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魔本为尊 > 第一百零八章 论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聪回过头来,无精打采的看着蹲在交腿椅子上此时正抻着脖子的老嗜炎兽,他目光炯炯有神,面色精彩而又郑重。

    “前辈此言何意?”萧聪挑了挑眉毛道。

    “纵观今日之玄真,年轻翘楚,少年英才,若论对道的理解,恐难有能出萧四公子其右者。”

    萧聪见他并非挖苦讽刺或是矫揉造作,想说些什么客套话却又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故只是微微叹了口气,道:

    “我对道迹的捕捉还不够,千千万万的事物与术法皆是由道衍来,倘若我对道迹的把握足够好的话,即使是不需要阵傀秘法,我也能练出阵傀。“

    萧聪的眼神之中没有失落,有的只是来自与理性认知的平静,似乎在这一刻,他便是一个最初得道,随具人形,却有道气。

    老嗜炎兽瞳孔微缩,轻轻翕了翕鼻子,身子坐的更直了些,

    “倘若如你所言,万物出于道,那道是什么?”

    萧聪坦诚答道:

    “道是规则,道是秩序,道是万物发展中所共有的一个规律,而修道者学道,参悟的,正是这共有的规律,亲道,近道,得道的过程亦是道。”

    “古人云,世分三道,天道、地道、人道,佛家说,世分六道,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这又作何解释?”

    “言论不同,思想相同,殊途同归。”

    “详细些。”

    “无论是古者三道,还是佛家六道,讲的皆是一种规则,有形之存在,无形之游离,道有界,界有约,约有名,名之冠束,只是灵所定义罢。”

    老嗜炎兽火红色的眸子中不时有精光闪烁,虽面色平静,但却仍未逃过萧聪的眼睛。

    “前辈,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你在做复杂的思考,晚辈认为,这也是道。”

    老嗜炎兽的眼睛在刹那间恢复平静,再次如之前那般古井无波,他用异常平静的语气对萧聪说道:

    “你可从道的角度思考过制作阵傀的方法?”

    萧聪一愣,

    “还请前辈多多指教,晚辈定洗耳恭听。”

    说着,萧聪双手合十作揖,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物之阵傀,存即有理,理即道也,阵傀之类属,得之与道相合,揣之。”

    萧聪抬起头,听的老嗜炎兽只说了这么几句而已,心中不禁大急,于是赶忙再行一礼,猝然道:

    “前辈,可否再说几句,为晚辈指点迷津!”

    不料老嗜炎兽只是摇了摇头,显出一副高深莫测之态,

    “万事不可太透,点到为止。”

    对于这种讳莫如深之人,萧聪知道再怎么苦求也不会有用,现如今别无他法只能是自己靠老嗜炎兽的几点提示来进行一番推演了。

    萧聪取出一玉瓶,拔开瓶塞,一仰头讲其中的丹药通通灌下,然后打了个饱嗝,瞬间,丹香四溢,老嗜炎兽的鼻子微微翕动,脖子似乎有点不听使唤的向萧聪这边扭过来,眼神中的“色彩”耐人寻味。

    萧聪当然没有注意到老嗜炎兽的异常,此时的他正以手撑额着冥思苦想,他虽面朝窗外,但街上的喧嚣纷杂似乎根本就吵不到他,却看见他的嘴唇不停地微微蠕动,仔细一听方的听见他的轻声呢喃,“物之阵傀……阵傀之类属,…揣之……”原是老嗜炎兽方才告诉他的话。

    只是推了好长时间,也未能推出个所以然来,他倍感无奈,不是老嗜炎兽的指教毫无作用,只是因为他阅历尚浅,入世未深,对“阵傀之类属,得之与道相合”这一句实在是无法悟透,他定了定心,咬咬牙道:

    “看来也只能依原计划行事了。”

    不知为何,之前服下的丹药现在竟开始发挥效用,而这灵力之充沛,竟让萧聪感觉自己有些招架不住,近乎是磅礴的灵气在体内横冲直撞,萧聪感觉自己一下子有了使不完的力气,只是这充盈的能量胀得萧聪直冒冷汗,热血上涌,直至神盘,他现在有一种想要大打一场的冲动。

    掐诀盘坐,努力使自己体内紊乱的气息渐渐平复,他站起身来,眼神重新恢复成那一如既往平静,像热夏的海,至少在表面看起来还算是波澜不惊。

    趴在桌子上的老嗜炎兽此时再次抬起头来看向萧聪,像一只守夜时听到一丝轻微动静而开始警惕的老狗,他选择的不是立即有所动作,而是静观其变。

    萧聪将一捆寄灵木用丹炉烧成灰烬,然后用自己的血将灰搅成糊状,再用黄泥土烧了一个人形的模,将灰泥倒进黄泥模里,然后用火将泥模烧结成形,取出,再榨出新鲜寄灵木的汁液在泥模的眉心、气海等几处滴下,就这样,萧聪盘腿而坐,不动了。

    而老嗜炎兽却在萧聪一开始有所动作时,便已摇着头趴下,萧聪这边一没了动静,房间变在刹那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如此过了有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萧聪睁开双目,仔细一看,此时他眼白上的血丝已如蛛网般密布,他定了定神,用一把小剑在原来的人形泥模边缘处挖出几个小洞,中间钻细孔与轮廓凹陷相通,然后在每个洞中放入一颗灵石,另取黄泥将其完全封死,最后将其置于另一座早已准备好的法阵中。

    做完这些,萧聪开心一笑,虽然此时他的身体已是摇摇欲坠,但这丝笑意在他苍白的面颊上绽放,却更显真实、简单、可爱了许多。

    萧聪深知,在极尽时突破极尽,才能更大的提高修为,正如故老所言:不破不立,破后而立。所以,他如法炮制,彻夜未休,在不停的吞噬丹药和炼制阵傀之间循环往复,周而复始,直至做了十三个之多的时候,他才不得不停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