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都市至尊邪少 > 第1461章 百香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向罡天的话几人现在可不敢违背,只能应着,苦着脸在前引路,带向罡天往他们所住的地方而去。

    来到目的地后,看着那黑石小屋檐如同是猪圈一样的房子,向罡天不由地叹了声:“几位,这就是你们的栖身之地?就这破地方你们还当成宝一样?能不能稍微的要点脸啊?”

    “主上,这……您别看这石屋入不得法眼,可一个月也是有要一千贡献点,我们几人为租这房子可是……”感觉脸上有点挂不住,有人小声地分辩道。

    “就这破房子也要一千一月?”向罡天感觉自己的三观被刷新了!这奈何城,可不止是吃的贵。衣食住行,食和住可是贵的离谱啊!

    “主上,您可别瞧不起这石屋,屋中有防御阵法,虽说是最低级的。可有了这阵法,晚上便不必再分心抵御鬼气的侵蚀,要不然的话……”几人似乎是在心起自己以前的遭遇,竟是不约而同的露出惊惧之色。

    “行吧!你们先去领些采药猎兽的任务,顺便带些兽肉和药材回来,爷便在此等你们。”向罡天挥挥手,将几人是赶走,自己走进黑石屋内打量起来。

    看他这一幅反客为主的模样,几人是不由地暗叹一声。常在河边走,迟早是会湿鞋,被他抽出一丝灵魂,这次是栽定了。

    对他们的心思,向罡天能猜得到几分。但是,除非几人是能请到灵魂达到极尊强出面。要不然的话,他们的那一缕灵魂是不可能夺回去的。始境,也就是鬼界的鬼祖境强者,根本就不可能帮他们夺回的。

    因为向罡天的灵魂已经是始境中阶,有镇世鼎和禁灵镯相护,纵然是始境巅峰来也没有的。所以,这几人是吃定了。

    石屋并不是很大,有四间房,一个不大的厅子。他们三人加上自己,倒也是暂时能住下。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向罡天只能为样安慰着自己。回到厅内坐下,向罡天是闭上双眼开始思量起来,那模样仿佛他就上屋的主人一般,可是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

    不过想想也是,这几人的命都捏在了自己的手上,和他们还有个屁的客气。

    不知不觉中,天已经是完全暗下来。三人也是陆续回来。依亲眼向罡天的吩咐,带回兽肉和药草。

    示意三人各自回房,向罡天自己则是在厅内,拿着三人带回的不知名的鬼兽肉和药草思量着。以因果大道推算,再是以命运大道来推算这些药草鬼兽的命运,十几息后,向罡天是明白过来。

    这些东西,之所以会散发着臭味,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它们都有吸收弱水成长的。恶臭的根源,便是在黄泉弱水。

    明白这些,接下来的目标也是明确。那就是如何驱逐臭味!

    证得药之大道,又是有丹道天书,驱逐臭味这样的事情对向罡天而言倒也不是什么大难事。一个人坐在厅中,仔细地琢磨参悟着,只是两三时辰,心中便是有了些感悟,对这驱臭的丹方也是心有所得。

    三人从修练中醒来,已然是第二天。才是睁开眼,便是发现有点不对劲。以往,石屋内的空气中总是充满着淡淡的臭味,这是黄泉弱水的味道。可现在,让人奇怪的是,房屋内居然是飘着淡淡的香气。这香气很淡,似乎是随时都会消失。可问题是,十几息后,香味依然在,并没有消失的迹象。

    闻着,给人的感觉极是舒畅!

    三人大是好奇,联想到昨天向罡天的要求,免不得是心生几分猜测。从房间内出来,面面相觑,均是露出古怪的笑容。

    “大哥,你猜这会不会是……”

    三人,本是同族中人,老大关顼,老二关玔,老三关琚。说话的,却是排行老三的关琚。听到他这话,关顼和关玔两人的脸上均是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走,出去看看便是知道!”关顼开口,三人鱼贯而行,来到前厅。

    一露面,便是被厅内的情况所惊到。几人发现,厅内是摆满着拇指大小的黑色玉瓶,足是的两千之多。

    看到几人出现,向罡天那略显疲惫的眼睛中露出笑意:“今天,你们三人的任务便是合拿这些百香丹去各大酒楼售卖!此丹混入菜食中,能遮掩臭味,让吃食变得美味可口。至于价格,由你们自己去和人谈,爷只有一个要求,一瓶内有十颗百香丹,价格不能低于一百贡献点,对了,回来的时候,给爷带份三品吃食,去吧!”

    说完,向罡天是起身,负手往后面的房间走去。

    昨夜三人回来时,向罡天已经是将石屋内最大最好的房间给霸占了。

    看到他人远去,关琚是忍不住开口:“老大,你说这些什么百香丹能卖掉吗?如果没有人要,咱们拿什么来给他卖吃食?奈何城内的吃食,一直都是这般口味,如果能解除的话,早是有人动手,怎么可能还……”

    “废话少说,既然是主上的吩咐,咱们依令行事便是!”

    关顼叹了声,心中倒是抱着几分希望。如果这百香丹真的能消除吃食中的臭味,那结果是可想而知!

    在这奈何城内,每人每天都得吃,只要手中有贡献点的话,但问题是,吃食和味道真的是难以下咽。如果能改变的话,对夺何城所有人而言都是件大好事。

    而这其中所蕴含的利益,那更是堪称为恐怖。

    至于关琚所说的问题,之前奈何城内倒也不是没有人想解决此事,但每次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听闻,药王殿那边的强者都曾有出手的。

    所以,如果……

    关顼在心中是忍不住叹了声,真要是能成,以自己几人的实力,怕是守不住这百香丹的丹方,到那时怕是福祸难测啊。但旋即他又是摇头一笑,现在想这些显然是有些不靠谱,现在自己应该想的是如何卖出百香丹。

    事情比关顼所想的要容易,只是与人一说,那些酒楼的老板一个个都是笑眯眯地应承下来,十贡献点一颗的百香丹,对他们而言并不算什么,而要是能改变吃食中的臭味,那生意可是要比现在好得多。这么些贡献点,随便加个价都是能赚回来的。

    百香丹的效果,也比关顼所想像的要好。那些酒楼的老板一经试验后,便是大量的购买。不到半天的时间,三人已经是将那几千瓶百香丹全都卖完。结果,自然是几人一脸兴奋色地赶回石屋。

    向罡天一夜间,炼制出的百香丹有两千余瓶,一瓶十颗,便是有近两万余颗。全部卖出,三人身上的贡献点瞬间变成小十万。

    这对他们而言,绝对是进鬼界数年来第一次拥有如此多的贡献点。生怕是被有心人盯上劫掉,自然是着急赶回来。

    看到三人转给自己的贡献点,向罡天的脸上也是露出笑容。以自己这速度,一百万贡献点似乎好像也不难赚,一夜的时间,便是完成了五分之一。

    关顼三人,现在对向罡天的佩服那是有如黄河这水连绵不绝,几人现在一点都不后悔被向罡天收伏,反而是认为这是自己的大好气运。

    随手给了三人各一千贡献点,算是对他们的奖赏,剩下的向罡天是直接收起来。

    “主上,接下来您是不是又要炼制那百香丹?有什么需要我兄弟办的事,主上你尽管吩咐便是。”

    “炼丹?不急!”向罡天摇头一笑,翻手取出十来个玉瓶,示意关顼接住。

    “之前的百香丹,尚是有些瑕疵,但经过爷再次改良后,现在的百香丹才是真正的完美。趁着现在天未黑,你们三人再出去一趟,找这周边五万里内的大商行,将这百香丹送给他们。并且告诉他们,以此丹为请帖,三日后,在咱们这石屋内举行一次丹方拍卖会。”

    “丹……丹方?”关顼三人听到这话,不由地是齐齐惊呼出声。从今天卖百香丹也民能看的出来,此丹在手,绝对是能赚笔大的。不说千万,数百万贡献点那绝对是信手赚来的。

    现在将丹方卖出去,那不是自绝财路吗?以那些商行的资源手段,拿到丹方后还会给人留下活路?

    这简直是……败家玩意!

    而且,送出丹后再给人家三天的时间去研究,万一让人从百香丹中推出丹方,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到最后什么也得不到?

    三人心中对向罡天的决定可以说大为的不满,但再不满再惊讶也没有用,向罡天完全就没有和他们商量的意思,说完,示意三人快点去办事。

    见是如此,关顼三人也是无法,只能是转身离开。

    三人在奈何城内已经居住多年,对方圆数万里内的商行,自然是极为了解的。而且,上午卖的百香丹,早已经是传开,所以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功夫,三人已经完成向罡天交待的任务。以丹药为请帖,共是请了三十余家商行。

    时间定在三天后,接下来的时间,倒是让几人显得有所无所事事。不过,那也虽然是说关顼三人。向罡天关在自己的户内,除了一天三餐必不可少外,几乎是没有出过房门。三人在外面,也不知道他是在忙些什么。

    第三天,转眼即到。

    这一日,关顼三人依着向罡天的吩咐,在石屋外的空旷之处,摆放着三十余张大椅,恭候各大商行的老板前来。至于为何不在石屋内的大厅,却是因为地方太小,根本就摆不下这么多的椅子。

    生意人,自然是无利不起早,有利,那是比谁都起的早。

    辰时未过,人已经是到齐。而且不只是这些被邀的商行老板,不知是谁走漏风声,来的人比邀请的要多,足是有七十余家商行,翻了一倍。这让关顼三人是不得不又忙活一阵,才算是让所有的商行老板有了一安坐之处。

    在众人坐好后,向罡天是石屋中出来。才是一露面,立刻是引来众人的不满。

    不为别的,只因为向罡天的修为,兵境,在众人眼中实在是太过‘耀眼’。要知道,这些商行的老板,基本上都是王境以上的强者,甚至是还有鬼祖境出现。小小兵境,在他们看来,实在是没有资格与自平起平坐。

    不过,看在那百香丹的份上,倒是没有出声喝斥之类的。一个个是若的所思,认定向罡天的身后有人,那人才是真正的百香丹炼制者。

    对众人的反应与心思,向罡天也不去理会,在主位上坐定,是直接进入主题:“诸位,在下向罡天,乃是百香丹的主人。大家来此的目的是什么,想必是不用我多说。都是为百香丹而来,那咱们就直接进入主题。”说到这,向罡天清咳了声,才是淡笑道:“诸位,在拍卖丹方之前,我想先请问一声:诸位之中,可是愿意与我合作的?”

    “合作?这是什么意思?能否说的明白点?”

    一人开口,从声音来判断,他似乎对向罡天的这话有些兴趣。

    “自然是我以丹入股商行,商行提供药材我来炼丹,所得利润是五五分成。”

    “是吗?真是如此的话,那今天的拍卖会岂不是儿戏?你是在戏耍大家吗?”有商行的老板开口,语气凌厉,似乎是只要向罡天敢承认,他就会动手杀人一样。

    “自然不是!”向罡天对这人的威迫完全是不放在心中,依然是淡声道:“如果能成,那今日到来的各位商行,所购的百香丹均是以七折拿取。这中间三成的差价,自然也不会让合作的商行承担,而是从我所占的利润中扣除。这便是我对合作事宜的底限,不知在场的诸位可是有谁愿意的?”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是目露奇光的看着向罡天,这主意,还当真是一箭多得啊!

    百香丹,在没有人炼制出更好的丹药取代之前,绝对是能让众人大赚一把的。以七折的价格命拿到丹药,这中间的利润已经算是不错。而对于合作的商行来说,只要能谈妥,那稳赚的事。单是这些商行的拿货便是能大赚特赚,盆满钵满的。

    几句话,让众人对向罡天这个不起眼的兵境小鬼的印象已经大为改变,均是在心中将他当成能与自己平等对话的存在。

    合作,利润五五分!看起来,这个条件已经是没有任何可谈了!有的只是再往上加价。但是,只要两人的合作成功,那便是等于垄断百香丹。到那时候,说是要提升至二十贡献点一颗,也不是是行的。付出的代价或许是有点多,可还是有得赚的,而且只要心黑点,大赚特赚也不是不行。

    虽说同是如此想,但要给我出怎样的条件才能打动这位却是让众人有些为难。地场的人都是些老狐狸,都想先听听别人的想法,然后再做决定的。所以在向罡天说完后,场中变成一片静寂。

    如此是过去了十几息的时间,终于,是有人开口:“向丹师,本帝乃是黑奎商行的老板木黑奎,不知你否愿意与本商行合作如何?百香丹的利润你可占七成,药草,依然是由商行供应。”

    这人一出声,所有商行的人都是明白过来,想和这木黑奎争,自己似乎是有点弱。

    黑奎商行,在这方圆十万里内都是有名的大商行。老板木黑奎乃是鬼祖初境的强者。但是,这尚不是重要的,真正让一众商行忌惮的是这木黑奎的另一个身份,奈何殿的外门长老!

    有着这么一个身份,真要是与他做对,木黑奎是能随时调动奈何殿的鬼军出手,小小商行在鬼军面前,真的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木黑奎这么一开口,事情似乎是已经能确定下来,与向罡天合作的人,非他莫属,也是只能非他莫属。

    说老实话,木黑奎的话,让向罡天是满意的,也是心动的。不过,这人口不对心。虽说是有面具遮挡,可是在命运之眼的观探下,向罡天能知道他心中的念头是什么。一旦自己真的同意与他合作,那这木黑奎便会邀请自己坐镇黑奎商行,容不得自己拒绝。而只要进入他的商行内,那接下来发生的事便是可想而知的。

    搜魂,炼化成傀儡,任其摆布一生!又或者是吞魂噬灵,将自己的一切都变成他的。

    这些都是木黑奎心中真正的想法。

    如此念头,让向罡天不得不感叹人生险恶。自己本是想和他们好好的合作或者是做次生意,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

    “你要算计人,爷岂能让你如愿?”想着,向罡天是朗声道:“诸位,木老板的条件是不错,但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愿意的呢?今日请诸位前来本是拍卖之意。纵是合作,只要大家诚心,都是可以开价竟争的。我能给出的承诺是:既然我能研究出百香丹,那以后也就可以研究出千香丹、万香丹!真要是合作,我能提供的丹并不是只卖这一种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中,均是露出思量之意。不过,当他们的目光落在木黑奎的身上时,都是不自主地低下头。一些念头可以兴起,但有话,却是一定不能说的。说了,那是会死人的。

    “哈哈哈!看来,诸位是给本祖面子,不愿意再做折腾。向丹师,你现在是我黑奎商行的人了!”说完后木黑奎又是放声地大笑起来,一幅目中无人的样子。

    “看来,的确是如此!”向罡天不无遗憾地道:“诸位,那以后就希望大家与黑奎商行多多合作了!”

    “那是当然!木前辈,恭喜恭喜!”

    …………

    众人都是出言奉承着,向罡天的眼中也是透着笑容,不过心里却是兴起一丝杀意。本是想借众人之手,让自己有借口推开这个木黑奎。但可惜的是,这都是怕死的人。那么,就只能寄望于木黑奎能安份点,要不然的话只能寻个机会送他上路。

    木黑奎,鬼祖初境,也就是始帝初境,真要是动手,而且还得是外人无法查觉的情况下,有点难!不过,转念一想,如果真的能将其斩杀,继而是取而代之,那倒是个好机会。以木黑奎的身份,自己的谋的事或许是能变得容易点。

    思量着,向罡天的脸上是露出真切的笑容。不过,没有人能看到他真正的表情。脸上的鬼面有不止能阻挡人的视线,更是能隔绝人的灵念感应。除了眼神,其它的可是不为外人知晓的。

    本是一场坐看众人争抢的盛会,被木黑奎强行压制打断。这让向罡天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大是不爽。

    木黑奎起身,看了看那不起眼的石屋,他是大笑起来:“小友,你现在既然是本帝的合作者,再居于这种破地方却是有失本帝的颜面。而且此地连防御阵法都难以入人法眼,不如,你们几个随本帝回商行如何?”

    这话说的极是霸道,看似是在和向罡天商量,但实际上却是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声音中只透着一点,那就是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自然是好!那就多谢木兄了!”向罡天笑眯眯眯应着,不过,他也是有自己的锋芒。一句‘木兄’两个字,生生将两人的身份拉在一个水平线。

    要知道,木黑奎称其为小友,再到后面那种命令式的语气,那是完全没有将向罡天当成一个合作者的。事实上也是如此,木黑奎的心意没有改变,所以,在他眼中,向罡天依然是那个将死之人。只要进入黑奎商行,那便是会动手,吞噬其魂,融合其所得的。

    木黑奎可不想自己的全命脉掌握在别人的手上,至于向罡天这种小角色的命,在鬼界那是真的不值钱,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是不少。

    关顼三人的却是一脸的懵圈!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向罡天是有如此能耐。第一次出手是轻易地赚取二十几万的贡献点,第二次更是厉害,直接成为黑奎商行的合作者。从此以后,自己几人也是跟着摇身一变,吃喝不愁了。

    而就在他们三人笑眯眯眯地准备收拾东西离开时,向罡天却是开口。朝三人先是拱手一礼,然后才是朗声道:“三位,向某在此多谢你们相助。现在向某要去黑奎商行,无以为报,所以……”向罡天转身,朝站在一旁的木黑奎道:“木兄,能否借我三万贡献点,略做报答?”

    “这个自然是可以!”木黑奎倒是爽快,三万贡献点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当然,如果向罡天带着三人去,他也不介意到时送三人一程的。

    一句话,在木黑奎的眼中,关顼三人就是三只小虫子,放与杀都是抬抬手的事。而郑顼三人听到,则是有种从云端掉落深渊的感觉,三人心中的喜意消失,变得是苦涩无比。

    向罡天也不多说,再将贡献点转给三人的同时,将那缕残魂也是还给了他们。从此以后,与三人是各走各的路,生死不相干。

    他的这番心意关顼三人自然是清楚,但是又能怎样?只能是拱手道谢!不过,有了这些贡献点,接下来的日子却是要好过的多。

    看着随木黑奎远去的向罡天,三人是患得患失,有种像做梦的感觉。然而就在此时,三人的脑海内却是同时响起向罡天的声音:“三位,身上这么多的贡献点,有点不安全啊!如果我是你们的话,现在早已经是离开了!”

    听到他这话,关顼三人不由地相视一眼,方才心思不定,并没有查看向罡天转了多少贡献点。现在听到他的话,三人不由地取出自己的身份牌查看,这才发现根本就不是多出一万,而是多出好几万。向罡天将之前那二十几万贡献点,差不多是都分给了几人。

    小十万的贡献点,一旦走露风声,怕是鬼帝境的人物也会忍不住出手的。关顼朝身后是石屋看了眼,遂是沉声道:“走!”

    他知道事这宜迟,所以是立刻离开,连东西也不收拾。身上有几万贡献点,有些东西自然也是不在乎了。

    而此时远在万里外的向罡天感应到他们的动作。面具下的脸上露出笑容。自己的提醒也算是够多的了,能接下来能有怎样的造化,那完全是靠他们自己。

    收敛心神,跟在木黑奎的身后,不多久,两人是来到黑奎商行。

    “小友,请!”

    “木兄先请!”向罡天淡然一笑,学着木黑奎的样子也是伸手相请。对他的话,木黑奎倒是没有再说什么,走入商行中。

    黑奎商行的确是不错,商行共是有七层,下四层卖的是兵甲丹药之物,上三层却是酒楼,这里所提供的酒食,比向罡天所吃过的更好。

    奈何城内的吃食,分为一至九品。之前向罡天在那小酒楼内,所吃的是三品,而在黑奎商行内,却是有顶级的九品吃食!一层三品,三层九品,可以说是强弱皆宜的。

    “来人,安排一间独立小院给向师,从今天开始,向师的话便是本帝的话!本帝不在,商行便是由向师做主!尔等可是明白?”

    木黑奎的声音不大,但整个黑奎商行内,不管你是在一层还是在七层,那都是能听得一清二楚的。

    “属下等遵命,参见向师!”商行内,传出一阵阵声音,而此时正在商行内买卖东西的人,却是都明白,黑奎商行又多了个能做主的人。不过一些知晓木黑奎本性的人都明白,怕是用不了几天,这个所谓的向师便会消失,不复存在的。

    如此想着,自然也是懒得在意。

    “小友,你且是先去休息,百香丹的事情不急!明天再行炼丹也不迟。”

    “好,听木兄的!”向罡天点点头,随人往商行内走去。

    黑奎商行内,尚是有一小世界,显然是木黑奎的手段。向罡天被引入这小世界,进入一间独立的府第中居下。

    让带路的鬼修离开,向罡天也不去查探这府第,而是坐在厅内等候。如果推算的没有错,那木黑奎是很快就会来的。

    这个老鬼,可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事实也是如此,不到十几息的时间,府外是传出木黑奎的大笑声,随后,他是踏入府内。看到坐在厅中的向罡天,木黑奎的心中闪过一丝诧异,隐隐是有丝不安的念头,但很快便是将这念头斩杀掉,人是来到向罡天的身前站定。

    “小友,本帝前来,有一事得麻烦你,还请小友不要见怪才好!”

    “无妨,只是不知木兄你所说的是何事?如果能帮得上忙的,自然是会鼎力相助!”向罡天点头说道,声音中倒是真诚至极。

    “好,那本帝先且问小友一句,那百香丹真的是你炼制的?可不要说谎,你或许是不知道,本帝乃是鬼祖境的强者,你的那点小心思,可逃不出本帝的查探!一旦被本帝发现你是在糊弄,那可就别怪本帝心狠手辣!”

    “自然是不敢乱说,木兄尽可放心,向某可以对天发誓,百香丹是我炼制的,丹方也是我呕心沥血研究出来的。世上除了我,没有人会知道百香丹的丹方!”

    “是吗?这样倒是最好!”

    木黑奎的嘴中发出难听的笑声:“小友,对你的话本帝是相信的,但是本帝心性多疑,所以,还得以秘法搜寻你的记忆,才是敢真正的相信。放心,本帝是不会伤害你的!”

    说着,木黑奎已经是出手,从他的眉心间化出一道黑烟,直接钻入向罡天的眉心识海内。他这手段,说是搜查记忆,实则是要吞噬融化向罡天的灵魂。将他所知的东西都变成自己的。

    不过,木黑奎显然是上了当!

    魂体进入其中,还未来得及有所行动,便是看着一道灵芒破空而来。套在身上,竟是让魂体是动弹不得。

    这一变化,让木黑奎是吓得一大踏。此刻他是知道,自己是上当了!

    就算是对方真的只有兵境,也是不应该进入他的识海。好在,自己的心意没有暴露,或许是能……

    想着,木黑奎是大呼出声:“小友,你这是何意?为何要暗算本帝?”

    “是吗?”向罡天的魂体踏空而来,当出现在木黑奎的视线中时,他是明白,自己真的上当了。眼前这魂体所散发的气息,那是比自己都要强,是鬼祖中境的修为。

    “小……向……向兄!木某有眼无珠,冒犯向兄,还请向兄大人大量,原谅木某!”

    木黑奎低下了头,在看到向罡天的魂体后,他便选择了低头。只要能活着,这点委屈是不算什么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