了。不错,贫道三人正是来自武当内院。”

    “松雷!”

    “松青!”

    “松风!”

    三人朝向罡天微微躬身,各开口说道。

    “都是松字辈的,看来实力也是不差,至少都是和松云老道差不多的。”向罡天眼底泛起金芒,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三人一眼,心中倒上有了几分底气。没有一个先天巅峰,看来,也不乍的。

    “三位半路拦截,更是蛮横之极的毁我车子,难道武当的道人都是如此的吗?真想替你们祖师问一句,而今修的是什么道?不过小太爷不想管这闲事,看你们的样子想必是有什么要事要说吧?行,小太爷我洗耳恭听着。”向罡天笑了,如此这样说,却也有故意激怒他们的意思。

    “好嚣张的小子,居然敢在贫道面前也如此无礼,不知死活的东西!”

    松雷脾气暴躁,多年的修心养性也并未能让他改变什么,听着向罡天强此挑衅的话,他一扬手中的指尘,便是踏步飞掠而来。

    一言不合,便是动手。

    他这脾气,倒也是极合向罡天的胃口。

    被绑了一夜,来到这鬼地方,还得耐着性子与人讲道理,早已经磨掉了向罡天那不多的耐心。现在松雷的动手,对向罡天而言就是瞌睡来时送来的枕头。

    见着也是飞身迎上。

    “蓬蓬蓬…………”

    响声炸空而起,连绵不绝于耳。两人在空中拳来掌往,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至少是各自攻出几十拳掌!

    未分胜负,至少从表面上看上去是这样。

    腾翻落地,松雷一甩拂尘,大笑出声:“好小子,拳脚是够硬的,不过就不知道你能不能挡得贫道的手中的三尺青锋剑!”说着他将拂尘交于左手,右手反臂抬起,摸住肩头露出的剑柄。

    “松雷!退下!”

    剑才拔出一半,一旁的松风淡声开口。

    回头看了一眼,松雷很是不甘,却是不敢违背,只能重重的将剑送回鞘,斜走几步退回去,与向罡天保持距离。

    “老道,你不让他动手,是怕我收不住手打死他,所以才迫不及待的出来制止吗?道修的不怎样,这份兄弟情义倒不比道上混的差。”向罡天环抱双手,看着开口的松风,眼中尽是戏谑之意。

    “小子,你还狂?”松雷一听是大怒,自己等人是何等身身子一恍,飞掠到向罡天身前,手中拂尘如蛟龙出海,直刺而出。

    真气贯注拂尘丝,令其根根硬如钢丝,柔软的拂尘在这一刻,已经被松雷当成了无是坚不摧的利剑。

    一经刺出,剑气纵横。

    太极剑法——剑分阴阳!

    “来的好!”向罡天眼中的笑容更甚,这个松雷老道看来比自己想像中的更是容易被激怒,如果真有什么危险,倒是可以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如此的话,可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喝声中,向罡天脸上煞气浮现,以指代剑,也是直刺而出。

    真气凝聚成剑,脱指而出,撞击在拂尘上!

    蓬!

    拂尘受击散开,如浪花一样四溅。松雷一声闷吼,人直飞出十几米,拂尘散落一地,右臂酸麻,虎口更是鲜血直滴。

    这一击,向罡天没有再留手,更是运用了六脉神剑内中冲剑的心法。

    中冲剑,大开大阖,气势雄迈,一击无双!

    松雷是强,因为他是先天境的古武者。但是,他只是先天中境。就算是先天中境巅峰,就算是论境界比向罡天要高出一个小境界,他的实力也是不如向罡天强横。

    要知道,向罡天可是连涂寒陌那样的老怪物都能力败的人。所以,一旦向罡天不留手,松雷受伤自然也是难免。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向罡天知道三人来者不善,他得为自己准备后路。突破口已经定在松雷的身上,那趁着这机会让他的实力再减弱三分,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