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环城术士 > 第167章 余声 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战争的后续是政治。

    艾恩·艾尔精灵大军在传奇魔法之下活下来的数量有点儿多,居然还剩下七八万精灵。

    但他们已经被魔法吓破了胆,哪怕魔法消失也不敢在战场上稍作停留,纷纷朝着自认安全的方向逃窜。如今这些精灵分成几大股,正在陶森特北面的群山里与尼弗迦德军团玩捉迷藏,其中一部分的领导人正是阿瓦拉克。

    可惜他们已经丢失了全部补给,没有后援,自己的世界也回不去,接下来要么覆灭要么变成新的“松鼠党”。鉴于他们整个种族都被世界意识所厌恶,估计下场不会太好,没人能改变他们的命运。

    如今房间里坐着的这几个人——恩希尔代表尼弗迦德、沈言代表他自己、席安娜和安娜姐妹代表陶森特,这是要分割战后利益,没人把精灵那几万残兵看在眼里。

    看看没人说话,那沈言干脆先开口说,“狂猎入侵是全世界的事儿,不可能现在打退狂猎让全世界受益,却让陶森特一家承担损失!尼弗迦德帝国受益最大,自然也该出力,而且要占大头。”

    席安娜和安娜姐妹闻言,立刻配合着做出楚楚可怜的表情。

    传奇魔法毁了陶森特公国三分之一的土地——整个鲍克兰湖北岸百年内都不可能住人!虽然鲍克兰湖北岸至北火山之间除了杜佛庄园之外几乎都是荒地,但那片是陶森特下一步开发的重点。

    听说那片土地毁了,席安娜当场就昏了过去!再说杜佛毁了,那些难民还都留在鲍克兰城,后续安置全部需要宫廷出钱出力,损失不可谓不大。

    这部分损失尼弗迦德确实得补偿,但恩希尔不爽啊。

    “你不说这个世界是你们的吗?那就归你好了!鲲鹏世界建设得如同神话一般,尼弗迦德怎么比?你们随便拿出一点,陶森特都能上天。”原来让他不爽的是这个。

    “我们只是拥有这个世界的所有权,但对治理劝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如果有所有权就要统治,那我们现在不知要建立多少国家——所以别担心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只要你们尼弗迦德不搞到天怒人怨,完全可以当我们不存在,而且我们支持你统一世界。”沈言知道恩希尔关注点在哪里,直接表了个态。

    本来就是,想要统治好一片领土,权威、人望、传统、文化等等缺一不可。否则恩希尔干嘛那么在乎联姻,因为那就是大家公认的法则。沈言从天而降说“我是你们的爸爸”,毫无基础谁理你啊?

    这世界真正有价值的部分就是魔法动植物,这完全可以用商业的手段收集,根本无需为了这个就“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

    “行吧,那可以将这片区域单划出来,这片地土壤与陶森特近似,同样盛产葡萄,可以交给……”他抬头看了看席安娜和安娜姐妹。

    见到恩希尔在陶森特南边划的那个圈儿,席安娜激动得几乎要昏过去——那圈儿里的土地比她最大的野心还要大好几倍!甚至比陶森特的国土都大!

    席安娜就算在最美的梦中,也没梦见过这片土地属于陶森特。

    哪知恩希尔在姐妹间审视一番后,最终却将视线定在了安娜女爵的身上。“安娜已经将大公爵位让给姐姐对吧?正好,你都没爵位了应该补偿一下,这片土地就封给你吧。”

    就封给你吧,封给你吧,给你吧……

    席安娜只觉得耳中的声音越来越远,最终一切都变成嗡嗡的杂音。她流着泪这次真的昏了过去。这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费尽心力,为国家呕心沥血,最终仍比不上每天咸鱼的妹妹?

    她要是知道安娜咬着手指一脸为难的居然想拒绝,会不会再也不想醒过来,面对这残酷的世界……

    “好了,那么第二项,我的庄园也毁了该怎么补偿?”沈言问恩希尔皇帝,“我那庄园你是住过的,多豪华你知道。不用多,所有的按照你住过的那个房间估价就行。”

    “那个关我什么事?就算找你也该找安娜询问,这是管辖权的问题!再说,你好意思要赔偿?庄园是你自己毁的,更别说你在战场上捞了多少好处!那些消失的物资和武器你要不要向我解释一下?”

    那些武器装备无一不是精品,最重要的是它不是一两件,而是能武装几个军团的精良装备!而且就算那些被魔法砸坏的,修修也能再整理出几个军团的装备。这些东西就算是千年帝国也只能靠个人力量慢慢积攒,价值远远超过几片土地,大到无法想象。

    “可庄园写的可是你女儿的名字!”沈言一句话就把恩希尔堵的说不出话来。

    “哼哼,再说了……我自己花钱重建没问题啊,只是慢慢悠悠说不定要四五年,重新培育葡萄田说不定要七八年,等再酿出红酒……那还不知道要多少年。”

    恩希尔感觉牙疼,“你说的这都是私人利益,可赔偿问题是国家利益,这怎么能混为一谈?”

    “那我说件事关国家利益的。”沈言严肃起来,“过去你们死后的灵魂要么下地狱要么糊墙(没有信仰),但从今以后你们死后归我管。”

    “……尼弗迦德贵族或许可能大概在陶森特购买过几个葡萄园,位置恰好挨着,我可以从中撮合让他们卖给你。”恩希尔手指在地图上又划了一个圈儿,这回小点儿,但位置却在鲍克兰城的附近。

    显然都是借口,所谓贵族大概就是他的特工。

    安娜女爵看着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操作……不是说你对陶森特很放心吗?为什么还会偷偷在陶森特买庄园?位置还距离鲍克兰城门辣么近!

    她记得那片地是属于某个公爵的,看来早有人跟尼弗迦德勾搭在一起?这只仅会卖萌的小白兔总算聪明了一回,但表现得太明显,让恩希尔十分尴尬。

    “嗯,这座山我也要。”

    沈言指指地图,那几座小庄园位于鲍克兰南边,背靠一座颇为陡峭的石山——那座山虽然不怎么知名,但由于登上那座山恰好能概览鲍克兰宫的美景,是不少艺术家喜欢的地方(就是杰洛特自画像的位置)。

    “还是写希里的名字。”

    *****

    “不,我不要了。”希里强笑着推辞道。“我会永远记得杜佛,她是第二个能给我家的感觉的地方。”

    她和杜佛相互接纳就像一场阴差阳错,先是迷上红酒,然后就渐渐离不开那个地方。

    希里是个很没归属感的女孩儿,过去曾被狂猎追着不得不总是离开,现在狂猎被打败,可杜佛也跟着毁了……让她感觉就像命中注定。

    尤其是看着杰洛特在两个女人间左右为难,阿瓦拉克被自己亲爹追得抱头鼠窜,替代了妈妈角色的叶奈法整天在战场里研究魔法,亲爹见面总是尬聊,沈言说他不久之后要离开……就好像狂猎没了,她不再是关注点,全世界都跟着离她而去。

    所以现在她宁可住在还未被毁的地窖,守着那片仍叫杜佛的废墟,也不愿意再换个地方新建片庄园住进去。

    “相信我,希里,故事到了要结束的时候八成会有个好结局。杜佛只是你人生中的一站,就在那片山上,那才是你这一生最喜欢的家园。为了回家,你会一次次从异世界赶回来,请相信我。”

    沈言安慰道,白柏鸟抓着他的头发尝试着飞行,那有些笨拙的样子让希里笑了。

    “现在叫上你的小伙伴们,我们去一次北方,就当继续我们上次未完的旅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