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超神学院的宇宙 > 第302章:狗大户(六千大章,求订,求票)

第302章:狗大户(六千大章,求订,求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蟠桃园,顾名思义就是一个种满了桃树的地方。

    “你现在是三代神体了?”蕾娜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吕小启,纳闷地说:“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明显的变化?”

    “有吗?”吕小启猜测应该是天使基因的关系,说道:“都是三代神体了,是应该变得更帅一些。”

    神河体越是进化就越会往美观方向发展,男子个个是俊男,女子个个是美女,几乎都找不到丑八怪的存在。

    蕾娜一身明黄色的帝袍,头上还戴着很是华丽的头饰,俨然就是一副帝皇的打扮。她时不时会拉动一下领口做出扇风的举动,破坏了服饰带来的雍容又是尊贵的气质,她只却是浑不在意。

    “你身上的天使基因占比太多了。”蕾娜皱了一下眉头,很快又松开,说道:“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就不管了。”

    吕小启的皮肤本来就很白,五官方面只是变得更为立体一些,天使基因带来的变化单纯从外观看其实没有多么明显,是神与神之间的一种信息交替窥视才让蕾娜发现基因占比。

    说白了神就是一台超级牛逼的科技尖端产物,调动基因来改变样貌随时随地都能办到,变得更加俊或美是神河体的一种本能,神之间能够读到信息源,改变样貌是一件很没必要的事情,没谁会无聊去在神面前玩假冒谁的游戏。

    “你要是早一些过来,能看到漫山遍野的桃花。”蕾娜发现吕小启目光频频在自己身上打量,骄傲地挺了挺胸,说道:“景色非常美。”

    “啊?噢。”吕小启注视着换装之后的蕾娜,说道:“是挺美的。”

    刚才蕾娜身上一阵数据源的环绕,换成了一身轻便的宫装,一点没觉得刚才换装时只穿内衣裤的模样被吕小启看见有什么不好意思。

    只穿内衣裤怎么了?两人多次去沙滩玩,和穿比基尼没区别嘛!

    烈阳的宫装是蓝星东方的汉朝款式,十分的简约又不失华美,相比唐朝宫装在刺绣方面更复杂,唐朝的宫装讲究的是互相搭配,汉朝的宫装则是一种连体的长裙。

    蕾娜走到一颗桃树下方,对着树上一颗硕大的桃子招了招手,桃子脱蒂飞到了她的手中,凑到嘴上直接就咬了一口。

    现场并不是只有吕小启和蕾娜,有一队仕女时刻跟随,还有一队禁卫远远地做出护卫的姿态。

    “殿下……”邴柔十分纠结地说:“需洗净,再食。”

    邴柔是蕾娜的女官,是一名看上去有着三十岁左右的妇女。

    基因科技之下,外观看上去多少岁一点都不重要,想要显示出多少岁完全是看个人意愿。

    要不然潘震都一万多岁了,怎么不是一个骷髅架子的外表,一直都是一副中年大叔的样貌。

    至于神圣凯莎、鹤熙、凉冰……等等,她们也是根据自己的需要在调整外观年纪。

    死歌书院的死神卡尔,他干脆就是保持着与凉冰见面时的样貌,看上去就是永远的十八岁。

    有一名仕女拿着小册子和笔在进行记录。

    因为蟠桃园的重要性,所有蟠桃树开了多少花苞,结了多少果实,果实的成熟程度,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专门的人来进行记录。

    也就是蕾娜能随意摘下一颗桃子就吃,便是潘震想要获得也会进行申请。

    不是潘震不够牛逼,是他遵守制度。

    “嘛呢?”蕾娜没理会邴柔,相反是怪怪地看着吕小启,说道:“以前来的时候像是个饿死鬼那样,不看有没有熟了就摘。现在?你眼巴巴看着不动手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以前不懂事么!

    吕小启有被蕾娜带到蟠桃园一次,恰好也是成熟的季节,是真的一点客气都没有,连吃带拿摘了不少。

    “没法子。”吕小启接过蕾娜递上来的一颗桃子,纠结地说:“以前没那么多身份方面的顾虑。”

    人都是伴随着经历而在成长,要是永远没心没肺基本上也就废了。

    通常是只有什么都不懂的人才会不管不顾,懂得多了之后才会显得顾虑重重。这就是成长的一部分,也是代价。

    “你是说雄兵连的指挥官,还是梅洛天庭的摄政?”蕾娜比较好笑地“呲”了一声,满不在乎地说:“在我这里,你永远是那个臭屌丝。”

    “也对。”吕小启发现自己有些着魔,放开了拿起桃子一样没洗就咬,感受着多汁,比以前吃的时候更甜,笑呵呵地说:“我和你客气什么。”

    邴柔笑眯眯地点头,插嘴说道:“您不用客气的。”

    一种仕女都在笑,她们是看着蕾娜长大,一些事情很清楚。

    吕小启是被一群仕女用看姑爷的眼光看得有些不自在,要说什么排斥却是基本没有。

    蟠桃是烈阳的生物科技产品,单以物种的种类还是已知宇宙的独一份,有类似效果的植物系果实却是多不胜数,只是没有蟠桃的效果那么大。

    “我等花费三万余栽,观其变化,察其优劣。”邴柔很骄傲地说:“民间相传蟠桃有诸多变化,有五百年一熟、三千年一熟、六千年一熟、一万年一熟。吃之可增寿命,亦能强身健体,福寿连绵。”

    “有些夸张,不过……是能增寿,也能强身健体。”蕾娜打小就知道蟠桃园是皇室所有,就是因为是自己的东西,想吃随时都能吃,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说道:“就是多少年一熟什么的纯粹胡扯。每年都会开花结果,真要数百年、几千年和上万年才开花结果,算什么事嘛。”

    蓝星的东方也有关于蟠桃园的传说,内容与烈阳的民间传闻相同。是不是烈阳几次到蓝星,经由那些烈阳将士的嘴巴给传到蓝星的?

    “物产之效,取酿造之法。”邴柔不讲什么玄之又玄的东西,她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不同加工带来的效果,笑眯眯地说:“仅吃桃,原味罢了。记录在册之蟠桃酒方是佳品,殿下亦不可随意支取。”

    幸亏吕小启是来自蓝星的东方大国,哪怕没有专门去研读国学,看一些电影、连续剧、之类也能习惯古代的说话方式,要不然极可能听不懂邴柔在说些什么。

    神河语就是一个统一称呼,但是各个文明其实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

    就好像蓝星东方大国的汉语,一样是叫汉语却有不同的口音,每一个区域都有自己的方言,但又都属于汉语的语系之一。

    邴柔说那么多就一个意思,不管是没加工的蟠桃,还是加工之后的蟠桃酒,并不是随便一个谁都能品尝,千万不要忽视来自蕾娜的善意。

    听懂了的吕小启在搭腔的同时表露出自己懂的态度,随后更是像逛自己家一般的不客气,令邴柔很是欢喜。

    一阵逛下来,没将自己当外人的吕小启弄了大概几百颗桃子,等待邴柔开始觉得肉疼才停下来。

    “别听他们说什么珍贵之类的。”蕾娜倒是很无所谓,说道:“你看到的这一片园区只是摆出来给人看的。实际上……”

    “殿下!”邴柔简直感到头大,对吕小启苦笑说:“殿下年幼,还望吕君理解。”

    吕小启理解,是非常的理解。

    邴柔行礼,满是歉意地说:“待吕君与殿下结成连理,柔娘必将请罪。”

    这话不好接!

    吕小启的回应是点头。

    蕾娜半点害羞的意思都没有,甚至压根没什么变化,带着吕小启像哈士奇撒欢似得乱逛了一通,造成很多人的困扰,破坏也不是没有。

    大概是两个小时过去的样子,潘震可算是出现了。

    地点是在一处凉亭,有专门的仕女进行煮茶,还有抚筝的乐师。

    单纯看场景的话,古色古香的建筑,身穿烈阳服侍的男女,仿佛是回到了蓝星的两千多年前。

    独独吕小启是穿着蓝星的现代服侍,将这一幅画面给拍下来,放到蓝星的社交网络,俨然就是拍摄超级大片的片场。

    潘震看上去很是疲惫,来之后一言不发,坐着喝了将近十分钟的茶,过程中像是在权衡或是思考什么,时不时会皱一下眉头。

    作为服侍者的仕女自然不会开口说话。

    吕小启和蕾娜则是压低声音不断聊天,说到了什么的时候,蕾娜会发出“鹅鹅鹅”的笑声。

    “我已经安排妥当。”潘震有些不愿意打断吕小启与蕾娜的愉快交流,却是将该整理的思维都整理清楚,说道:“我神在此期间将留烈阳,受长老团的教导。”

    “我不干!”蕾娜本来还是一脸笑,听到潘震的那些话立刻像是吃了翔……呃,反正就是抗拒,大声说:“那帮老头子太啰嗦,什么都要听他们的。我就连说话该是怎么张嘴都要有个步骤,举手抬足都要符合礼仪,简直憋死个神了!”

    “殿下会是烈阳的主神,怎能如此……如此抗拒长老团。”潘震苦恼地捂着额头,说道:“我神,长老们对您一再离开烈阳已经万般气恼。您去了蓝星又是……又是……,总之老臣不在期间,我神应当身处天道塔,不可妄动。”

    “现在满宇宙都在打仗。”吕小启没有得到谁的示意或求助,说道:“听说有个文明的主神,就是一个三代神被袭杀了。”

    “正是。”潘震其实不知道这个消息,却认为吕小启不会乱讲话,对蕾娜说道:“为我神安危计,为烈阳,我神不可任性。再则,此番长老团共议,我神需得掌握三代神体,未成不可再远行。”

    蕾娜是被内置成为一名早就达到四代神体的硬件和软件,就是二代神以上的功能处在休眠状态。她需要去掌握该掌握的知识,能够灵活应用自己本来就有的那些技能,习惯了某个阶段的神体强度,才会解除掉一层基因锁。

    “接下来还有神权会议。”吕小启真的不是在帮潘震或是长老团,认真地对蕾娜说:“已知宇宙该冒出来的神都出现了,三代神都开始陨落,自身不强大是不行的。”

    “讲那么多。”蕾娜很不高兴,她都被关了二十多年,受够了只能在一亩三分田活动。她憋了两分多钟,丧气地说:“好啦,好啦。你这个臭屌丝都是三代了,我也不能原地踏步。不出门就是了。”

    潘震摇头苦笑。他一直想让蕾娜拴住吕小启没有错,可是瞧某样怎么有种蕾娜反而被吕小启栓了的既视感?

    “今次,我与长老团协商,再调五个校尉部前往赤乌恒星系。”潘震说到这里脸上出现了阴霾,扫视了一眼远方直达天际的天道塔,说道:“长老团的……意愿是派出一个军团。”

    一时间,吕小启发出了黑人问号的表情包。

    “三长老……有意跟随。”潘震希望吕小启能听懂自己在讲些什么,缓缓站起来,问道:“你的意思呢?”

    吕小启当然听懂了。

    潘震是蕾娜的守护者,还是烈阳的摄政王。

    以烈阳文明的体系,潘震想做一些大事,尤其是会改变烈阳接下来外交政策的事,无论如何是绕不开朝堂和长老团。

    朝堂那边显然是被潘震轻易地解决了,长老团则是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我没意见。”吕小启想到了什么,说道:“鹤大姐我无法越俎代庖做决定。”

    “如此,我等先行。”潘震站起来,一点都不想拖拉,甚至还显得有些急切,看向蕾娜说道:“我神,老臣不在,请勿……任意妄为。”

    蕾娜苦着脸,却是保证,说道:“好啦,好啦!我不会乱跑就是了。”

    至于潘震要跟吕小启去哪,蕾娜不是没有问过,就是像往常那般,潘震以时机未到的理由再次对蕾娜进行信息屏蔽。

    蕾娜是有想过问吕小启,几次起了念头又给憋了回去。

    事实证明蕾娜也得到了成长,换作以前哪有这种自持力。

    离开烈阳星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吕小启带着潘震来到了天刃七号。

    此时此刻的天刃七号是又回到了蓝星的北之星上空悬浮着,它的庞大舰身遮蔽了很大一部分城区的阳光,就是没市民会去抱怨什么,相反是巴不得天刃七号永远飘在北之星上空。

    “看来你的麻烦不少嘛?”鹤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看出潘震遭遇麻烦,先是调侃了一句,后面收敛起玩世不恭的态度,说道:“是用什么理由阻止长老团的动作?”

    吕小启只是不喜欢勾心斗角,不代表他就是个傻子,一听立刻转头看向潘震。

    “道出实情罢了。”潘震面色不改地说:“任何技术都无法禁锢小启,关押之说从何谈起?”

    “他们没试一试?”鹤熙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一点都没掩饰地说:“我倒是很希望他们试一试。”

    吕小启完全听明白了!

    不知道自己会离开多久的潘震,甚至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去,他选择向长老团透露行程。

    知道能够突破次元壁垒的长老团不被震撼才怪,出自正常生物的本能,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将吕小启给掌握住。

    潘震绝对拿出了以前试验的资料摆事实讲道理,证明烈阳根本没有任何手段能够困住吕小启,才让长老团放弃使用武力。

    “他们有那样的想法一点都不意外。”鹤熙看了一眼吕小启,又将目光停在潘震身上,轻笑声说道:“我……都想把小启给绑了,可惜做不到。”

    以为鹤熙是在挑拨关系的潘震不由一愣,随后无声地对鹤熙抱拳行礼。

    “长老团所谓的派出一个军团……是要把蓝星当成人质?”吕小启脸上有轻笑,眼眸却是很冷,说道:“他们的想法挺不错的。”

    “实不相瞒,起初确实如此。”潘震没有要把谁当成傻瓜的意思,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何必等某天被挖出来再多横生枝节,不如坦白相告:“在下一番劝解,大长老理智允诺,日后烈阳将如梅洛天庭一般,无条件支持你。”

    鹤熙“哟呵!”了一声,鼓掌说道:“真是有大气魄,可惜比起我来还是差远咯。”

    到了他们的这种层次,不是不玩心机了,只是要分对象。

    知道了吕小启能够突破次元壁垒,不单单是吕小启显示出了无与伦比的重要性,怎么去投资都不为过。

    更为重要的是证实了死歌书院的猜想……,或者是继承了基兰大时钟的卡尔,他从一开始就是理论正确的一方。

    死歌书院的卡尔证实了有虚空世界。

    天使文明的鹤熙发现了次生物世界。

    闷头发展恒星科技的烈阳等于是落后了一个时代,或许还不止是落后一个时代那么简单,极可能是从这里成为一个分水岭,被远远地甩在后方。

    同处一个星球落后都是要被人任意凌辱乃至于是压榨或消灭,场景换成了广阔的宇宙,道理其实也不会出现变化。

    “既然知晓,无论是何等代价,烈阳自然要紧随其后!”潘震表现出了无法动摇的决心,郑重地说:“烈阳不争最强,只想国泰民安。”

    鹤熙将潘震的话视作一种承诺,有没有当回事则是另外说。

    “嗯嗯,那咱们过去之后再详谈。”鹤熙看向了吕小启,十分随意地说:“出发呗,还等什么。”

    “这个……”潘震苦恼地说:“我们的三长老有意跟随。”

    “要是谁都能去,把这种事情当什么了?”鹤熙表现出了明确的拒绝,却是话锋一转,说道:“小启有了一个军团编制,听说在为打造战舰的资源苦恼。”

    “明白!”潘震来之前就有狗大户要挨宰的觉悟,爽利地说:“我神愿意出三成的资源。”

    蕾娜真的知道这些事?恐怕是未必的。

    “果然呐,你抠门的名声不是白流传出来。”鹤熙仿佛不在意那般地说:“小启真的会缺资源吗?他只是缺时间。”

    “五成,无法再多了。”潘震哭笑连连,说道:“烈阳将要参战,万年积累虽多,却有更多用途。”

    “很好。”鹤熙看似隐蔽地对吕小启眨了眨眼睛,关键是在场谁又会忽视。她再次看了一眼潘震,才对吕小启说:“过去将那个老头接过来吧。想必早就等得团团转,眼巴巴就等着你出现了。”

    吕小启简单地颔首,消失在原地。

    这一次,吕小启来到烈阳星出现的地方是在天道塔正门外的广场。

    “来者……原来是阁下!”校尉穿着的中年人行礼,说道:“在下立即禀报……”

    “不用了。”三长老,他是身穿一身白色的长袍,话音出现人也跟着出现,笑眯眯地对吕小启说:“老朽可是期待多时。”

    吕小启很公式化地对三长老报以微笑,没有更多的举动。

    “我神蕾娜一再提及阁下,老朽早对阁下闻名已久。”三长老叫许诚,看着很有一种老实诚恳的气质,真要相信绝对是傻了。他一边走向吕小启,一边说道:“听闻阁下已然与我神蕾娜私定终身?”

    吕小启控制不住岔气,咳嗦之下还差点没被自己的口腔的口水呛死。

    “对此老朽可是抱有万分期待。”许诚笑得太和蔼了,完全就是看姑爷的态度,不断点头,一点都不见外地说:“待我神蕾娜成人,喜结连理之时,我烈阳惯有陪嫁一说。介时老朽孙女必是其一,与郎君不算外人。”

    妈呀!

    吕小启是知道烈阳的习俗,知道三长老许诚不是在胡扯,可是真的招架不住。

    在蓝星的古代,帝姬出嫁的时候,大贵族是要选人作为媵妾。大贵族嫁嫡女,是要从亲戚里面找适龄女子来作为媵妾。

    蓝星东方古代的习俗极可能就是从烈阳这边传过去,吕小启对此怎么可能没心理准备。

    实际上蕾娜想与彦争的也不是什么,就是纯粹为了争咖位,至于说阻止吕小启拥有别的女人的心思不能说没有,只是说没那么强烈而已。

    对上这么一个先自称老朽,后来让吕小启称呼伯父的人,吕小启的选择是全程安静地带人离开。

    再次来到天刃七号,许诚又少不了跟鹤熙一番客套,折腾了五分多钟才算是完事。

    突破次元壁垒对别人或许很难,对吕小启就是一个传输的事情。

    他们来到漫威宇宙,选的是纽约的时代广场,抬头一看却是有各自的表情。

    潘震和许诚是惊讶。

    鹤熙则是淡然。

    吕小启却是满脸的懵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