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天地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138章 不久后,她什么都会有

第1138章 不久后,她什么都会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天地] https://www.hytd.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怎么会在?”穆婉问道。

    项上聿的眼神冷了冷,嘴角却勾了起来,“不欢迎?看来是不满意我的安排啊。”

    他坐在了她的旁边,讳莫如深地锁着她,脚踩着地面,晃荡着她的秋千。

    穆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他想在这里自然会在这里,他是否回国,神出鬼没的,也不是她能知道的,她也没有兴趣知道,“我很喜欢,很梦幻。”

    项上聿还是睨着她,目光灼灼的,又像是猎人一般,太过专注,以及审视,很强烈,让人胡思不了。

    穆婉回望着他,也不移开眼神,“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在想,你有点丑。”项上聿说道。

    穆婉嗤笑了一声,别过脸,懒得看项上聿了,“你好看,你好看的可以上天了。”

    项上聿摆过她的脸,让她正对着他。

    穆婉觉得烦躁,打开他的手,却没有打开的了。

    “我说你丑生气了?”项上聿幽幽地问道,眼中带着挑衅。

    “这个话题我记得以前说过,在你眼里除了你,也没有好看的了,我又为什么要生气,我又不活在你的眼睛里。”穆婉回答道。

    项上聿觉得,她的回答怎么那么让他觉得不舒服呢。

    “你不想活在我的眼睛里,你想活在谁的眼睛里。”项上聿冷声问道。

    “谁觉得我好看我就活在谁的眼睛里,你都觉得我丑了,我还活在你的眼睛里,不是讨人嫌吗?”穆婉说道。

    这句话没毛病。

    项上聿松开了手,但心情还是不好,他起身,坐到了圆凳那里,也不搭理穆婉了,拿出手机出来玩。

    气氛陷入了僵直中。

    穆婉拿出了耳机,听着歌,望着远方的大海。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不知道过了多久,穆婉听着音乐又有点昏昏欲睡。

    项上聿来到她的跟前,拿了一个耳机,塞进自己的耳洞里,看向她,“是李晨光的?”

    李晨光是a国人,她没有想到他会认识,“你也关注这些娱乐圈的人啊?”

    关注个屁!

    他知道她喜欢李晨光的歌后,看了一下李晨光是谁。

    一个长得非常秀气的男人,比女人还更女人,唱的歌,很哀怨,又苦涩。

    “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项上聿说道,再次坐到了穆婉的旁边,弯起手腕,瞟了一眼时间,“吃饭的时间到了。”

    “我不饿。早饭吃了很多,我再晚一点去。”穆婉说道。

    “二楼有个图书馆,你去看了没有,里面很多书,各种书都有,只要登记一下,就可以拿回房间看,你要是不饿,去拿选点书。”项上聿直接说的是肯定句。

    看书,她可以接受,好过和项上聿干坐着。

    “嗯。”穆婉应道,收起了手机,出门。

    吕伯伟和安琪都在门口带着,站在门口的还有楚简,以及他的一些手下。

    穆婉对着吕伯伟和安琪说道:“轮船是项上聿安排的,我不会有危险,你们也休息休息,不用一直紧绷着。”

    “那夫人,如果有事,给我打电话。”安琪担心地说道,视线飘向项上聿。

    项上聿勾起嘴角,“打电话给你让你来送死吗,她可是仁慈的人,宁愿自己死,也不会让你们死的,何况,签订了新的条约。”

    穆婉眸色沉了沉。

    项上聿这个都知道了,她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你是对所有人的事情都了如指掌吗?还是仅仅对我?”穆婉问道。

    项上聿耷拉着眼眸,“仅仅对你,你会不会想多了?”

    穆婉就知道这种结果,她朝着电梯走去。

    项上聿对楚简使了一个眼神。

    楚简朝着穆婉走过去。

    项上聿转身面向吕伯伟,“陪我一起吃个饭。”

    “吕伯伟,别去。”安琪说道。

    项上聿看向他另外一个手下,命令道:“你带着这位女士,去尝试下新开发的游乐项目,免得她,太闲。”

    “是。”项上聿的手下颔首道。

    项上聿走进了隔壁的房间,问吕伯伟道:“要喝咖啡还是饮料?”

    “我不喝。”吕伯伟说道。

    项上聿自己给自己倒上咖啡,转过身,靠着吧台,“你这几天跟着她,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她的那些事情,你知道的比我都清楚,我也实在没什么好汇报的,不过,来回赶飞机,其实很消耗体能,在飞机上也不能睡好,项先生可以在船上好好休息。”吕伯伟微笑着说道,“多喝咖啡对胃和心脏其实都不好。”

    “我可以十天半个月不睡觉,赶飞机而已,男人没这么弱的,我听说,你带了一个朋友去见她。”项上聿点名了。

    “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孩子,但是在心理学上有很深的造诣,是天才,夫人看过后,睡觉很好,精神状态也好多了。”项上聿说道。

    项上聿把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表情严肃而又认真地问道:“她怎么了,什么问题,你朋友怎么说?”

    “说她的心情长期压抑,没有到抑郁症的程度,但是也非常危险,我朋友给了两种方案,一,远离产生压力的东西或者环境,我称之为逃避疗法,二,培养她的责任感以及不断的给她建立目标,,不管哪种疗法,朋友,亲友,爱人的关心至关重要,会对他们的心情有很大的影响,特别是这种敏感性的人。”吕伯伟说道。

    项上聿沉思了一会,把空杯子放在了吧台上面。

    敲门声响起

    项上聿开了门。

    他的手下推着车子进来,上面是菜肴,很是丰盛。

    项上聿在餐桌前坐下,自己动手铺好了纸巾,说道:“她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爱人,可能也没有。”

    “夫人是个好人,在我看来,是邢不霍配不上她,如果项先生对她无心的,还是放了她,不然,只会毁掉她。”吕伯伟建议道。

    项上聿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深晦地说道:“不久的未来,她会有亲人,朋友,以及……”

    项上聿没有说下去,看向吕伯伟,“你对她别动什么心思,你的年龄比邢不霍还大,不合适的。”

    吕伯伟:“……”

    秦汤汤的微薄是:秦汤汤本尊,欢迎过来微薄勾搭,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